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届上海国际诗歌节:上海的声音

阿多尼斯(叙利亚/ 法国) 薛庆国 译

2017-09-28 10:16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编者按10月8日上午,《上海文学》杂志社将在上海市作家协会礼堂举办中外诗人交流会,并为新出版的《上海文学》第二届上海国际诗歌节特刊举行首发式。
受邀参加2017第二届上海国际诗歌节的中外诗人均将登场亮相,其中包括叙利亚诗人、首届“金玉兰”诗歌大奖得主阿多尼斯、艾略特诗歌奖得主大卫•哈森、日本诗人高桥睦郎、中国诗人吉狄马加、舒婷、郑愁予等。
《上海文学》为本届上海国际诗歌节编辑出版了诗歌特刊,特刊中刊登了受邀来上海参加国际诗歌节所有中外诗人的诗歌新作,并刊发了有关诗歌创作的专题访谈和评论。本文收录在《上海文学》第二届上海国际诗歌节特刊,是阿多尼斯根据自己的上海之旅所写的散文诗。

上海,聚会开始,却没有离散的时候。
万物都披上了湿漉漉的衣衫,那衣衫被盛在神秘之瓶里的一种奇特的香水洒湿,它的腋下是疑似想像的现实,它的袖间是疑似现实的想像。
聚会开始,却没有离散的时候。一切可能都是宾客。
钟楼四处可见,幽冥之酒在钟楼下方流淌。不,女人不是黑暗,男人也并非闪电。他们是怀有同样欲念、渗出同样汁液的同一种树木:同样向往生活、爱情、诗歌、钱财(常常如此)与政治(偶尔如此)。每一样事物都是一翼风帆。
码头坚实而稳固,然而缆绳却左摇右摆。鲸鱼、鲨鱼、海龟、沙丁鱼,来自同一个族类,在长江——中国最长河流——的入海口,散发出咸腥的海味。
文具店、电器店、网吧、大屏幕鳞次栉比,构成了一个乐团。你别无选择,只能倾听这样的音乐。那么,把你的耳朵交给螺号,去听世界的喧声吧。
而我,今夜将守着意义的坟墓不眠。每个人都在询问自己的身体:你是一排浪吗?为什么要睡眠?睡眠,犹如蝙蝠的眼睛、坟墓的颈项。
这便是上海。五光十色谱成的音乐,由高楼大厦的乐队演奏。今非昔比。1980 年,我曾来过这里。我从她脸上读到:世界是如何重新创造的。那时候,天际听不到大洋的涛声,语言是羞怯的,几乎没有声响。
这便是上海。
资本无处不在,头上戴着一顶隐身帽。昔日的红砖房和旧街区,变成了林立高楼中的花园。人民广场的四周,便围坐着这些头顶玻璃纸帽子,如明星一般的高楼。而昔日,甘蔗倚靠在小店的墙壁上,如同行军后筋疲力尽的士兵;黑色的忧伤,似乎从把甘蔗自远方田野里运来的农夫臂膀上渗出。
我的胸中响起喧嚣声。
谁能够、谁知道告诉这喧声:请安静!
不,泡沫的制造不会将我诱惑,虽然它几乎成为这个时代的缩影。这是哪一朵玫瑰,把自己的身体委身给一张塑料的床榻?
然而,我正路过一枝莲花,我说服我的眼睛:
无论你走向何处,菩萨,以女人的形象呈现,岂不美哉!
1
时代,
如同在意义的飓风中飞起的纸片。
2
意义的源头,
有一双哭泣不停的眼睛。
3
机械,在今天,
是半个男人,半个女人。
4
云是一件撕破的衣裳,
苍穹的身体为此作证。
薄暮时分,黄埔江畔,水泥变成了一条丝带,连接着沥青与云彩,连接着东方的肚脐与西方的双唇。
金茂大厦正对天空朗诵自己的诗篇。雾霭,如同一袭透明的轻纱,从楼群的头顶垂下。天空叠足而坐,一只手搭在西藏的肩头,一只手搂着纽约的腰肢。
外滩人行道上,妇女们一个个闪亮而过,用她们的睫毛,抓住时间,狩猎距离的飞鸟。
我打量着,看宇宙之蛹如何破茧而出,如何在机械的周围伸展身子。而操纵这机械的,是一个并非来自现实,也非来自神话的神灵,它来自另一个创世的伤口,另一个幽冥的所在。
在天际,有一个声音在低语:“人啊,你弯曲的脊梁,是劈开世界的另一道深渊。”
此刻,我可以道一声“再见”了,然后返回人民广场的国际饭店,将我的头埋进痛苦之被褥。这痛苦,如阿拉伯人一样,也如同宇宙——这个抽泣得几乎窒息的儿童——一样。
没有谕示。
然而,我略有伤感,因为机场安检不许我将一瓶中国墨汁带上飞机。
那么,我要向构成这墨汁,形成这华丽的黑色液体的一切元素致歉。
没有谕示。然而,生命一定要长有翅膀,翅膀一定要在语言的怀中扑扇。可是,别了,上海,如果我未曾再一次将你造访,我担心人们会说:
“他在这世上来了又去,却一无所见。”
纸,已在问题的墨汁中旅行,
墨汁,已在声音中旅行,
你呢,声音,你要前往何处旅行?
责任编辑:石剑峰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相关推荐

评论(0)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 澎湃新闻举报受理和处置办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