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克思主义理论教学研究︱倪大奇:不忘初心,践行马列

澎湃新闻记者 丁雄飞

2017-09-10 10:38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编者按】首届上海市马克思主义理论教学研究“终身荣誉奖”揭晓,共有10位建国以来长期在公共政治课教育教学一线工作,在马克思主义理论学科建设和思想政治教育中作出重大贡献的、在世的本市资深专家学者获此殊荣。澎湃新闻拟发布“终身荣誉奖”获奖学者系列稿件,本文为复旦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教授倪大奇篇。
倪大奇
教学实践

倪大奇是江苏盐城人,1954年在家乡的中学加入了中国共产党。1960年从复旦大学经济系毕业后,倪大奇留校参加经济系的党总支工作,兼上公共政治课,同时为该系学生开设毛泽东经济思想课程。1961年,他的《毛泽东经济思想学研大纲》内部出版。
“文革”后,倪大奇在哲学系、管理系任党总支书记。在哲学系,他教授的是恩格斯的《家庭、私有制和国家的起源》。1982年,他的《〈家庭、私有制和国家的起源〉提要和注释》出版。
1980年4月,复旦大学重建马列教育,建立了马列主义教研室。马列室建立伊始,教师多为年轻的工农兵同志,政治热情高昂,但在教学实践中也遇到不少困难。1984年初,上海市高教局为促进对马列教育的重视,对全市公共课进行了统考评比,结果复旦大学总分倒数第二名。学校党委和教务部门感到这与复旦这样的综合大学极不相称。而此时的倪大奇,刚刚来到马列主义教研室主持工作。
1984年9月4日,中共中央宣传部、教育部联合颁发了《关于加强和改进高等院校马列主义理论教育的若干规定》。《规定》指出,新时期必须加强对高等院校学生马列主义理论教育,现行的课程设置和教材必须进行改革。改革的原则是:坚持理论联系实际的方针,增强课程体系和教材内容的科学性和现实性,使马克思主义理论真正成为学生认识世界和改造世界的思想武器。为了达成这一改革目标,要求着手准备在全国高等院校增设《中国社会主义建设基本问题》课程。是月,倪大奇所在的复旦大学马列室便开始酝酿、筹划组织尝试。
倪大奇等人采取边学习、边编写、边试讲的办法,在摸索中前进。他们对一些基本文件反复学习,如《建国以来党的若干历史问题决议》、十二大文献、中央关于体制改革的三个决定、《邓小平文选》。在学习的基础上,他们开始草拟编写提纲,根据纲要和初稿,进行试讲。起初,试讲在复旦大学生物系本科二年级、政治系专修科一年级的政治经济学课上展开。据倪大奇回忆,在讲过的各章中,学生印象较深、兴趣较大、反映较好的内容包括:(1)现代中国只能是社会主义的中国,剖析“大陆经济学台湾”谬论;(2)社会主义阶段的根本任务是发展生产力;(3)建立充满生机的经济体制;(4)实行对外开放,办好经济特区;(5)社会主义精神文明中有关生活方式的问题。
五十年代末,倪大齐在复旦经济系读书时,围绕“毛泽东经济思想”进行课堂讨论。
编写《中国社会主义建设基本问题》
在倪大奇等人编写《社建》教材期间,教育部准备在1985年上半年召开高等学校马列主义理论课教学改革座谈会。会议由中央书记处直接负责。习仲勋指示,会议要形成文件,要发表中央关于马列教育改革的决定。会议除指派一些高校马列室代表外,又邀请了四十多位各省市、高校党委书记、校长参加。倪大奇作为复旦大学的代表,于4月14日抵京,4月16日,会议在中宣部小礼堂召开。出席会议的除了胡乔木、邓力群外,还有胡绳、王惠德、熊复、何东昌、彭珮云、马洪、逄先知、李政文、廖盖隆等同志。第一天的会议由邓力群主持。胡乔木作了讲话。他肯定了三中全会以来,各高校、中学恢复政治课的工作,但认为其时的政治教育还存在脱离学生、脱离中国实际、脱离时代的问题。如何让政治理论教学变得有抵抗力、竞争力成为了迫切要解决的难题。
就此,胡乔木传达了中央领导同志的建议:为了使高校政治课能够回答学生提出的新问题,解决时代、国家建设和科学发展的问题,需要把当时的三门课(《中共党史》《马克思主义哲学》《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改为四门课(即后来的《中国革命史》《中国社会主义建设》《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世界政治经济与国际关系》)。其中,《中国社会主义建设》要回答为什么要搞社会主义,要让学生知道,受教育的任务是为社会主义建设服务。建设社会主义是非常艰苦的,与部分学生设想的拿多少工资、天南海北不是一回事儿。学生要懂得为什么要共产党领导,懂得个人在主观上、思想品质上、工作方法上要具备什么,如何与同志结成团结友爱的整体。抗日战争时期,“抗大”“陕公”就有《中国革命基本问题》这门主课,它使学生懂得立什么志、下什么决心,新时期的《中国社会主义建设》课也要实现同样的目的。此外,《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要把马克思主义作为完整的思想体系介绍给学生,要确立马克思主义是随着时代和其他科学的发展而不断发展的,从来不是也不可能是一个封闭的、凝固的体系。
根据会议精神,1985年8月1日,中共中央发出《关于改革学校思想品德和政治理论课程教学的通知》。决定在大学进行以中国革命史为中心的历史教育,使学生了解具有悠久历史文化传统的中国是怎样根据历史必然走上以共产党为领导力量的社会主义道路的;进行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教育,使学生了解马克思主义的哲学、历史学、经济学、政治学和科学社会主义等基本理论观点的历史渊源、主要内容和现代发展;同时有分析有比较地介绍当代其他各种社会思潮,培养学生运用马克思主义对这些思潮进行鉴别和分析的能力;进行中国社会主义建设和改革的理论、政策和实际知识的教育,使学生了解到我国党和人民正在进行的有世界意义的伟大事业和青年一代的密切关系及崇高责任。另外,还应向学生介绍当代世界政治经济的基本情况、国际关系的基础知识,使学生在对外开放的环境下有坚定立场和较强的适应能力。
倪大奇等正在编写《中国社会主义建设基本问题》的教师对中央通知反响极大。1985年12月,全国第一本“社建”高校教材、倪大奇主编的《社会主义建设基本问题》由江苏人民出版社出版。倪大奇也参加了在北京大学勺园举行的各地教改贯彻情况汇报会,汇报了复旦的相关情况。当时《红旗》杂志(1986年第一期)对《中国社会主义建设基本问题》一书及试讲情况有专文介绍。1986年,倪大奇组织举办了全国性的“社建”讲习班,由原编写组的教师宣讲自己执笔的章节,来自两百多所高校、党校、部队院校的马列教师参加学习研讨,进一步征求意见。后该教材为三十多所高校选用。
1988年6月,为了加强对全国马克思主义理论课改革的宏观指导,国家教育委员会政治思想教育司编写的《中国社会主义建设教学要点(试用本)》出版(高等教育出版社)。在此前后,倪大奇及复旦大学马列主义教学部(1987年3月13日复旦大学党委、校长联席会议决定马列主义教研室更名)根据党中央关于建设社会主义精神文明的决定、经济体制改革的进展、反对资产阶级自由化思潮的斗争,根据1987年10月召开的党的十三大的精神,对《中国社会主义建设基本问题》作了修订。同时,马列主义教学部还打算把这门课程建设成为一门新的学科——社会主义建设学。1988年8月,《中国社会主义建设基本问题》的修订版更名为《中国社会主义建设学教程》出版(江苏人民出版社)。此外,倪大奇还发表了《社会主义建设学初探——对象、体系和研究方法》(《学术月刊》1987年第七期)《再论社会主义建设学——范畴、规律及其发展趋势》(《学术月刊》1989年第十二期)《三论社会主义建设学——生产力标准和建设学的理论基石》(主要内容发表于《思想理论教育》,1989年专辑一)等论文。
倪大奇展示1985年在北京召开的马列主义理论教学改革座谈会代表合影
毛邓研究
八十年代末、九十年代初,倪大奇和复旦大学马列室除坚持原有改革的四门新课外,还新开了《邓小平文选》研读课程。同时,在每周五晚上推出了一批选修、选听讲座,包括“马列主义经典作家论社会主义经济建设”“人生哲学”“生产力经济学”“中国社会主义时期若干问题研究”“唯物史观和科学文化史论”“领导科学”“毛泽东经济思想”“毛泽东哲学思想”“邓小平文选选读”“中国社会文化概论”“改革开放和外向型经济”“公共行政及公务员制度”“唯物史观和当代环境哲学”,受到了学生的欢迎。
1991年10月,倪大奇在几十年来开设《毛泽东经济思想》课程的基础上,出版了二十四万字的《毛泽东经济思想研究》(复旦大学出版社),该书被国家教委誉为“我国具有开创意义的第一本比较系统全面研究毛泽东同志经济思想的专著”。1992年5月,倪大奇和学生合著的《毛泽东经济思想研究》的续篇《邓小平经济思想研究》出版(成都出版社)。该书在四川、上海等地成了学习邓小平“南方谈话”的辅助材料。1993年6月15日,中共中央宣传部在上海召开了建设有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研讨会,主要研讨邓小平建设有中国特色理论的形成过程、主要内容、本质特征和武装全党的意义,倪大奇作为上海代表出席。1995年9月,倪大奇主编的《邓小平社会主义思想研究》出版(复旦大学出版社)。2000年3月,倪大奇主编的《邓小平经济理论研究(续篇)》出版(复旦大学出版社)
2004年9月,《社会主义建设学研究:倪大奇文选》出版(复旦大学出版社,2006年11月第二版)。这本文选的第四部分,收录了倪大奇新世纪以来对相关理论问题的新思考——《关于社会主义建设中若干重大关系的若干断想》,涉及的内容包括“小康水平、小康社会与社会主义初级阶段的关系”“工业化、新型工业化与国企改革的关系”“先富、后富与共同富裕的关系”。
退休后,倪大奇继续研究马克思主义,重读《毛选》,已经写成了几十万字的探索性读书笔记。
【访谈部分】
澎湃新闻:您写过《毛泽东经济思想研究》,也发表过论文讨论毛泽东读《政治经济学(教科书)》,您认为毛泽东经济思想的特点是什么?
倪大奇:毛泽东强调政治在经济发展中的作用,要搞好经济,离不开政治。在读苏联《政治经济学(教科书)》时,他强调要从中国实际出发,不要走苏联老路。苏联的教材光讲经济,不讲政治,不讲人的作用。毛主席这部分思想应该被肯定。
澎湃新闻:您在与学生交往的过程中会注重什么?
倪大奇:学生认为我这个人很重视理论,很重视科学,讲话比较实在,还对学生比较民主,会经常跟他们讨论。我的研究生受到我中学入党一事的鼓舞,除了研究问题,往往在政治上也有要求。很多人在研究生时期入党,有时候我也会配合党支部做他们的思想工作。
澎湃新闻:您作为从教几十年的高校思想政治教育工作者,对年轻一代教师有什么希望?
倪大奇:我感到现在的青年教师读书不够。一些马克思主义学院的教师经典著作都没怎么读过。我认为基本的著作还是应该要读,老师读,也带动学生读,不能光满足于浮表。有的青年教师讲课蛮生动,学生也要听,但只是讲生活趣味,讲谈朋友,大家确实有兴趣,但按照马列课的要求,是很不够的。
澎湃新闻:您对习近平总书记去年在全国高校思想政治工作会议上发表的重要讲话有什么体会心得?
倪大奇:习近平同志的讲话很重要,对我们高校加强思想政治工作是一个指导性的文件,它关系到高等学校将来的发展方向。把学生培养成什么人,既是高校马列教师的责任,也是高校各级领导和各科教师的责任。我们不仅要保证研究生的学习质量,也保证研究生的政治质量。怎么更深入地把政治工作和业务学习结合起来,是需要不断在实践中探索的问题。我很拥护习近平同志的讲话。
澎湃新闻:您这次获得上海市马克思主义理论教学研究“终身荣誉奖”有什么感想?
倪大奇:我觉得自己做的还不够。但发这个奖,说明今天我们党和国家对马列主义教育更加重视了,这对于我们是一个很大的鼓舞。我们要不忘初心,践行马列,以后遇到困难,百折不回,继续沿着这条路走下去。
责任编辑:顾明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马克思主义理论教学研究,“终身荣誉奖”,倪大奇

相关推荐

评论(12)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