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英博物馆修复敦煌巨作之八|不同技术观察刺绣颜色

澎湃新闻记者 陆林汉 实习生 孟悦 报道

2017-09-13 08:23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抱歉!
您的浏览器可能不支持此视频播放器,请用更高版本的浏览器试试!
“修复‘灵鹫山’”,第八集。 视频来源 大英博物馆 翻译 孟悦 编辑 陆林汉(07:00)
来自敦煌的巨幅刺绣在大英博物馆修复中会面临哪些问题与新的发现?
大英博物馆“斯坦因密室”内藏有一件敦煌藏经洞出土的巨幅刺绣《释迦牟尼灵鹫山说法图》(国内专家称应为《凉州瑞像图》)。近期大英博物馆正在重新评估它目前的状况,做一些必要的修复,并将修复过程制作成视频“修复‘灵鹫山’”(Conserving Vulture Peak),每周播出。
在第八集中,修复师们对刺绣的背面做了彻底的检查,并使用了不同的技术,如红外线紫外线去观察刺绣的颜色。
“澎湃新闻·古代艺术”(www.thepaper.cn)将陆续编译每集视频,展现难得一见的文物修复过程。本文文首的视频为第八集。

敦煌藏经洞出土的这一唐代巨幅刺绣是英籍匈牙利探险家与学者斯坦因盗买带出中国,于1919年入藏大英博物馆。
目前,修复师们花费了一周半的时间,完成了“去除1912年留下的修复布料”这一步。现在,我们现在能看清这幅刺绣背面的全貌了。
修复师Hannah解释了为什么花了那么长时间,以及修复时面临的诸多挑战。首先是因为整幅刺绣上有成千的修复缝线,文物十分脆弱,所以在去除这些修复缝线的时候要小心翼翼,才能在把布料剥落下来的时候对刺绣本身不造成任何伤害。如今,整幅刺绣上还留下了一片修复布料。那是因为刺绣原来的缝线已经松散了,唯一还支撑着它们的就是这些修复缝线,要毫发无损地去除这些修复缝线非常的困难。
修复师们留下了这一片修复布料,以作为20世纪早期修复工作的一份记录
织物修复师Hannah认为,“这是一次非常棒的机会来观察刺绣的背面,以及了解一点儿它的构造和当时制造时所使用的技术。”相比从正面观察整幅刺绣,从背面可以更清楚的观察这些缝合线,这些缝合线几乎贯穿了整幅刺绣。同时我们也能看到刺绣背面有一些补丁,这些都能说明在8世纪-11世纪这幅刺绣曾经被修复过。
从背面可以更清楚的观察这些缝合线
通过观察研究背面可以确认绣法
此前大英博物馆的修复师们猜想这幅刺绣大部分区域使用了劈针的绣法,有一些区域如手臂处用的是链式缝法。但是通过观察研究背面可以确认实际上采用的都是劈针的技法。
刺绣背面提供了大量关于这幅刺绣本身以及它是如何被绣出来的信息。例如背部有很多线和结,它们是如何变换颜色、如何从一个区域“跳”到另一个区域去的。再比如光环处可以看到大量的线结,是刺绣开始绣的地方。这可以证明这些不同的缝线在绣成为一个光环前都是同一个地方开始的。又或是某一区域里的米色缝线在背部意外地压到了蓝色缝线,告诉了我们这件刺绣在绣的时候的先后顺序。
同时,在背部你还可以看到有大量的污渍,这些污渍几乎横跨了整个底部部分。修复师认为,这有可能是使用痕迹导致的,又或是当时被储藏在敦煌的洞穴里时所沾染上的。而位于边缘位置上的污迹就好像是一个人物。修复师们猜测这可能是其中一个制作刺绣的人的形象,又或者是供养人,又或者是一些比较平凡和常见的东西,比如当这件刺绣制作完成或被卖掉时打上的标记。但目前还不能够清晰地得出结论,需要阅读更多的资料来佐证某一观点。
为了尝试获得一个更好的图像,修复师们使用了红外线成像技术。因为在红外线成像下要比在普通光线下要看得更清楚。
通过紫外线技术的照射来比较不同的线
此外,修复师们还使用了紫外线技术照射来比较不同的线。这是一种非破坏性方法来鉴别染料或是帮助去识别它们。通过照射,我们可以看到有好多线正在发着荧光,佛陀脸部米色的线和在光环部分的米黄色线发出的荧光非常的强。淡红色线的荧光带有一点儿橘色,这暗示了这里面含有一种红花染料。在查看菩萨的袍子部分的时候。可以看到两旁是两种不同的绿色,在紫外线下看这一切变得非常清楚。佛陀的躯干和手臂部分在紫外线下发光,这个部分非常明显。
紫外线照射下,佛陀头部和光环部分的荧光
淡红色线的荧光带有一点儿橘色
两侧不同的绿色是因为不同的黄色染料显现不同所导致的
现在,修复师们已经对刺绣的背面做了彻底的检查,使用了不同的技术如红外线紫外线去观察这些颜色。织物修复师Hannah认为,如果我们的这项保护工作进行得顺利的话,在下一个100年里也将不会有人再看到这幅刺绣的背面了。
责任编辑:陆林汉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敦煌刺绣,修复,大英博物馆

相关推荐

评论(3)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