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诗书中华》到《唱响中华》,让更多观众来学习传统文化

澎湃新闻记者 黄小河

2017-09-07 19:38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今年4月起,东方卫视在全国省级卫视中率先推出了一系列全新原创文化类节目,从《诗书中华》到《喝彩中华》,再到正在播出的大型中医药纪录片《本草中华》,正在筹备制作的《唱响中华》等,形成文化类节目的“中华系列”品牌。
9月6日,上海广播电视台“中华系列”文化节目研讨会在京举行,与会专家学者与媒体一起共同探讨了东方卫视中心如何持续发力、坚持原创,打造“中华系列”品牌文化节目。
研讨会上,东方娱乐独立制作人、《诗书中华》《喝彩中华》总导演王昕轶表示,自己一直秉持对文化节目的“三颗心”——真诚的心、敬畏的心和骄傲的心。
制片人、导演王昕轶
王昕轶认为,发自内心真诚面对节目是做一档好节目的基本,而要做一档文化节目,更需要的是尊重传统,绝不去恶搞,考证每一个细节,还原文化本真,同时必须骄傲地面对传统文化,“文化是我们自己的东西,我们一定要产出优秀的精神食粮给观众,让他们汲取养料,感受文化自信。”
《喝彩中华》播出后,以其独特的文化气质和创新视角在同类戏曲节目中拔得头筹,不仅仅是电视播出收视口碑颇丰,网络短视频的转发量也已经超过5千万,节目还和天天p图联合做了“戏曲变脸”,上线4天,就有240万的转发量。
“我们通过今天的新的传媒手段,新媒体手段,把我们传统文化的外延再次打开,让更多的年轻人可以关注传统文化,触摸传统文化,喜欢传统文化。”王欣轶说。
据悉,继《诗书中华》、《喝彩中华》之后,中华系列第三部《唱响中华》也在紧锣密鼓筹备中。
东方娱乐独立制作人、《唱响中华》总导演翟佳表示,《唱响中华》更注重传播,“我们希望这个节目能够讲好中国故事,展现中国文化,展现中华传统文化的国际传播影响力,实现中国文化走出去诠释中国梦的深刻影响力。同时也展现中国文化对他们一些外国人的价值观的影响,揭示出歌曲背后与中华文化的不解情缘,激荡起不同种族内心的文化共鸣。”
制片人翟佳
据记者了解,《唱响中华》将于今年“十一”期间播出。节目也会邀请沙宝亮、袁娅维、黄舒骏、曹可凡等明星担任“唱响观察团”,而演唱的歌曲也都是非常具有中国特色,比如《在希望的田野上》《我们的中国梦》《世界需要热心肠》《康定情歌》《打起手鼓唱起歌》等。
上海广播电视台、上海文化广播影视集团有限公司党委书记、上海文化广播影视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王建军,强调了做文化节目创新的根基在于“不忘初心,牢记使命”,同时,她也指出文化节目的创新契机必须符合当下社会的需求,贴近观众心理,“没有一个现象级节目是不接地气的,观众对精神生活需求已经到了新阶段,真正走红刷屏的是能够充分体现文化自信的节目。”
北京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副院长俞虹表示,“中华系列”不仅元素丰富,做到了形式创新,还有鲜明的主题表达和积极的价值引领,让文化类节目“叫好又叫座”成为可能。
《喝彩中华》节目现场
《诗书中华》节目现场
如何做好文化节目,是当今电视人的重要课题。上海电视艺术家协会主席、上海文化广播影视集团有限公司监事长滕俊杰认为:“中华系列”给了电视从业者一种崭新的启示。
他指出,“中华系列”从策划到执行,充分体现出了作为电视人必须具备的三个“度”:角度、速度与深度。
“角度”即格局,他赞赏这两档节目的团队站位高,既“立足脚下,更放眼天下”,在“中华系列”中引进了家庭概念、海内外概念、篇目和剧种的广覆盖;同时,注重观众互动,心理参与;凸现了国粹,连结了中西,时时体现出了中华文化的基因价值。
而“速度”是一种电视人的必备意识,团队连续奋战,放弃休整、放弃休假,两大项目交替准备、交叉推进,在“高速中换轮胎”,技艺到位,一步不差,保质保量地完成创作,达到了比较理想的效果。
还有一个重要的,是“深度”,它是来自于创新力到执行力综合而成的一种功力,一种深耕细作的“厚植叶茂”,包括选好人物、讲好故事;表达艺韵、营养人心等等。
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宣传司司长高长力
在聆听了节目组、专家媒体的阐述后,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宣传司司长高长力也分享了他对于文化类节目现状的思考,并用三个关键词点明了下一步的发展方向。第一个词就是“责任”。
“从去年开始,文化类节目集中爆发,已经成为中国的一种文化现象,但这并不是突然出来的,而是十八大以来,坚持文化自信、弘扬传承优秀传统文化,已经成为了非常响亮的主旋律,社会各界都在努力。”高长力表示,当前荧屏表现出“一冷一热”——文化节目热起来了,引进模式冷下去了,“这‘一冷一热’非常有必要,这是我们电视工作者的神圣使命和责任,我们承担着弘扬传承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的责任。”
第二个关键词是“情怀”,高长力认为所谓情怀就是一份激情,是电视人的感情,只有心中有情怀,才能做好节目。
第三个关键词则是“引领”,电视人做出的节目要引领广大受众,引领社会,在全社会形成一个文化热,让人们看到文化类节目的价值。“诗词热对我都有很大影响,这么多诗词节目一出来,我马上有一种知识焦虑,那么点小孩都倒背如流,我这怎么忽然想不起来了,过去都背得不错的也不行了,我赶紧买吧,买了诗词的书,买了那些专家的音频解说,有时间自己赶紧补,再不补也不好意思坐在这儿了,还是干文化工作的人,其实不光我,全社会有知识焦虑,这是一种非常好的现象。大家有焦虑才去补,所以我们的节目引领全社会,来学习传统文化。”
他最后总结说,依靠“通俗化、大众化、电视化、现代化”,让电视文化类节目持久地生存与发展,才能把文化类节目越做越好。
责任编辑:程娱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纪录片

相关推荐

评论(9)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