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汉退休老友进山互助养老,上有老下有小自叹有点自私

王春/成都商报

2017-09-11 09:06

字号
邓超慢慢融入了当地的生活。
邓超终于成了一位地地道道的“农民”。这是他近些年来的梦想。
一年前,57岁的他从武钢内退下来,提前进入养老阶段。
根据民政部《2016年社会服务发展统计公报》数据,截至2016年底,全国60岁及以上老年人口23086万人,占总人口的16.7%。
邓超虽然不在这16.7%的行列内,但他告诉红星新闻记者,他早就意识到了老龄化社会的到来,所以十多年前,他就开始考虑养老问题。
2012年,在几位老友的撺掇下,他跟着上了山,成了武汉市新洲区汉子山村的“编外村民”,偶有闲暇,便上山休养。
如今,30余户“城里人”分散在汉子山村内,过起了田园生活。用邓超的话说,“我们这是在互助养老。”
经过多家媒体报道,距离武汉市90公里的这个偏僻的山村,热闹了起来,踏访者云集,最多时一天有200余人浩浩荡荡而来。
邓超和他的老友告诉红星新闻记者,他们这个年龄,上有老下有小,牵扯太多。所以,一般情况下,只有邓超一人在山中。
一群人的梦想
“喜欢山野生活” 老友组团 进山养老 二三十年的老友,“知根知底”
在汉子山村内,很难看到壮实的青年。“老弱病残”成了这片土地的陪伴者。
当地农民告诉红星新闻记者,汉子山共有222户村民,但闲置的民宅就有102间。村人争相住进了城里的楼房,结果,家中的老屋日渐荒芜,无人料理。
但在90公里外的武汉,却有人厌倦了城市的喧闹,想要找个清静的地方养老。
他们是武钢的工人,在村民眼中,他们曾是端着“铁饭碗”的城里人。
2011年的一天,邓超和谌鄂湘、卢斯荒几人闲聊——快到了退休年龄,他们有了“后顾之忧”。
邓超说,他们几人起码是二三十年的老友,“知根知底”。在禁猎前,他们曾在几百公里范围内的大山里结伴打猎,“喜欢上了山野生活。所以决定找个村子,一起养老。”
谌鄂湘成了“带头大哥”,那段时间,他们几人辗转黄陂、孝感等地。几个月后,谌鄂湘看上了汉子山,“环境好,村民淳朴,距离武汉又不远。来回跑了七八次,才定下来。”
邓超回忆,一开始,他在黄陂的山里养鸡,结果,“鸡被偷了很多。”
知道谌鄂湘已经在汉子山选好了地方,邓超也跟了过来。
但是,他当时即被眼前破败的老屋震惊到了,“像个鬼屋,杂草丛生,破败不堪。”不过,这个相对独立的老屋还是得到了几位老人的青睐。
2012年7月,合同签订,两座老屋一年的租金仅2000元,“而且,房东还送了几亩地种。”
接下来,就要搞基建了,“除草,补瓦,又先后做了厨房,还有卫生间。前前后后用了2年多,花了10万元。”
卢斯荒向红星新闻记者回忆,2013年,他们又把旁边的一间老屋也租了下来。组团养老的队伍在逐渐扩大。
邓超中午来到“总部”,和两位老友一起吃饭。
退休生活
从一种忙碌到另一种忙碌

现在,邓超孤身一人住在村民中间,偶尔和老友一起吃饭。但更多时候,他在忙碌。
每天6点,他便会起床,一般情况下,会忙到晚上9点多钟。
邓超每天沉浸在忙碌中,没有时间考虑太多。3条狗,6只鹅,20只大白鸭,150多只中华宫廷鸡……还有两亩田地,这些,成了他生活的全部。偶尔有时间,他会去钓鱼或者捕虾,上上网,看看股票,“我年纪相对轻些,闲不住,想给亲友们提供点健康的东西,卖个成本。现在每天只睡四五个小时。但自己情愿做的事情,就不会累。”
邓超戏言,与退休前相比,他是从一种忙碌再到另一种忙碌,“之前是人家在支配,现在,我忙忙碌碌,但无拘无束。”在山里养老的都市人,大多像邓超一样,过着另外一番忙碌的生活。
并不清净
“入乡随俗”多少有些困难
约在2014年,武钢几位老友深山互助养老的消息引起了外界关注。随着媒体的报道,汉子山仿佛成了武汉新洲区的一张名片。今年4月的一天,200余人的队伍蜂拥而来。近期,自发前来寻租的人更是不断。
63岁的谌鄂湘不堪重负,病倒了。
卢斯荒有些无奈,“这一周来的人太多。平常最少三帮人,最多七八帮。老谌带着他们到处去转,看房子。医生说,他主要是累的,抵抗力下降了。”但他也承认,如果年龄大了,动不了了,还是得回城里,当然,“如果这里的医疗条件能够满足,我们可以请个人,给他劳务费。就在这儿过了。”这些城里人想要“入乡随俗”多少有些困难。
邓超说,毕竟,房子不是自己的,“房东对我们的干扰太大。逢年过节,他会回来,他们人多,干扰就大。这跟城市租房不一样。”
邓超觉得,因为生活习惯和社会认知等方面的差异,他们和村民之间还是有一些距离,很难有什么共通的话题。但是,随着时间的推移,邓超还是慢慢融入了当地的生活,“可以和他们一起钓钓鱼,除个草……”
现在,邓超和当地村民还算相处融洽。
一个人的逍遥
“家里丢下没管了” 如何弥补? 他陷入沉默 “这样的养老相当于是一个人的逍遥”
而真正的问题依旧横在几位老友心里。他们在聚餐时,会聊起各自的儿孙或者父母,毕竟,他们这个年龄,也是上有老下有小的。
看待孩子
很多父母被孩子绑架了
对于邓超还有其他人来说,儿孙不会成为自己养老的羁绊,“我们这个年龄,一般一个孩子。大家辛辛苦苦,老了,还那么辛苦干嘛?孩子有孩子的生活。以前,我们都是为了那个家,但现在,把他养大成人了,要他自己去经历。”
邓超认为,现在,很多父母被孩子绑架了,“他们天天看手机,你倒成了他们的保姆。你要给他一定的压力,不能什么都依赖你。”
对待父母
一旦身体不好就得回去
不过,谈及父母,邓超有些歉意,“妻子只是偶尔过来几天,因为家里还有老人。得把他们安排好,否则隔三差五就要回去。”
邓超直言,他的父母均已八十多岁,身体尚好。“一旦身体不好,就得回去。现在我妹妹在照顾老爹老娘,大病时我得赶回去,这里让他们照应下。”
山里的路况并不好,而且医疗条件有限,所以,邓超和他的老友们一般不会将老人接进山中。
卢斯荒的父亲今年已经86岁。这成了卢斯荒最大的牵挂,“媳妇在家照顾孙子。父亲目前是妹妹和妹夫在照看。”
面对妻子
我回家时会尽力弥补
当然,卢斯荒在进山前是和妻子商量过的,“她是同意的。这是件大事,就算她有意见,也能够理解。”
卢斯荒说,5年过去了,已经适应了山里的生活,回去了就会感觉不适。“媳妇有意见,但也接受了。她只要有时间就过来,有时候十天半个月,有时候三五个月。”
卢斯荒顿了一顿,“家里头的事情基本都是她在承担。我回家时,会尽力弥补。”
但当记者问及如何弥补时,卢斯荒一阵沉默。之后,他又说,“她偶尔来一趟,就会赞不绝口。感觉还是山里好。但在这里要记着家里,在家里又记着这里,我和老谌只能轮流回去。”
最后,几经纠结,卢斯荒终于承认,这样的养老相当于是一个人的逍遥,这令他多少有些纠结,“说不好听点,有点自私,家里丢下没管了,都是媳妇儿在弄,有点对不住她。”
几个人的生活
“牢骚话多了” 矛盾累积 朋友分居 “钱倒没什么,主要是性格”
“不喜欢城市,太吵了。”卢斯荒说,几位老友抱团养老,互相有个照应,也可以朝夕相处。
他们一起吃饭,一起生活,安安静静地过起田园生活。如今,5年过去,这个地方有了自己的名字——养老山居。
但是,最初的几位老友却未能聚在一处。
一开始,养老山居内有5户人,如今只有两户常住,其他人或者搬离或者偶尔度个假。
在邓超看来,这是必然的。他说,时间长了,矛盾会累积,每个人的生活习惯不一样,“朋友归朋友,毕竟不是住在一起。”
邓超回忆,2016年之前,自己还在上班,只有周末才上山,“有人擅自做主买了一群羊,买回来又不怎么管,有的死了,有的走丢了……总之,他做主的时候,没做好规划,又不和我们商量。结果,还要大家平摊。”
“钱倒没什么,主要是性格。”邓超直言,生活在一起,难免有矛盾,“牢骚话多了,但还没有爆发。我看出来了,就分居出去了。虽然曾一起上班,但还是该保持一定的距离。”
2014年,邓超搬离。虽然只有几百米的距离,但是,养老山居逐渐成了几位老友口中的“总部”。
不过,去年,邓超的养老计划再次被打乱,“房东毁约了。是个寡妇,我也就没有计较。”
去年年初,邓超内退,正式成为全职的“养老者”。他租下了距离总部几百米外的两层民房,开始常住,“有时候,几个月不回去。”
(原题为《编外村民 “说不好听点,有点自私”》)
责任编辑:王卉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养老,务农

相关推荐

评论(15)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