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二季度经济增速上修至3%,疲软的美元下半年能否反转?

澎湃新闻记者 蒋梦莹

2017-08-31 19:58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当地时间8月30日,美国总统特朗普在密苏里州斯普林菲尔德市发表其执政以来关于“美国税收改革”的首次演讲。美国白宫称此次演讲为“启动税收改革的重要活动”。
特朗普在演讲中阐述了美国税收改革的四大目标:一是通过改革使美国税法简单易懂;二是降低企业所得税,让美国企业更有竞争力,进而创造更多的就业岗位并提高工资水平;三是降低中产阶级家庭的税收负担;四是通过降低企业所得税,让企业能将3万亿至5万亿美元的海外利润带回美国。特朗普在演讲中再次重申,希望将美国企业的所得税率由35%降至15%。
同日,美国商务部发布报告显示,2017年4月至6月,国内生产总值(GDP)年化增速为3%,是自2015年初以来最高的季度数据。此前初步数据曾显示,第二季度GDP增长2.6%,较第一季度较为乏力的1.2%有所反弹。
受上述因素影响,美元指数在8月30日上涨0.61%。8月31日,截至发稿,美元指数上涨了0.36%。而今年以来,美元指数下挫9%左右,欧元对美元涨幅超过12%,美元的走势还会否有可能出现反转?
特朗普难掀新行情
特朗普在演讲中承诺“将会和美国国会中的共和党议员和民主党议员合作”,推进“有利于增长、有利于美国人”的税收改革的实施。尽管特朗普誓言将把经济增速提高到3%或更高,鉴于人口老龄化和生产率增速疲弱等不利因素,经济学家们对于这种扩张速度的可持续性表示怀疑。
多位市场分析人士向澎湃新闻表示,“特朗普行情”已难以再现,美元指数也不太可能再恢复至年初的数值。交银国际研究部负责人洪灏向澎湃新闻指出,不能低估美国作为曾经的全球领导人的地位的没落,特朗普执政失败的可能性仍存在,虽然短期美元或由于地缘政治风险而交易性反弹,美元在今年多会持续弱势。
瑞穗证券亚洲首席经济学家沈建光分析认为,美联储经济复苏与前期宽松的货币政策联系紧密,虽然经济反弹,但结构性改革实则进展缓慢。例如,虽然贸易赤字有所降低,但主要得益于能源贸易逆差的大幅减少,非能源贸易逆差却远高于危机之前;再工业化进展缓慢,2016年美国制造业增加值占GDP的比重下滑至11.7%,低于2007年金融危机爆发前12.8%的水平;美国高消费、低储蓄的情况没有明显改观。此外,危机以来,美国劳动生产率持续放缓,根据美国世界大型企业研究会的数据,2011年到2015年,美国劳动生产率年均增幅只有0.34%,远低于1990年到2010年1.93%的水平。从这个角度来看,美国经济虽然这两年出现向好迹象,但与政策宽松大有关联,结构性改善缓慢,使得复苏根基不牢,也很难支持过强美元。
穆迪发布的最新《全球宏观经济展望》将美国2017/2018年经济增长预测分别从2.4%/2.5%下调为2.2%/2.3%。穆迪指出,调整2017年预测的原因是美国上半年表现弱于预期,对2018年预测的调整反映了穆迪关于财政刺激力度低于先前假设的预期。
加息缩表或影响有限,美元指数回至年初水平有难度
近日美联储主席耶伦在杰克逊霍尔年会上为金融监管辩护,美元指数大跌50个基点,欧元对美元在耶伦讲话后刷新日高至1.1862。7月的联邦公开市场委员会会议记录显示,成员们对多个问题存在分歧,包括通胀水平是否将持续疲软、何时启动缩表、年底是否再次加息等,而这些问题都是影响美元走势的重要因素。
洪灏认为美联储年内加息概率下降,且缩表前三个月对利率抬升作用有限;现在美国通胀疲软,已持续五个月不及预期,7月美国PPI环比意外下降,长期通胀预期也并未见好转,美联储认为通胀于今年将持续疲弱,同时,联储内部对年内第三次加息意见出现分歧,年内加息预期下降,9月加息概率仅1%,12月加息预期降至30%以下;虽然美联储9月宣布缩表的概率较大,但缩表前期规模很小,对利率抬升作用有限。假设美联储9月宣布缩表,10月1日开始实施,在今年的最后三个月,仅缩表300亿美元,相当于加息1.1BP。
工银国际研究部主管程实亦认为,美元指数下降幅度较大,不仅已经回吐了“特朗普行情”的全部涨幅,更向下突破了2015年美联储开启加息周期前的水平。今年年末,在美联储缩表和第三次加息的推动下,美元指数有望出现一定程度的反弹。但是,受制于此前的长期疲弱,年末美元指数难以恢复至年初水平。
今年以来,美元指数下挫9%,欧元对美元涨幅超过12%。
欧元区捷报频传制约美元
继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上调欧元区经济预期后,穆迪也提升了对法国、德国和意大利的经济增长预期,称欧元区今明两年将经济表现出色。穆迪称,欧元区在2017年和2018年经济将分别增长2.1%和1.9%,较去年的1.7%提速。穆迪预测德国GDP在2017年和2018年将分别增长2.2%和2.0%,同时对今明两年法国经济增长的预期也由之前的1.3%和1.4%上调为1.6%,认为其将受到净出口和投资的促进。
作为美元指数的最重要权重,欧元的表现直接制约美元。今年欧洲经济数据表现强劲,其中,德国的复苏更是非常强劲,IMF近日将今年德国经济增长预测上调至1.8%,高于4月1.6%的判断。季节调整后,德国6月份失业率为5.7%,继续保持在历史低位。沈建光指出,欧元区火车头德、法经济向好的态势是显而易见的,甚至连数年前曾深陷危机的部分国家也呈现迅速反弹增长态势,如西班牙今年经济增速可能超过3%。
不过,由于近期欧元的强势,也有市场人士和欧洲的官员担忧强欧元会影响经济的持续增长。沈建光曾在欧洲央行任职,他向澎湃新闻表示,以他在任职期间的经验,欧洲央行认为欧元对美元的合理区间应该在1.3-1.5,而当前还只在1.2附近徘徊,欧元还不算强势。他进一步分析认为,美元指数跌落90都是有可能的,“美元走强或走弱阶段,大约经历6-7年的时间,而自2009年美元反转以来已经有八个年头,所以从周期的角度来看,强势美元也已经到达尽头。”
美联储缩表虽短期对美元影响有限,程实却认为,长期来看缩表对美元有一定支撑,将推升长端利率,隐含加息效果,所以随着缩表规模的逐渐扩大,美元的表现将相对强势。
责任编辑:郑景昕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美元,美国经济,美联储,耶伦,欧元区,澎湃,澎湃新闻

相关推荐

评论(12)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