这部韩国穿越剧宣传中医?拍得不怎么样嘛

戴桃疆

2017-08-29 15:41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韩国古装剧如果不是单纯讲谈恋爱的故事,总会有点敏感。前几年就文化遗产问题,中韩两国争得不可开交,争端从未因舆论声音式微而完全平息,而且到了风声鹤唳的程度,如果一种文化事物中韩都有,韩国电视剧里拿出来大做文章,哪怕只是拿来说事,不讲归属和源流问题,也会触动一部分中国观众敏感的神经。
有线台接档《秘密森林》的医疗剧《名不虚传》把重点放在了李氏朝鲜著名的针灸大夫许任身上。因为针灸、艾灸中国韩国都有,韩国人对他们的针灸大师大书特书,舆论又体现了什么叫草木皆兵。
其实,文化自信还是应该有的,国产电视剧对中医药威力的体现比韩剧强多了。宫廷御医、江湖郎中光靠堕胎一项技术改变了多少次国运,为了改变国运什么方子没开过、什么手段没用过?能杀人于无形的,救人于水火自然不在话下。
《名不虚传》的故事发生在李氏朝鲜世宗大王之后的十世。稍微了解一点韩语知识的,都不会忘记世宗大王。这一时期,韩国开始了自己的造字运动,官方书写仍旧沿用中文,但韩文元音辅音字母已经出现并逐渐推广,这对剧中的男主人公提供了极大的帮助。
如果不是世宗大王,穿越到现代之后男主角的生活将更加困难,哪里会有心情对着染头发的现代感美人心跳不已,夜深人静吃热乎拉面,对着空调享受阵阵清凉?
主人公许任脱胎于历史上的真实人物,阳川许氏出身,专攻针鍼,被评为朝鲜时代最高的鍼医。许任于李氏朝鲜第十四代国王宣祖李昖时期入仕,因为国王进行针灸治疗立功,受封东班之职。
李氏朝鲜,君主面南而治,文物百官位列两侧,文官在东,称东班,武官在西,称西班,两班皆贵,此后成为贵族的代称。
宣宗过世之后,光海君与仁祖相继执政,许任先出任县令,后升迁至牧使、府使,并没有像剧中这样停留在九品芝麻官一样的参奉上。
早在世宗大王时期,针灸医便成为朝鲜的医科门类,许任专攻此科,既不是前无古人也非后无来者,但就整个历史脉络而言,历史朝鲜时期,针灸在朝鲜半岛的发展的确是最快的一个时期。这一时期,肿疡疾病十分流行,上至君主下至百姓饱受困扰,因而对针灸十分重视。
许任代表性的针灸著作有两部,一部《针灸经验方》,一部《四医经验方》。前者是许任行医经验的总结,内容记述了病因、病理、经络、治法、针灸补泻法、取穴法,以及许任对于针灸的理解。关键词是通气和补虚。
金南佶饰许任
养气补血、泻火补虚这些关键词贯穿着中医及其延伸至周边国家的古代经验主义医学文化,这套理论随着近代化展开逐渐失去了主导地位。
韩国成为日本殖民地后,受到西化后日本的影响,建立了以西方医学为主的医疗制度,沿用汉方的韩医被排挤,针灸逐渐由盲人操作。
日占时期,靠抓药针灸执业的韩医仍具备医生资格,无需正规学历,只要有经验就可以做医生,但由于韩医教育受到限制,从业者人数锐减。
朝鲜战争结束后,在美国的支援下,韩国确立了以西医为绝对主导的医疗制度。1951年,韩国颁布国民医疗法,韩医医师制度开始实行,针灸没有成为韩医专项,七十年代民间许多专门为人针灸诊疗者请愿,要求将针灸归为韩医专项,但没有成功。
这也就是为什么电视剧中的许任穿越到现代靠针灸给人治病,却会面临被逮捕的风险,原因就在于当代韩国仍然不认为从事针灸等同于从事职业医疗活动,非法行医乃是刑事罪名。
韩国有韩国自己的问题,还没到和中国争源头的时候。不过,不知道《名不虚传》播出之后,韩国会不会再掀起一波请愿活动。
剧中艾灸场景
电视剧虚构了许任的故事。许任为国王针灸诊疗失败,被官兵逼到绝路上,身中两箭,坠入河中,醒来时发现自己穿越到了二十一世纪的韩国首尔,误打误撞遇见女主角崔延京(金雅中饰)。
崔延京是医院的外科医生,爷爷热衷于韩医,开办了一家名为惠民署医馆的民间韩医机构,惠民署正是朝鲜时代许任曾坐诊的地方。而男女主角之间跨世纪的缘分并不局限于此。
由于儿时曾目击父亲车祸场景,崔延京患有创伤后应激性障碍,为了对崔医生造成强刺激以便穿越,电视剧安排外科医生总往急诊室跑,创伤后应激性障碍频频发作。
一次发作后,崔延京与许任回到了李氏朝鲜时代,确认了许任的身份。而故事也从经验主义医学和西方医学纷争转向了何为医者、如何为一个医者的问题上来。
金雅中饰崔延京
为了展现人物的转变,电视剧采用了欲扬先抑的手法,朝鲜时代的许任白天在惠民署领着微薄的俸禄治病救人,同时观察潜在的两班老爷客户,深夜送药上门顺便靠着两班老爷那些不方便外传的病症捞上一笔。
为了表现强化前后对比,电视剧安排男主角夜间化身西方的龙,盘踞在自己囤积黄金的地方自言自语、手舞足蹈。男主角从两班老爷那里榨取钱财,偶尔去喝喝花酒,开销并不大,也没有什么长远的投资目标,单纯地只是为了囤积而囤积,如果囤积黄金使人快乐,不拿出来救民济世是不是有错?
按照电视剧的编排,朝鲜针灸专科医生许任在官办医院里治病救人并不是出于医者的一片仁心,而是为了晚上给两班老爷看病做技术上的背书,只有成为名医,才能给贵族看病,只有给贵族看病,才能赚到钱。
因为动机不纯,以至于白天用嘴吸脓的行为都变成了惺惺作态,不过是一场违心的表演。
不可否认的一点在于,许任的医术很好,有药到病除的效果,从技术层面上讲,是一位优秀的“匠”,技术高超,但欠缺道行。
做医匠不可以吗?可以的。许多职业都是靠技术捧饭碗的,医德高尚但医术不行,做一个完美的人并不能达成治病救人的目的。
普通人也没有权利要求医生必须有情怀。剧中两班老爷的家丁老娘病重,要求许任免费看病,理由是“来都来了,不差这一针”,许任请求给付诊疗费用,家丁不出,强调医生应有情怀,许任强调情怀不能拿来果腹,双方协商失败。
家丁先后进行了威胁、暴力袭击,未遂后穷追不舍,将娘亲的死亡赖在大夫许任头上,放火烧毁了许任囤积钱财的地方——朝鲜医闹也是不容小觑。
家丁“来都来了,不差这一针”显然将他人的技术视为一种免费的服务,只看到惠及自身的一面,同时又将对方的技术视为是没有价值的东西,本身就缺乏对医生职业的尊重。
医闹者缺乏这种对他人技术和职业的尊重,因而也不配得到他人的同情和尊重。
古代医学伦理尚不发达,如何做一个医生尚处于摸索阶段,出身低微的许任爱财贪钱并不是不可被理解,但能不能获得他人的谅解就很难讲了。男女主角之间的隔阂主要也在于医德层面的差异上。
金雅中饰演的外科医生崔延京是一个有着极高职业自豪感的人,白天行医、晚上蹦迪,一点都没影响她成为一位好医生。
在角色设定上,崔延京身上多少有点日剧里绝不失败的那位大门未知子的影子,技术高超,冷言冷脸,内心始终关怀着患者。
树立了这个标杆,观众就可以站在女主角的视角上用现代人的观念来评判来自四百年前的古人男主角,并藉由这个女性角色,完成歌德所谓的永恒的女性指引人们上升,目睹贪财针灸医走向悬壶济世的伟人之路。
但从电视剧制作角度来讲,《名不虚传》实在没有什么值得一提的,戏剧结构、人物关系设定都十分老套,没有任何形式的突破。
金南佶饰演的许任穿越前后的思想转变过度并不十分自然,古人对现代社会的适应力也十分迅速,几乎没有什么太多的曲折就完成了融入。
喜剧的部分只能算得上轻松,并没有太好笑的地方,会心一笑的部分大概还要归功于留着一把小胡子的金南佶贱兮兮的表情中透出的一点点可爱。
从造型上看,在现代社会寻得“许奉卓”这一新身份后,没了胡子反而不如之前那种修饰过的邋遢看着顺眼。
而女主角总在对男主角的怨恨和谅解中反复,除了树立道德标杆和业务典范以便对其他角色进行批判,角色本身欠缺立体感。
编剧最初设定的白天行医、晚上蹦迪的生活方式只用了一次就马上放弃,转而努力塑造一个表面有点冷,内心还是小女孩的韩剧式女性形象,最终难免滑向被后辈和男主角争来抢去的位置。
《名不虚传》讲的也是医生穿越时空的故事,不过和日剧《仁医》中现代医生穿越到战国时期的故事不同,《名不虚传》并不是要以异时空中人之眼审视一个时代,它的目标更小,只想讨论何为医者、如何为医者,奈何这唯一的论点放到韩剧式的编排里,显得有点像散了黄的鸡蛋,内容不新鲜,外观不大耐看。
责任编辑:程娱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名不虚传

相关推荐

评论(31)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