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庆58岁“胖叔叔警察”返岗护学:退休前会坚守校门口执勤

澎湃新闻记者 王鑫 邱萧芜

2017-09-07 13:23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抱歉!
您的浏览器可能不支持此视频播放器,请用更高版本的浏览器试试!
范学进说,退休前会坚守在玉屏小学执勤。澎湃新闻记者 王鑫 摄 见习编辑 曾怡文(00:57)
9月4日,重庆市荣昌区公安局民警范学进重返玉屏小学门口执勤,受到热烈欢迎。 重庆市公安局供图
一封表扬信,让58岁的范学进回到了他执勤两年零九个月的地方。如同那棵上百年的黄桷树一样,斑马线上的“胖警察叔叔”范学进已成了重庆市荣昌区玉屏小学校门口的标志。
范学进是荣昌区公安局交巡警支队民警,2014年7月开始,这位时常戴着蛤蟆墨镜、挺着大肚子民警出现在校门口,眼睛盯着过往的车辆和行人,时而示意车辆停下,时而招呼学生和家长过马路。
在他的疏导下,玉屏小学门口的交通状况有了明显改善。尽管大伙不知道这位交警叫啥,但只要看到他在,家长、学生、教师都放心。
今年4月底,因工作调整,范学进被安排到其他地点执勤。玉屏小学门口少了一个标志性的人物,这让接送孩子的家长们发现了异样。该校五年级六班的学生家长石瑛专门写信给重庆市公安局,表扬范学进并希望他返回学校门口执勤。
9月4日,在家长们的呼吁下,成了“网红”的范学进回到了他最熟悉的地点。他告诉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还有两年就退休,在退休之前,他会一直坚守岗位,为家长和孩子们保驾护航。
9月5日下午,老范将违停在机动车道上的电动车抬走。 澎湃新闻记者 王鑫 图
寻找胖警察叔叔
“这个警察叔叔今天终于又见到了,可惜不是在玉屏小学。这个警察叔叔是我见过的最有亲和力、最认真、最负责的好警察叔叔,给你一万个赞,希望你能继续在玉屏小学站岗执勤,那里的孩子们想念你。”
在老范(指范学进)“消失”一周后,荣昌市民石瑛在昌元街道一处十字路口发现了老范的身影。
今年5月3日,石瑛将上述内容发至朋友圈,并配上了老范执勤时的照片。“胖叔叔去哪了?”终于有了答案。
石瑛的女儿在玉屏小学五年级六班读书。她说,每次送女儿去上学时,总能看到一个身材略胖的警察站在斑马线上,像母鸡保护小鸡一样护送孩子们过马路。“只要有他在,我们就很放心,很多家长都是把车停在路边,孩子下车就走。以前有的家长还要下车,把孩子送进校门才算放心。”
今年4月底,石瑛照常送孩子上学时,连续几天都没看到老范。班上其他学生的家长也注意到了这一点,有家人在微信群里询问,但没人知道老范的去向,有人猜他退休了、有人说他是不是生病请假了。
确认老范还在上班,石瑛通过重庆市公安局公开信箱写了一封信,表扬老范,并表达了家长们都很希望他回到玉屏小学继续执勤的愿望。
荣昌区公安局交巡警支队勤务二大队大队长胡平接到反馈后,结合石瑛描述的特征,立即想到了老范。
彼时,老范还不知道家长们在找他。
9月4日,玉屏小学学生为老范佩戴红领巾。重庆市公安局 供图
回归
让老范感动的是,保证学生人身安全、维持交通秩序是他的工作职责,没想到家长们如此支持他。
老范并没有离开一线,身为一级警督、58岁的他仍然在路面上执勤,只是执勤地点不再包括玉屏小学门口。
“我看到有网友说我好不容易回办公室了,这么一弄,又被派到一线了,挺心疼我的,我很感谢他们的关心,不过那是误解。”老范说,调整执勤地点是因为支队的部门有所变化,他执勤的地点也跟着改变。考虑到群众需要,他向单位提出返回玉屏小学门口执勤。单位也打算安排他返岗。
9月4日,玉屏小学开学。在时隔4个多月后,老范又站在那棵黄桷树旁。5日,澎湃新闻在玉屏小学门口看到,尽管校门口的公路为双向四车道,但因临近十字路口、道路中间有黄桷树阻隔,加上学生上下学高峰、许多家长骑着电动车、开着轿车来接孩子,交通较为混乱。
11点47分,老范来了。天空飘着小雨,他没有戴蛤蟆墨镜。正如家长们喊他胖叔叔一样——宽松的警用反光背心也未能遮住他的“啤酒肚”。
虽说胖,老范的行动并不迟缓。他站在斑马线的正中间,面对着校门,头不时看向左右过往的车辆。碰到行动不便的老年人,老范还会护送他们通过整条斑马线;转身指挥对向车道时,动作也干净利索。
有些学生经过老范身边时,会说一句“谢谢叔叔”。已经是爷爷辈的老范听到,会朝孩子微笑、点头。
澎湃新闻发现,当家长们骑着车停在路边阻碍他人通行时,老范习惯拍一拍对方的肩膀,另一只手向前示意其往边上靠靠。家长们也非常配合老范的工作,尽管只提醒了边上的一位家长,其他家长看到也主动停到合适地点。
18分钟后,学生和家长基本走完。老范也结束了半天的工作,他摘掉警帽、卸下单警装备、脱去反光背心,拿起保温杯,回家吃饭。
9月5日,一名女童过马路时回头望向老范。 澎湃新闻记者 王鑫 图
3年徒步8000公里开出“治堵良方”
除了在学校门口执勤,老范还要去其他区域维持交通秩序、开展纠违等工作,不仅工作量巨大,还潜藏着危险。
去年8月,在荣昌区开展电瓶三轮车非法营运的专项整治行动中,一名涉嫌非法营运的三轮车拒不听从老范的指挥,强行冲卡,被截停后,该司机情绪失控,拿出一把螺丝刀向四周挥舞,危及过往行人安全。危机之际,老范冲上前去将其控制,不慎被刺伤。可没过多久,老范重返工作岗位。
大队长胡平说,老范就是荣昌城区交通的“活地图”,其花了3年多的时间,累计徒步行走约8000公里,走遍荣昌城区204条大街小巷。他总结出城区主要有6大拥堵路段和7大堵点,人车争道是导致城区道路拥挤的一个重要原因。
老范说,由于城区缺乏过街天桥、地下通道等立体交通设施,也未设置人行道与车行道之间的隔离栏,导致人车流冲突明显。对此,他提出采取“单行”、限“左”分流、交通物理隔离、“小手术”改造路口、增装信号灯、优化信号灯配时、增设违停抓拍系统等合理化建议近百条。
老范搀扶老人过斑马线。 澎湃新闻记者 王鑫 图
不介意别人喊他“胖叔叔”
5日中午,老范的妻子谢娟凉拌了个黄瓜、炒了一碟青菜,又烧了个海带炖鸡肉。谢娟说,老范有糖尿病和高血压,饭菜一般都比较清淡。
老范的儿子在重庆主城上班,孙女两岁零四个月,谢娟去帮忙带娃时,老范一天三顿就在单位食堂解决。
饭前,老范站上电子秤,屏幕上显示的信息为77.8kg。老范说,他工作的时候每天都要走上一万多步,有时还会突破两万。他自嘲道:“走的路不少,肚子一点没小。”那顿饭,老范只吃了一碗米饭。
老范说,他一点也不介意别人喊他“胖叔叔”:“我就是胖,不喊胖叔叔喊啥,这样也亲切,挺好的。”
别看老范现在身材胖,年轻当兵时,老范还跟随着部队参加过对越自卫反击战。1982年年底,他转业回到荣昌,接过父亲的班,成了一名煤矿工人。挖了六年煤后,老范被选拔成为曾家山矿区派出所的民警。此后,老范又在调整后的广顺派出所工作。2009年,他成了一名交巡警。
“玉屏小学门口一直有交警维持秩序。”老范说,他进入交巡警支队前,这里就设置了固定的执勤岗位,每到上下学高峰至少有两名民警执勤。根据安排,他从2014年7月底到岗执勤,到今年4月底结束。
如今,老范又回到了老地方。不过,老范不再是每个上下学时段都在玉屏小学门口执勤,他和同事将在玉屏小学、玉屏幼儿园、荣昌初级中学等几个点轮流执勤。
后年9月,老范就将退休。他告诉澎湃新闻:“我将在剩下的两年多时间里,继续为学生保驾护航,保证他们上学、放学的安全。”
老范也开始规划着他退休后的生活:钓钓鱼、打打牌、带带孙女。此前,有亲戚喊他退休后去北京开面馆,被老范拒绝了。他说:“辛苦了大半辈子,是时候享受下生活了。”
老范在指挥交通。 澎湃新闻记者 王鑫 图
责任编辑:谢寅宗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网红 警察 坚守 玉屏小学

相关推荐

评论(12)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