郡县之治|福建大田县委书记:办公楼破,但学校医院都很现代

澎湃新闻记者 韩雨亭

2017-09-20 08:14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编者按】
郡县治,天下安。
习近平同志曾说过,县委是我们党执政兴国的“一线指挥部”,尤其县委书记“官不大,责任不小、压力不小”。澎湃新闻推出“郡县之治”专题,展现处于党的组织结构和国家政权结构中承上启下关键环节的县(区、市)主要官员们的思考与努力。
位于福建省中部的大田县是典型的山高坡陡、人多地少的水土流失区,同时作为传统矿区,水污染难题长期困扰着大田,使得当地政府负有很大的治水压力。
“河长制”改变了大田县的治水局面,目前已经基本实现了“河畅、水清、岸绿、景美”的目标。
2009年,在推行“河长制”之初,时任大田县委常委、常务副县长的熊旭明抓住了大田治水的关键痛点,并提出了“污在水中、源在岸上、根子在人”治水理念。
作为福建省第一个推行“河长制”的县。经过长达8年努力,大田县用制度和技术创新思维给中国生态治理提供了值得参考的范例和样本。
此举不仅解决了当地沉疴已久的水污染难题,更为大田县可持续发展提供了一种想象空间和可能性。
清华大学中国农村研究院博士后张明慧在对大田考察后认为,“大田河长制经验推行之早、力度之大、时间之久、经验之丰富,在全国范围内来说都是名列前茅的。”
“我们正在朝着绿色、生态、环保和科技的产业方向去努力,目前正在一步步实现。”大田县委书记熊旭明近日在接受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专访时称。
作为大田版“河长制”关键推动者,熊旭明曾担任过多年的总河长。
近两年,熊旭明把大量财力和物力都投入到民生工程和项目当中,将绝大部分财政资金投入到建设医院、学校和城市环境改造之中,此举让他获得了当地民众的好评,为此有人称他为“民生书记”。
“我在大田工作把握住了一个底线,所有亲戚朋友同学都不能到大田做项目,不允许他们来投资和搞矿山,谁都不许来,这也得罪了很多人。”熊旭明在接受澎湃新闻采访时称。
他认为,尽管这样做很绝情,但也避免了产生不必要的误会,否则哪怕他的亲戚是用合法手段拿到工程,外界也会认为那是权力在里面发挥作用。
【专访熊旭明】
“生态与发展不矛盾”

澎湃新闻:在全国各大城市都在拼命发展经济的时候,作为以矿产为主的大田县为何选择了生态发展之路呢?
熊旭明:以前大田县为追求经济效应,以牺牲生活环境作为代价,河水很污,河道很脏,对于当地民众而言,生活在这样环境里应该是不幸福的,所以怨声载道,面对这种情形,我坚定了一个想法——把河道治理好。
十八大报告提出“五位一体”总体布局(即经济、政治、文化、社会和生态文明建设总体布局)。环境就是民生,我们通过对城市的改造,生态环境的保护,让人民生活更幸福。现在大田的河道管理力推“河长制”,城市管理也施行“街长制”。将大田建设成一座生态之城,正是我们努力的方向。
澎湃新闻:在财政并不宽裕的情况下,你却将大量财政资金投入到民生设施的建设,这是基于怎样的考量?
熊旭明:作为政府就是应该提供公共服务,让人民有幸福感,有获得感,经过了“河长制”等一系列改革措施,现在大田公共服务,文体设施基本到位,生态保护让森林覆盖率高了,林木蓄积量也好了,臭烘烘的河道也干净了。当地老百姓纷纷拍手称快,给政府点赞,这也说明我们把事做对了
澎湃新闻:为了治理生态环境,现在大田县将作为税源的矿产企业进行关停和限制,可是搞生态环境治理和民生工程又都是花钱的事儿,从财政角度来讲,政府会不会面临压力?
熊旭明:如果经济发展和生态环保产生矛盾怎么办?这的确是个大问题,对于地方政府来说,没项目,就没税收。即便如此,对于无序开采的工矿企业,我们还是下定决心要关;而对于不安全、不环保,或者不按开采实际要求的企业,必须关停。为什么这么做呢?因为民众反应很强烈,他们也在看你政府怎么办。作为县委、县政府态度必须是积极回应,我想也是“民有所呼,我有所应”的体现吧。
以前,为了追求GDP,要项目,很多地方政府不会去管环保和生态。现在情况变了。
澎湃新闻:有人会说,难道不要GDP了吗?
熊旭明:GDP还是要的,只不过大田县作为福建省重点生态功能区,有它的角色和使命。目前,三明市只有大田和泰宁纳入了省重点生态功能区。泰宁本身就是一幅山水画,大田就不行。我们怎么办呢?只能进行生态治理,才能把生态文章做出来。推行“河长制”不是有什么先见之明,而是现实环境逼出来的模式。
澎湃新闻:你认为生态环保与经济发展之间是否存在一定矛盾呢?
熊旭明:生态环保与经济发展之间也不矛盾。每个人都希望家乡的环境美,如果生活在一个又脏又臭的地方,哪有什么幸福感可言呢?又如何吸引真正好的投资呢?一个宜居的生活环境更能吸引到好的产业项目,所以我们在吸引项目的时候,特别注意他们的产业模式上是否注意生态和环保。
澎湃新闻:听说现在大田县房价也开始起来了,你怎么看这件事?
熊旭明:这说明大田当地老百姓富裕了,所以买房成了“刚需”,大家都希望能住上好房子。以前大田有钱人都到厦门、泉州去买房,现在开始回大田买房了。说实话,高速公路就像一把“双刃剑”,对一些县级城市造成了很大的冲击,大田到泉州只有120公里,到三明只有132多公里,而到厦门只要2个小时。早年,我最担心大田很多人都跑掉了,最后把大田变成一座空心县城,那样一来就麻烦了,如果一个城市没有人气哪里会有财气呢?
所以我们立足于把县城打造好,唯有宜居的环境才能让老百姓自发留在大田。现在看来,不必担心了。
打好“民生牌”
澎湃新闻: 你一直在谈如何让老百姓有幸福感和获得感,请问作为一名党政领导,你的满足感来自哪里?
熊旭明:我的幸福和满足感来自于当地民众对政府所作所为很认可和支持。近几年很多从北京、上海返回大田过年的老乡,不想离开了,他们认为家乡好,因为这里有好的生态、好的空气,没有雾霾、沙尘暴和堵车,完全是慢生活。
澎湃新闻:在招商引资过程中,会不会也有一些经济体量很大,但并不那么环保的产业来影响你们的判断和方向?
熊旭明:有,有些化工企业。虽然我们有一定压力,但还是坚持住了,因为环境一定要保护好。
澎湃新闻:你现在特别重视城市建设,是不是认为环境好了,并且具备了一定的城市功能,能吸引更好的企业入驻。
熊旭明:没错,一座城市的功能必须齐备。早期大田的城市承载力比较差,又脏又乱又差,现在大田县城主干道很干净,车辆摆放也很有序,各级领导来了后都表示认可。省里面有位领导来到大田,住了一个晚上,他认为大田是福建最美的一座县城。
澎湃新闻:现在中国几乎所有的地方发展都面临着转型升级,请问你是怎么来思考大田的呢?
熊旭明:经济转型升级很重要。现在我们在研究大田县矿产资源产业往什么方向走。比如像煤炭就是一个很矛盾的问题,水泥也是如此,原先有二十几家水泥厂,但问题是它们对空气、大气污染很严重,只能大部分关停,只留下三个水泥厂。这既是想解决大气污染、矿山开采无序的问题,也是一种资源的重新配置。
澎湃新闻:如何进行资源重新配置呢?
熊旭明:把矿产资源大部分集中在国有企业手上,最后做成产业链。
澎湃新闻:大田本身的矿产就十分丰富,请问如何更好利用好矿产资源呢?
熊旭明:没错,但我们应该挖掘附加值更高的矿物质,现在大田县的石墨储量是全国最高,科技部高新司曾经派人前来考察,目前探明的硅晶石墨将近3000万吨,全国储量最大。最近我们也在对接,探讨如何把微型石墨转换成石墨烯,再发展到应用领域。
澎湃新闻:大田县准备未来在环保产业上也有所作为?
熊旭明:大田现在引进了浙江一家名叫威斯特环保科技有限公司的企业。实际上它是处理垃圾的,对垃圾填埋场进行处理,这个产业肯定很有前景,它主要应对城市快速的扩张,具有很大的市场想象空间。这家企业引进了三名院士来研发垃圾处理设备。一座城市的产业转型,不能空喊,要依靠科技,如果没人才、没技术,不可能会成功转型。
澎湃新闻:这些专家人才相当于是大田县未来产业发展的“智库”?
熊旭明:没错,唯有引进一流人才,才能让大田进行“弯道超车”。目前他们已经研发28台套垃圾处理设备,将垃圾山进行全资源无害化处理。在中国快速城市扩张的今天,环保产业很有市场。早年,由于大田拥有丰富的矿产资源,所以也衍生了机械制造产业。现在通过引进环保装备产业,机械制造业的附加值也提高了,包括智能制造也带出来了。大田生产的土壤修复一体机、智能环保机器人已对外展示,获得了社会的广泛认可。
澎湃新闻:这是否让你更加确定了大田未来的发展方向?
熊旭明:大田发展与中央政策和大政方针是吻合的。大田的“经济牌”主要是产业转型,接下来更加重要的是“民生牌”。大田在高速公路旁竖了一块牌子,写着“人民至上,实干兴邦”,我们希望倡导所有干部都要以人民为中心,多办老百姓受益的事。
澎湃新闻:请问你们对民生是如何投入的?
熊旭明:实际上,近年来大田对教育、医疗、文体和民生基础设施都投入了很大的财力和物力。以2016年为例,我们财政支出20亿多元,民生支出就达到了17亿多。以前,大田上访户比较多,近两年很少了。为什么呢?他们感觉到政府是为人民服务,我一直讲财政是人民财政和公共财政,所以不能用来建设楼堂馆所,搞吃喝玩乐,大田所有政府办公楼都很破旧,有的甚至是危房,但你到学校、医院去看,都是当地最现代化的建筑。
澎湃新闻:听说你对党员干部要求很高,他们在你手下工作可能面临很大考验。
熊旭明:没错,我知道这些年大田的党员干部都很辛苦,虽然我不要求“5+2”“白+黑”,希望大家劳逸结合,但工作量摆在那里。但为更好体现一个服务型的政府形象,我必须打好另一张牌,那就是从严治党,所有的工作,关键在党,关键在人。哪怕你再好思路和制度,没人去抓落实,最后都是空的。
我在大田工作时间很长,2001年8月至今,马上就要满16周年了,所以我对大田一草一木都很有感情。如果你对一个地方有感情了,自然很多事要做。哪怕一个村支部书记,完全可以带动一个村,激活一个地方。为什么说要打好党建牌,因为关键在党,关键在人。如果翘着二郎腿,泡着功夫茶,走着四方步,那完蛋了,地方肯定就不发展。我们现在用干部,好的干部大胆起用,政绩也就上来了。
(本文来自澎湃新闻,更多原创资讯请下载“澎湃新闻”APP)
校对:丁晓
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县委书记

相关推荐

评论(150)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广告及合作 版权声明 隐私政策 友情链接 澎湃新闻举报受理和处置办法 严正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