暖闻|贵州女子被拐河南32年,儿子帮妈联系志愿者寻回亲人

邓倩/贵州都市报

2017-09-04 10:34

字号
志愿者们庆祝张贵嫦认亲成功。本文图均为贵州都市报 图
在“宝贝回家”志愿者的帮助下,9月2日,张贵嫦在被拐到河南32年后,终于回到贵州六枝的家。
儿子帮妈妈联系“宝贝回家”
8月31日,河南女子张贵嫦的儿子小娄接到新乡“宝贝回家”志愿者打来的电话:“你妈妈的家找到了,就在贵州省六枝特区新场乡黑塘村。”他立即给姐姐大娄打了电话,连夜买了火车票,马不停蹄赶到贵州。
张贵嫦一口河南腔,已经不会说家乡话——32年前,同村的本家大叔的老婆说,要带她去付家寨赶场。14岁的她走了4小时山路,踏上火车,三天三夜之后,来到一望无际的平原。
“你乖乖在这里待着,我下星期再来看你。”但大婶并未兑现诺言,一去不回。
6年后,长大成人的张贵嫦嫁给了养父母家比自己大五六岁的儿子,身份从养女变成了儿媳妇。为了办结婚证上户口,养父母给她用新名字上了户口——娄排风。
娄排风办理了结婚证,相继生下长女、次子,十多年后丈夫去世。
“你妈娄排风不是我们河南人,是从贵州拐卖来给你爸做老婆的。”大娄从小就听说这样的话,但却从不敢问。
村里有很多外省来的媳妇儿,每逢佳节,有人回娘家省亲,也有女方亲属远道而来串门,这个时候,娄排风显得相当落寞。
她不知道自己的家在哪里。
大娄17岁那年,有一次大胆聊起了这个话题:“妈妈,你的老家是哪里人呀?”
“我不知道,我应该是贵州人,我们家住在黑塘合房村四组,周围有很多山,对面有个大山洞,旁边有个寨子叫付家寨,附近有条河叫白河。我爸爸叫张光文,妈妈叫李春梅,一个哥哥两个弟弟……”
大娄和弟弟小娄将一封求助信寄往贵州省黑塘村合房村四组,却石沉大海。他们认识的人当中,没有人知道黑塘乡合房村属于哪个市县区。
2017年春节,小娄无意中看到CCTV-1综合频道播放的《等着我》中有很多寻亲者在屏幕上洒泪,就尝试着给中央电视台打了电话。他得知,微信关注“宝贝回家”公众号,将自己的寻亲信息发送到后台,可以获得帮助。小娄立即行动。
志愿者探访六枝新场
此后几个月内,志愿者“放飞心情”整理寻亲帖,但通过派出所查询不到张贵嫦的户籍信息——32年过去,口音已经完全改变的她只知道家人唤自己“小贵shang”,不识字的她不知这个字应该写作“常”还是“善”,她说自己的本名叫“张贵善”。
贵州群管“念念”建立讨论组,贵州志愿者小鑫特地去请教一位民俗专家,得知六枝有一个地名叫做黑塘,属于新场区,但多年前已经拆乡并村更名为今新场乡高峰村。小鑫拨打118114查询到新场乡政府的值班电话,得知该村有几户人家曾经发生过孩子失踪的事件,难道张贵善是六盘水市六枝特区新场乡高峰村人?
7月11日,小鑫拨通乡政府值班电话,值守办公座机的乡政府工作人员陈奎接了电话:“高峰村? 正好是我包的村,我马上核实。”
在距离乡政府十多公里的高峰村包谷林边,一位张姓老人拦住了陈奎,“你拿根烟给我抽,我就告诉你这村里哪几家娃娃丢了。”
陈奎摸出了早已准备好的贵烟,老人告诉他:“岩头上张长富家妹妹十多岁被人拐走了,你去问问他一准知道。”
陈奎爬到岩头半山腰,消瘦的张长富现年已53岁。他说,21岁那年,他走去水城找活儿干,第二天回家发现妹妹不见了,发动全村人去山上和周围村寨找,得知一同消失的还有家族中一位大婶。几天后大婶回家来了,妹妹却不见踪迹。张长富的父亲正是叫张光文,母亲姓李,两个弟弟中一个已经去世,一个在云南打工多年已在当地定居。
当陈奎将这个喜讯反馈给宝贝回家志愿者小鑫,7月12日,小鑫邀请几名亲戚陪同,亲自驾车赶往高峰村岩头上。站在张长富家门口,小鑫拍下了对面的大山洞。
经两省志愿者深度讨论,判断娄排风就是张长富32年前走失的妹妹,最充分的理由是:张贵善应为张贵嫦,因六枝新场一个显著的口音特征是:“善”和“嫦”的发音是一致的。
8月31日,小娄接到了河南新乡宝贝回家志愿者打来的电话,一家四口连夜动身赶往贵州省六枝特区。志愿者“骆驼”冒着大雨到火车站接到了他们。
见到妹妹,哥哥哭成泪人
见到妹妹(右),哥哥哭成泪人。
9月2日一大早,记者在小鑫的带领下驾车赴都香高速新场收费站,等待“骆驼”驾驶私家车,载着娄排风前来会合。
陈奎也赶到了,一脸的歉意:“昨晚的雨太大,乡里很多条乡村道路发生滑坡,乡政府领导都去救灾疏通去了,不能来陪你们,只把我单独留下来为你们带路。”从213乡道往前开了3公里分路往东拐入4米宽的同村公路入口时,垮塌的山石、泥土和摆在路肩上的警示牌提示:“路基塌方,车辆注意安全。”
9名陪同人与4名寻亲者只好下车步行,踩着泥泞的山路前往高峰村岩头。来到一处废弃的土碉塔前,离家32年的娄排风似乎被唤起了记忆:“我来过这里,这是付家寨和合房村的交界处。”
走到岩洞正对面,娄排风想起来了,家就住在对面的山腰上。大家一路弓行,抓着羊肠小道上的野草爬上土坡,穿过包谷林,踩着松软湿润的泥土往山上艰难行进。娄排风想不起家里的路这样湿滑,小时候她去过最远的地方,就是家后面山顶上的竹林。
十多分钟后,走到山崖里一户石头房,她抬头看说,“这就是我爸爸妈妈的房子,虽然翻修成平房了,但楼梯左边的猪圈我还记得,我在家里就是负责喂猪、做饭和种土豆的,地形都没变。”
一位消瘦的男人怯生生地走到她左边2米远处,远远观望,并不敢走近。张长富说,离家前妹妹脸圆圆的,也是短头发,这么多年了他不敢相信眼前的人真的是妹妹张贵嫦。回到院子里,娄排风走路时一瘸一拐的动作引得寨邻和族人们喜出望外:“长富哥,是她,真是她,她以前右腿受伤,走路的动作30年没变过。”
坐在妹妹跟前,老实木讷的张长富捂着脸哭成了泪人,依然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4位老太太走过来用家乡话问她:“你还认得我吗?”她一眼认出了二婶,其他人都叫不出名字,也几乎听不懂她们说的话。
“哥哥,我现在在河南新乡安了家,过得挺好,儿女都懂事听话,家里种地、收割都用机器,不用人驮,收成也不错。”内向的张贵嫦渐渐向大哥讲述起自己现在的生活,张长富终于擦干眼泪,“过得好就好。”
他的儿女比较关心“人贩子”的下落,老人们也纷纷询问:“那一年是谁把你带出去的?”
“是大婶。”一位老人告诉记者,当年将张贵嫦带出去的“大婶”回家后,乡亲都去她家要人,因为交不出人来压力太大,“大婶”已经服农药自杀身亡多年。
证实了张贵嫦的身份后,4位寻亲者表示,会在贵州老家住上几天,让张贵嫦去小时候常玩的地方看看,会会亲友和儿时的玩伴。
后记
据宝贝回家志愿者“骆驼”介绍,由于志愿者数量太少,还有很多寻亲者的情况都没有人能够参与核实。“宝贝回家”有两条宗旨:一不收寻亲人的钱,二要尊重志愿者的时间,但到目前为止,六盘水市注册的志愿者只有10人。寻亲路任重而道远,每一位志愿者都本着“帮助一个宝贝回家成功认亲,就是帮助一个家庭圆一个梦”,希望有更多的参与者加入,让每年中秋都有更多被拐人破镜重圆。
另据贵州站负责人“念念”介绍,张贵嫦认亲当天,贵州的宝贝回家认亲大会在安顺市举行。16位寻亲宝贝中有6对认亲成功,另有一对高度疑似家庭正在比对、核实相关信息。一旦认亲成功,加上张贵嫦这一例,此次寻亲成功率就提高到47%,超过历届认亲大型公益活动。
(原标题:宝贝妹妹回家,哥哥头发已白)
责任编辑:徐其勇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宝贝,回家,被拐

相关推荐

评论(12)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