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见|戴安娜③:戴红十字会贝雷帽的她一样高贵迷人

澎湃新闻记者 文若愚 实习生 汤哲枭

2017-08-31 17:11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她是几乎与特蕾莎修女齐名的“慈善天使”,慈善公益工作在她的生命中占有重要地位。
她是20多个慈善机构的赞助人、主席,100多个慈善组织的代言人,参与了超过150项慈善活动,出访了印度、埃及、巴基斯坦、安哥拉、波斯尼亚等60多个国家地区,被联合国授予人道主义奖。
她对慈善公益事业倾注了所有的努力和感情,她发表关注年轻流浪群体的演讲,她看望艾滋病患者并与他们握手拥抱,她佩戴红十字袖标踏入雷区,她拍卖自己的衣物筹集善款。
英国红十字总会前会长惠兰特(Mike Whitlam)说,她想要以爱取代充满仇恨的地方,并希望可以为人们的生活做出大的改变,她想让他们拥有更好的生活。
人们说,她戴红十字会制服的贝雷帽和戴王冠一样高贵迷人
她就是前英国首相布莱尔称赞的“人民的王妃”——戴安娜。
反地雷运动与《渥太华公约》
1997年,戴安娜参加红十字会组织的安哥拉之旅。随行人员拍摄下了这张令世界动容的照片——戴安娜身着简单的防护服,行走在插满骷髅标记的地雷区,毫无畏惧。
“我读到的数据显示,安哥拉在世界各地的截肢者中所占比例最高,”戴安娜说, “每333个人中就有一个人失去了肢体,大部分都是因为地雷。”
去世前三周,戴安娜去往波斯尼亚一个在内战中遭受残酷破坏的村庄,那里有一百万枚地雷仍埋于地下,是世界上最危险的地区之一。
1997年8月,波斯尼亚,戴安娜王妃拥抱地雷幸存者。
在波斯尼亚,戴安娜遇到了一些年轻的受害者,比如12岁的扎克•派里克,他在踩到地雷后失去了一条腿,“我们无人帮助,我们非常孤独,我们在痛苦中挣扎着,但她向我保证无论需要什么她都会伸出援手。她那么好,那么强大,她足以改变世界,” 提起王妃,扎克至今难忘,“王妃曾对我说‘我不会忘记你的’,不论后来生活如何艰难,我都记着这句话。”
戴安娜王妃与因地雷导致截肢的受害者在一起。
初见王妃时,马利齐•布拉得里克只有15岁,“从戴安娜王妃那里我得到了精神上的支持,就像背后有股强风不断推着我前进。20年后的今天,这里已经没有地雷了,但令人难过的是,戴安娜王妃已经不在这里了。无雷区是她留下的遗赠。她对我们来说,是黑暗隧道尽头唯一的光。
1997年,戴安娜王妃与扎克、马利奇在一起。
戴安娜不予余力地推着反地雷运动,在她访问波斯尼亚后的第三个月,1997年12月,123个国家在渥太华签署了《禁止杀伤人员地雷公约》。该公约于1999年3月1日生效,它禁止使用、储存、生产、发展、获取和转让杀伤人员地雷,并要求将储存中或地面中的此种地雷予以销毁。这项公约的通过和生效,标志着各缔约国首次同意完全禁止一种已广泛使用的武器。
当地时间1997年12月3日,加拿大渥太华,《禁止杀伤人员地雷公约》签署。
值得一提的是,哈里王子继承了母亲的事业。如今,哈子王子不仅是世界地雷慈善组织“光环信托”的资助人,还在奔走呼吁各国在2025年前摆脱核武器。
“她握住了他的手”
20世纪八十年代,一种可怕的传染病在全球蔓延。民众惧怕感染艾滋病毒,同性恋团体因艾滋陷入恐慌,小报用耸人听闻的加粗标题指责同性恋者传播疾病,人们对艾滋病的恐惧达到了最高点。
英国报纸标题——《同性恋瘟疫带来浩劫》《艾滋病成为头号杀手》
当时一位年轻的同性恋者伊恩•沃克说:“人人恐惧艾滋病毒,很多人说他们被确诊的那天,就是人们不再接触他们的那一天。从那以后,人们穿上了橡胶手套,面具和隔离衣。你会听到这种故事——患病的人去看牙医,医生穿着太空服去接待他。”
1987年7月,戴安娜王妃访问了密德萨斯医院(Middlesex Hospital)——英国当时唯一接待艾滋病人的医院。 “她就和与其他人会面时一样,她握住了他的手”,戴安娜的侍从女官安妮•贝克威思-史密斯 (Anne Beckwith-Smith)回忆时说到。戴安娜当时的这一举动,震惊了全世界。
正如美国前总统克林顿评价的那样,"在1987年,一个许多人还相信艾滋病可以通过轻微接触就能传染的年代,戴安娜王妃坐到了一个艾滋病患者的病床上,握住了他的手。她告诉世界,艾滋病患者需要的不是隔离,而是热心和关爱。"
“当她走进来,她就像在发着光。我并不支持王室,我是共和派,但她是个例外。”——杰拉德·麦克格拉(Gerard McGrath)
1991年4月,戴安娜王妃访问巴西里约热内卢的一家医院,并和艾滋病患者交谈。
母亲戴安娜对艾滋病群体的关注影响了哈里王子。2004年,哈里王子首次访问非洲就拍摄了一部名为《被遗忘的王国:哈里王子在莱索托》(The Forgotten Kingdom:Prince Harry In Lesotho)的纪录片,讲述了自己在世界艾滋病感染率最高的国家之一——莱索托——积极投身抗击艾滋病活动的故事。
2006年,哈里王子与莱索托王国塞伊索王子共同建立了名为“Sentebale”(莱索托语意为“不要忘记我”)的慈善基金会,以此纪念他的母亲。
2016年的世界艾滋病日,哈里王子带着朋友一起到巴巴多斯岛宣传防治艾滋,并在现场接受HIV血液测试。
“中心点”(Centrepoint)——英国最大关注流浪群体的慈善组织
流浪者群体是戴安娜接触到的首要社会问题之一。从1992年起直至逝世,戴安娜一直是英国最大的流浪群体慈善组织“中心点”的赞助人。“中心点”前首席执行官维克多•阿德波瓦勒 (Lord Victor Adebowale)曾和戴安娜一起工作,致力于唤醒公众对流浪群体境况的认知,阿德波瓦勒回忆说:“她从心底认为这些现象发生在一个如此富足的社会是极为错误的事情,她告诉我这是不道德的。”
戴安娜发表关于年轻流浪群体的演讲。讲稿中,戴安娜表示“对年轻人在街上面临的危险以及他们极易受剥削的境况感到震惊”。
阿德波瓦勒提到,“她做的那个关于年轻流浪群体的演讲,成了国会大厦里的热点议题,我们也因此被指责让王室干涉政治。但我认为她很勇敢,以一种安静而坚定的方式。她本可以随时抛弃我们,境况难以解决,这是非常棘手的难题。人们会拥护自己的信仰,这也正是世界会改变的原因。”
戴安娜在“中心点”与工作人员交谈。
威廉王子和哈里王子都曾被戴安娜带去慈善机构参加活动。哈里王子在接受美国《新闻周刊》杂志专访时表示,“我的母亲费心地要让我看到一般平民的生活,包括带我和哥哥去探视无家可归的人。”
2017年,威廉王子出席流浪者慈善组织“中心点”热线启动仪式并亲自接听热线电话。
2017年8月30日下午,威廉王子与哈里王子在肯辛顿宫举办游园活动,以纪念他们故去的母亲戴安娜和她的慈善事业。两位王子当天还会见了包括国家艾滋病信托基金会、英国第一家专业儿童医院大奥蒙德街医院和英国最大的流浪群体慈善组织“中心点”等六家慈善机构的负责人。
戴安娜逝世20周年之际,肯辛顿宫建造了一座白色花园,并种植了12000多株王妃生前最喜爱的花以供人们参观缅怀。
“你走过的地方越多,你看到的越多,你对人的同情心越大,你就越能够欣赏和享受这个世界。”——戴安娜
无论是行走于插着骷髅标志的雷区,还是在世人对艾滋病的恐惧中与感染者握手,抑或是对流浪人群的帮助,种种慈善行为,都需要坚定的爱和勇气。不被爱的戴安娜选择去爱整个世界,她以近乎固执的、“冒险”的举动执着于行善。她像温暖的阳光,洒向世界各地的阴暗角落,给正经历困难的人们爱与希望。慈善改变世界,也树立了戴安娜作为王妃的亲民形象。这应该是她被奉为“人民的王妃”、去世后人们对其念念不忘的原因之一。
责任编辑:文若愚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戴安娜,慈善,艾滋病,地雷,公益

相关推荐

评论(0)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