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经的上海双年展操盘手,何以“情不自禁”迷上人体速写

宗和

2017-09-06 08:16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突然迷上了这些人体速写,是想让手和眼保持一种绘画的状态,还是让身心逃离过往的疲惫?是醉卧花丛、静沐春光,还是敬仰生命、咏叹造化?答案很模糊,好像都对,也都不对,反正情不自禁了。”对于忽然迷上的人体速写,李向阳说。
“裸见——李向阳速写作品展”近日在上海大烟囱艺术中心举行,展览精选了李向阳2016年9月在黑河学院写生的数百件人体速写。现年64岁的李向阳曾任上海美术馆执行馆长,上海油画雕塑院院长,上海当代艺术博物馆筹建办公室主任,上海视觉艺术学院美术学院院长,也是影响极广的上海双年展的操盘手之一。退休后却选择了重返绘画,而呈现的第一展览更是最单纯的绘画——速写,原因何在?
展览现场
在上海大烟囱艺术中心(虹许路731号)对外展出的这一展览在上海艺术界引起不少话题。展览的呈现也颇有速写性,画均未装框,一如刚从现场速写毕就放入了展厅之中。
李向阳人体速写作品
展览的学术主持人、上海美术学院教授李晓峰表示,展览精选了李向阳2016年9月在黑河学院写生的数百件人体速写,“通过速写人体,展示生命的形状与感知的方式,点燃的是肉身、青春记忆,以及画图的情结。虽然是简素的线条,时如干柴烈火,时似脉脉含情。含着多少年少情怀、岁月往事,历历在目,念念不忘。浓情的笔划,率真的心迹,裸写祼见,表里如一,自由坦荡,直抒本相。从生疏了的冲动,到再次徒手流淌游刃有余的欲望,蕴藏着五十年代、六十年代,再到七、八十年代,以及这三十余年的现当代的故事沉积,既像闪电,又如陈酿。”
“向阳要用速写把自己打回原形吗?他将速写过程感悟到、思索到的本相本真裸见于世人,于是,速写连带出的种种宣示着一种内情,让这次回到起点的个展本身成为了一件观念作品。所以,看向阳的这批速写,不仅是生活的怀旧,艺术的故事,也是关乎观念指向的反省与表达。故事本身,成为了一个关乎画画与展览、现实与回忆、肉身与镜像、艺术与生命的事件。”
《美术》杂志社长尚辉则回忆起李向阳操盘的多届上海双年展,“上海美术馆最风光的事情就是上海双年展,上海双年展在世纪之交、中国美术的当代性发展上起到了不可替代的重要作用。但上海美术馆的方增先在接受采访时曾说过,双年展做了多年,但这些当代艺术似乎和解决与发展中国画问题并不大。方先生创办了上海双年展,但他最后说了这么一句真心话特别值得玩味。这句话从正面意义上来理解,就是他对中国绘画在世界上不能被取代地位的坚定信念;从另一个方面来理解可以就是这样的双年展和中国绘画艺术没有关系,并不适合国情。基于此,我对向阳提议让他回归油画创作。我以为,向阳很聪明,充满了智慧。上海双年展中的很多作品,在某种意义上说都是李向阳的作品。因为大多外国艺术家递交来的都是一个艺术方案,而李向阳用自己的智慧与双手去动员他的团队,让他们的方案最终在美术馆里呈现出来,而怎样呈现,呈现程度的充分与否,这都是向阳考虑并落地的。当然我刚才引用方增先的话想表达的是,当代艺术就是当代艺术,绘画就是绘画,两者没太大的关联。上海双年展的操盘手最后回归绘画,回归的时候并没用太多的材料、媒介和观念,而是单纯用碳笔、线条和纸来呈现他的绘画性。因此我也觉得这些速写画的好坏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他从观念回归到绘画性上来。向阳的速写不是欧洲文艺复兴以来的线条和速写,而是更贴近于上世纪80年代以来中国人对西方素描和速写的当代理解。”
知名评论家贾方舟说,“李向阳给我的感觉是一个人在他的岗位上奉献了他全部的心力,他在退休之后又有了新的方向和新的生命起点。退休对于有些人来说是人生的结尾,而有些人却是获得一个新的机会去做他以前没能做的事情。所以我觉得退休的向阳会再给我们许多的惊喜。”
座谈会现场,左三为李向阳
知名评论家、画家谢春彦说,中国的写意画,是速写的另一种形式,这个跟中国的国学思想等等都有关系。西方的速写是上个世纪二三十年代那些没有受过正规教育,也没有留过洋的年轻人,忽然把中国的速写当代化,其实也就是中国化,其中最有代表的就是叶浅予。但是速写那么多年以来,成绩不大,而李向阳却选择了速写的方式,值得肯定,“但我认为完全可以比现在画的好。这些速写在用同一种方式画不同的女人,不同的姿势。我认为李向阳的思想可能还没有解放,你默写的话一定会比现在画的更好。”
展览现场
知名策展人李旭认为,速写,是习画者的必修课,是造型训练的基本功之一。随着各种影像记录手段尤其是手机摄影的普及,今天的画坛上已经鲜有速写大家了。这组作品恰恰相反,他的速写就是最终目的,他要在瞬间中找到永恒,让线条韵律化,令视觉情感化。

展览现场
延伸阅读:
自白(文 / 李向阳)

去年九月,兄弟一伙二十余人去黑河学院办展,意外画了批俄罗斯模特,有点上瘾。回家后百度来各种资料,连摹带造,一口气画了四百多。
记不清是哪一年了,因为看不透一些人一些事,发誓这辈子再也不画人。现在倒好,不但画人,还画裸体女人,还画得欲罢不能,想想惭愧。
我问过自己,为啥突然迷上了这些人体,是想让手和眼保持一种绘画的状态,还是让身心逃离过往的疲惫?是醉卧花丛、静沐春光,还是敬仰生命、咏叹造化?答案很模糊,好像都对,也都不对,反正情不自禁了。
李向阳速写作品
躲进工作室,泡壶茶,点根烟,就有一种莫名的安全感。面对这些曼妙而裸露的躯体,我安静的出奇。她们不同于以往教室中被安排的模特儿,千姿百态,环肥燕瘦,却一样的性情天然、血肉鲜活。即便是搔首弄姿,也有铅华洗尽的可人之处,总比那些衣冠楚楚正襟危坐的各种装,要来得真实,来得坦荡,来得自由和轻松。
“假的就是假的,伪装应当剥去”。衣服把人分成了高低贵贱三六九等,或许脱光了,就有找回平等的理由……
朋友执意要为这些东西办个展览,我东拉西扯,未免夸张。其实真想说的是内心的忐忑,毕竟好久不画了,手生笔笨,今斗胆赴约,裸裎相见,权当是一次消暑纳凉。
展览现场
责任编辑:黄松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李向阳,人体速写

相关推荐

评论(6)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