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次初恋》:别再浪费朱茵们的时间了

Erma冯

2017-09-01 16:53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二次初恋》的剧情,与2009年的美国喜剧电影《重返十七岁》是同一路数,但粗糙得无以复加。
电影在宣传中始终以“紫霞仙子”朱茵的出演作为最大卖点,要等观众走进影院,才知道朱茵饰演的叶兰这一女主角,戏份少之又少,整部电影都是围绕着男主角路大民(杜天皓饰)展开。
与其说《二次初恋》是昔日女神的复出大作,倒不如说是电影的“迷妹”出品方对“小鲜肉”演员的一次爱的供养。
电影的剧情从中年男人路建国(王志飞饰)事事不顺的结婚二十周年纪念日开始。
路建国失业后瞒着老婆孩子,以开黑车谋生。王志飞演出了这个角色在妻儿面前西装革履若有型有款,人后却把日子过得窝囊抠巴、又心有不甘的复杂层次,不过戏份太少,发挥空间有限。
路建国对婚姻与家庭生活自言自语的几段吐槽与“毒舌”,台词写得略平淡,倒也合乎角色身份。
王志飞饰演路建国
路建国撞破青春期儿子路小飞(夏志远饰)逃学把妹,又因为财务问题与老婆叶兰大吵一架,愤而出走,结果搭乘上由于剧情需要而特意安排的一趟午夜列车,时光倒转,一觉醒来,变回二十年前青年时代的自己,是穿越题材的电影电视剧已经用烂的老梗。
电影演到这里,只用了十余分钟的时间,之后八十多分钟的剧情,都留给冒称路建国侄子路大民(杜天皓出演)——影片自此进入“迷妹”视角,成为了带情节的长篇“小咖秀”:杜天皓的颜,搭配上王志飞的声,比较之下,必须说,“姜还是老的辣”,路建国的声音比路大民的表情,演技高明到不知哪里去了。
一小段浮夸做作、咋咋呼呼的表演后,路建国坦然接受重返青春的事实,以路大民的身份,大大咧咧住回自己家中。
电影不肯花费笔墨展现穿越题材影片中惯有的身份转换所带来的不适应,其实是为演员的演技遮羞。对于只有青春偶像片经验的“小鲜肉”来讲,要用年轻人的体态演出中年人的神情气质,未免强人所难。不如直接让演员“做自己”,还可以说是本色出演。
杜天皓饰演路大民
从剧情的角度,观众不会理解为什么四十多岁的路建国化身为二十多岁的路大民后,就立马迫不及待地穿最潮的服装、留最飘逸的发型、抹最邪魅的眼影,做最fashion的达人;
从“迷妹”的角度,答案豁然开朗:路大民不过是现实中演员本尊的Cosplay——杜天皓擅长什么,路大民自然有样学样,如法炮制。
影片对人物身份的设定完全是量身定制。大量的情节与镜头,都毫不吝惜地用于展现男主角高难度的舞姿。
舞蹈学院的课堂与礼堂当然可以跳舞,屋顶天台、夜店舞池、家里客厅、露天场坝,也同样照跳不误——给他一片空地,随时随地“舞出我天地”。
可惜电影终究不是《舞林大会》的直播现场,招牌式的旋转舞动作,难度再大,看多了也还是让人打呵欠。
影片特意选在重庆取景,除了有几个空镜头展现沿江两岸城市风光,看不出有什么非此不可的理由。难道是在重庆出外景的拍摄费用相对于北上广深比较便宜?
整部电影中,大约只有两处细枝末节的情节安排,是将故事背景设定在重庆比较充分的理由:
路建国看上去整天无所事事的哥们儿老王(邰智源饰),职业是茶馆老板,路大民与老王在茶馆聊天,险些被叶兰撞破,临时扮上川剧中的“变脸”脱身,这场戏只能发生在川渝地区;
路建国与叶兰夫妇住在半山豪宅一样的房子里,还要为儿子出国进修的学费发愁,这大概也只有在房价相对而言没高到离谱的重庆才说得通。
——可是会看这部电影的观众,十有八九不会在乎这些细节的呀:屋基不稳的房子,画栋雕梁又有什么意义呢?
电影围绕着路大民而做多线展开,可惜无论是与叶兰的夫妻爱情线,与路小飞的父子亲情线,还是与萧峰(黄征饰)的情敌较量线,无一成功。
路大民与青春期叛逆的路小飞打成一片,在夜店六得飞起。影片大约是想为夜店文化正名,不管是夜店老板娘Merry姐,还是路小飞甘于为之当“小透明”的Yoyo,尽管浓妆艳抹,作风以当下眼光看来,都相当正派。
路大民在夜店跳舞,钞票挣得哗哗响,这一剧情倒是形成微妙的对照——叶兰在舞蹈学院任教多年,依然要为儿子的学费发愁。
路大民多年前的情敌萧峰(黄征饰)重回内地,试图插足路建国与叶兰摇摇欲坠的婚姻。编剧连这么一个标签化的“第三者”角色都写不好,实在让人失望。
萧峰的面目既然模糊,其作为婚姻搅局者的威胁性也大为降低,观众自然也建立不起对人物的爱憎观。
路大民与路小飞在酒会上整蛊萧峰,桥段还不如1994年的港片《大富之家》中,求富(黄百鸣饰)对月容(冯宝宝饰)追求者的捉弄,来得有趣。
作为一部爱情喜剧,《二次初恋》中谈情说爱的戏份既少且尴尬。路大民以路建国侄子的身份“撩”“婶婶”,即使两人并无血缘关系,也还是有悖世俗伦理。叶兰以长辈之尊,面对外貌酷肖年轻时丈夫的子侄,纵然心动,找回的也不应该是“初恋”的感觉。
两人起舞的一场戏,叶兰在意乱情迷的边缘勒马抽身,一个大耳刮子向轻佻的“侄子”扇过去,换了严肃题材导向的电影,是深入追究探讨女性角色复杂心态的绝妙情节段落;在这部没什么追求的快餐电影里,没能力也没胆量触及这一议题,只能是蜻蜓点水、戛然而止,白白浪费掉朱茵亲自上阵示范下腰动作的敬业精神。
至于路大民帮路小飞追Yoyo,反被Yoyo“倒追”的几场戏,就纯是闹剧了。除了证明男主角拥有“杰克苏”一样人见人爱花见花开的魅力,于情节推动上毫无意义。
电影收尾仓促。叶兰认出路大民就是路建国,追上去夫妻相认,也毫不感人——大叔变身少年郎,谁会不爱呢?编剧再度让午夜列车重临,把路大民“变回”路建国,反倒煞风景,只会显得剧情漫不经心,想到一出是一出。
《二次初恋》用朱茵做招牌,试图以情怀吸引观众买单,但影片给予朱茵的发挥空间实在有限。观众念念不忘朱茵当年绰约风姿,很难意识到她其实演技并不弱。
人到中年的朱茵,尽管保养得宜,眼神中多了世事沧桑之感,本来是塑造绝望主妇一类角色的最佳年龄段,难得再度出山,却没有好的剧本以供选择,让人可惜。
至于投资方力捧新人,其实倒也无可厚非。爱情喜剧电影的市场,也不能永远是老黄瓜刷绿漆,来来回回几张老脸。
《二次初恋》上映两天累计票房已经超过1300万元,比起今年5月下旬上映、由杜天皓与闫妮主演的另一部爱情喜剧片《美容针》(豆瓣评分3.9),票房已经进步不小。
但这种以资深女演员提携小鲜肉的做法,因为剧作本身不过硬,所以既无法托起没有扎实表演功底的男主角,又白瞎了女主角的魅力。
讲真,有些艺人还是趁着“鲜”,专注于发写真集、办签售会、录真人秀吧,不要浪费朱茵们的时间了。
责任编辑:程娱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二次初恋

相关推荐

评论(18)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