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星海谈期货市场对外开放:要加强与境外监管机构的跨境合作

澎湃新闻记者 刘歆宇 发自郑州

2017-09-08 11:15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方星海 视觉中国 资料
“资本市场必须按照党中央国务院的要求,勇作金融开放的排头兵。资本市场的开放,要与金融监管水平的提升和其他金融行业的开放齐头并进,是一篇大文章。”证监会副主席方星海这样说道。
9月8日上午,由郑州商品交易所主办的2017中国(郑州)国际期货论坛在郑州举行。方星海出席论坛,并围绕期货市场的对外开放作主旨演讲。
他指出,十八大以来,我国期货市场对外开放取得了可喜的新成绩,具体包括三个方面。
第一是保税交割试点全面展开,在上期所率先展开铜、铝期货保税交割试点的基础上,大商所、郑商所相继开展了线性低密度塑料、甲醇、铁矿石等期货品种的保税交割试点,为引入境外投资者打下坚实基础。
二是引入境外投资者取得重大进展,我们正抓紧时机,抓紧推进原油期货上市工作,目前,原油期货上市准备工作已进入最后阶段。
三是与境外证券期货市场机构股权合作取得新突破。中金所、上交所、深交所联合并购巴基斯坦交易所30%的股权,成为其单一最大股东。中金所、上交所与德意志交易所在法兰克福合资成立了中欧交易所,并上线了首只衍生品沪深300ETF期权合约,我国部分期货公司收购境外期货经营机构,成为主要国际交易所的结算会员。通过持之不懈的努力,我国期货市场的影响力在增强,一些较为成熟的品种,如铜、PTA、铁矿石等,其价格已经成为国内外贸易的重要定价参考。
而在当前的国际经济形势下,方星海指出,要从国家战略高度认识期货市场对外开放。
他说:“习近平总书记多次强调,要发展多更高水平的开放型经济。在8月29日的中央全面深化改革领导小组会议上,习总书记号召,要站在更高起点,谋划和推进改革。我体会,这个更高起点,就是中国正前所未有地走进世界经济中心,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目标正前所未有地展现在我们面前。与之而来的我国发展面临的国际竞争之强烈程度,也将进入一个前所未有的阶段。国外有人说,过去三四十年,国际经济最大的事件是中国制造业融入全球经济,而今后一二十年,则将是中国金融业融入全球经济。此话诚非虚言,中国拥有世界最大量的储蓄,中国金融之于世界的地位,就犹如一个世纪之前美国金融之于世界的地位。我们必须抓紧这千年一遇的机会,让我国金融在支持实体发展和服务外交大局两个方面,为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做出应有的贡献。”
不过,他也坦言,我国期货的对外开放和自身发展还都存在一定的不足之处。
他说,期货市场通过期货价格引导商品和资本资源在全球范围内灵活配置,是最具有全球化的金融工具,理应在推动我国金融开放中发挥重要作用。历史经验表明,发达完善的金融体系,是发展高水平、开放型金融体系的重要支撑力量。总体看,我国期货市场的发展程度和国际化程度,与高水平、开放型经济体的定价和风险管理程度相比还很不适应。从服务实体经济风险管理来看,2013年以来,中国连续保持进出口贸易总额全球第一位,连续8年位居全球第一大贸易出口国和第二大进口国。2014年以来,中国实际对外投资已经超过引入外资规模。我国期货市场国际化虽然取得一定进展,但是与实体经济开放程度还不匹配,还不能有效满足实体经济开放的风险管理需求。
从商品定价机制看,当前国际市场上的主要大宗商品,已经从传统的生产商和贸易商主导定价,逐渐转变成由其他多方参与期货市场定价,在国际贸易定价中,中国的声音还很弱,虽然中国期货商品交易量已连续多年位居全球第一位,但仍然没有足够数量的境外生产企业和经营机构参与,期货价格权威性还不够,发展更高水平的开放型经济,对期货市场对外开放提出了更高的、新的要求。从期货行业自身发展看,尽管我国国内市场巨大,但国际市场更大。我们必须走向世界,才能获得更大的发展。
方星海指出,我国期货市场的对外开放在近期应做好以下工作。
第一,加快引入境外投资者的步伐,把原油期货作为我国期货市场全面对外开放的起点和试点,平稳推进原油期货上市工作;积极推进铁矿石等条件成熟的商品期货引入境外投资者;支持和鼓励合格的境外投资者参与国内商品期货交易。同时,积极研究金融期货引入境外投资者的方案,为我国金融市场对外开放提供更加多样的风险管理工具。当前,国际投资者参与我国期货市场的积极性很高,我们要利用好这一个时期。
第二,扩大境内外交割区域,要与相关部委加强沟通协调,扩大保税交割品种范围,继续推动完善税收配套政策,推动保税交割常态化,适应相关期货品种国际化需求,支持期货交易所在境外设立交割仓库和办事处,为实体企业提供丰富、便捷的跨境定价和风险管理工具。
第三,开展灵活多样对外合作,重点围绕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和地区,支持各交易所结合自身特点和优势,综合运用股权、产品业务等多种形式,与境外交易所合作,支持中欧交易所丰富产品线,为境外投资者提供中国相关的资产风险管理工具。
第四,鼓励期货经营机构国际化发展,支持期货经营机构在境外设立公司,引入境外股东,积极开展跨境业务。目前,我国期货经营机构在境外设有20家子公司,从事期货类经营业务,境外机构参股我国2家期货公司。今后要吸引更多的境外主要机构参股我国期货公司,增强我国期货公司的国际化基因。
第五,加强与境外监管机构的跨境合作。扩大期货市场对外开放,必须有效监管,否则容易导致期货市场风险,在加强境内市场监管的同时,还要完善与境外监管机构的跨境合作制度建设,加强舆情监测和风险管理方面的合作,特别是市场处于极端状态下的监管合作,为期货市场对外开放提供良好环境。
对于涉及我国重要金融产品的衍生品,我们无意垄断市场,境外推出一些此类产品,有助于中国经济发展,但我们要确保此类产品的主要流动性留在境内,境外交易不能影响境内金融市场的稳定。
责任编辑:孙扶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相关推荐

评论(3)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