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受虐儿童”网文作者称获近3万打赏已捐他人,被指不当得利

澎湃新闻记者 温潇潇

2017-08-31 17:48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近日,一篇名为《呼唤鹏鹏》、讲述陕西儿童鹏鹏(化名)治疗经历的网文被大量转发,打赏人数达7000余人,总额一共29312元。
《呼唤鹏鹏》一文的阅读量与赞赏数。 红星新闻 图
鹏鹏的生母柴女士曾联系文章作者“渤海一角”(网名)要求获得网友打赏资金的捐助,用于鹏鹏的治疗,却被告知已用于捐助其他孩子。
8月21日,柴女士曾委托京衡律师上海事务所律师邓学平向“渤海一角”发出律师函,并附上银行账号,希望将捐助余款打回账上,随即又被对方质疑是私人账户而遭拒绝。
8月30日晚,“渤海一角”更新微博称,其在美篇APP上的19篇文章合计打赏29312元,已提现29260元,扣除手续费后余额27797元。而打赏的资金已有大部分捐给其他病重孩子,所剩无几。
当晚,“鹏鹏案”原告代理、京衡律师集团上海事务所律师邓学平也在其朋友圈公开发出一份律师声明,他告诉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文章作者的行为实质是通过互联网进行公开募捐,已涉嫌违反了《慈善法》并且构成民法上的不当得利。
“作者跟鹏鹏不认识,未经鹏鹏监护人的授权和同意,在其不知情的情况下发布文章、接受打赏,而且全文主要以鹏鹏被虐打前后的对比照片为主,再以第一人称的名义配上文字,极容易让人误以为作者是鹏鹏自己或者亲属,读者更多是基于对鹏鹏的同情、基于向鹏鹏捐赠的目的而打赏。”邓学平表示。
“《慈善法》有规定,个人是没有资格(在互联网上)进行公开募捐的。个人在互联网上募捐只有一种方式,就是跟有资质的组织合作,由组织来募捐。”邓学平说。
据红星新闻报道,文章发表平台“美篇”已向当地公安报警。
文章受打赏近3万元,“捐给了其他孩子”
“我哭是因为我真的害怕,是因为我真的需要爸爸妈妈的保护。”在《呼唤鹏鹏》这篇文章里,“渤海一角”使用第一人称讲述了鹏鹏的遭遇,并配有多张鹏鹏治疗过程或哭泣的照片。
今年3月,陕西儿童鹏鹏曾遭到继母虐待,造成75%的颅骨缺损。鹏鹏于7月转至上海某医院进行康复治疗,至今仍昏迷不醒,由生母照顾。
据红星新闻报道,这篇文章曾于7月15日发出。作者微博显示,其从6月17日便开始发布有关关心鹏鹏的信息。
“渤海一角”的微博更新停留在8月30日晚,微博称,其在美篇上的19篇文章合计打赏29312元,已提现29260元,扣除手续费后余额27797元,打赏的资金已有大部分捐给其他病重孩子,所剩无几。
8月31日早上,鹏鹏的生母柴女士向澎湃新闻回忆,作者曾在志愿者群里转发《呼唤鹏鹏》一文,自己只是“偶尔看了一下”,“但她肯定没有单独跟我说过(授权的事)”。8月19日前后,打赏人数增加至7000多人,柴女士决定联系作者,希望将打赏的钱用于鹏鹏的治疗。
“你拿我孩子的事情说事儿,最起码要给我、给爱心人士一个交代,而她就在(志愿者)群里一直说她把钱捐给别人了,她是作者,应该自己支配这个钱。她明确表示过这个钱不会给鹏鹏花,会给其他需要的孩子。但是我想不通,如果不给鹏鹏花你可以给其他那些孩子去写文章啊。”柴女士说道。
该群多名志愿者曾表示,看到文章后觉得孩子可怜,才进行的打赏。
柴女士表示,自文章大量转发以来,自己被很多人认为是借孩子在募捐,“其实捐给其他孩子我不介意,但是最起码给大家一个明细吧,我也给那些爱心人士好交代,你要这样不明不白的,我当时看到就特别生气。”
目前,“美篇”平台上《呼唤鹏鹏》的文章已无法阅读,“渤海一角”微博自称其账号已被人举报而被封号。
此事经多家媒体报道后,8月30日晚,文章作者“渤海一角”的微博写道:“谢谢大家的信任,这件事情我很抱歉,捐给其他病重孩子我没有告诉妈妈……余下的款项我将原路返回,请打赏的朋友截图给我退款。”
律师:网友打赏基于向鹏鹏捐赠的目的,网文作者无权自行支配
8月21日,柴女士曾委托“鹏鹏案”原告代理、京衡律师上海事务所律师邓学平向该文作者发出律师函,并附上银行账号,希望将余款打回账上,随即被对方质疑是私人账户而遭拒绝。
“我们当时要求作者三天内将收到的打赏用于鹏鹏治疗,或者原路退回,并公开打赏明细。”邓学平告诉澎湃新闻,至今只得到了作者“捐给别人”的回复。
“作者跟鹏鹏不认识,未经鹏鹏监护人的授权和同意,在其不知情的情况下发布文章、接受打赏,而且全文主要以鹏鹏被虐打前后的对比照片为主,再以第一人称的名义配上文字,极容易让人误以为作者是鹏鹏自己或者亲属,读者更多是基于对鹏鹏的同情、基于向鹏鹏捐赠的目的而打赏”,邓学平表示,多位打赏网友通过留言评论等方式,明确表示打赏是为了救助鹏鹏,认为网文作者无权自行支配。
30日晚,邓学平再发律师声明,明确表示文章作者的行为实质便是通过互联网进行的公开募捐,已违反了《慈善法》并且构成民法上的不当得利。
30日晚,邓学平发布的律师声明。
“其实,无论是根据《慈善法》还是根据《民法总则》,网文作者都只是在帮助鹏鹏募集和保管捐赠善款,理当遵照捐赠人的意愿将全部打赏所得都用于鹏鹏的救治,而不能挪作他用。”邓学平表示。
“我认为这个打赏是对作者的肯定,属于稿费,自己有权处理这笔钱,其他人无权干涉。”近日,“渤海一角”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曾说,这篇文章是为鹏鹏讨回公道,并非为了筹款,也并不知道打赏功能是什么。
不过,上述报道称,“美篇”平台上的打赏功能默认是关闭的,打开后会提示“赞赏(打赏)功能不可用于募捐,以及各类违法行为,一经发现取消提现资格”。
“《慈善法》有规定,个人是没有资格(在互联网上)进行公开募捐的。个人在互联网上募捐只有一种方式,就是跟有资质的组织合作,由组织来募捐。”邓学平说。
邓学平同时强调,目前所有线索还不足以证明网文作者具有刑法意义上的非法占有的诈骗故意,也不足以证明其客观上实施了诈骗犯罪行为。
责任编辑:李云芳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受虐儿童 打赏 募捐

相关推荐

评论(398)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