巨额资金遭违规占用,*ST华泽多名高管怒怼财报要起诉追偿

澎湃新闻记者 李继远

2017-09-07 20:56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公司停产,资金枯竭,欠薪欠税,资金被关联方违规占用,在成都华泽钴镍材料股份有限公司(*ST华泽,000693.SZ)的2017年半年报中,多名高管自揭家丑,质疑财报的真实性,并要求董事会以诉讼的方式进行追偿。
将*ST华泽折腾到如今这步田地的,不是外人,正是控股股东以及实际控制人王涛、王辉以及王应虎。此前*ST华泽前身成都聚友网络曾经在2004年、2005年、2006年连续三年亏损,遭到暂停上市,在陕西华泽镍钴金属有限公司(下称“陕西华泽”)成功借壳后,*ST华泽才最终在2014年1月10日恢复上市。
不过,兜兜转转近四年的时间,陕西华泽再次将公司推到了濒临退市的危险局面,而混乱的公司治理更是让*ST华泽的后续治理变得棘手。
多名董监高不认可财报真实性
8月30日晚间,*ST华泽披露2017年半年报,数据显示,公司实现营业收入3.48亿元,同比下降69.38%;净利润为亏损7487.55万元,同比下滑40.51%;扣非后的净利润-7662.77万元,同比下滑46.75%。
*ST华泽方面称,业绩下滑的主要原因在于2017年上半年镍行业依然低迷,镍价持续运行在历史底部区域,镍产品销售价格大幅下降,导致产品毛利率降低;公司孙公司平安鑫海的镍铁技改项目目前仍处于试生产阶段,未能给公司贡献更多利润;受关联企业资金占用等因素影响,公司财务成本居高不下。
不过,即便财报已十分难看,但在包括公司副董事长刘腾、独立董事张莹、董事夏清海、监事杨源新和副总经理张文涛五位核心成员看来,这份财报仍然“失真”。
“公司已经停产、现金枯竭、矿权被地方国土部门行政处罚等,公司财产价值明显受到贬损,但相关信息并没有在本报告中完整准确有效体现和反映。”*ST华泽副董事长刘腾在半年报中表示。
“为什么不采取强有力措施回收账款?为什么还要不可理喻地对外预付巨额款项?这些问题每次报告都挂在账上,打算何时解决?造成问题的真实原因是什么?”*ST华泽董事夏清海表示,目前公司生产经营资金奇缺、拖欠员工薪酬高达数百万元、欠税1.07亿元,但应收账款却高达2.36亿元,且85%账龄都在2年以上,预付款项高达8.78亿元。
实际上,多名董监高集体质疑公司财报的真实性,在*ST华泽已经不是第一次,早在公司2016年年报中,上述多名董监高就曾对公司2016年的财报真实性表示不认可。
*ST华泽的2017年度半年报显示,其前十大股东分别为王辉、王涛、北京康博恒智科技有限公司、陕西飞达科技发展有限责任公司、洪秋婷、航天科技财务有限责任公司、成都中益实业投资发展有限公司、孟迪丽和中国农业银行股份有限公司四川省分行。
从个人履历来看,发出异议的董事夏清海、监事杨源新均来自成都聚友网络,张文涛则是公司高管,而刘腾则曾任中国金谷信托有限责任公司投资总监,重庆国际信托有限公司总裁助理。
2017年4月,在对公司2016年财报进行审计时,瑞华会计师事务所就曾对*ST华泽的报告出具了无法表示意见的审计报告。
“陕西星王企业集团有限公司等关联方占用资金,2015年12月31日余额14.97亿元,2016年12月31日余额14.86亿元,我们核实9.79亿元的资金通过银行本票及货币资金方式从陕西华泽流向了关联方。”瑞华会计师事务所的审计报告表示,除了巨额的关联方资金占用外,其实施的函证、访谈程序均未能获得满意的审计证据,涉及资产金额高达13.92亿元,其中包括应收账款2.95亿元、预付账款9.5亿元、负债4.32亿元。
要求司法途径追偿
在9月2日,三名独立董事针对*ST华泽半年报发布的独立意见显示,作为关联方的陕西星王企业集团有限公司(下称“陕西星王”)违规占用公司资金高达17.87亿元。
工商登记资料显示,陕西星王的法人代表为王应虎,股东则只有王应虎、王辉和王涛三人。
“系公司实际控制人所为,公司其他董事、监事、管理层未知情。”在这份独立意见中,*ST华泽三名董事表示,他们曾多次督促公司董事会聘请专业中介机构,对大股东资金占用进行专项审计,但此项工作至今未能开展,他们还要求董事会与管理层尽快考虑通过诉讼追偿的方式,保护中小股东的利益。
除了巨额的资金占用,截至2017年半年报期末,公司尚未履行完毕的担保责任总额为12.39亿元,占公司净资产的159.42%,其中部分担保存在超期未履行完毕情形。而这些违规担保既未履行任何程序,也未进行信息披露。
让公司董监高成员接连质疑并要求通过司法途径进行追责的不是外人,正是公司的控股股东和实际控制人王应虎、王辉、王涛。
据悉,*ST华泽的前身为成都聚友网络,由于在2004年、2005年、2006年连续三年亏损,遭到暂停上市。
此后,陕西华泽镍钴金属有限公司成功借壳,*ST华泽才最终在2014年1月10日恢复上市。彼时,公司实际控制人也由陈健变更为王应虎(王辉、王涛之父)、王辉以及王涛。
彼时,*ST华泽还与王应虎等签订了盈利预测补偿协议,协议约定陕西华泽2013年度实现的合并净利润不低于1.87亿元,2014年度实现的合并净利润不低于2.08亿元,2015年度实现的合并净利润不低于2.22亿元。
而上述三个会计年度,陕西华泽仅实现净利润1.16亿元、2.197亿元和-1.2亿元,完成率分别是62.17%、105.14%和-54.23%,也就是说除了2014年完成外,2013和2015年,陕西华泽均未完成承诺业绩。
按照协议约定,未完成承诺业绩应拿出股份进行补偿,不过,*ST华泽也并未获得任何股份补偿。“因大股东几乎将其持有的上市公司股权全部质押融资等原因,导致盈利预测补偿协议未能有效执行。”在2017年半年报中,*ST华泽表示。而在此之前,王辉、王涛所持股份还曾因多个诉讼遭到法院的冻结。
2015年、2016年*ST华泽分别亏损1.55亿元和4.04亿元,并因此被实施退市风险警示。实际上,就在2017年7月份,证监会已经查明了*ST华泽关联方自2013年至2015年间违规占用上市公司巨额资金、违规担保以及违规信披的问题。
证监会对多名董监高给予了罚款处罚,同时,王涛被采取了终身证券市场禁入措施,王应虎则10年证券市场禁入。虽然王氏家族成员已因此受到处罚,但是*ST华泽的巨额资金黑洞何时能够解决仍然是个未知数。
责任编辑:孙扶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相关推荐

评论(25)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