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彦客厅”搬到上海新天地,呈现画家谢春彦诗书画近作

澎湃新闻记者 陆林汉

2017-09-04 08:51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位于上海新天地的“上海新天地壹号”是一栋与优雅、岁月等形容词挂钩的历史建筑,呈现了一种老上海的美。9月3日下午,由上海中外文化艺术交流协会主办的“春彦客厅——谢春彦诗书画近作展”就在这里开幕,展览展出知名画家谢春彦近年来的诗作书法及绘画数十幅,展览将持续至9月30日
展览现场
一个诗书画展览以“客厅”命名,不说没有,大概是很少见的,而且似乎有点怪。
但如果以“春彦客厅”命名上海知名画家、评论家谢春彦的诗书画——却似乎并不怪,而且相对传神,这当然与他在文化界的交往面之广相关。而最直白的理由则是,展出的诗书画,最早的展览悬挂之处就是春彦客厅,不过是从家中的客厅搬到了新天地的客厅,有意思的是,这一展览的主展厅也正是“新天地壹号(上海市太仓路181弄1号)”这一历史建筑的客厅。
谢春彦自写像《丹青于我》
“春彦客厅——谢春彦诗书画近作展”的开幕式与一般的画展开幕式完全不同,来的都是出现在他客厅的各路友人,除了文学与艺术界知名人士,其中也不乏演艺界的名角:上海京剧院的知名青年演员田慧与董洪松现场演唱《贵妃醉酒》与《坐寨》,知名主持人程雷现场朗诵谢春彦的诗作,知名钢琴演奏家孔祥东先生的钢琴弹奏与即兴创作……这一系列精彩的互动环节都出现在展览现场。
作家金宇澄与谢春彦
京剧演员田慧现场表演
知名主持人程雷朗诵谢春彦诗
钢琴家孔祥东现场演奏
谢春彦说,这一展览都是他去年以来的近作,“无论是诗书画,大多是生命状态与性情的纪录,画作中包括在荷兰、俄罗斯等地的写生速写,以及一些相熟朋友的肖像,戏曲人物等。”
也正如他在自画像中所说的,“丹青于我,匹夫余事”,这些画作多是其平时读书与游历的余事,多为写意之作,不拘小节,水墨淋漓,见出性情与狂狷处,也见出情怀所寄。
画作《花睡去》
画作《圣彼得堡之秋》
展览作品分两个楼面进行呈现,包括 《圣彼得堡之秋》、《示奕儿诗》、《独行山中诗》、《牡丹亭·拾画》、《故宫暮韵》、《花睡去》等。
谢春彦水墨速写评论家吴亮肖像
生于1941年的谢春彦是上海知名评论家与画家,年轻时与老辈大家如丰子恺、刘海粟、叶浅予等交往极多,涉及艺术评论、文学创作、书法绘画、插图漫画等多个方面。
主办方与策展人表示,之所以把这个展览起名为“春彦客厅”,一是因为这些作品第一个展览之处就是他的客厅,其实也就是他的书房,“这客厅被他即兴的书画以及巨大的书橱、画案、一摞摞图书画册、各种艺术品收藏品、坛坛罐罐挤得几乎只有三五个下脚处:沙发上,排满小幅卡纸漫画,墙上,则满满当当挂满装裱好的书画,客人来,每读每新,多是妙手偶得,水墨淋漓,逸兴遄飞:这边厢满目春光,女子或行或立,花枝或垂或颤,那边厢则名士低吟,壮士拨剑,从《史记》与迅翁那里而来的一腔悲愤依然直干霄汉。至于书法,则满纸狂放,无一例外都是他新写的诗句是因为现在这些诗书画从客厅移入展厅,总括其特点,当然还是‘春彦客厅’四字合适。”
“然而最主要的理由更在于,他的情怀正从这客厅兼书房之中见出,年少时,他奔走于师长辈的客厅书房间,从丰子恺到刘海粟、林风眠、叶浅予等,交往极深,文脉在兹,如今,虽已年近八旬,除了头发略’见灰白,似乎从未见老,且精力更加弥满,而他的客厅,更成了海上文艺界的一景,如他所言,九流三教,南北东西,客大厅小,小大由之,或许也可以说,这’客厅就是他自己,无论到哪里,谢春彦在,’春彦客厅’也就在,从来就是‘小大由之’,一切都行云流水,顺其自然,一枝笔,一杯茶,一枝烟,或诗或书或画,或月旦人物,或臧否文章。”
画作《剑客》
画作《起舞》
画作《虹桥女儿》
谢春彦是上海文艺界的趣人之一,对于谢春彦其人其书画,评论家毛时安先生也在展览现场打趣道,“谢春彦对上海是‘缺一不可’,这话的意思是不能没有他,没有他就失去很多趣味了,但只能有一个,多了就乱了。”
他认为,谢春彦的书画一直有着自己的风格特点,“他的画是写出来的,字是画出来。同时,他的用笔放纵,不拘小节,用色生猛。”
题《繁花》金式
据悉,《澎湃新闻·艺术评论》近期开始还推出与“春彦客厅”同名的三人谈艺术栏目,邀请谢春彦与文艺界人士针对当下的艺术现象与话题进行评点,首期三人谈节目针对的是中国儿童学画的问题与反思。
展览现场
谢春彦
责任编辑:陈若茜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谢春彦,书画展

相关推荐

评论(3)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