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程院院士陈清泉:禁售燃油车要分步走,可先在北上广深试点

澎湃新闻记者 李皙寅

2017-09-15 07:20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禁售传统燃油车,未必是全面禁用燃料、禁用内燃机,只用电动机、用电驱动汽车。”
9月14日,在第四届APEC车联网研讨会及2017MMC智慧出行体验周上,有“电动车之父”称誉的中国工程院院士陈清泉,在接受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专访时表示,燃油车仍有不可替代性,新旧能源更迭尚要靠市场决定。
此前的9月9日,工信部副部长辛国斌在某论坛上公开表示,目前工信部启动了停止生产销售传统能源汽车时间表的相关研究,也将会同相关部门制订我国的时间表。
对此,有解读称有关部委有意对燃油车“一刀切”,全面推行电动化。
中国工程院院士陈清泉。东方IC 资料图
在陈清泉看来,这或许存在误读。他认为,目前汽车燃料正在逐步提高油品质量,同时,包括乙醇汽油在内更多环保的生物能源,可以逐步替换柴油、汽油;另一方面,内燃机能量转化效率高,使用方面,稳定性好,在某些特定领域,不可替代性依然很强。
现年80岁的陈清泉,原籍福建省漳州市,出生于印度尼西亚的马吉朗市,是知名电力驱动和电动车专家。
除了中国工程院院士,陈清泉还是美国电机电子工程师学会院士(IEEE Fellow),英国皇家工程院院士,乌克兰工程科学院院士,匈牙利工程院荣誉院士。
“电池的能量密度存在上限,较难突破,最好的办法是将内燃机与电机相融合”
陈清泉被称为电动车之父,他提出了电动车研究核心和总体指导思想,将汽车技术,电机技术,电力驱动技术,电力电子技术和现代控制理论有机地结合起来为现代电动车学奠定了基础。
关于电动车与燃油汽车的比较,陈清泉认为,各有优劣,要结合具体使用场景做分析。燃油汽车的加燃料时间短,行驶里程长。燃油汽车在大型载重、物流领域不可替代性很强。固然,电动汽车能量转化效率高、动力性好,但电池的能量密度远低于生物能源,行驶里程受限,想跑长途就得叠加电池组,增大车重;即便快充,依然需要数十分钟,降低了商业用车的经济效应。
虽然可以通过换电、无线充电、电池技术革新等弥补上述问题,但陈清泉认为,电池的能量密度存在上限,较难突破。
关于燃油和新能源在汽车上的应用,陈清泉认为,最好的办法是将内燃机与电机相融合。
他举了一个例子,2016年,初创车企泰克鲁斯•腾风就曾尝试研制出一款增程式混合动力汽车,车身采用了一款飞机用的燃气轮机发电,再由车载电池驱动汽车。
公开资料显示,这款汽车最大时速可达350公里,油箱加满后,续航里程达到了2000公里,理论百公里油耗为0.18L。
中国电池技术与世界领先电池技术的差距正在逐步缩减,毕竟中国新能源汽车用得最多,经验最多,进步最快。陈清泉对于中国电动车技术实力充满信心,目前主流三元材料电池能量密度在200Wh/kg。清华大学的一支科研团队,通过技术改良,采用仿生蜂窝结构代替传统的平板结构,加上运用新材料,使得能量密度达到了800Wh/kg。
禁售燃油车需要分步走,建议:先期考虑在北上广深禁售传统燃油车
陈清泉认为,出行领域的能源革命势在必行。从个人角度来说,便利的用车生活,是消费者追求幸福生活的本能,汽车消费需求会进一步扩大;从公众角度,用车带来的外部效应,对自然环境、社会环境也必须纳入考量。两者互相妥协的结果,必然使得汽车的节能环保的标准不断提高。
陈清泉建议,冷静看待欧洲各国密集出台“禁售燃油车”的“倒计时”。这大多是政治家的呼号,具体落实到执行上,牵扯的问题很多、很杂,需要学界、业界共同研究。
据不完全统计,欧洲已有7个国家设立了燃油车禁售时间表。留给车企的准备时间十分悬殊,距今最短8年,最长33年。其中,挪威、荷兰定在2025年,瑞士、比利时定在2030年,法国、英国定在2040年,瑞典定在2050年。
陈清泉认为,“禁售传统燃油车”的前提有两点:一,新能源汽车取消财政补贴后,仍有较强性价比,吸引消费者主动选择;二,国内基础设施建设做好充分准备,面积地域广袤、不同地域情况完全不同,禁售一款产品前必须要和替代品之间做好衔接。这些要由市场来做决定。
据新华社报道,欧洲汽车制造商协会9月13日提议,到2030年,相关各方将促进汽车的二氧化碳排放量比2021年减少20%,但前提是电动汽车市场发展区成熟。协会主席、戴姆勒公司董事长蔡澈(Dieter Zetsche)表示,应将欧洲减排目标与市场现状相结合,而“市场现状就是消费者对电动汽车接受度很低”。
在具体落实上,陈清泉的观点是,必须要分阶段、分地域一步一步来,这其间需要有关部门更多地听取业界、学界的声音,合理制定政策。比如,禁售传统燃油车,就可以从北上广深地区先行取消,以作试点。
追寻“碳足迹”:包括碳排放交易在内,配套政策尽快跟进
在陈清泉看来,交通占能源总用量的1/3,禁用化石能源,会引发国内的能源革命。目前国内的化石能源占比依然很大,预计到2050年年前,化石能源仍将占能源来源的半壁江山。因此,需要从“全生命周期”的角度,考核电动车的环保性,包括发电厂的发电模式、车辆上路的实际排放、电池回收再利用,这就需要去追寻“碳足迹”。
据了解,碳足迹,英文为Carbon Footprint,是指企业机构、活动、产品或个人通过交通运输、食品生产和消费以及各类生产过程等引起的温室气体排放的集合。“碳”耗用得越多,导致地球暖化的元凶“二氧化碳”也制造得越多,“碳足迹”就越大;反之,“碳足迹”就越小。
陈清泉建议,有关部门适宜加速此前的碳交易制度,现在有智能网联的技术,分时租赁的商业场景, 鼓励用户、汽车运营企业去使用低排放的汽车,有效降低污染。
责任编辑:孙扶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相关推荐

评论(244)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