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史为鉴”:美国历史学会就南部同盟纪念碑问题发表声明

于留振 编译

2017-08-31 10:01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弗吉尼亚州夏洛茨维尔的悲惨事件,再次点燃了人们对于公共空间中南部同盟纪念碑的地位的辩论,这还引起了人们对美国政治文化中南部同盟的作用、新纳粹和白人至上主义者的形象等问题的相关讨论。在这些讨论中,历史学家一直都是积极参与者,美国历史学会(AHA)正在编辑学会会员对此次事件进行解读的历史文献,这些文献从多种角度对此次事件进行了审视,而且其数量还在不断增加。(美国历史学会编辑的历史文献可参见:
https://www.historians.org/news-and-advocacy/everything-has-a-history/historians-on-the-confederate-monument-debate)
美国东部时间8月28日,美国历史学会批准并发布了“美国历史学会关于南部同盟纪念碑的声明”,该声明指出了历史和历史学家在这些公共讨论中的作用。围绕这些历史纪念碑提出的问题,美国历史学会并非力图提供确切的答案,而是强调,在考虑移除或重新命名某个纪念碑、或重新界定公共空间时,有必要理解其历史语境。
美国历史学会关于南部同盟纪念碑的声明(2017年8月)
美国历史学会欢迎围绕南部同盟纪念碑而产生的全国性辩论。许多公共雕像的建立都没有经历过类似的讨论,也没有经过任何公共决策程序。全国各地的社区都面临如何处置纪念碑和纪念馆的决定,以及如何通过对公共空间和建筑物进行命名来开展纪念活动的问题。这些决定不仅需要关注历史事实——这些历史事实包括建立纪念碑和给空间命名的历史背景——还需要了解历史是什么,以及历史对公共文化为什么如此重要。
唐纳德·特朗普总统于8月16日在他的推特上所说的话是正确的:“你不能改变历史,但你可以借鉴历史。”这是一个良好的开端,因为要借鉴历史,人们就必须首先学习过去究竟发生了什么。围绕移除纪念碑的辩论,应该考虑某个人或某件事为什么被纪念的时代背景和其他证据。了解这些事实的知识才能够使辩论做到“以史为鉴”。
同样重要的是,要意识到,当我们说到“历史”的时候,我们所指的是什么。历史既包括事实也包括对这些事实的解释。移除一座纪念碑,或者改变一所学校或一条街道的名称,并不是抹掉历史,而是改变以前的历史解释或唤起对以前的历史解释的关注。纪念碑并不是历史本身;纪念碑纪念的是历史的某个侧面,代表的是过去某个时刻公众或个人做出的决定——即谁将在一个社区的公共空间里享受荣誉。
要进行明智的公开辩论,就有必要了解美国的南部同盟纪念碑的特定历史语境。为了理解和解释这种语境,那些专门研究这一历史时期的历史学家已经做了谨慎和细致入微的研究。借鉴他们的专业知识,有助于我们评估当初建立这些纪念碑的人们的原始意图,以及这些纪念碑作为一种象征是如何随着时间在起作用的。大部分纪念性建筑并不是在内战结束之后就立即建立的,而是在从19世纪末到20世纪的前20年间建立的。这种项目不仅是纪念南部同盟,而且是纪念重建之后南部的“救赎”,它是在整个南部开启合法的强制种族隔离制度和普遍剥夺黑人选举权的重要组成部分。对南部同盟的纪念活动,部分地是由于南部企图掩盖为了推翻重建所进行的恐怖活动,以及从政治上恐吓非裔美国人,并将他们从主流公共生活中孤立起来。20世纪中期南部再次举行的纪念活动与民权运动同步,这次纪念活动还包括对纪念碑进行重新命名的浪潮,以及将南部同盟的国旗作为一种政治象征的普及化浪潮。发生在夏洛茨维尔和其他地方的事件表明,为了类似的目的,人们仍然在援引这些白人至上的象征。
移除这类纪念碑既不是“改变”历史,也不是“抹煞”历史。移除这些纪念碑所带来的变化,是美国的社区决定什么样的人值得获得公民荣誉。对于这些事件的含义和启示以及如何恰当地纪念这些事件的问题,历史学家和其他人将会继续存在分歧。美国历史学会鼓励在出版物上、在其他的学术和教学场合以及在更广泛的公共文化中讨论这些问题;历史研究本身就是一种基于证据和学术训练标准的对话。我们敦促需要对这些纪念碑做出决定的社区,要利用历史学家的专业知识,既是为了理解构成这些纪念碑的历史事实和时代,也是为了获得基于证据的解释性结论。的确,任何层级的任何政府部门,都可以要求美国历史学会的历史学家提供咨询。我们期待能够满足任何此类请求。
我们也要劝告社区铭记,所有纪念物依然是它们的时间和空间里的人工作品。它们应该被保存下来,正如任何其他历史文献那样,无论是保存在博物馆里还是某些其他合适的地方。这些纪念物在被移除之前,应该按照它们的原始内容给它们拍照和测量。这些文献应该和这些纪念物放在一起作为历史记录的一部分。美国人也可以学习其他国家处理此类难题的方法,譬如印度德里的加冕公园和匈牙利布达佩斯的雕塑公园。
决定移除那些在其他方面并没有重大历史成就的南部同盟将领和官员的纪念碑,并不必然要走向另一个滑坡谬误(slippery slope),即移除美国的建国者、前总统或其他历史人物的纪念碑,近年来,他们的缺点也引起了人们的巨大关注。乔治·华盛顿拥有奴隶,但是,华盛顿纪念碑之所以存在,是因为他在建立美国方面的贡献。在国家的创建者和保护者——无论他们多么不完美——与那些力图以奴隶制的名义分裂这个国家的人之间,不存在任何逻辑对等。还将会有、也应该会有围绕我们市民空间里的其他令人尊敬的人物和事件的辩论。而先例非常重要。但历史的特殊性也会如此,假如这样,引用错误的类比不应该破坏合法的政策对话。
几乎所有纪念南部同盟及其领袖的纪念碑的建立,都没有经过任何民主程序。不管非裔美国人在任何特定的选区中代表的实际人口如何,他们没有发言权、也没有机会提出关于南部赋予美利坚联众国的创建者以荣誉的目的及其可能的影响等问题。美国历史学会建议,是时候重新审视这些决定了。
(声明原文见:https://www.historians.org/news-and-advocacy/statements-and-resolutions-of-support-and-protest/aha-statement-on-confederate-monuments)
责任编辑:于淑娟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弗吉尼亚事件,白人至上主义

相关推荐

评论(12)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