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银魂》真人版:还原度很高,但还没有打破次元壁

岳无羞

2017-09-01 16:53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银魂》真人版于7月14日在日本上映,9月1日在中国大陆上映。素有“史上最无节操动画片”之称的《银魂》在真人化后,的确带来了一些意料之中的惊喜,在还原度上也非常用心,这部带着极大诚意,试图讨好原作观众与普通观众的电影,在“接近原著”一事上几乎做到了极致。
但很可惜,TV版的优异移植进剧场版时,优异可能会扩大,但剧场版移植入真人版时,一些优异却会显得尴尬。
一、从还原度说起
《银魂》真人版的剧情几乎完全照搬了2010年上映的《银魂:新译红樱篇》,后者作为银魂的第一个剧场版动画,也几乎完全复刻了TV版中58-62话的《红樱篇》。
《红樱篇》作为《银魂》系列动画中的第一个大篇章,深受观众欢迎,被誉为“银魂系列动画最佳长篇”,虽然这种“最佳”的定义里充满了人气角色高杉晋助的加成,又带着颇多对“主线开端剧情”的初恋感,但《红樱篇》的人气的确是毋庸置疑的。
然而,从TV版至剧场版,再从剧场版至真人版,红樱篇剧情多次重复出现在观众面前,无论有再多人气加成,新奇感终究不足,吸引观众注意力的工作便交由“真人化”。
还原度高是《银魂》真人版的最大优点。
《银魂》真人版中的人物造型几乎与原作中完全一致,仅在个别细节上有所差异,所选的演员也大多能够胜任表演任务。
《银魂:新译红樱篇》与《银魂》真人版中的村田铁子
《银魂:新译红樱篇》与《银魂》真人版中的来岛又子
在访谈中,导演福田雄一也曾谈到过还原化问题,并试图将真人版的画面通过后期制作成略带动画感的模式,因此,最终呈现给观众的天空、街市细节等都带有“仿真感”。
介于真实与动画间的天空
为了还原性,演员也时常模仿动画人物的动作细节。
剧中经典的笑容对比
但演员所表演出的效果与动画效果终究有所差异,因此,在动画中原本令人习以为常的动作表情,真人化后却有“用力过度”之嫌。
动画版的神乐与桥本环奈饰演的神乐
而为了还原动画中的笑点,演员也不得不一直重复角色的小动作。如在《银魂》真人版中,小栗旬饰演的坂田银时与冈田将生饰演的桂小太郎共同行走在歌舞伎町的街上,除了对话外,小栗旬一直重复着“挖鼻孔”这一动作,直到这一幕剧情结束。
但高还原度实则是一个伪命题。
对于喜欢原作的观众而言,高还原度是在复原原作粉丝心目中的“银魂世界”,真人版中的人物造型、设定越靠近原作,原作粉丝的接受程度就会越高,对作品的评价也会因此上升。
但真人版毕竟不如原作能够给予观众更多想象空间,高还原度在某种程度上也束缚了演员本身的发挥。一些在原作中不得不以夸张动作、表情所呈现的剧情效果,在真人版中完全可以以更自然、更贴切的方式呈现,但碍于“高还原度”的特点,演员也不得不采用最夸张的肢体动作与表情。
二、尊重原作,不是复制原作
所有改编作品都必须面临一个问题:改编后的作品能否呈现原作精髓?
在不尊重原作的前提下,对原有剧情进行不合理删减,对原有人物设定肆意更改,往往会引来原作粉丝的怒意。因此,在制作改编难度较高的作品时,一些制作者也会选用讨巧的方式复制原作。
在由张敏执导,张智尧、樊少皇、夏清等演员主演的《楚留香新传》中,制作方也如《银魂》真人版一样,对原作进行了近乎极致的复制,甚至连台词都尽量照搬原作,并曾以“剧本就是原著”做为吸引观众的重要特点。然而可惜的是,尽管《楚留香新传》是一部极为用心且制作精良的武侠剧,但其所呈现出的缓慢节奏、拖沓剧情、“废话念白”也垒成了很高门槛,对于非原作粉丝的观众而言,非常不友好。
《银魂》真人版在这一点上处理得并不好。
TV版中原本与主线关联不大的《独角仙篇》被借用至真人版中,成为一条暗线,但暗线的作用却仅仅局限于回忆杀的“道具”。对原作笑点进行复制后,笑点仍是笑点,但却显得较为生硬。
真人版为了保留原作尽可能多的笑点,彻底打乱了电影应该有的节奏。对于看过原作的观众而言,未进入主线时的剧情是精彩有趣的小支线;但对于未曾看过原作的观众而言,频繁出场的大量人物,突兀穿插的剧情,多线程的叙事方式,很难构成一个完整的“电影故事”,许多人物即便砍掉也不影响主线完整性,仅仅是为了原作的“情怀”出场而已。
正如导演福田雄一在访谈中说到的那样,TV版《红樱篇》播出后,许多粉丝希望真选组有更多戏份,因此在剧场版《重译红樱篇》时,真选组已有多个出场镜头,而真人版沿着这个思路继续进行。虽然是考虑到粉丝意愿进行“加戏”,但对于故事本身其实并无助益。
真选组又被戏谑为酱油组
而在剧场版中间接加入的松下书塾内容,其实与《红樱篇》本身关联不大,而是与银魂系列的主线密不可分。真人版也按照剧场版中的方式,将主角幼年时的片段照搬过来,因缺乏前因后果,又无法当作支线剧情完整呈现,反而显得冗杂。
尽管制作组专门邀请为动画中为吉田松阳老师配音的山寺宏一再次为电影中的吉田松阳配音,但此类小细节的惊喜程度,却很难抵过剧情的拖沓性。
同理还有人物对话的节奏。在原作中,冈田似藏与高杉晋助的确会在对话前加入语气词,但复制入电影版时,却大大拖慢了剧情的进展速度,以至于每每到对话,剧情节奏就步入了“慢放”。在动画中贴合人设的说话风格,在真人版中却有令人焦躁的“故作高深”感。
堂本刚饰演高杉晋助
为了高还原度而牺牲的剪辑流畅度,为了高还原度而牺牲的剧情完整性,为了高还原度而牺牲的故事节奏感,都使《银魂》真人版逐步偏离了“一部优秀电影”本身,转而趋向于原作向、粉丝向的标签。
而制作方曾为了非原作向普通观众所做出的妥协,如简化一部分多线剧情等努力,也随着上述趋势变得多此一举。
可以说,《银魂》真人版的惊喜往往在高还原度上,但高还原度却并不能作为构成一部优秀电影的全部理由,如果仅仅为了“高还原度”,观众不如去看原作,《银魂》真人版并不带有独特的亮点。
三、令人惊讶的契合度
尽管上文论述了《银魂》真人版的种种缺点,但有一点却不得不提:
《银魂》真人版与原作拥有令人惊讶的契合度。
真人版中所自创的笑点都与原作特点极为吻合,可以说是延续了《银魂》系列动画自我吐槽的风格。制作组为坂田银时特地设立的新对话吗,也十分符合原作人物的气质,对于原作观众而言,这些新细节带着一些“小彩蛋”的惊喜,而对于普通观众而言,《银魂》的故事风格虽然有些“特立独行”,但在人物刻画上却是一致的。
长泽雅美饰演的志村妙
在坂田银时身负重伤,却又不得不再次投入苦战时,制作方特地为坂田银时加入了一组对话。对话中坂田银时一直寻求着“轻易取胜”的作弊方式,而剧情却借配角之口反复强调“热血动画的主角不应该说这样的话吧?”,而后续剧情中突然借用其他动画完成剧情的方式,也与原作令人惊讶地契合。
但这种明显对原作观众更友好的契合度,在普通观众看来,却成为了逻辑生硬的又一个证明。
从原作角度而言,《银魂》是一部十分“接地气”的动画作品。主角坂田银时懒散邋遢,血糖高濒临糖尿病边缘,腰间的木刀来源于电视购物。平时喜欢打小钢珠,看少年漫画,出行时骑乘银色电动车。最大的外貌特点是“银色自来卷”与“死鱼眼”。
这种非典型的主角放在动画世界中是贴近现实的,但《银魂》系列动画的本身逻辑却是非常脱离实际的,即便不论“一柄木刀劈开宇宙战舰”一类的战斗情节,《银魂》系列动画中的人物行为、对话模式都充斥着日本特色的“无下限”、“吐槽向”、“无节操”。原作中的人物模式如果密集照搬呈现在现实生活中,只会有“尴尬感”与“违和感”。
正如原作中由“志村新八的本体是眼镜”衍生出了无数笑点,但在现实中,这些情节却完全失去了立足点。
《银魂》在平面世界中所构成的完整世界观,一旦移植进“三次元”世界,逻辑与规则都面临“违和”挑战。而《银魂》真人版无法解决这一问题,只能通过还原契合尽量模糊二次元与三次元的界限,这似乎是无解中的唯一办法。
二次元文化如何在保留原有风格的前提下转变为二点五次元甚至三次元文化,如何降低违和感与生硬感,这似乎已成为全世界“真人化”作品所面对的问题。
饱受争议的《网球王子》真人版
而《银魂》真人版也向大众揭示了一点:
演员、服化、场景、剧情都已尽可能靠近原作,但呈现效果仍有违和感时,说明这些因素都只是“改编成功”的重要因素,而非核心因素。抛去粉丝滤镜,一部动画作品真人化后,能否得到普通观众接受的关键,在于原作的逻辑应契合“日常生活”。
改编后得到认可的《死亡笔记》
而像《银魂》真人版,通过高度还原吸引了原作观众的好评,同时又因高度还原招来了普通观众的困惑。这样的“复制粘贴”在原作观众看来,当然是勉强令人满意的,但在普通观众看来:
次元壁很厚,跨越的路程,也还很远。
欢迎关注公众号“寻隙”:xunxi2016。从武侠翻阅到剧作,从史册翻阅到专著。字里行间,寻隙而动。
责任编辑:程娱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银魂

相关推荐

评论(43)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