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辞职看世界的女教师开了客栈:不被外界意见绑架,认真生活

任小佳/法制晚报·看法新闻

2017-09-10 13:56

字号
法制晚报·看法新闻9月10日报道,你也许不记得“顾少强”这个名字,但你或许还记得“世界那么大,我想去看看”。两年前,就是她留下了这两行“最有情怀的辞职信”,离开了熟悉的河南老家,离开了中学心理教师的岗位。
如今,她是一位妻子,一位妈妈,一家古镇客栈的老板娘。
连顾少强自己也不知道,为何在两年后又有人提起他,她的故事突然就在朋友圈里又传了起来,各种微信公众号也在推送,细数她从辞职到现在的经历,也有热心人指出文章中的时间错误。对此,顾少强感慨:“这又有什么重要呢?日子怎么流逝的,我自己清楚就好了。”
辞职后,她先后去了成都、重庆、杭州、绍兴、大连、洛阳、哈尔滨,并没有“走向世界”。对此,她说“我没承诺会马上环球旅行,是大家理解成那个样子,我也没办法。如果被大家的意见绑架,我可能会被迫去看世界,现在就是认真生活呗。”
一位妻子
2015年4月13日,河南省实验中学的顾少强老师留下两行字的辞职申请,就离开了生活35年的地方。她背起行囊,到云南洱海边静坐;在成都黄龙溪吃豆花;去杭州看小百花越剧团的演出;穿着旗袍走在南浔古镇上……
顾少强在出发前,会提前做好万全的准备,“确定方向,查很多资料,包括衣食住行,网上总结的攻略都会参考,最重要的是,看当地的跟它相关的历史的东西,不是说到当地只有拍照,只去些大家都去的热闹的景点。”
随后,在哈尔滨的圣索菲亚大教堂前,多了一个人和顾少强合影,他叫于夫,后来,是她的爱人。
其实,在顾少强离职前的那个寒假,她就认识了于夫,当时在大理一家客栈打义工的她为客人于夫端上咖啡、菜品,后来两人渐渐熟识,“我的辞职和他有一定关系,但不是全部,当时我们只是认识。” 顾少强告诉法制晚报·看法新闻记者。
顾少强和老公于夫。本文图均为受访者供图
2015年7月13日,顾少强和于夫登记结婚。
大约三个月后的10月10日,他们在那个“来了就不想走”的城市——成都——迎来双喜临门:在成都街子古镇的客栈开业迎客,当天,他们办了一场没有婚纱、没有婚戒、没有红包的婚礼。
“我们俩都喜欢简单点。”顾少强说。
婚礼上,没有双方父母或者亲戚出席,大部分是来古镇后结识的朋友。那天,顾妈妈给少强发了微信,祝她幸福,“我们这家子性格都一样,随性。”
一位妈妈
2016年12月,顾少强的女儿“小鱼儿”来到这个缤纷的世界,现在刚满九个月的小家伙已经有25斤,腰围一尺六,“白胖白胖”来形容女儿一点也不夸张,“坐飞机的时候,我对空姐说您这个宝宝安全带根本扣不上小孩子的腰,两条一起才扣上。”
小鱼儿似乎遗传了妈妈随遇而安、适应性强的特点,现在已经有9次出远门的经历,“行李箱大部分都是她的东西,吃、穿、用,但一个箱子也足够了。如果我在录节目,她也会在现场,小鱼儿喜欢热闹。”
顾少强和孩子
打理客栈,照顾宝宝是目前少强的日常,“现在是客栈旺季,不能怎么去旅行。淡季我们会出去,具体地方还没想好,会去暖和一点的地方,毕竟孩子还小。我们不喜欢大城市,可能再带着女儿去云南看看洱海。”
顾少强告诉法制晚报·看法新闻记者:“平常来店里的客人都讲没听孩子哭,每天她都乐乐呵呵的,晚上八点准时睡觉,早上七点起床,拉、吃、然后出门溜达,心情很好。”
“我们也经常回老家,九月底,我们将去于夫的东北老家,看望奶奶和所有家人,就算你和家人天天在一起也不一定关系非常融洽。我们一年可能见一两次,他们来,或者我们回去,或者一起去旅行,这样也很好,不拘泥于传统的形式。”
顾少强和于夫所居住的古镇没有综合医院,只有卫生所,孩子去医院,要开车半小时,古镇里没有电影院,“没有孩子时,我和老公还会去城里看电影,现在基本不会了,也没有连锁的综合超市,想买海鲜,我们就要进城。”
生活有不便的地方,但半个小时的车程,他们完全可以接纳,“路上不堵车,到了目的地也不用排队,人很少。有些人需要的是银行、连锁店……但我们可以接纳现在的生活。”
如今定居成都,似乎很多人并不满意,更希望听到她四处游历的故事,但顾少强明白,“如果被大家的意见绑架,我可能现在是被迫看世界。”顺其自然,说的是她,“在路上,两个人相爱,结婚,有孩子,养育孩子,而开客栈,是我们共同的梦想。”
一位老板娘
“我喜欢开客栈,这是我十年的梦想,我为什么不去好好经营?”
内心强大的顾少强不在意别人的评价。“我一开始也没和大家承诺马上环球旅行,大家理解是那个样子,我也没办法,大家赋予我的‘有情怀’,其实我是一个特别接地气儿的姑娘,所以那是大家想象中的我,所以后来我出本书,我就讲讲真实的我,不是大家所想象的那样。”
目前是客栈经营的旺季,“每年五一到十一是相对来说,比较好一些,十一过后,整个镇子都是淡的,来的人很少。但凡来的客人基本都是慕名而来。”
另外,就在客栈前面的铺店,他们还开了家书店,于夫还卖他和朋友原创设计的民族服饰,还有一些河南残疾朋友做的手工纳的千层底的鞋,赚得钱一部分给藏族的孤儿学校买米、买油。
“我一直不是一个安分的老师,生活中有很多我感兴趣的事儿,我会认真做好每一件我想做的事儿,我妈说认真的人,没有事情做不好。在郑州当老师时,我已经是年轻老师当中的学科带头人,忽然辞职了,很多人不理解,毕竟这么多年熬出来了,但我不要‘优秀教师、先进个人’,这些对我来说不重要。” 顾少强对法制晚报·看法新闻记者说道。
装修客栈那会儿,顾少强会用电钻修螺丝,会修水管,换灯泡对她而言就是小儿科。做这些,她都乐在其中,“对我来说是一种挑战,我喜欢每天的生活不一样。”
“我想去看世界,但我不着急,这一辈子都在旅行,日子长着呢。”
“我不会辞职之后什么都不干,各地旅行,那是需要钱的,我需要赚钱,旺季的时候赚钱,淡季的时候旅行。我不需要别人资助,曾有游戏代言找过我,但我拒绝了,我不会给网络游戏代言,因为我不喜欢孩子们玩游戏,我曾经是老师,突破我道德底线的事儿我不做。我现在赚我该赚的钱,比如做独立心理咨询,一个小时五百元的咨询费,另外,开客栈的收入等,这些是我应该得的。”
有人说顾少强是网红,但她不觉得,“我不是,我舍不得拿钱打玻尿酸,垫下巴。我要拿着这钱好好吃饭。”
“就是认真的生活呗,到现在为止,我也没觉得自己是什么名人。” 
(原题《辞职女教师没去看世界 解释称“不会被外界意见绑架看世界,要认真生活”》)
责任编辑:姚秋韵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情怀辞职信,世界那么大

相关推荐

评论(1k)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