若你喜欢《白日焰火》的腔调,不妨看看《无证之罪》

戴桃疆

2017-09-10 11:27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冬季夜幕下的哈尔滨,为犯罪题材影视作品中的理想场景。
《白日焰火》之后,翻拍自日本同名电影的《嫌疑犯X的献身》也将拍摄地选在了哈尔滨,刚刚上线播出不久的《无证之罪》也选择了这里。这里的凶手都有着共同的特质:兼具极致的残忍和极致的深情,严谨而隐忍。
两大刑侦推理题材电视剧同期上线,且从外观上看质感都不错,给人一种行业水平整体提升的感觉。
和较早一些时间上线的《白夜追凶》一样,《无证之罪》的男主角也是一位刑侦高手,也是人到中年,家庭生活状况十分糟糕。
不同的是,《白夜追凶》男主角的家庭问题本身就是全剧最核心的问题,潘粤明饰演的关宏峰行动的主要动力就来自为自己的双胞胎兄弟关宏宇沉冤昭雪。而《无证之罪》中秦昊饰演的男主角严良糟糕的家庭生活不过是人物小传的一部分,是美剧中塑造中年男主角的惯用手法。
秦昊饰严良
秦昊饰演的严良在人物的特质上比较像廖凡在电影《白日焰火》里塑造的刑警,婚姻生活并不成功,工作中是一把好手,却又不是那种警界诸葛亮一般耀眼的存在;有社会化的一面,文化水平没达到辅导继子作业的程度,但足够破案用。
《无证之罪》可以被视作就是《白日焰火》里的警察遭遇《嫌疑犯X的献身》案情的故事,严良像大学物理老师唐川一样与真凶有旧,而且存在那种惺惺相惜的智力上的竞争对手关系。
时移世易,一个成了罪犯,一个成了追捕罪犯的人,《无证之罪》是两个知根知底的人之间展开较量,关乎人情也关乎正义。
姚橹饰骆闻
全剧在哈尔滨的夜幕下开场,货运老板孙红运在街头被杀,被发现时背后靠着一个雪人,身上还附了一张向警方挑衅的字条,所用的作案工具大多是现在市面上不太能找到的东西,比如已经停产的训练用跳绳,和一种东北话叫“嘎啦哈”的玩具。
“嘎啦哈”音自满语中动物的膝盖骨,属于上世纪出生的东北童年记忆。五个一组,将其中一个抛起来,再从剩余的里面再抓一个连同被抛起的那个一起收到手里,再抛一个,收两个,以此类推,直到把五个全都抓到手里,就算赢。高级一点的玩法要带上一个或更多的弹力球,是东北女孩课间常见的游戏,现在的东北小朋友已经和全国其他地区接轨,不玩动物膝盖骨了。
书归正传,这个被警方取代号为“雪人”的杀人犯从若干年前起平均每年犯下一桩案件,冷却期长,筹划周密,受制于线索,警方一直未能将其缉拿归案。
孙红运的死牵扯出了一连串的地下势力以及给孙红运做过情妇的砂锅店老板娘许慧如(邓家佳饰)。许慧如二十出头,文静而美丽,像所有犯罪故事中纯真、美丽的女性一样,缺乏智慧的许慧如掀起了一连串波澜。
她被涉黑势力盯住讨债,然后希望借同样涉黑的力量摆平问题,然而她寻求帮助的对象只是一个虚张声势的小无赖“黄毛”,无赖要了钱又想要人,坚贞不屈的许慧如失手用水果刀捅死了“黄毛”。
目睹这一过程的还有一直倾慕许慧如的郭羽(代旭饰)。如果说许慧如只是无知,那么这个正在复习准备司法考试、同时为了自己的前途忍气吞声在流氓律师事务所实习的小青年则是为爱冲昏了头脑,只想着替心爱的人背黑锅,完全没有想过另一种解决方法。
黄毛意欲强奸,属于主观具有故意的暴力犯罪行为。为了维护自身的性自主权,许慧如采取防卫措施,连捅数刀导致黄毛当场死亡,应视为防卫过当,依照我国现行刑法可以按过失致人死亡处理,从轻减轻处罚,又可能适用缓刑,许慧如或许无法避免法律的制裁,但不一定会坐牢。
目击许慧如捅刀子的郭羽完全没有积极鼓励许慧如走法律程序进行报警,郭羽本来可以以目击证人的身份为许慧如的防卫行为提供有力证言,但他没有,想要英雄救美的郭羽好像根本不知道女性面对强奸可以行使防卫权一样,对责任大包大揽。
更糟糕的是,在“雪人”骆闻突然出现后,郭羽还积极主动地学习起毁灭证据、妨碍司法公正的犯罪方法来了。
在资深犯罪分子骆闻的教唆下,郭羽和许慧如一面积极地背诵假证言,一面积极地为骆闻毁灭证据、伪造证据进行犯罪准备工作,上述行为严重地妨碍了司法公正,侵害了司法机关的正常活动,造成恶劣的社会影响,量刑标准上少则三年多则七年。
在机敏睿智的严良大胆推测、小心求证的过程中,郭羽和许慧如已经知道了帮助他们逃脱法律制裁的“好心大叔”骆闻就是连环杀手“雪人”,但仍然不打算坦白,反而进一步作出妨碍司法公正的行为……
代旭饰郭羽
因为太怕事而给自己招惹更多事端的许慧如和郭羽,构成了《无证之罪》作为社会派推理题材影视作品中的“社会”部分,相比之下,社会的这部分处理得要比推理部分好得多。
无论是社会派推理也好,玩传统智力游戏的本格派推理也罢,衡量这种类型作品好坏的核心标准,主要体现在推理过程的严谨程度和情节缜密程度上,不受控的外力因素越多、巧合越多,推理的逻辑性就越弱,整体评价也就越差。
《无证之罪》的问题并不在于给案情设置过多的巧合和意外,反而在于整个制作过程中虎头蛇尾、顾头不顾腚。光是连环杀手“雪人”第一次的作案时间,前四集就给出了两个版本,第一次提及时说是“三年前”,再提起来时又向前推了一年。
刑侦高手严良第一次到达孙红运案案发现场时,胡同的雪地上呈现出拖拽的痕迹,严良本人更是通过案件模拟,推翻孙红运是在拖拽过程中被勒死的推断,一鸣惊人。
但在随后公安办公室的总结中,严良再次推翻了自己的推断,或者将前述的先使孙红运丧失抵抗能力再进行致死的推断进行精细化处理,认为案犯身体虚弱,拖拽姿势不符合现场汗水痕迹,因此不是拖着而是背负前行。
在细节中透露出,过去几年中的“雪人”的被害人多为身高体壮的成年男性,本案被害人孙红运年过半百、身材矮小。
骆闻的饰演者和秦昊身高大致相同,起码有一米八。(百度百科资料显示秦昊一米八一,秦昊妻子伊能静女士在《饭局的诱惑》里称秦昊一米八三)背负比自己矮小的人,又能使被害人双脚拖地,形成案发现场滑行痕迹,合理性存疑。
《无证之罪》在证据以及证据证明力问题上做文章,故事的精彩程度一定程度上归功于对“雪人”这个凶手的设定上,换句话说,这部剧好不好看要看反派角色是不是足够有魅力,能不能将设定合理地、有逻辑地延续下去。
“雪人”若干年前发现患有尿毒症,肾脏严重衰竭(巧合的是《白夜追凶》中的第一起碎尸连环杀人案的凶手也患有严重的肾病),曾经和严良有过合作,无论是行凶还是后续帮助许慧如掩盖责任的行为,动机对于观众而言都是未解之谜。
对凶手动机和人物命运的好奇,是《无证之罪》仅有的两种留住观众的可能。在构成悬疑推理类型核心的推理方面,《无证之罪》不大经得起仔细推敲,“社会”部分也有将“东北”场景符号化的嫌疑。
但若是喜欢《白日焰火》的腔调,《无证之罪》倒是能提供一种同款加长版体验。
责任编辑:程娱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无证之罪

相关推荐

评论(31)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