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名河北男子的传销梦魇:找工作被骗,被殴打逼吃塑料袋

湖北省公安厅官方微信

2017-09-05 20:46

字号
传销之恶,也许只有经历过,才能看清它狰狞的真面目。8月29日晚,河北男子小张被荆门市掇刀公安分局白庙派出所民警从掇刀洪源市场附近的一个传销窝点解救出来时,他的左眼红肿,眼球几乎脱落。他向警方讲述了自己落入传销窝点后噩梦般的经历。
警方将抓获的7名传销人员送进看守所。本文图片均为湖北省公安厅官方微信 图
以找工作为由骗入传销窝点
小张,河北邯郸人,26岁。今年8月上旬,他通过手机微信“摇一摇”认识了女网友刘某。聊天中,刘某称她是荆门一家工厂的人事部主任,正想找事做的小张十分高兴,便表现出求职的意向。刘某爽快地签应了,让他来荆门找她,还说会到火车站迎接。见刘某这么热情和爽快,小张于8月18日从河北邯郸市乘坐火车,于第二天中午到达荆门火车站。下了火车,小张找了一圈,也没看到女网友刘某,于是与她联系。刘某说,她在荆门万达广场玩,让他过去找她。乘坐的士,小张到万达广场跟刘某终于见了面,之后,他们到一家餐馆吃了两碗面。饭后,刘某带着小张在万达广场转悠了2个多小时。快到下午上班时间,小张请刘某带他到工厂办入职手续,刘某说要到她住的地方拿点资料再去。于是,他们就一起去刘某所说的出租屋(即位于掇刀洪源市场附近的一个传销窝点)。在路上和出租屋楼下,小张就通过微信先后给他的小姨发了两个定位,让她知道自己在荆门的什么位置。
传销窝点 
跟刘某进了位于8楼的一个出租屋,小张发现,房屋是两室一厅的格局,进门右边是厨房和卫生间,对面是客厅,左边是两个卧室。刘某让他去左边的第二间卧室,小张把行李放到客厅,就推开第二间卧室的门进去了。一进门,只见屋内有些黑,窗帘关着,也没有开灯,只有一张桌子和一个衣柜。桌子放在靠窗的位置,桌子后面坐着一个戴着眼镜,身材偏瘦的年轻男子(后来得知,他就是这个传销窝点的负责人李主任)。左右墙两边,还有7个年轻男子分别靠着墙坐着。小张一看这种情况,马上知道自己被骗到传销窝点了,只好进去跟着坐下。接着,上来几名男子搜他的身,把他身上的零钱、手机、银行卡、身份证等全部放到李主任的桌上。李主任拿出纸和笔,将他的东西一一登记,登记结束后,把银行卡和身份证还给了他。其他的东西,被人用塑料袋装好后拿走了。
之后,小张再也没有见到过将他骗入传销窝点的女网友刘某了。
传递求救信息第一次被打
晚上,地板当床打地铺,小张和9名男子同睡在一个屋内。为防有人逃跑,外边客厅内有人值班,卧室门口也有人顶着门睡觉。要想上厕所,也会有两个人跟着。
20日早上9点钟,传销团伙内“老板”级别的肖某开始给他们上课,进行“洗脑”,讲组织内的结构、经商的方式、经营的模式,以及一些经商的小故事。下午,小张要给他小姨打电话,肖老板就拿出小张的手机,说打电话可以,但由他拿着,开免提,让大家都可以听见。电话接通后,小张在通话过程中隐晦的向他的小姨传递了求救信息。这被“老板”级别的范某、肖某等听出来了,范老板等小张挂了电话,便上前一步,掐住小张的脖子,恶狠狠地质问他是不是传递了求救信息。小张初生牛犊不怕虎,也予以反击,用手也反掐范老板的脖子,并大声呼救。几位传销人员见状就把他放倒在地,小张的眼镜掉到了地上,有人还朝他的头部踢了一脚。见人多势众,小张只好求饶:“不敢了,不敢了!”这时他们才停手。
21日上午,肖老板、赵老板、于老板等传销人员继续上课“洗脑”。下午休息,可以聊天、打牌、下棋等。
22日早上吃完早饭,李主任就问他被打的事,并劝小张乖乖听话。小张是被骗来的,哪肯就范,就反驳了李主任了话。李主任很不高兴,就罚他做俯卧撑、深蹲之类的运动进行体罚。小张怕再挨打,只好照他的话做。
逼吃塑料袋和“面壁思过”
小张在做深蹲时,李主任看到他口袋里有东西,就问他是什么东西。小张说是银行卡和身份证,并掏出来放到桌子上。李主任问他银行卡的密码,小张说,卡里只有1000多块钱,但是密码不会告诉你。李主任坚持要银行卡密码,小张后来想了想,卡里也没有多少钱,就把密码告诉了他。李主任通过支付宝查了小张的银行卡余额,跟小张所说的吻合,于是跟小张说,他们不是要图他的钱,但小张表现的就是认为他们要图他的钱。李主任很不满,就让他把装有80多块钱零钱的一个塑料袋吃下去。小张不肯吃,坚持了一会,李主任只好作罢,但把他的银行卡和身份证都拿走了。
李主任走之前,让小张蹲在墙角“面壁思过”,反思自己的问题。别人在上课,或者打牌、聊天,小张就蹲在墙角“面壁思过”两天。
冒险传递求救信息再次被打
24日,一切按步就班,上午接受“洗脑”,下午休息娱乐。晚上9点多钟,小张的小姨打来电话,肖老板拿着手机开着免提,怕小张抢手机,就让小张蹲在地上听。小张一听见小姨说话了,就用家乡话大声呼救:“救我,月亮湖,报警!”肖老板一听,马上挂掉电话。旁边的赵老板蹲下来,一把掐住小张的脖子,程老板飞起一脚踢中小张的头,于老板上来就是几巴掌。这时,范老板来了,他们就散开了。范老板上来也掐住小张的脖子,还打了几耳光。
范老板问小张,还喊不喊了。小张说不喊了,他才罢手。范老板叫人打了一盆水,让小张洗了脸,他还不解气,又把他喊进第一间卧室,继续进行威胁,并把垃圾篓丢到他身上,还把剩饭泼向小张。
小张第二次被打后,眼睛红肿,几位老板商量后让他停课几天,等他的眼睛恢复。
被民警解救送锦旗致谢
小张第一次隐晦地传递求救信息时,他的小姨没太听清。当她第二次明确收到小张的求救信息后,立即与小张的父亲联系。28日,小张的父亲带着两个侄儿坐火车,于29日下午到达荆门。随后,他们来到掇刀公安分局白庙派出所报警。根据他们提供的信息,民警推断,小张很可能落入了传销组织。
小张送锦旗感谢警方。
当晚,白庙派出所立即部署,社区民警会同辖区网格员连夜开展入户摸排、调查走访等基础工作。在市公安局相关部门大力支持下,将传销窝点大致范围锁定在掇刀洪源市场附近一开放式小区居民点。随后,掇刀综治办、公安、工商、居委会等部门联合行动,围绕这一居民点开展全方位排查,最终结合周边群众反映,确定了传销窝点具体位置。近20名警察果断出击,听到敲门声,小张抢先一步将门打开。在传销窝点,肖某、程某、赵某、刘某等11名涉案嫌疑人被抓获,小张被顺利解救。
“准军事化”管理的传销组织
经查,该传销组织实行的是“准军事化”管理。平时,牙膏、牙刷等生活用品摆放得整整齐齐。 上午上课,下午休息。
传销组织人员实行“准军事化”管理。
传销组织有五个级别,从低到高分别是:业务员、代表、主任、经理、高级经理。业务员和代表统称为“老板”,刚进传销组织的人都称为业务员。组织内要想升级,就骗人进来购买公司的产品(每套产品的价格是2800元,据称只有经理级别的人才能看到),拉10个人进来可以升为主任,拉到65—392人就可以升为经理,拉393人以上可以升为高级经理。自己出钱买产品也能升级,跟拉人一样。传销组织内,级别越高享受的权利就越多,“老板”或“业务员”在得到信任的情况下可以使用手机。
在上课“洗脑”时,讲课的人说,主任级别的工资是“千元打底”(1000元—9999元),经理是“万元打底”(10000元—99999元)。升级成为经理后,每月可以拿到11.9万元。如果你发展了30个“家族成员”,一个月就可以拿到300万元。
落入传销窝点的人,来自全国不同的地方,都是被别人以“找工作”“谈朋友”等骗来的,刚来时,都会被控制住,限制人身自由。身上物品会被收走,吃饭、睡觉等都有人跟着。若想求救或逃跑,发现后就会像小张一样遭到威胁和殴打。有的人被“洗脑”后,梦想一夜暴富,成为百万富翁,就加入传销组织,借钱或花钱买产品升级成“老板”,或拉人进来升级。
(原标题为《一名河北男子的传销梦魇》)
目击
我曾两次被骗入传销组织,关于传销组织的内部真相,问我吧!
小朱 2017-08-07 229 进行中...
责任编辑:宋蒋萱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河北 传销组织

相关推荐

评论(43)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