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赦违反宪法还蔑视法庭的治安官,特朗普再开危险先河

俞俊哲

2017-09-02 17:07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8月25日,美国总统特朗普宣布特赦亚利桑那州马里科帕县治安官乔·阿尔帕约,这是他上任以来颁布的第一道特赦令。虽然每个美国总统都行使宪法赋予他们的特赦权赦免过各式各样的争议人物,但特朗普此番的特赦令仍应另当别论。特朗普的这一决定不但打破了美国历史上的惯例,还又一次对美国司法体系完整性发起了重大挑战。
特朗普和乔·阿尔帕约 资料图
美国宪法赋予了总统极其宽泛的特赦权力,在现有最高法院的判例下,总统可以进行特赦、缩短刑期、退还罚款和被没收物品、进行大赦或下令缓期执行。总统特赦权只有两个限制:一是只能特赦触犯联邦法律的被告(不能特赦触犯州法的被告),二是不能特赦被国会弹劾的人。
然而总统们并不能肆无忌惮地行使这一权力,因为不受欢迎的特赦会带来严重的政治后果,对于总统及其幕僚乃至于总统所属政党的政治前途都会造成打击。因此近几任总统大多都是等到第一年任期结束才开始颁布赦免令,并且等到政治后果不那么重要的任期将至时才提高赦免的人数。同时,为了避免争议,总统们通常选择不受公众瞩目并且已经服刑多年的罪犯进行特赦。
近几十年来,历任总统们逐渐开始越来越谨慎地颁布赦免令。1969年上任的尼克松赦免了赦免申请者中的36%,而在他之后的福特只赦免了26%,随后的卡特则只赦免了21%。这个趋势持续到老布什这一届,他只赦免了5%的申请者。在那之后,总统特赦的百分比基本保持在5%左右,就连批量赦免非暴力毒品罪犯的奥巴马也保持了5%的赦免比例。
一般而言,总特特赦的目的是缩短总统认为不公正的刑期,或者将特赦作为外交上的筹码。由于总统的赦免权相当宽泛而不受其他政府部门的监督,总统有时会选择出于各种各样的理由赦免一些具有争议的犯人。纵观历史,无论是老布什在1992年圣诞夜对伊朗军售丑闻的六名当事人进行的特赦,还是比尔·克林顿在1999年对波多黎各游击队FALN成员提议的刑期缩短,抑或是小布什在2007年缩短副总统幕僚长刑期的行为,都引发了极大的争议。而每个争议中,人们都在怀疑总统赦免罪犯背后的动机。
剑走偏锋的特朗普
严格从法律上来看,特朗普赦免阿尔帕约的行为并不违法,而他目前为止的政治生涯似乎也证明了他对传统意义上的政治灾难具有较强的免疫能力。那么他的这一行为是会与特朗普大学丑闻一样很快被人遗忘,还是会像通俄门那样阴魂不散呢?
诚然,特朗普这次特赦的一些方面并非史无前例,但称之为罕见丝毫不为过。最近的五个总统中,在任期第一年的8月份就颁布第一道赦免令的除了特朗普,就只有小布什了。同时,赦免尚未被宣判的被告也是十分罕见的情况,这些总统中只有奥巴马在2016年为了达成与伊朗的协议而特赦了四名尚未被审判的被告,那还是在任期接近尾声的第七年末。而且,阿尔帕约与传统特赦对象不同,长年处于媒体的聚光灯之下,是一个必然会引起争议的特赦对象。
当然,这正是特朗普的目标。
特朗普早有赦免阿尔帕约的念头,早在几个月前就曾问过手下是否有办法撤销阿尔帕约的案子。在此前8月22号的凤凰城竞选集会活动上,特朗普表示自己在考虑是否要赦免阿尔帕约,引起了在场支持者高潮般的欢呼。随后,一向爱出风头的他故意选择了在哈维飓风即将登陆德州的时期颁布特赦令,并在事后直言不讳地向记者表示这样做就是为了增加收视率。
特朗普此举理所应当地遭到了广泛的批评,就连在众议院斗得不可开交的民主党和共和党领袖(南希·佩洛西和保罗·莱恩)都不约而同地表示了反对。除了民主党政治家和活动家之外,包括克里斯·克里斯蒂和约翰·麦凯恩在内的多名共和党政治家也对这一特赦令进行了猛烈抨击。
阿尔帕约其人
阿尔帕约作为治安官的生涯充满了争议,在此无法一一赘述,仅挑选较为荒诞魔幻的两个例子来勾勒事情背景。
1999年,一位名为詹姆斯·萨维尔的少年被马里科帕治安局逮捕,并被指控企图制造炸弹暗杀阿尔帕约。少年不断喊冤,在狱中等待审判四年之后,律师的调查发现整个案子都是马里科帕治安局自导自演的钓鱼执法,就连制造炸弹的元件都是由警察购买的。虽然有人认为整个事情十分有可能是阿尔帕约在竞选治安官期间为了博取公众同情而一手计划的,但由于没有确凿证据最后不了了之。被冤枉的少年将县政府告上法庭后获赔160万美元。
2008年至2010年间,阿尔帕约与马里科帕地区检察官安德鲁·汤姆斯一起密谋陷害多位政治对手,通过捏造莫须有的贪污腐败罪名陷害包括数名退休法官和凤凰城市长在内的公众人物。计划失败后,地区检察官汤姆斯被吊销律师执照,而阿尔帕约也遭到联邦调查局的调查,但最终没有被起诉。本次阴谋的受害者中至少11人将县政府告上法庭并获得了合计4500万美元以上的赔偿。
而这次特朗普赦免的蔑视法庭罪则源自于阿尔帕约对联邦法院判决一而再、再而三的违反。
2005年起,阿尔帕约一面大肆宣传自己的反非法移民立场,一面开始针对拉丁美裔人士进行违反宪法第14修正案的执法活动。2007年,一位在公路上被非法截停并拘禁9小时的墨西哥游客将阿尔帕约告上法庭,随后更多的受害者加入了这一诉讼。2010年,马里科帕治安局销毁相关交通截停记录证据的事实浮出水面,法官对被告处以负面推论(将被销毁的证据视作有罪证据)处罚。2013年,联邦亚利桑那地区法院作出判决,勒令阿尔帕约停止违宪的执法行为,并对手下进行培训杜绝这一情况的出现。
随后,联邦司法部在这一案件的基础上追加指控,再次将阿尔帕约和马里科帕政府告上了法庭。
简单地来说,阿尔帕约的执法政策相当简单粗暴,就是在街上见到看上去像是非法移民的人就抓起来调查他是不是真的是非法移民。不少阿尔帕约的支持者都认为最高法院2012年针对亚利桑那州SB1070法案的判决支持阿尔帕约的这一行为,然而这一判决仅仅允许亚利桑那州警方对因为其他原因被截停或拘捕的嫌疑人进行移民身份调查,并未给予阿尔帕约根据对路人的怀疑进行拦截的权限。
2014年,一段显示阿尔帕约在培训过程中表示自己的执法政策没有进行种族归纳的视频浮出水面,联邦法官立刻召开听证会勒令其进行整改。然而阿尔帕约每次都是一言不发地听完法院的命令,然后拒绝执行。屡次勒令整改无果后,忍无可忍的法官终于在2016年宣判他犯下蔑视法庭罪。
特朗普首个特赦令的特殊之处
传统上,特赦对象由白宫的特赦律师办公室进行筛选,并且有一套清晰的筛选标准。然而根据美国媒体的报道,特朗普此次特赦之前并没有请特赦律师办公室进行评估。实际上,特朗普上任至今连特赦律师办公室的部门领导都还没有指派,足见他对这一部门的职能有多么不重视。
除了跳过重要的行政程序之外,特朗普此番特赦的最大问题出在特赦对象身上。
首先,阿尔帕约是一位政府官员。其次,他所犯下的罪行是蔑视法庭罪。最后,他犯下蔑视法庭罪的原因是他被判违反宪法之后拒绝执行法院的修正命令。美国历史上从未出现过特赦不但违反宪法还蔑视法庭的政府官员的总统,此举可谓是对于美国司法体系的公开挑战。如果说先前特朗普发推攻击法官的行为属于骇人听闻,那么这次的赦免令则称得上是石破天惊了。
同时,阿尔帕约此前不仅在大选期间对特朗普表示支持,两人的政治路线也有不少相似之处。特朗普的此举显然是为了团结自己的支持者,而这样纯粹为了政治目的颁布特赦令的做法也与传统特赦目的大相径庭。
民主党议员已经开始要求召开众议院听证会调查特朗普颁布特赦令的决定。有评论家认为,这次的特赦令如果换做过去几届的总统颁布,恐怕已经引发弹劾的讨论了。如果特朗普持续如此滥用特赦权,那么势必会带来严重的政治后果。
从最近白宫频繁的人事变动和国会共和党态度的改变可以看出,虽然特朗普作为政治素人的光环和他特有的民粹主义政治路线使他显得对大多数政治丑闻免疫,但每次政治失利对他所造成的伤害正在积累。很显然,这次的特赦令并不会造成质变,但实属又一个量变。至于量变是否会引发质变,让我们静观其变。
责任编辑:朱凡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特朗普,特赦令,阿尔帕约

相关推荐

评论(72)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