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着瞧 | 巴黎开放天体公园,“欧洲最后的女巫”开博物馆

Melissa

2017-09-05 20:49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拥有超过一百个“自由海滩”的法国,一向被认为是天体旅行的天堂,然而在作风保守的巴黎,裸体主义者(也称天然主义者)却时常抱怨他们拥有的公共活动空间少之又少——除了第12区Piscine Roger le Gall游泳馆每周三晚间开放的天体专场之外,他们基本上“无处可裸”。据法国裸体主义协会( France Naturism association)称,法国全境约有260万人视天体为日常生活的一部分,而在巴黎一地,少说也有数万名天体崇尚者,如果拿柏林、巴塞罗那之类拥有专门的全裸日光浴场所的城市作为对照的话,这座城市的保守程度确实是出乎意料的。
位于巴黎东郊万森纳森林里的天体公园
不过,让裸体主义者们少许感到安慰的是,就在几天前,巴黎首个天体公园专区在万森纳森林(le Bois de Vincennes)扎根落地了。万森纳森林位于城市东部,有“巴黎之肺”的美誉,公园内部拥有面积达7300平方米的专属场地,可供那些渴望裸露肌肤、释放天性的人们前来郊游、野营、晒日光浴,享受阳光、植被、新鲜空气以及在户外空间集结、社交的乐趣。
天体公园的选址大有讲究。在多位生态学者的建议下,巴黎西郊的布洛涅林苑和东郊的万森纳均被纳为考察对象。两处公园的优势在于面积庞大且靠近湖泊,环境可控,不会对公共秩序构成威胁。不过,考虑到开放天体公园尚属首次,巴黎市政府仍然小心翼翼地推出试行政策在先:限定万森纳森林的天体公园仅于即日起至10月15日期间开放,时间为早上8点至晚上7点半,另外,出于保护访客人身安全及隐私权的考虑,公园还制定了一份市民公约及不良行为处罚条例,同时明令禁止露阴癖、窥淫癖倾向者进入。主管巴黎公园的副市长佩内洛普·曼(Penelope Komites) 此前接受法新社采访时提到,此次尝试或将成为市政府日后进一步以开明思想运营其他公众空间的敲门砖。
肯尼亚推出全球最严苛的“禁塑令”不无原因。
备受国际旅客青睐的游猎目的地肯尼亚,自上周起正式推出了一项号称全世界最严苛的“禁塑令”,法令规定地方政府将有权对在肯尼亚境内生产、销售或使用塑料袋的人士处以最高四年监禁,及3.8万美元(约合人民币25万元)的罚款。这也意味着,从即日起造访肯尼亚的旅客,需要在随身携带物品及境外购物的过程中留点心了,尤其要注意规避由商家或营业场所提供的任何无“免税”字样的平底塑料袋或简易手提塑料袋,更不要贸然携带它们走上街头。
肯尼亚“禁塑令”颁布的主要原因是为了缓解日益恶化的白色污染对生态环境带来的影响,联合国环境规划署曾表示,肯尼亚人每年至少使用1亿个塑料袋,这对当地环境来说是巨大的负担。法令针对的主体是市场、商店二次包装过程中常用到的手提运输用塑料袋,但根据政府提供的补充说明,有几种塑料袋或塑料制品被豁免于法令之外,其中包括工业初级塑料包装袋,垃圾、医疗及危险废弃物回收袋、垃圾桶衬袋、免税店购物袋,也就是说,对于旅行者仍然可以携带一次塑料袋包装的零食、日用品、衣物入境,也不会因此在旅行过程中感受到太多不便。据肯尼亚环境部发言人表示,执法机构目前会首先针对制造商和生产商,暂时不会逮捕任何人。
值得留意的是,肯尼亚是非洲范围内第11个实施“禁塑令”的国家。在此之前,埃及、索马里、埃塞俄比亚、厄立特里亚、乌干达、卢旺达、坦桑尼亚、博茨瓦纳、南非、摩洛哥分别实施了相关法令,其中执行得最彻底的莫过于卢旺达。很多游客会因为这里整齐洁净、规划有序的街道而对其报以好感,但也有不少游客会因为在卢旺达机场入境处被搜身寻找塑胶袋的经历,而对这个非洲最环保的国家产生不同的看法。
安娜·狄博物馆外景及内景
说起“女巫大审判”,很多人的第一反应可能是阿瑟·米勒的《萨勒姆的女巫》,或者是基于同名剧作改编的电影。在马萨诸塞州的萨勒姆,就有一间以1692年著名的女巫审判案为主题的博物馆,它也是这个别名“女巫镇”的小镇最受旅游者欢迎的景点。不久前在瑞士山城格拉鲁斯揭幕的安娜·戈狄博物馆(Anna Goeldi Museum),似有效仿前者的意图,只不过它的主题更显厚重,也更具戏剧色彩——以“欧洲最后的女巫” 安娜·戈狄其人其事为切入点,这间博物馆将会带领访客重历启蒙运动时期的黑暗、残酷、非理性瞬间,并对欧洲长达三百年的“猎巫史”做一次断层扫描式的探访。
不同于萨勒姆女巫博物馆里的群像式展示,安娜·戈狄博物馆中的“女巫”只有安娜·戈狄一人,可也正是因为如此,它更能让人燃起兴趣去发现、去解读一系列禁锢在“女巫”身份下的底层女性所面对的各种复杂难解的命运拷问。
安娜·戈狄在1782 年被格拉鲁斯地方法庭被判有罪,之后立即在广场上被斩首。在此之前,她曾连续在当地的几个仕绅、贵族家庭里担任女佣,并曾跟不止一任雇主通奸,诞下了至少两名非婚生子。根据一些文献所称,她是一个漂亮的女人,但在当年的《苏黎世日报》中作为社会新闻主角出场的她,外表不算出众:“安娜·戈狄,来自苏黎世附近乡村,年纪40岁。丰腴而壮硕的体格,红光满面、黑色头发与棕眼,眼睛附近带着灰色,而且眼神相当不健康。相较于其他红光满面的人,她的表情也略嫌忧郁。穿着颜色鲜艳的上衣、蓝色但破旧的鞋子……”
安娜·戈狄被判“女巫罪”的起因,是在她的雇主家中出现了小孩口吐银针的诡异事件,安娜·戈狄作为孩子的奶妈成为主要嫌疑人,被人认为是可以在食物中藏下银针报复主人。根据后人考察所得的结果,尤其是根据新闻记者、律师瓦尔特·豪瑟(Walter Hauser)所写的安娜·戈狄人物传记“Der Justizmord an Anna Goldi”,其人罪名成立的主要原因在于银针事件发生后,安娜·戈狄曾以通奸为由要挟雇主不要辞退自己,而她的雇主、时任格拉鲁斯议员及市长顾问的约翰·雅各布布·楚迪,为确保仕途不受丑闻影响(在当时的环境下,即便通奸罪嫌疑人获得无罪判决,也无法继续担任公职),不惜动用在司法界的各种关系,给安娜·戈狄安置了一个最大的罪名,另外把自己的小舅子、与安娜·戈狄“交情深厚”的史坦·穆勒拖下水,让后者在狱中受尽折磨而死。
瓦尔特·豪瑟所写的人物传记在2007年由苏黎世Limmat出版社出版,是当年瑞士最畅销的非虚构作品之一,而在次年,作家更帮助安娜·戈狄成功翻案,让瑞士领风气之先成为首个向因女巫罪名迫害致死的女性公开道歉的国家。
博物馆坐落于格拉鲁斯镇的汉吉特姆大厦(Hanggiturm Town),常规展览主题除了安娜·戈狄其人其事之外,兼及欧洲大陆的猎巫史、宗教及司法迫害、行刑方式、民俗及地方断代史研究。博物馆固定于每年四月至十月观光季的下午,面向公众开放。作为博物馆顾问之一,瓦尔特·豪瑟在开幕现场的采访中透露:格拉鲁斯的旅游者中有很大一部分是冲着安娜的名字来的,因为她的故事里充满了戏剧冲突:权力、阴谋、爱情、死亡……
位于根特老城区中心的1898 The Post
对于众多古迹酒店迷而言,本月最振奋人心的消息莫过于可以去比利时文化名城根特的中央邮局睡上一觉了。这座建于1898年的新哥特风格建筑,出自比利时建筑名师路易·克洛克(Louis Cloquet)之手,在1913年成为根特世博会主场馆,之后则作为社区中心运营多年,直至在2001年关闭。
眼下,重新开放的中央邮局以“1898 The Post”之名,摇身变为一家令人难以置信的旅馆。旅馆内部总计拥有38间古色古香、装配有昂贵古董家具的客房,基于不同房型和房间规格,它们又被设计者划分成几个系列,分别名为“邮票”、“信封”、“明信片”、“信笺”、“邮车”,每一间都如一间独立的小型邮政博物馆展厅一样精彩。此外,酒店内部及外部拥有相当多值得玩味的建筑细节,包括一百座嵌入墙体内部的石造巴洛克雕像,一个无比宽敞、视野可容纳老城区全景的大屋顶,以及为数众多的塔楼和钟楼。
1898 The Post的餐室以及通往钟楼的楼梯

更多前沿旅行内容和互动,请关注本栏目微信公众号Travelplus_China,或者搜索“私家地理”。
责任编辑:高翰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博物馆 天体公园 古迹酒店

相关推荐

评论(0)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