纸业涨价潮调查:中游纸板厂囤货提价,下游纸箱厂利润被挤压

澎湃新闻见习记者 张赛男

2017-09-14 20:09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宁波一纸板厂车间。 东方IC 资料图
2017年9月13日下午12点10分,从事纸箱生产的白浩提着27万元现金去江苏南通一家纸板厂预定纸板。今年8月份之前,像他这样的纸箱生厂商去纸板厂订货基本可以不用现金,可以每月定时结账,订单不用排队而且能保证及时到货。8月份之后,这一切都改变了。
“做纸箱的怕订不到货,我每天要提着现款去订纸板,资金压力很大;同时,在这种市场行情下,客户也怕买不到货,纸箱订单量增加了,但我们又不敢提价太多。所以订单虽然多了,但是钱却没有多挣。” 白浩说。
在原料纸价的一路飙升之下,纸箱价格也涨势汹汹。但在这轮涨价潮中,纸业涨价的逻辑在哪?纸箱生产商生存现状又如何?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采访了以白浩为代表的纸箱生产商,发现他们的日子也“并不好过”:一方面要被动承受着原料价格的上涨,另一方面还要考虑市场份额,估量消费端的价格接受度。
下游:纸箱厂被动提价
从去年下半年开始、尤其是11月之后,瓦楞纸涨价潮就愈演愈烈,屡屡见诸报端。瓦楞纸是由挂面纸和通过瓦楞棍加工而形成的波形的瓦楞纸粘合而成的板状物,是纸箱的原料。据白浩介绍,进入2017年,瓦楞纸(纸板)价格在3月份进入市场淡季后,出现过回落; 3-6月之间相对稳定,只有个别厂家价格有所上涨,平均涨幅在10%左右。真正飙涨是在8月份之后,“几乎三天一个价”,仅9月份以来,就已经提价了3-4次。
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流通领域重要生产资料中瓦楞纸的市场价格在今年经历了“过山车式”的变动。1-2月份,瓦楞纸延续去年的涨势,维持了4000元/吨以上的价格高位。3月份开始出现大幅下降,4月1日至10日,价格仅为2795元/吨。然而进入8月份,纸价再次回到4000元/吨以上的高位。最新数据显示,9月1日到10日,瓦楞纸价格达到了4748.3元/吨,是今年以来的峰值。
在白浩给澎湃新闻提供的两份报价单中,以五层AB楞为例,4月5日纸板厂提供的报价为4.9元/平方米,到8月23日,该款材质价格提高到5.3元/平方米,发稿日当天,白浩告诉澎湃新闻:目前该款价格要在5.3元/平方米的基础上再增加10个百分点,即5.83元/平方米。
作为纸箱厂的上游原料,瓦楞纸价格的上涨,直接导致了纸箱价格的攀升。澎湃新闻记者曾在今年6月底在网上购买过用该材质制作的60*40*50厘米的纸箱,当时价格为6.66元,到9月13日,该款纸箱价格上涨到10.51元,而仅一天之隔的9月14日,上涨到11.58元。同材质50*40*40厘米规格的纸箱,也从6月底的5.45元上涨到9月14日的8.98元,涨幅分别达到了74%和65%。
该店家向澎湃新闻表示,由于纸箱原料涨价,目前售价是按市场变动做出了调价,不是无缘无故的涨价。他还预测,“今年以后的价格肯定都是往上涨的,现在的价格已经是最低了”。
溯源:废纸价格上升,中游纸板厂大量备货提高纸价
澎湃新闻查阅资料发现,纸箱生产的产业链大致如下:废纸—造纸厂—纸板厂—纸箱厂。实际上,今年以来,整条生产链从源头开始就感受到了供应压力。
2017年8月中旬,环保部发布2017年版《进口废物管理目录》,其中,未经分拣的废纸从限制进口调整为禁止进口,回收(废碎)纸及纸板、包括特种纸也被列入“禁入名单”。此前,废纸主要依赖进口,随着废纸进口全面收缩,纸业生产自然受限。
而记者居住的小区旁,一家垃圾回收站堆满了废硬纸板,一位正在打包硬纸板的工作人员告诉澎湃新闻,现在废纸板收购价格已经达到8-9毛/斤,较之前几个月的价格翻了一倍。
一方面是原料价格的上涨,另一方面,随着环保压力的加大,一批造纸厂被关停,影响原纸产能,也抬高了原纸出厂价格。
但白浩认为,尽管关停造纸厂可能会推升原纸价格,但这种波动幅度不会太大。最主要的影响因素是中游纸板厂在联合提价。
“就我所知,这里几家大的纸板厂都囤了4000万至5000万元的货,一旦有政策或市场的风吹草动就开始联合提价。纸板市场目前是卖方市场,我们得求着纸板厂。我们既要及时结清欠款、带着现金去订货,订货还需要排队。现在订货到拿货要3-4天,好材料还要更久,量少的小单子得等10天以上,甚至还有被退单的风险。而在以前,当天或第二天就能拿到货。” 白浩说,“纸板厂里25辆8米多的卡车一天要送50车以上,量基本上是以前的两倍。”
为什么纸箱厂会在本轮涨价潮中显得如此被动?白浩分析了一个很重要的原因:“因为纸箱厂是没有办法囤货的,我们的客户都会有具体尺寸的要求,每个都不一样。但是纸板厂就不一样了,他们的纸都是一卷一卷的,可以囤很多货,受市场波动小。也就是说,即使原纸价格上涨,纸板厂由于可以前期囤货,以较低的价格购入,在涨价潮中以当前市场价卖出,赚取差价。”
挤压小厂商生存空间
相比于纸板市场的卖方市场,纸箱市场却是十足的买方市场。作为直接面对消费者的纸箱厂商,一头承受着上游纸板厂推升的成本,另一头又不敢提价太多,吓跑消费者,白浩感叹,“简直两头受气!”
“我们这一环是直接面对消费者,客户都非常敏感。我们即便可以把抬升的成本转嫁给消费者,表面上保持利润不变,但提价部分是要交税的,这就相当于在压缩利润。在这种情形下,有价值的客户在变少,没有价值的客户变得更没有价值。”白浩说,“表面上活干得多了,但是钱没有多挣。”
白浩曾听到同行抱怨生意做不下去:“尤其是小作坊,没有足够的现金流。提货不能欠款,客户的货款总有一些不能及时。如果价钱再不好,就不想做了。”
而不仅仅是纸箱业,纸价上涨也在影响其他相关产业。在一些以加工为主的服装厂内,本身盈利就不高,随着包装纸箱的价格大幅上涨,利润减少甚至亏本。
(应受访者要求,白浩为化名)
责任编辑:张赛男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纸,涨价,原料,纸板

相关推荐

评论(40)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