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湖大学捐赠人王东辉:希望它能在中国未来四大发明占一两席

澎湃新闻 综合报道

2017-09-05 17:45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9月2日,首届19名浙江西湖高等研究院——复旦大学“跨学科联合培养攻读博士学位研究生”项目录取学生正式入学。西湖高研院在位于浙江省杭州市云栖小镇的园区内举行了简约隆重的开学典礼。
西湖高研院院长施一公、复旦大学副校长金力、教师代表浙江西湖高等研究院实验室负责人(PI)贾洁敏、学生代表2017级博士研究生史浩骏、捐赠人代表北京荣之联科技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王东辉分别发言。
“西湖高等研究院是我国走向教育强国的一次勇敢尝试,因此她注定会成为我国教育历史中的一个里程碑。”金力说。
“你若愿踩,我柔弱的肩膀愿意坚强。”贾洁敏对入学新生动情地表示。
“对于我个人而言,破解肿瘤奥秘,挽救更多生命是我的学术梦想。”史浩骏说。
“作为捐赠人,我提一个小小的愿望,希望我们西湖大学能够在中国将来的四大发明里面占领一两席,能够有真正的科研发明。”王东辉说。
澎湃新闻经浙江西湖高等研究院授权,转载金力、贾洁敏、史浩骏、王东辉的发言全文。
复旦大学副校长金力。  本文图均为 浙江西湖高等研究院 图
复旦大学副校长金力
各位同学,大家上午好!
首先我代表复旦大学和复旦大学研究生院对各位同学成为西湖高等研究院的第一批学生表示祝贺和欢迎。
在这个人生的转折点,相信在座的都曾经思考过这样一个问题,我是谁?我来干什么?这也是小区保安经常问到的问题(笑)。我经常听到的答案是“我来学习,我来深造,我来做科研。”我的标准答案是什么呢?是我来西湖高等研究院是要立志成为一个杰出的科学家。相信施一公院长会赞同我的看法。
同学们都有一定的科研经历,科研表面上看无非就是做实验和写文章。如果人生仅仅是做实验和写文章的话,那会是多么的无聊和无趣。那么如何成为一个杰出的科学家呢?首先你必须能够提出好的科学假设,其次你必须能够完成对假设的检验。
如何培养提出科学假设的人呢?很简单,多学、多看、多想。多学能够让你了解更多已有的知识,多看能够让你理解不同的领域,多想让你不断的提出各种假设,让你具备更强的辨识能力和洞察能力。我自己做研究生的时候,有一个小本子,上面记满了各种各样的奇思妙想,对各种现象的假设。尽管其中绝大部分都是错的,但是我比很多人了解什么是错的,这样你会离正确的答案更近。
但是假设仅仅是假设,不可检验的假设没有现实价值。只有经过检验的假设才能成为科学的发现,因此如何让一个假设成为一个可检验的假设,是杰出的科学家和平庸的科学家的一个区别。
我所熟悉的施一公教授等都是杰出的科学家,因为他们能够通过高超的研究设计去完成对假设的检验,希望各位同学今天能够记住这个词“可检验的假设”,而你一生要做的就是让假设可检验。
同学们,你们真的很幸运,西湖高等研究院和她的创始者为你们创造了能够成为科学家的环境,同时你们也是复旦大学的学生,希望你们也能够充分利用复旦大学的机会。西湖高等研究院是我国走向教育强国的一次勇敢尝试,因此她注定会成为我国教育历史中的一个里程碑。
让我们一起努力,让这朵奇葩绚烂绽放,而你们的成功是这所学校成功的最好体现。
谢谢大家!
浙江西湖高等研究院PI贾洁敏。
浙江西湖高等研究院实验室负责人(PI)贾洁敏:
各位老师同学,大家好!
我非常荣幸可以作为导师代表在今天如此重要的时刻发言,站在这么绚烂的舞台怎么能不衷心感谢CCTV。(笑)
看到你们一张张鲜活的笑脸让我想起15年前的刚踏入中科院的自己。今天我特别有分享自己读博生涯的冲动,但我们科研工作者讲究是一个独立思考精神,所以还请同学们拿来主义,吸取自己有用的东西。
做科研不仅是打造你的思考力,更重要的是打造你的心力。比如说一位拳击手在上台之前,要练好挨打的本事。我们要练的是接受实验失败的这个挨打本事,这是基本功。成熟的拳击手被打败之后,他不是马上起来的,要等到裁判数到第七秒。而你失败了必须立即起来,你挺过去了,就是浴火的凤凰;你趴下了,就是烧熟的烤鸭。
记得我博二的时候,被打趴下了,就去夜以继日玩了一款游戏叫“轩辕剑”,这是我目前生命中玩过的第一款也是唯一一款打攻关的游戏。我打了三天三夜,3天后打通了,打通的瞬间,征服的快感和强烈的空虚感同时袭来。我就思考,为什么我在打游戏的时候会有这样强烈的激情,能坚持三天三夜。因为每打下一关,就会有让你窒息的美景呈现在你面前。但和游戏不同,科研有无数关,在你的生命周期内,还有不会彻底打通的可能。
有了挨打的基本功,在科研的道路上你可能可以跑1000米;对科研有激情,你可能可以跑10000米的马拉松。当年我还是学生的时候,鲁白老师一上台就跟我们说,“别看你们现在有四百多个学生,坚持到最后的不到10%。”其他90%的人未必不聪明,为什么他们偏离了?这里使命感特别的重要。
同学们,你们有没有想过为什么要来读博,为什么要选择西湖大学这么高大上的地方来学习。我成长在一个小企业的家庭里面,我从小帮助爸妈卖各种各样的东西,我知道把产品推销出去是很困难的。马云说,让天下没有难做的生意。他尝试解决的社会问题是怎么让小企业,小作坊把自己的产品卖到全世界。只要你也认准自己的目标,旁边的任何人对你不会有任何的阻碍。
我讲两个故事,一个是当年培根老师组织的邀请四五个诺贝尔奖的获得者来上海做讲课,我把我所有的问题都倒给了其中的一位诺贝尔奖的获得者,他说你的问题也是我正在想的。我当时就觉得自己很了不起,因为我现在想的问题,诺贝尔的获得者他也在想。
还有一次,我跟一个诺贝尔奖获得者吃午饭的时候,我问他你什么时候不做实验的,他说45岁,我说为什么?他说眼睛看不见了。当时我就知道我的优势是很年轻。
刚刚讲了三点,基本功,激情和使命感。现在我想对小女生们说一句,到了博士后的阶段,由于结婚生子,家庭分工的演化,女生的脚步会慢下来,慢下来没有关系,但不要停下来,坚持,并且勇敢一点就好。
最后,我真心感谢施一公院长和各位在座前辈们,搭建这么好的平台,让我们年轻的导师施展拳脚,我们是站在他们的肩膀上工作。我想对同学们说,你若愿踩,我柔弱的肩膀愿意坚强。谢谢大家的聆听!
生物学研究所博士研究生史浩骏。
2017级博士研究生史浩骏:
尊敬的各位领导,各位来宾,各位老师:
大家好!我是来自基础医学专业的博士新生史浩骏,很高兴能够代表全体研究生在这里发言。
从今天起,我们19位分别来自不同专业的学生正式成为西湖高等研究院的一员,共同站在了学术生涯的新起点。我们感到很荣幸,能够凭借自己的努力从激烈的竞争中脱颖而出;我们也很骄傲,能够在西湖高等研究院这样一片充满学术活力与激情的土地上开启博士阶段的新境界。与此同时,我们更感受到责任重大、使命光荣,因为作为第一届研究生,既要成为今后师弟师妹们的榜样,又要成为西湖高等研究院未来发展中的一支骨干力量。
九月,是一个盛载收获与充满希望的季节,而西湖高等研究院,对我们每个人来说,是梦想开始的地方。在科学的领域里,做出盲人摸象的成绩容易,达到一叶知秋的高度却极其难。在这条充满未知的道路上,能让我们乐在其中、坚不可摧、终有所成的只有我们心中的那份梦想。对于我个人而言,破解肿瘤奥秘,挽救更多生命是我的学术梦想。而当我们这些来自不同学科背景的学生和在座的各位青年导师携手投入西湖高等研究院的怀抱之时,众人的“小”梦想便凝聚升华为一个“大”的梦想——建立起一所以基础性、前沿性研究为目标,以培养创新人才为宗旨的高等学府。
“雄关漫道真如铁,而今迈步从头越”,在这一刻,梦想光靠拥有还不够。在长路漫漫的科研道路上,还必须坚守梦想、传承梦想,这就需要我们始终心怀敬畏、志存高远、砥砺奋进。
“君子之心,常怀敬畏”,其实就是对待事物一种态度。我们这批博士新生刚刚才迈出了科学研究的步伐。只有敬畏科学,认识了未知领域的无穷无尽,我们才会领悟付出大量时间和心血是科研的必要条件。只有敬畏科学,学会了去伪存真、去芜取菁,我们才能革故鼎新,创造影响世界、造福人类的科学技术。此外,我想,我们基础医学专业的学生还必须怀揣敬畏生命之心。虽然基础医学的直接研究对象不是患者,但是作为曾经参加过临床第一线工作的我想说,只有始终敬畏生命,才能理解自己的研究工作对于人在生死之间有多么重要,进而激发攻克医学难题的原动力,实现推动学科发展的梦想。
诸葛孔明曰:“夫志当存高远,慕先贤,绝情欲,弃疑滞”。西湖高等研究院在创办之初就提出,立足于高起点、高定位,剑指世界一流的高等学府,我们四个研究所的各位青年导师展现出雄心勃勃,致力于在前沿基础科学中取得顶尖的研究成果。而当我和身边来自不同专业的同学交流时,我也能深刻感受到众人心中远大的学术志向,决心在这一片土地上迎接挑战、无悔青春。做好科学研究是人生道路上的长期追求。在广阔的学术天地间,有了不断延伸的方向,我们才知道今后的路往哪里走。在陡峭的学术巅峰上,有了不断拔高的目标,我们才能实现一览众山小的梦想。
自古有“木受绳则直,金就砺则利”的说法。搞学术,做科研,总有一个从困惑、迷茫、煎熬到最终顿悟的成长过程,这个过程可能更多地伴随着孤独和寂寞,不幸的是如今又是一个容易让人浮躁的时代。然而,只有锲而不舍,脚踏实地的人才能登上学术殿堂最高处。在这里的我们是幸运的,因为有西湖高等研究院的鼎力支持,有实验室团队的同舟共济,还有同学间的守望相助。因此,纵使前途困顿难行,我们亦当砥砺奋进,享受追逐梦想过程中的煎熬,更享受成功后的骄傲。
今天,我们相聚在西湖高等研究院,她是实现个人梦、西湖梦与中国梦的起点。我坚信,只要在心灵的最深处为梦想保留一个宁静的角落,永怀梦想、全力以赴,就能创造奇迹,绽放人生最璀璨的光芒。
谢谢大家。
捐赠人王东辉董事长。
北京荣之联科技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王东辉:
各位领导,各位老师,各位同学,大家好!
今天非常荣幸代表捐赠人在这里做一个简短的发言,我发现我有很多清华EMBA的同学加入到这个捐赠的行列里面,大家对西湖大学的理解和支持越来越多。
我当年完全是受施老师的理念、情怀所感染,很短的时间内就决定捐赠西湖大学。非常感谢施一公教授、饶毅教授等创始人。我觉得在你们的努力之下,整个西湖大学的进展超出了我们的想象,非常感谢你们。
今天是开学仪式,我恭喜19位博士生很荣幸的成为了西湖大学的大师兄、大师姐,若真像黄埔一期一样,历史上会记住大家的。黄埔一期的同学把我们中国搅得天翻地覆,我也希望大家也叱咤风云,影响中国的发展。
当时我来参加揭牌仪式,印象最深的是施教授提到的“所谓大学者,非谓有大楼之谓也,有大师之谓也”。我今天改编一段,“大学之大不在于有大楼,而在于有大师,更在于有大师兄和大师姐。”我们以前都知道,上学给孩子找好的学校、好的高中,到后来我才知道,有好的学生才能成为好的学校。
在捐赠西湖大学后,我努力的想让这件事保持低调。我们原本有一个科学家的梦想,但是没有实现。以前为了生计所迫,在二三十年前下海了。但是很有意思的是,过去一年多,当周围的朋友、同学知道了这件事后,一多半人问我,你捐赠了湖畔大学?我说不是湖畔大学,是西湖大学。
但是大家知道我们的新校园和湖畔大学离得不远。历史上很有名的现象又出现了,像在北京有清华就有北大;上海的就是复旦和交大;波士顿就是MIT和哈佛。在我们西湖大学这边,大概湖畔大学是大家想甩也甩不开的一个对手,所以我觉得大家要重视这个问题。
过去三十年,中国的经济发展得非常快,大家基本上都以一个非常实用的角度来看待这些技术。三十年后的我们经济已经得到了非常好的发展,我们也已经成为全世界GDP第二的国家,我们的经济实力也越来越强大。我90年代去美国的时候,北京好像什么都没有一样;现在去了美国,什么都没有北京好。经过三十年的奋斗,这是我们实用主义者的伟大胜利。
今天回到西湖大学,我希望新的博士生不要急功近利,所谓不忘初心方得始终。做学问除了有用的学问,无用之用方为大用,还要营造做研究,做学术的过程。虽然我们没有做到,但是我希望大家能够很好的享受做学术,做研究的乐趣。
我们中国有新的四大发明:支付宝、共享单车、微信、高铁。作为捐赠人,我提一个小小的愿望,希望我们西湖大学能够在中国将来的四大发明里面占领一两席,能够有真正的科研发明,而不仅仅是旁边的湖畔大学商业模式发明创造出来的好东西,这还是要有所区别的。
大家知道我是做IT的,过去这几年,人工智能发展非常快,也是一个非常大的热门。大家知道蒸汽机的发明,把我们人类从体力劳动解放出来了,所以就形成了社会上每天有无所事事胖胖乎乎的人。但是人工智能的发现,先是把70%不需要智力的工作替代了。
我之前问过一个问题,将来的社会是怎么样的?有人给出一个答案,将来10%的人每天努力的工作,剩下90%的人每天打VR游戏。我想在座的人就是将来10%努力工作的人。但是这个社会也很可怕,如果体力被解放了,智力也不需要了,那么对科学家而言,一个非常重要的使命,就是要善待大众,回馈社会。这个可能在未来的十年、二十年里面是一个非常重要的话题。我觉得随着科学的发展,在大家功成名就,荣光无限的时候,我们要善待大众,回馈社会。
最后,祝愿注定与众不同的大师兄、大师姐,能够在不断挑战自我,成就梦想的同时,让幸运和健康伴随大家一生。
谢谢大家!
责任编辑:王盈颖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相关推荐

评论(12)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