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陈晓:表演真的很适合我这种相对比较内向的人

澎湃新闻记者 杨偲婷

2017-09-01 07:35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那年花开月正圆》剧照
《那年花开月正圆》在江苏、东方两大卫视开播,孙俪一如既往毫无意外地出演霸气外露的大女主,意外的是男主角,是以偶像剧和武侠剧走红的陈晓。
他在剧中出演和女主一生纠葛互相扶持,却未能厮守的沈星移。从富家纨绔少爷,到明朗睿智的男人,这个角色身上具备颇多有观众缘的特质,但从表演难度上来说,并不轻松。
见到陈晓是在《那年花开月正圆》的发布会前,曾经青春小生形象的他,留长了头发,一脸胡茬,有几分雅痞的意思。
陈晓告诉记者,造型是为了新电影而留。“反正就是为了角色,为了角色下部戏再剃光头,或者让我锻炼得很壮,我都觉得蛮好,因为为角色做点牺牲,做点努力,变得不太像你自己,像另外一个人,自己看了都会很过瘾。”
陈晓出席《那年花开月正圆》发布会
此前陈晓最深入人心的角色,大概是于正版《神雕侠侣》的杨过,以及新版《五鼠闹东京》中的白玉堂,都是潇洒率性、放浪不羁的少年侠客。
此次出演一部改编自真实历史、正剧气质浓厚的作品,着实让人意外。陈晓自己也笑称:“他们(观众)对我的了解,就是一出场先从天上飞下来,还要头发飘飘那种印象。”
很多人不知道,陈晓从戏剧学院毕业后,首先出演的是几部正剧。包括与丁黑的合作,《那年花开月正圆》已经是第二次了。第一次合作,陈晓出演的是丁黑执导的《大秦帝国》,虽然角色戏份不多,但身处老戏骨中,陈晓作为年轻演员半点没拉后腿,表演过关,这让他得到了丁黑的认可。
几年后,拍摄《那年花开月正圆》,丁黑打电话给陈晓,让他来出演男主。“接到以后真的觉得挺荣幸的,《大秦帝国》以后,没想到他还能找到我,而且让我去演那么重的一个角色,所以当时有点兴奋。然后也有点紧张,一方面是跟俪姐没有搭过戏,还有一个是我特别怕万一状态不好,或者我完成不了丁导想要的那个东西。因为我拍过《大秦》,我知道他是一个要求特别严格的导演。”
《大秦帝国》第二部中,陈晓饰演芈琰
据陈晓回忆,拍《大秦帝国》时,每一场戏不管是近景,中景,远景,特写,丁黑全部要求表演从头到尾不能断,一场群戏有任何一个人忘词了都要重来,而且是现场收音。因此接到《那年花开月正圆》,让陈晓压力颇大。然而压力之外,更多的是开心。拍戏过程中,每天定完妆,陈晓就跟丁黑聊角色,在开机前开剧本会,互相对词,大家一起在房间排练。
“有一种在学校上课时排练交作业的感觉。”陈晓有些感慨:“其实这次拍戏,像回归了我刚开始拍戏时的状态。我觉得可能之前大家看的我的那些戏里,反而可能是我不熟悉的演法和套路,在这个戏里我回归了最熟悉的感觉。”
【对话】
澎湃新闻:之前你拍了很多武侠的东西,现在来说你会比较期待什么样的一些作品?
陈晓:我觉得都是要看角色,看剧本,看团队,只要是好作品,我能参与其中,我都愿意。
澎湃新闻:所以不会排斥,就是比较有偶像气质的一些东西。
陈晓:如果有一部我看了以后,我觉得喜欢得不行的偶像,我依然会演,因为这个东西不存在于是偶像的就不能演,或者说必须要演什么历史正剧,我觉得不存在,我觉得关键要故事好看,在我心目中只分好看的戏和不好看的戏,没有什么说好看的我就愿意演。
澎湃新闻:可是对男生来说的话,偶像剧吸引到你应该挺难。
陈晓:你怎么知道(笑)?
澎湃新闻:偶像剧的感情戏都是套路。
陈晓:是。但是谁知道呢,可能会有好的呢,这个东西很难说。
《那年花开月正圆》剧照,孙俪和陈晓
澎湃新闻:《那年花开月正圆》这部戏,感情线似乎是比较悲的,你觉得男女主人公这段感情有没有打动你?
陈晓:最打动我的是一种后知后觉。就是其实你已经很爱一个人了,但你还没有发现,还觉得是一种占有欲,还觉得我对你不存在感情不感情,还去回避这个东西,直到某一天,某个瞬间也许发生一件事情,突然你会问自己:我是不是爱上了。但其实在很长时间之前,其实你已经爱上这个人,但你却不知道。所以这种感觉,很微妙,让我演起来就会很带感。
澎湃新闻:和孙俪首次合作,对戏过程中有没有比较有压力的地方?
陈晓:其实一开始是有压力的,但后来跟俪姐接触以后,发现她特别会鼓励身边的人,她经常会说:晓,你刚才那段演法我觉得很像沈星移那个角色,我看剧本觉得沈星移就应该是这个样子。她说的一些话会鼓励到你,你就会更加放开手脚去创造这个角色。
陈晓和谢君豪
澎湃新闻:在拍的过程中,哪场戏是你印象特别深刻的?
陈晓:有一场是我跟我爹,跟豪哥(谢君豪),应该是我跟豪哥最后几天搭戏,因为我跟豪哥的戏份都很集中,大概十几天之内,我们把所有我跟我爹的戏份全部拍完了,这几天拍得超过瘾。
有一场就是你们看片花有一个我把衣服撕开扔掉走出去的镜头,就是在那场戏的结尾,拍的时候真有两个人在对峙那种感觉,我心里默默地想,我现在跟金马影帝在一起对戏,太荣幸了。
当然我肯定不如豪哥,但是我们感觉对的上,彼此之间有你来我往的那种感觉,其实特别享受。豪哥他不仅是自己很会演,而且他很会给对手空间。
澎湃新闻:所以现在拍戏,能够感觉到自己比以前有进步的时候,应该是很开心的?
陈晓:就是,我在拍《那年花开月正圆》过程中,因为这个拍摄战线很长,在拍的过程中我已经能感觉到,自己每天在进步。所以这个特别好,我为什么说,拍这部戏感觉自己像以前在上学的时候,因为你感觉你不仅在创作东西,而且在创作的同时,你学到了很多东西。其实每一个戏,你的对手,你的团队,多少都能让你学到东西,但是这个戏,你是从每一个对手身上都能学到东西,是这个差别。
澎湃新闻:这个戏拍摄时间挺长,在拍摄这么长的一个过程中,有没有过可能比较躁,或者觉得特别想家的时候?
陈晓:有。我们是先在陕西拍,拍完了以后转横店拍,横店拍完了转无锡拍,无锡拍完了又转上海什么的。从横店转到无锡的时候,那段我就有点疲倦,有点想松劲,因为前面拍了几场我觉得还不错的戏,都是重场戏,我自认为感觉还不错,所以我就有点松了。
然而后来我看到俪姐,她每一天都是固定模式,固定节奏,不管多累也好,大感情爆发戏也好,都不影响她的状态。她非常的稳,她不会今天好两场戏,明天又松劲不在状态,她一直在状态里。这个很能感染人,所以我告诉自己别松别松,感觉一大部队人都往前跑,这时候不能掉队,你得一直往前跑的感觉。
然后导演也时不时地提点提点我们,吃饭时有意识无意识说一说:“感觉开机时创作的热情大家已经没有了,唉,就我还在。”然后我们一听,马上说:“不是不是我们还有。”然后给自己上上劲。
澎湃新闻:有没有跟孙俪学习一些保持稳定状态的方法?
陈晓:没有,反而我觉得我像她那样子就保持不了。她每天不怎么吃东西,还能每天做运动。她还特别懂养生,每天都累成这样了,回去还要艾灸、按摩、喝茶,她把自己的生活也好,还有戏也好都是安排得井井有条的,哪方面都不耽误。好强,我也想这样。
澎湃新闻:现在你也有家庭有孩子了,会怎样平衡工作跟家庭?像这部戏一拍八个月。
陈晓:我觉得一个是要合理分配时间,还有一个就是要有效率地工作,有效率地做很多事情。我觉得这个是比较重要的。
澎湃新闻:为人父母之后,对于你在工作和表演状态上,有没有一些改变?
陈晓:当然有。你心中的正能量,对于周围的人也好,或者是你演对手戏的对手也好,好像会变得更加有爱,包括身边的工作人员也好,变得更加有爱,更加善于去为别人着想。
澎湃新闻:最近在拍的这部戏,比较文艺片?以后会往这个方向多发展吗?
陈晓:我现在拍的这个戏,可能偏文艺一点。但不管是文艺片,还是喜剧片我都想尝试。我还挺像拍喜剧搞笑类的东西,你要给自己多一点可能,不能自己把自己封住,毕竟到现在为止,我拍的戏还没有那么多,合作团队也没有那么多,我要给自己多点尝试,谁都觉得下一个角色会超过上一个。
澎湃新闻:毕业之后一开始作品比较偏正剧,后来偶像剧居多,到现在你觉得有一种回归的感觉。你对于表演的热情是一开始就有,还是在这个起伏过程之中,有过变化?
陈晓:越来越浓烈,开始的时候只是觉得这是一件有神秘感的事情,很向往,很想做。后来慢慢去接触了以后,才发现表演真的很适合我这种相对比较内向,比较慢热的人。
责任编辑:程娱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那年花开月正圆

相关推荐

评论(18)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