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GAI:输赢已经没有意义了

澎湃新闻记者 杨茜 特约作者 李思园

2017-09-07 18:21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在《中国有嘻哈》人气超高选手PG ONE的歌词中,GAI是那个“表里不一社会GAI”。
“六进四”比赛中,PG ONE的《H.M.E》diss了好几个选手。据说GAI在看了彩排后扬言要动手打PG ONE,后来在工作人员和其他选手的劝说下,这些愤怒最终化成正赛中“这孩子有点狂妄了”以及“把你们都干掉”。
接着在自己和TT的表演后,GAI连说了两次,“我们是有爱的”。
节目里的“爱与和平”没能带到节目外,GAI和PG ONE所在音乐厂牌红花会的恩怨再次被摆到台面上。
这大约是GAI前29年人生中阵势最大的一次干架,他和红花会的歌手们在朋友圈几乎指名道姓地互骂,并让全国几百万的网友全程或观看或参与了这场嘻哈圈的骂战。
选秀的结果永远是造星,如果说相比十几年前的“超女”,《中国有嘻哈》有什么不同,那可能就是超女们一夜走红后的故事让人们津津乐道,而嘻哈新星们一夜走红之前的故事更让人好奇。
比如,个子不高,颜值一般,似乎总在歪嘴放狠话,歌词里充满三侠五义的,GAI。
GAI海选演唱《火锅底料》
总决赛在即,GAI和PG ONE是争冠热门。但在这个节目海选时,GAI并没有显得有多么突出,他在热狗和张震岳面前用西南方言唱了一段后来传唱度极高的《火锅底料》,立刻就获得热狗赏识拿到金链子。
海选里表现和个性都突出的嘻哈歌手太多了,编导和观众都没有太注意这一段几十秒的方言说唱。
到了第二场,每人有60秒单独演唱时间,GAI很机智地拿出了《天干物燥》,成功拿了三个pass。
GAI唱《天干物燥》
真正让GAI和其他选手的人气拉开质的区别,能够与PG ONE一较高下的,是和制作人一起唱的《凡人歌》。在此之前,GAI只是有天赋的方言说唱歌手,而在《凡人歌》里,他突然展示了歌喉。
“一往无前虎山行,拨开云雾见光明。梦里花开牡丹亭,幻象成真歌舞升平”四句话一出,后台的吴亦凡猛然瞪大了眼睛,才发现张震岳热狗战队里藏了一枚意想不到的炸弹。
《凡人歌》征服了许多人。
直至PG ONE开口diss了大部分竞争对手的那一场,GAI穿了印着仙鹤的套衫,以一首改编《苦行僧》征服现场另请来的7位音乐制作人,伴随着往昔地下岁月的种种八卦,GAI在网上引发的讨论,彻底爆炸。
从人品到歌词,从地下到地上,从夜店歌手到中国风,GAI被扒了个底朝天。
以上,是作为《中国有嘻哈》的选手GAI,被观众和制作人发现,并逐渐对他另眼相看,到全网讨论的过程。
但GAI当然不是嘻哈选手这个身份就能概括的。用四川话讲,29岁前的GAI几乎就是“瓜娃子”的代言人。
复活赛录制那天,GAI在化妆间里接受了采访,他跟记者说,觉得之前对父母有歉疚,“从来没让他们放心过”,而父母在外人面前也不爱提到这个儿子,提到了就是无奈的口气“只要活着就好”。
还好,虽然没什么文化,但有副好嗓子,GAI在重庆的夜店里唱些柔情的流行歌为生,能养活自己,逐渐交了几个玩hiphop的兄弟。
在Vice今年春季放出的纪录片《川渝陷阱》(下)中,GAI在重庆江边讲了自己写《超社会》这首歌的过程。
彼时他并不知道trap是什么意思,把他对牛x男人的最高理解“老子社会上的”讲出来时,正在厕所里上大号的兄弟Tory惊到了,迅速怂恿他以这句话为中心写出一首歌。
在此之后,GAI放弃了从美国流行过来,洋气的那些唱法和歌词,专心于用重庆话,在歌词里讲三侠五义的精神,“勒天地山水,真心都日月可鉴,用槟榔配烟,所以法力无边”,原本酷炫炸的嘻哈精神化作了江湖气的仗剑天涯。
但成名并正式进入国内嘻哈圈这件事对GAI来讲,之后事态的发展,也许并不那么愉快。
如果说最了解你的人是你的敌人,那在红花会的口水中,GAI是个两面派,赖账,黑点洗不清;但也是在红花会的口水中,GAI在拜码头时喝酒喝挂往头上倒雪碧的这一幕,令路人都感到几分心酸。
GAI在采访中已经不愿意跟记者谈彻底成为过去式的《超社会》,他讲自己很有责任感,想要传承传统文化。
但在微博上,他依然会用脏话怼网友,甚至问候别人全家,毫不在意自己的微博粉丝已经涨到几百万了。
GAI说他知道这样有损自己的公众形象,可是who care那些素昧平生的网友,他转过头快速地说不在乎,他只为爱他的人负责。
GAI曾在纪录片里承认自己是穷人家的孩子,所以对钱有极度的渴望。他的微博名也起得露骨,就叫“GAI爷只认钱”。
在重庆夜店里唱歌养活自己的时候,GAI的演出费只有两百块,那时他已经有几首代表作了,但又怎样,他也知道这些夜店都low爆了,可是没有他在DJ旁大喊着“宝贝儿们,燥起来”,就不可能尽情在livehouse里唱喜欢的嘻哈。
有意思的是,相比几个富二代出身的嘻哈选手,GAI的歌里反倒不怎么提到钱的事。
GAI对记者说,“我才不在乎有多少钱,我要是自己一个人,每天喝完粥,在山上待着,有wifi就行了。”
看上去他所谓对钱的在意,更像是他对尊重的在意,或者说不想被看不起。
GAI说自己来参加《中国有嘻哈》前犹豫过,想过主流节目是不是有黑幕,是自己这等江湖人没法操控的世界,但最终他还是来了。
实际上他的乐坛征程从这里也才算开始,以前和嘻哈大半个圈子闹过再大不快,当时的微博留言数也只有几十,现在关于他人品怎样的问题都有几百个回答了。
不管以前如何如何,GAI的生活已经彻底改变,身后跟着经纪公司配备的一群工作人员,父母提起他也已经成为“一生最大的骄傲”。
至于能不能夺冠,GAI说输赢已经没有意义了,“谁想拿谁拿去”。

【对话】
要做的不只是说唱,是GAI的音乐
澎湃新闻
:你想拿到这个冠军吗?
GAI:实话实说,对我来说,输赢已经没有意义了,无所谓了,不是我想找的那种感觉了,拿不拿无所谓,谁想拿谁拿去。我觉得要立在别人心中,名次不代表什么。
澎湃新闻:找你来的时候犹豫了吗?
GAI:犹豫了,怎么不犹豫了。我们这地下来的不大相信选秀的节目,以前老觉得有黑幕。
澎湃新闻:留到现在,对这个节目跟当时的设想有改变吗?
GAI:我既然决定来了,我肯定觉得能走到最后,实话。改变,就是没想到能获得除音乐之外的其他东西。
澎湃新闻:名气对你的生活改变是什么?
GAI:还好,我现在还是可以正常上街的。可能有人会认出我,但我还是以平常心对待这个事。我觉得心不变,这个事就不会变,不是说环境能带来多大影响,当然能影响,要看你自己怎么做而已。
澎湃新闻:会不会以后随着生活改变,就不那么接地气了?比如会有些广告歌。
GAI:不会,得把穷的日子记住。但我得挣钱啊,让自己身边的人过得好,让爸妈过得好,没什么不好处理的。现在不止我一个人在靠我吃饭,有一大帮子人在靠这个吃饭,所以我觉得,是责任感吧。
澎湃新闻:你以前也会在网上唱一些流行歌,以后还会唱吗?
GAI:会啊,那是我的爱啊。音乐永远都是伴随我人生的爱好,只是当它变成你的工作,你会一段时间专注一种,比如现在我专业于说唱,但这不代表我以后不会再唱(流行歌)。不同音乐会有不同的感触。
澎湃新闻:所以对你来说,做说唱只是一种音乐类型选择,不是最终的目的?
GAI:说唱是我性格里的东西,但音乐这个东西,我说实话,我要做的不止是说唱,我要做的是GAI的音乐,我是这样想的。
不要把人和歌联系起来
澎湃新闻
:如果没有Gosh那群朋友,你会在做什么?
GAI:我现在可能还在夜店唱歌吧。
澎湃新闻:但是目标是一样的?
GAI:我没有什么目标。不管生活在哪个圈子,你总得给别人留下点什么,我在夜店唱歌,我就希望酒吧的客人觉得我跟其他歌手不一样。我来到这个舞台,我必须要跟别的选手不一样,这是我活着的目的。生当做人杰,死亦为鬼雄。至少在我的圈子里是这样。
澎湃新闻:你觉得内江和重庆有什么不一样?为什么歌里没太提过内江?
GAI:没有不提啊,我一直都说我是四川人,只是很多人认识我的时候,我是在重庆,就以为我是重庆人。我爸都经常提起这个事,我是四川内江威远的,这没什么不好提的。
澎湃新闻:知乎上有粉丝列出你的歌,说最能代表你的是《苦行僧》。如果让你选的话,也会是《苦行僧》?
GAI:不是,我心里的第一名还没唱过,这才到哪儿啊,《苦行僧》是崔老师(崔健)的歌,那不大是我的东西,只不过我加了点自己的东西而已。
澎湃新闻:接下来纯粹的属于你的是哪个方向?
GAI:江湖的,方言的,有腔调的,别人不会唱的。
澎湃新闻:那你觉得其他歌手也应该用地域方言来唱吗?
GAI:其实我接下来也有准备普通话的歌,因为全国那么多地方,不一定所有人都能听懂四川话。受众面更广,当然更好。
澎湃新闻:你觉得自己用方言、普通话,哪种会走的更远?
GAI:都可以。可能看心情吧。大家看腻了一种,我就换一个,不代表我不会。
澎湃新闻:你自己说你没上过太多学,但有人说,社会中最真实的东西,暴露最丑陋的东西也是一种真实,你怎么看?
GAI:什么叫真什么叫假啊,你先告诉我。为什么所有听歌的人都要把歌和生活联系到一块,那些real只是代表我的态度,你去听周杰伦的《威廉古堡》会觉得他是吸血鬼吗?
这是我的作品我的孩子,我经历的那些事是我自己的事,但你听歌就好,不要在乎音乐给你带来什么东西,你想深了会把自己套进去。
当然我以后会出更多正能量的歌。
澎湃新闻:什么样的歌是有水平的,什么样是low的?
GAI:我觉得有水平的是会留下来的,姜育恒、苏芮、费玉清,经典的歌,你听完你会想自己的故事,而不是别人要给你表达。我觉得一首好歌是这样,你会把自己代入进去。
low不low的我就不知道了,low的歌反正我也不会做。
澎湃新闻:那你觉得参加这个节目,大家记住的是你还是你的歌?
GAI:一块吧,歌如其人,见字如面。
中国说唱生态是畸形的
澎湃新闻
:你觉得这一代的说唱歌手,跟你最早接触过的有什么不一样?
GAI:没责任感,老是在输出和索取。真的,没想过自己要为音乐做些什么,他们从音乐里拿了太多东西了,获得太多了,但没有给音乐带什么。
我想给音乐带来的,是质的发展吧,不再让别人觉得“黑怕”(hiphop)在中国是个舶来品,这是我的梦想。
我也会传承一些传统的东西,类似京剧啊,相声啊,曲艺的东西。你说到了以后,00后、10后,这些孩子还有多少会听这样的东西?这是我担心的,我觉得我这一代音乐人应该是有责任感的,不能老是从音乐里获得东西,你得给予。
澎湃新闻:你觉得中国现在的说唱生态好吗?
GAI:是一个畸形的。有很多泡沫,有很多看起来是那么回事,其实不是那么回事。但我始终坚持自己,别人做什么我不会管,别来挡着我就行。
艾福杰尼、热狗和GAI
只有我知道我过得好不好
澎湃新
闻:我看你在微博上也经常和网友互怼?
GAI:我为什么要活给所有人看呢?我活着为我自己,为我爱的人,为关心我的人。我现在的公司,助理,经常告诉我:别去网上怼,怎么怎么的。我会少,少去怼,但人跟人之间除了尊重之外,还有很多很多的东西,你得去交流。他们说没必要,现在我倒觉得真没必要,但我也是个人呐。除非我在乎那个人,我才在乎他说的话。
其实我不大在乎别人怎么看我,说我人品差啊之类。
钱在我兜里揣着,只有我知道我过得好不好,别人犯不着。
澎湃新闻:所以你尽量想保持台上台下是一个人?
GAI:不不不,台上的我是锋芒毕露的,台下我还是想给大家感觉是一个平常的人,平凡的人,你骂我我就会骂你,谁都不愿输那么一点。
我为什么非要给自己树立一个高大的形象呢?你我只是平凡的人。只是音乐变成工作之后,被大众接受之后,我就特别不愿意(接受)一个说法——你现在是公众人物,要怎么怎么样。可能是,我是个公众人物,但除此之外,我还是个人,我没必要为别人活着。
real talk,我只用为我身边爱我的、在乎我的负责就够了,其他的,网友,我不在乎。
澎湃新闻:但你刚才也说,想唱更多正能量的东西。
GAI:很多人现在是感受不到正能量的。 就算你做得再好,他也会从你身上找负能量,这个世界很大,什么样的人都有,你无法满足所有人的需求。所以我先满足自己再说吧。
澎湃新闻:所以你现在的目的受众是什么样?
GAI:受众我管不着,我还是那句话,不听我的歌你会一直不听,但听我的歌你会一直听。它是成倍增加的概率。
澎湃新闻:你现在想象的,最能接受你的歌的人是什么样的?
GAI:这个我还没(想过)……可能有故事一点的,有思想、情怀一点的,但绝对不是脑残粉。因为我没颜值。
澎湃新闻:有人说你的歌分为江湖和市井的,和中国风的两种?
GAI:江湖就是中国风啊。我更愿意区分为一个有深度,一个只是燥的。只是看我的心情,现在去livehouse,也会唱燥的,因为在那个环境下,它会让你觉得你想那样。都能留下来,只是留下的方式不一样。
让父母放心是最大的收获
澎湃新闻
:最喜欢吃哪家火锅?
GAI:实话,真没有,谁给我钱,我就觉得我可以吃。我说的都是大实话,谁给我钱,我就觉得哪家好吃。
澎湃新闻:所以钱能给你带来什么改变吗?
GAI:可以让我爸妈穿贵的衣服,去没去过的地方,因为人活着都是在倒数。
澎湃新闻:真的有了钱,不会为自己做什么吗?
GAI:我自己都行。其实当你有了钱以后,你不会觉得自己有钱,我还没到那地步吧。我要是只为自己活着,我怎么都可以过,我每天喝完粥,山上待会,只要有wifi,怎么都能过。
无所谓的,我觉得有钱这个东西,你得让身边的人,特别是爸妈在世的时候,让他们觉得你能养活自己。每个人都有离开世界那一天,我只是想让我爸妈在离开世界前,觉得他们的孩子让他们放心。
澎湃新闻:现在爸妈看你参加节目后是什么反应?
GAI:“我是他们这一生,最大的骄傲。”我妈亲口告诉我的。
澎湃新闻:这跟没上节目之前,会有很大的转变吗?
GAI:我妈以前是拿我没办法那种,特别想望子成龙,我又老不听话。现在给他们反差挺大的,改观挺大的。以前不会时刻把我挂在嘴边,一说就说,他爱干嘛干嘛去吧,只要活着就行。
澎湃新闻:这是你参加节目后的另一个收获吗?
GAI:这是我最大的收获。参加之前没有想到,让我父母觉得(我让他们放心了)。这比我挣几百万都舒服。
责任编辑:程娱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中国有嘻哈

相关推荐

评论(1.8k)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