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提前大选|安倍经济学再成竞选主打牌,企业感知冷热不一

澎湃新闻记者 李怡清 李佩 高行

2017-09-28 20:26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9月28日,日本众议院正式宣布解散。对于接下来的众议院选举,日本首相安倍晋三则放出“豪言”:若自民党和公明党未能获得过半议席(233个),“将下台并辞职”。
2012年,安倍正是打着“安倍经济学”的旗号重获首相职位。这一次,安倍及其所在的自民党将再度把“安倍经济学”作为竞选主打,突出这一经济政策的成果,不过对于日本政府热衷于称颂的这一经济政策,日本企业的感觉“冷热不一”。
“安倍经济学”的热与冷
在房地产商桂小科看来,安倍执政5年来的经济政策有其成功的一面。“春江水暖鸭先知,房地产是资本密集型行业,安倍实施负利率的量化宽松政策极大地刺激了消费和房地产业的发展。”
日本国土交通省9月19日公布的数据显示,日本全国商业用地的地价继时隔9年在去年7月转为上涨后,今年又同比上涨0.5%,三大都市圈平均上涨1.2%,东京银座则时隔26年刷新了泡沫经济时期的地价。据桂小科所在的号称日本最大华人地产企业暖灯国际地产提供的数据显示,东京都的地价在过去五年内持续上涨,今年涨幅高达9.13%。
据桂小科介绍,早在上世纪90年代赴日的暖灯国际地产社长桂小川,是早期考取日本不动产交易执照“宅地建物取引主任者”的少数外国人之一。“当时,这一执照非常难考,每年日本天皇都会举行晚宴接见这些考取执照的人,与他们一一握手。”桂小科称,趁着近几年的政策红利,这家公司也逐渐发展壮大,并致力于开拓海外市场。
相比于暖灯国际地产如鱼得水般的顺势发展,来自日本西部德岛县的山田夫妇的压力则越来越大。山田夫妇经营的仲野产业株式会社是日本乡下一家小有名气的食品加工厂,量化宽松政策带来的日元贬值和原材料成本上涨却使得山田夫妇的小本经营捉襟见肘,经营压力越来越大,3年前,他们不得不迈出国门,尝试在海外寻求出路。像仲野产业这样的中小企业,在日本有近430万家,占到了日本企业总数的99%以上。
“2014年1月开始考虑在中国销售我们的产品。为此我们专门雇佣了一名日语流利的中国人,便于在中国当地联系业务。”山田真知子告诉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日本中小企业负担越来越大,想尝试在海外寻找出路。”
造成桂小科和山田夫妇对经营环境感觉“冷热不一”的,正是安倍晋三2012年12月再次出任日本首相后推行的一系列经济刺激政策,其中包括宽松的货币政策、积极的财政政策、经济结构性改革等。其中最为核心的量化宽松货币政策推动了日元汇率的加速贬值和出口的显著增长,大大增强了日本大企业的收益和国际竞争力,扭转了此前日企在国际竞争中的颓败状态。
除此之外,一系列数据也为“安倍经济学”披上了一层闪亮的外衣——截至今年7月,日本景气复苏长达56个月,成为日本战后第三长的景气复苏期;2016年日本共接待外国游客2,400万人次,较上年增长21.8%,并有望在2020年迎来4000万游客;2017年2月,日本失业降至22年来最低的2.8%。
但与此同时,日益膨胀的资产负债表也令人担忧,据统计,目前日本国债规模为865万亿日元,比2012年增加了165万亿日元,如果再加上地方债负债总额高达1000万亿日元。此外,低失业率带来的劳动力短缺问题同样凸显,据日本厚生劳动省数据,今年5月日本空缺岗位与求职人数之比达到1.49,日本劳动力短缺已达到43年来最高水平。
“在促进经济增长的同时,日本也为安倍经济学付出了很多容易被忽视的‘成长的代价’。”上海对外经贸大学日本经济研究中心主任陈子雷向澎湃新闻表示。
“安倍经济学属于典型的新自由主义政策,在放松对企业的限制和监管之后,首先收益的是大企业,而中小企业的获益并没有那么多,普通劳动者获得的实惠更是十分有限。”上海国际问题研究院亚太研究中心副研究员蔡亮补充道,“自从小泉时期宣布将派遣工和合同工合法化以来,日本已经逐渐成为发达国家中贫富差距最悬殊的国家。”
“安倍经济学”未改变日本

一直以来,“安倍经济学”在日本国内的支持与反对声浪难分伯仲,而在国际社会,“安倍经济学”也已失去了最初的光环,被蒙上了厚厚一层灰。如今,面对支持率不稳和东京都知事小池百合子联合在野党向首相之位发起进攻的双重挑战下,安倍再度将竞选寄希望于他的“经济学”——宣布计划于后年10月将消费税率从8%上调到10%;计划从增收的税金中抽取2万亿日元(约合人民币1200亿元)用于推进幼儿教育免费化,以促进人口增长。这一“育儿经济学”或将成为其招牌新政。
促进人口增长的努力是否有效需要长时间的观察,但日本民众对于“安倍经济学”是否依然买账,则将于下月见分晓。日本众议院28日正式解散,新一届议员的选举将于下月22日进行。安倍放言称,若其所领导的自民党及其执政盟友公明党无法获得半数席位,他将引咎辞职。
过去几个月内,安倍晋三的支持率如同坐上了过山车,与此同时,根植于东京都蓄力已久的小池百合子则展现出猛烈攻势。小池于25日宣布创立的“希望之党”已将多元大将收入麾下,还计划与最大在野党民进党合并。据《每日新闻》最新调查显示,成立仅3天的“希望之党”已赢得18%的选民将支持,而执政党自民党的支持率为29%。
“加计学园事件后,安倍的支持率从早前的60%一路下降到30%附近,如今又一下子回升到了50%以上。但他现在要一边打击在野党,一边狙击小池。”桂小科向澎湃新闻分析道,小池等人的发展速度非常快,如果按此前计划过几个月再进行选举,“谁也不知道会发生什么,越往后(对安倍)越危险”。
另一个数据或许也可侧面反映出安倍目前的局势:据《经济参考报》消息,在媒体密集报道日本众议院将解散的新闻后的第一个交易日——9月19日,东京股市日经股指收于20299.38点,比前一个交易日大涨389.88点,创下今年以来的最高收盘记录。嗅觉最为敏锐的金融市场已经投下了他们的选票,日本官房长官菅义伟对此做出了自己的解读:“股价和内阁支持率一样,高总比低好,政府对此表示欢迎。”
在桂小科看来,安倍最近提出的以经济政策为主的一揽子方案让他“感觉非常有信心”,他同时期待去年底通过的、允许在日本开设赌场的“赌博法案”将在2020年东京奥运会后进一步拉动日本经济的快速增长。“赌场带来的人口流量无疑将对旅游业和房地产业产生巨大红利。”
然而,“安倍经济学”显著的政策性效果和部分领域的红利尚未能真正结构性地改变日本。
“‘安倍经济学’并未触及到二战以来日本经济体制的一些根本问题,例如政府作用过大、大量产业内部政府和大企业垄断现象严重和市场竞争性不足等问题。”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全球化研究所主任、中国战略思想库专家组成员刘军红向澎湃新闻总结道,“因此它还远远算不上是日本经济的一次全面变革。”
责任编辑:茹存峰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日本,安倍经济学

相关推荐

评论(9)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 澎湃新闻举报受理和处置办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