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理辞职、抗议不断:斯里兰卡政府会在“外援”到来前垮掉吗?

澎湃新闻特约撰稿 胡毓堃

2022-05-10 12:24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当地时间5月9日下午,斯里兰卡警方宣布,由于斯里兰卡和平抗议者与政府支持者的冲突不断升级,斯里兰卡从9日下午开始在全国实施宵禁。同时,斯里兰卡总理马欣达·拉贾帕克萨(Mahinda Rajapaksa)宣布辞职。
自3月9日起,南亚岛国斯里兰卡成为了全球焦点之一:由于旷日持久的经济危机及其引发的民生危机,全国民众对斯政府尤其是总统戈塔巴雅·拉贾帕克萨的不满终于爆发,并持续至今。
不同于传统意义上“政治斗争的延续”,这次全国性抗议活动汇聚了斯国不同政治派别、职业领域、社会阶层的民众,甚至还有国家机器中的公务人员,可谓引发众怒而导致的“全民大抗议”。抗议中的冲突与暴力升级,甚至出现了执政党国会议员遇害的惨剧。
面对抗议浪潮和总统下台的呼声,斯政府软硬兼施,一方面有限改组政府,另一方面则于4月1日和5月6日两度宣布实施紧急状态,5月9日又开始全国宵禁,试图用国家力量平息事态。但如果持续多年的结构性经济社会问题无法对症下药,斯政府渡过当前难关就已不易,整个国家革除积弊、渡过难关更是难上加难。
天灾人祸,民生多艰久矣
对于斯里兰卡来说,发于早春、延续至今的全国性抗议活动,无论从规模还是影响来说,都在该国历史上颇为罕见,也在当今世界各国反政府抗议活动中并不多见。
首先,这次抗议活动并非纯粹的“政治反对派活动”,而是全国“反政府民众大集合”。《印度快报》便指出,发起此次抗议活动的是整个社会公众,教师、学生、医生、护士、IT从业者、农民、律师、社会活动人士、运动员、工程师都参与其中。就连一些没有效忠任何政党的警官也加入抗议活动。
美国《外交官》杂志观察发现,多数抗议者出自自身意愿而参与行动,无意追随特定政党。从加勒到科伦坡,不少中下层年轻人表达过对议会反对党的不满,甚至提醒反对党议员不要参与他们的抗议活动。跨族群、阶层、跨行业、跨意识形态群体不约而同地走上街头,显然不是反对党所能组织、操纵的。
能够同时激起全民怒火,原因自然在于现状糟糕到令人忍无可忍。自2019年开始,斯里兰卡便陷入了严峻的经济危机,而公众舆论普遍认为,斯政府施政不当要为此负主要责任。
斯里兰卡经济基本面长期欠佳,尤其是进出口高度失衡、贸易逆差严重。总统戈塔巴雅·拉贾帕克萨(Gotabaya Rajapaksa,即5月9日辞职的总理马欣达·拉贾帕克萨的弟弟)领导的“人民阵线”2019年上台以来,本届斯政府为了兑现对选民的承诺,罔顾政府财政收入乏力的现状,废除《2019年中央银行法案》,从而使政府可以不受阻碍地影响斯央行政策,包括印钞等货币政策。
在此基础上,斯政府实施大幅减税等迎合民粹思潮的政策,导致国家税收锐减。为了走出入不敷出的窘境,斯政府罔顾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建议,一再加印钞票,更是在今年4月6日创下了单日印钞量历史纪录(1190.8亿斯里兰卡卢比,约合人民币22.36亿元)。疯狂印钞、无限制增加货币流通量,必然导致通货膨胀。
与此同时,斯里兰卡长期重国内市场而轻出口,如今贸易逆差额更是达到每年30亿美元。加上该国在基础设施投资建设等领域,高度依赖国际资本市场、跨国银行和外国贷款,导致该国外债高企,主权债务违约危机严峻。
2021年,斯里兰卡仅外债总额便高达其全年GDP的119%。今年年底,斯国需偿还70亿美元债务,但政府外汇储备不过20亿美元。拉贾帕克萨总统上台数月后突然暴发的新冠疫情重创该国外汇收入的最大来源——旅游业,导致其外汇储备三个月内缩水约四分之三,如今更是接近枯竭。
宏观经济层面惨不忍睹,其恶果迅速在社会民生层面爆发。外汇储备见底的斯里兰卡,已然买不起必需的进口主食、药品和燃料。而俄乌冲突爆发与持续更是雪上加霜。据斯国央行统计,今年4月科伦坡消费物价指数(CCPI)已经飙升至29.8%,食品与非食品通货膨胀率分别达到46.6%和22%,冠绝亚洲。
从全国消费物价指数(NCPI)标准来看,今年3月达到历史峰值的21.5%通胀率也令人咋舌。2021年至2022年4月斯里兰卡基于CCPI食品与非食品通胀率变化,来源:Central Bank of Sri Lanka

2021年至2022年4月斯里兰卡基于CCPI食品与非食品通胀率变化,来源:Central Bank of Sri Lanka

食品价格暴涨三成不说,斯国居民一天花10小时走遍各大加气站却无气可加,而做饭所需的燃气还更难找。更有甚者,能源匮乏造成了电力供应危机。从今年3月每天停电七个小时,到3月底单日停电10小时,再到4月初每天停电达15个小时......这对于现代社会任何群体的成员都着实不堪忍受。
面对危机,斯政府的应对竟是火上浇油。为了避免外汇进一步流失,自2021年初开始,政府禁止进口化肥,要求农民使用有机肥,结果招致大范围粮食歉收和农业危机,反而不得不动用更多外汇储备进口食品,把斯国从粮食自给国变成了需要花4.5亿美元进口大米的国家,助长了食品通胀。
经济危机及次生的民生与社会各领域困境到了如此程度,也难怪全民不约而同地集体不满。而围绕拉贾帕克萨总统的“家族式腐败”与裙带关系争议,更成为引爆整个社会情绪的导火索。
拉贾帕克萨总统当选后,便把其兄长——前总统马欣达·拉贾帕克萨任命为总理,而这已经是其兄第四次宣誓就任总理。马欣达先是以总理之尊兼任财政部长,随后又将这一重要职务交给了胞弟巴西尔·拉贾帕克萨。
而拥有斯里兰卡与美国双重国籍的巴西尔早就腐败丑闻缠身。“10%先生”的绰号,便是出自关于他从政府采购合同吃回扣的指控;2015年,巴西尔甚至因为涉嫌金融诈骗、窃取国家财产而遭警方逮捕。
马欣达的长子纳马尔担任青年和体育部长,次子约西塔出任总理办公厅主任,拉贾帕克萨家族不仅掌控政坛诸多要职,更利用分配国家资源的权力汇聚财富。去年的“潘多拉文件”曝光马欣达的侄女利用境外空壳公司进行投资和奢侈品消费;今年抗议爆发之际,马欣达的亲戚在美国法院认罪,承认自己骗取了斯政府资金。
经济危机、民生吃紧、政治家族紧吃……也难怪反政府抗议成为全民共识。
平息抗议难,解除斯国困境更难
当抗议的风潮并非昙花一现,而是愈演愈烈,斯里兰卡政府也意识到,民众这次很生气,后果很严重,自己也不得不“上心一些”了。
一方面,拉贾帕克萨总统在4月1日和5月6日两度宣布实施紧急状态,授权安全部门和警察可以不经司法程序便逮捕、长时间拘禁“嫌疑人”,并允许出动军队维持法律秩序。毕竟,在其第一次启动紧急状态之前,抗议民众已经对总统在首都的私人宅邸发起了“冲击”。
此外,斯里兰卡警方宣布自5月9日下午开始在全国实施宵禁,此前政府还在紧急状态下还封禁了脸书、推特、WhatsApp等国际社交网络平台。
另一方面,在第一次宣布紧急状态两天后,斯政府除总理外的26名内阁成员集体辞职。然而,部分斯评论人士指出,不少抗议者已经喊出了总统本人下台的口号,目前仅部长辞职、总统和总理两兄弟稳坐大位的有限改组计划,显然不能让他们满意。
无论是实施紧急状态,还是改组政府的行动,都没有起到平息反对派和抗议民众情绪的作用。抗议者没有离开,对通讯网络的限制也没能阻止民间信息流动。他们反而进一步指责政府的“两手应对”均违反宪法。
更有人发现,在斯政府4月18日调整后的17人内阁名单中,除了没有女性成员外,更出现了“换汤不换药”的情景:有些部门经过改组、更名后,继续任命原来的部长执掌部门;有的人辞职后又被安排进入其它部门任职。
直至5月9日,面对持续升级的危机,总理马欣达终于向其总统弟弟递交辞呈,声称要为组建各党派临时联合政府让路,以缓解危机。这一举动是否为“弃车保帅”,保住总统和执政党,尚不得而知,但至少在相当多抗议者眼里,“总统必须下台”是他们的心声。
从目前的局势看,斯政府无意对抗议者让步,但也很难强力平息抗议的声音。随着抗议活动外溢至美、英、澳大利亚、新西兰等国,联合国人权理事会开始密切关注事态,斯主要反对党“统一人民力量”甚至向议会正式提交了对政府的不信任动议,抗议活动的走向与影响仍充满不确定性。
与走出抗议比起来,更难的恐怕是走出国家的困境。
正如前文所述,由于经济产业结构不平衡、进出口贸易严重失衡、政府施政不当,加上新冠疫情与俄乌冲突等外部因素推波助澜,斯里兰卡的经济危机已经到了极为严峻的关口,生活在贫困线上的民众甚至发出“我们完了”的绝望呼喊。
根据亚洲开发银行上个月初发布的报告,受到宏观经济危机与外部环境影响,斯里兰卡今年GDP增幅预计将下滑至2.4%。亚洲开发银行地区经济顾问拉娜·哈桑表示,由于斯疫苗接种率持续提升,旅游业本来在岁末年初有复苏的迹象,但严重的主权债务、外债压力、能源短缺、高通货膨胀率都阻碍了经济复苏。2020年至2023年斯里兰卡GDP的增长及预测,来源:Asian Development Bank

2020年至2023年斯里兰卡GDP的增长及预测,来源:Asian Development Bank

她指出,恢复宏观经济的稳定性和债务结构的可持续性,是重塑斯里兰卡经济增长活力的关键。
问题在于说来容易解决起来难。同样在上个月,斯里兰卡已经宣布暂停偿还债务,以满足食物和能源进口需要,出现了该国自1948年独立以来第一次主权违约情况。
积弊已久,斯里兰卡靠本国力量已无力走出困境。从某种程度上说,寻求外部援助是斯政府目前唯一能想到的办法。
目前,斯里兰卡已经公开提出了30亿美元的过桥贷款诉求,世界银行已同意贷款6亿美元,印度也承诺提供19亿美元,并可能追加15亿美元用于斯进口。可以说,这些贷款承诺能否落实、何时落实,将决定斯政府能否暂时缓一口气。
此外,斯政府也向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寻求纾困,而后者明确提出了贷款的条件:斯政府加息加税,抑制通胀。对于斯里兰卡来说,这无异于一个两难选项,一旦加息加税,直接影响便是民生更加糟糕,无异于进一步激化民众与政府的矛盾;可拿不到这笔“救命钱”,斯里兰卡只能在危机中越陷越深。
除了国际资本市场和跨国金融机构,斯里兰卡所欠外债也是其必须要考虑的问题。在旅游业收入赶不上偿债需求的现状下,如何处理这笔巨额外债,斯政府必须慎重应对、积极磋商。
但“打铁还需自身硬”。如果斯政府不能善用国际社会的支持与援助,为缓解国家困难采取真正有效的措施,当前民众的怒火,或许会在外援到来之前,便冲垮了目前的斯政府,酿成新的政治危机。
(胡毓堃,中国翻译协会会员、国际政治专栏作家)
(本文来自澎湃新闻,更多原创资讯请下载“澎湃新闻”APP)
责任编辑:朱郑勇
图片编辑:金洁
校对:丁晓
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斯里兰卡,拉贾帕克萨家族,南亚

相关推荐

评论(15)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广告及合作 版权声明 隐私政策 友情链接 澎湃新闻举报受理和处置办法 严正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