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江航道局一副科级干部受贿获刑:46斤现金独自背回家

法制晚报

2017-08-29 16:21

字号
原长江南京航道工程局工程经营处副处长陈建东只是一个副科级官员,但他官小却权力大,因为他负责分包航道疏浚工程。为了帮助别人获得工程,他也着实不易,“不辞辛苦”独自背着46斤现金回家。
经过约定,他将工程承包给金某,再将其利润的大部分归自己所有,经查明:其先后数次从金某处拿走利润及好处费380万元。
金额最大的一笔是210万元,重约23公斤。细节显示,这些现金被金某装在两个纸箱内,并由自己独自背回了家。
小官能量大 助他人获亿元工程
长江南京航道工程局,隶属于交通部长江航道局,是一家国有大型水运施工企业。按级别,长江航道局是正局级单位,而长江南京航道工程局则是正处级单位,陈建东是该局工程经营处副处长,是一个副科级干部。
虽然官不大,但陈建东的能量却并不小。2012年下半年,陈建东告诉河北中基航道工程有限公司法人金某,他可以帮忙从天津航道局承揽烟台港西港区的航道疏浚工程,并让他拿出80%的利润给自己和鄢某。
金某经过考察,表示因资金问题无法承揽。陈建东又给他介绍了乐某,让他把工程分包给乐某。后来经过陈建东的运作,河北中基航道工程有限公司顺利从天津航道局分包了1亿多元的工程,他又转包给乐某。
原来,2011、2012年左右,南京航道工程局协助天津航道局中标了烟台港西港区30万吨级航道工程,按照双方事先约定,天津航道局分包给南京航道工程局一部分工程由南航下属的深宁公司与天津航道局签订合同,业务正是由陈建东具体负责。
彼时,权力在握的张建东看到了其中的利益,决定捞一笔。
23公斤现金装进纸箱背回家
最后,因为乐某的问题,工程量只干了一半多。经过结算,利润总额在890多万元。
据金某交代,2014年上半年,陈建东电话让他准备50万元现金,他到南京金奥费尔蒙酒店交给陈建东50万元现金,当时陈建东、鄢某都在场。
2014年秋天,陈建东打电话让他准备40万现金送到天津,他到天津给陈建东送了40万元现金;2015年4月,陈建东打电话又让他准备30万现金送到南京,他到南京送给陈建东30万。
陈建东拿到最多的现金共两次,一次是2015年2月,陈建东打电话给金某,说买房子急用钱,让他准备300万现金,他只凑了240万,陈建东的一个亲戚和金某一起带钱到达南京,当时钱用两个纸箱子装着,每个箱子120万,分别给了鄢某和陈建东。
最后一次是2015年5月,陈建东打电话让金某准备420万现金给他与鄢某,双方约定送到玉环县见面。犯案细节显示:陈建东和鄢某一起到玉环县喜来登酒店,金某用两个纸箱装着每份210万元现金,同时给了鄢某和陈建东,陈建东独自将210万元的现金背回了家。一位办案人员告诉记者,据测算,每百万现金重约11公斤,陈建东背回家的210万现金约46斤重。
认定受贿 判处有期徒刑十年
对于最后一笔210万元的受贿过程,陈建东供述说:2015年5月左右,鄢某约他去浙江打球,二人各自开车出发,到了球场,鄢某说去金某那里看看,下午他们就去了浙江玉环。第二天上午,鄢某有事要回去,金某在前面开车带路,他开车在最后,期间金某、鄢某离开了他的视线,他赶上时二人的车停在路边,金某拿了两个纸箱放在他车后备箱里,他没说什么,回家发现是210万元现金。
另据查明:2011年至2013年期间,被告人陈建东利用职务便利,非法收受青岛民瑞港湾工程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张某贿赂的人民币20万元,并为其谋取利益。
日前,山东省东营市东营区人民法院审理此案。法院认为:被告人陈建东归案后,如实供述第一起犯罪事实,庭审中主动供述第二起犯罪事实,并自愿认罪,可酌情从轻处罚。案发后,东营区人民检察院依法扣押张某贿赂款20万元,被告人陈建东退缴涉案赃款380万元,可酌情从轻处罚。
据此,法院判决被告人陈建东犯受贿罪,判处有期徒刑十年,并处罚金人民币五十万元。 
(原题为《副科级小官帮人运作工程受贿:46斤现金独自背回家》)
责任编辑:马世鹏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小官巨贪 现金 受贿 长江 南京

相关推荐

评论(50)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