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卫·皮尔森谈西方书籍装帧

恺蒂

2017-10-01 10:00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大卫·皮尔森(澎湃新闻 蒋立冬绘)
大卫·皮尔森(David Pearson)是我多年前在维多利亚博物馆的国立艺术图书馆供职时的顶头上司,当时,他任收藏部主管。在国立艺术馆之后,大卫历任维康信托(Wellcome Trust)图书馆馆长、伦敦大学研究图书馆馆长、伦敦市法团(City of London Corporation)文化文物部部长等职。大卫也是一位书史学家,担任过英国目录学协会主席。工作之余,他著作甚丰,包括《书史中的出处研究》(Provenance Research in Book History)《1500-1640年间的牛津书籍装帧》(Oxford Bookbinding 1500-1640 )《1450-1800年间的英国书籍装帧风格》(English Bookbinding Styles 1450-1800)《书为历史:超越文本的书》(Books as History : The Importance of Books beyond Their Texts),他还编有《装帧之爱》(For the Love of the Binding)《伦敦千年史》(London: 1000 Years)。

最近,为了筹划撰写一个关于西方书籍的新专栏,我约了大卫,向他请教一些西书装帧的问题,首先谈到了他的著作《书为历史》。
《书为历史》
您的著作中,大部分学术性很强,但有一本很通俗化,图片多于文字,那就是《书为历史》,请您谈谈这本书的主题是什么?
皮尔森:这本书有两个主题。首先,它是关于作为物件、作为工艺品的书本身。书不仅是文字的载体,不仅要表达作者的思想和故事,书本身就是历史。书拥有超出它所承载的文字之上的东西。一本书如何印刷,如何装帧,曾经被谁拥有过,谁在里面涂写过,眉批过,画鸦过,是否被人损坏过,这些都是关于这本书的文化和历史的记录,也反映着人类文明的发展史。书作为一件名物拥有它独立的价值。
我在这本书里想探讨的第二个主题是在电子文本的时代,实体书的意义。我支持人们阅读电子书,或是网上阅读,但我要研究,书作为文字载体的传统功能是否正在消失?书是不是有其他存在的原因和价值?电子阅读是不是给书提供了从传统身份中解放出来的机会?
《钉子之书》,1992年,艺术家群体Floating Concrete Octopus 制作。
能请您介绍一下这本书的内容么?
皮尔森:这本书有九个部分。第一部分是“历史中的书”,书一直是人类文明史的一部分,也是我们日常生活中的常见物品。因为书是文化的载体,所以,摧毁书也就是摧毁文化,中国有秦始皇的焚书,纳粹也烧毁了很多书。这一章中也谈到网络时代的书。第二部分是“超越文本的书”,我在这部分中谈到书的图像和作为图像的书,在许多绘画等其他艺术作品中,我们常常能看到书的图像,古代不少人的肖像会佯装在读书,现代社会中许多人接受采访,也喜欢背景上是一架图书,因为书能给人一种权威性。这一部分中,我也谈到书页的排版、设计、字体、封面、插图、装饰,书本身的图像与它所要传递的文本内容的关系,如何才能最有效果。艺术之书也被归在这一章里,这包括二十世纪上半叶由艺术家设计或画插图的书,也包括这三十多年来才开始流行的艺术家手制书。
下面几个章节是从同一化中寻找书籍个性化的东西。因为印刷术的发明,书籍成为能够大批量生产的东西。但纸质的不同,开本的不同,版式的不同,能让同一本书拥有不同的个性。当然书籍的拥有者、藏书家也给书带来多样性,他们的签名、藏书票、眉批、注释甚至是涂鸦,不仅给某本书带来独一无二的个性,从中也反映了出历史。还有一章是专门谈书籍装帧的,一章关于重要的图书馆,以及它们对文化历史收藏的贡献。最后一章是一个案例研究,我对照了弗兰西斯·培根1622年的一本关于亨利七世的著作的五个不同版本,分析了它们不同的个性及历史。
这本书浅显易懂,我的目的是让一般公众了解书以及书之历史。这本书的插图也极多,大都来自大英图书馆、国立艺术图书馆和伦敦大学图书馆。在我所有的书中,这本书可以说最受欢迎。2008年出了第一版后,2011和2012年都再版了。现在也出了日文版。
6世纪的《福音书》,由圣奥古斯丁597年带到英国,至今,坎特伯雷大主教登基时,仍用此书宣誓。
能否请您简单谈谈西方书籍装帧的发展过程?
皮尔森:古埃及的书籍大多是抄写在莎草纸上,以手卷的形式存在。现在我们能看到的西方书籍的装帧是从公元二到四世纪的古抄本开始的,它们来源于近东及中东地区的古抄本书籍,也就是将书页折叠起来,缝制成册。我们称这种书籍形式为Codex。
所以,从那时开始,书籍就呈现出我们现在所熟悉的样式。到了八、九世纪时,书籍的装订开始有分支,伊斯兰和中东地区的书籍仍然用滑针的方式装订,欧洲则开始将书页首先固定在几条横线上,然后再把横线穿插固定到用做封底、封面的硬板上。一直到十九世纪,西方书籍还延续着这样的装订传统,而且都是手工完成的。做封面和封底的硬板上会贴上不同的皮料或布料、装饰,压花烫金,但是西书的基本装订方式都大同小异。
乌尔里希·博内尔(Ulrich Boner)的第一版德文寓言集Edelstein,印刷于1461年,世界上第一本带有插图的印刷书籍。
十九世纪中期,因为整个欧洲的工业化进程,书籍装订和装帧也开始机械化,出版商开始使用机器生产的统一规格的装订材料和模版。到了十九世纪末,作为对这种机械化倾向的反抗,威廉·莫里斯等人开始了艺术工艺运动,将书籍的手工装订和装帧重新发现、发明为一种艺术工艺形式, 手工书籍装帧公司桑格斯基-萨克利夫就是在这种情况下成立的。
这种复苏在欧洲各地都有。从十九世纪末开始,这种手工书籍装订在整个书籍出版中的作用,相较于工业化之前当然非常不同。工业化之前,人们没有选择,工业化之后,人们可以选择将自己的书以精美的手工装订的形式呈现出来。手工装帧变成了一种艺术,一种奢侈。
这是一本1527年出版的《时段祈祷书》,此书当时的主人根据亨利八世的诏令,将所有与罗马教皇有关的文字涂改掉。
现在英国好像有好几个不同的手工书籍装帧师协会,他们之间到底是什么关系?
皮尔森:英国的手工书籍装帧师大多属于两个不同的协会,一个是设计师书籍装帧师协会(Designer Bookbinders), 这个协会成立于五十年前,是一个全球性的协会,北美、欧洲和英国都有。这个协会的成员都是更为资深的专业书籍装帧师,他们可以说是这一领域里的专家。要成为这个协会的资深会员,你还得通过一定的考试。所以,真正可以被称为设计师书籍装帧师的,在英国可能只有几十人。有一些是特别著名的,例如布鲁克曼(James Brockman)、金恩(Flora Ginn),当然,其中的泰斗是今年九十岁的米德尔顿(Bernard Middleton), 国立艺术图书馆就收藏有这个协会的资深会员在二十世纪六十、七十、八十年代装帧的许多书籍。九十年代的图书馆馆长致力收藏艺术家手制书,就停止了收藏这些手工装帧的书籍。
在英国,还有另一个组织叫书籍装帧师协会(Society of Bookbinders),这个协会从专业上和艺术水准上来说,都比不上设计师书籍装帧师协会。成员有书籍装帧师,也有许多书籍装帧的业余爱好者,进协会的门槛不是很高。
这两个协会每年都会举行国际书籍装帧的比赛。设计师书籍装帧协会的比赛一般是和牛津大学的饱蠹楼(Bodleian Library)合作,例如今年的比赛主题是“英雄之书”,比赛的作品会在英国巡展。书籍装帧师协会的比赛虽然也叫国际比赛,但水准和奖金都比不上前者,而且作品也只会在评奖过程中陈列而已。
1543年,哥白尼的《天体运行论》出版。1620年,罗马教皇下令有些段落必须修改或删除,此页书影上是书主所作的改动。
如今在英国,能以手工装订来维持生活么?
皮尔森:从二十世纪初开始,真正手工装帧的公司就不是很多,桑格斯基-萨克利夫是遥遥领先的。后来这家公司被谢泼德装帧公司收购,如此规模的非常之少。许多书籍装帧师都是个体户,他们主要以修复古籍来维持生活。单靠手工装订书籍谋生会非常困难。当然,有一些收藏家会收藏高级奢华的手工装帧书籍,但并不多。若论价钱,独一无二的设计师装帧师的手工作品可以卖到四千到八千英镑。
当然,也有收藏家希望将他们的图书馆统一装帧,或者有的大公司会送给员工退休礼物,或将年报等用皮面豪华装帧一部分,又或者某个大富翁过生日或结婚或纪念日时要送每位客人一本皮面书作为礼物,这样,他们就可能去谢泼德装帧公司订货。
我看到设计师装帧师协会的比赛,往往也是和对开本协会(Folio Society)合作。对开本协会也会出版一些公版的仿古书,他们是不是也对英国的书艺出版颇有贡献?
大卫·皮尔森:对,上面两个协会的比赛都是从对开本协会的出版物中选择可以重新装订的书,但谈不上是与对开本协会合作。
对开本协会成立于二战时,他们也说自己的目的是出版可供收藏的书籍,宣传说他们的出版物从封面到设计到装帧到插图都很精美。但我个人并不喜欢对开本协会的出版物,他们自称自己的书独一无二,但我觉得他们的出版物都是二流产品,是为那些附庸风雅的人制作的,他们的客户对象是那些并不知道什么是真正的好书、也没有见过多少好书的人。
十八世纪下半叶的图示《圣经》,供孩子阅读。
英国是否有仿真复制古籍的出版商呢?
皮尔森:兰登书屋下有“人人丛书”(Everyman Library),他们会出版一系列的经典作品,这些作品是大批量印刷出版的,但从视觉美感、设计、字型、装帧等,都是花了一番功夫的。他们给人的感觉很传统,有些守旧。很明显,这些书有一定的市场。
也有一些人在仿真出版中世纪手稿,例如西班牙的出版社莫勒瑞(M. Moleiro Editor)就是很有名的一个。瑞士也有。他们仿真出版精美的中世纪的彩绘插图抄本,或是中世纪的祈祷书,装帧也是按照中世纪的原作仿制,有的还镶着宝石。这样的仿真出版物非常昂贵,有一小批收藏家会定制这类仿真品。但这样的出版物在市场上转手流通的并不多。
诗人柯勒律支喜欢在他的藏书上评注
英国关于古籍的收藏及研究的协会又有哪些呢?
皮尔森:对书感兴趣的人有许多种。有人把书当作一种物件来欣赏,有人对书的内容更感兴趣,有的只对善本书感兴趣,有的喜欢初版本,有的则看中书的历史内容。对古籍、历史书籍、善本书籍感兴趣并开展研究的,英国有不少学术机构,例如目录学协会(The Bibliographical Society),成立于1892年。剑桥、牛津等地也有自己的目录学协会。牛津大学饱蠹楼中有“书籍研究中心”(The Centre for the Study of Books),你可以去那里参观、学习,去听讲座,参加活动。
而对藏书家来说,有的人收藏古籍,有的人收藏现代经典的初版本,这些藏书家也有协会,例如“私人图书馆协会”(The Private Library Association)。另外,还有一个非常高级、非常排外的协会,叫罗克斯伯聚乐部(Roxburghe Club),这个聚乐部成立于1812年,是世界上最老的藏书家协会,成员限定在四十位,他们大都是英国的贵族,都有自己庞大的图书馆。这个聚乐部也出版书,每个成员都必须自费出版一本书,为了让其他成员欣赏,内容风格都可以自己决定。聚乐部也出版一般公众可以购买的书,他们的书都必须用统一的罗克斯伯装帧风格来装订。
书商有“古籍书商协会”(Antiquarian Booksellers Association)、“外省书商协会”(Provincial Booksellers Fairs Association,PBFA),它们是两个最大的古籍书商组织,每年都要在英国各地举行好几场书展、书市。
Eric Gill在1931年出版的《福音书》
有人说书籍装帧是艺术中的“灰姑娘”,一本书的装帧和内容,究竟哪个更重要?
皮尔森:书籍的内容和装帧是否同等重要一直有争议。历史上,大部分的观点认为内容比装帧更重要,装帧是二等公民。许多人会看不起那些花大价钱把书装帧得很漂亮的人。十七世纪时,法国著名的图书馆学家、学者Gabriel Naudé曾写过一本关于如何建立私人图书馆的书,1662年,这本书由John Evelyn翻译成英文。书中说:只有傻瓜才会根据它的外表来判断一本书。
但他这个意见并非所有人都听从,还是有许多人花很多钱要把藏书弄得更漂亮些。
现在,不仅是藏书家,从学术的角度来说,也有越来越多的人把书当作物件来看,认为装帧、设计非常重要。书不仅仅是文字的载体,书本身也被看成为艺术品,属于印刷名物。许多传统的历史目录学家过去一直不在乎书籍的装帧,但现在这种情况也有改变。同样一本书,拥有精美的皮面装帧,永远会卖出更高的价格,当然,如果你有一本牛顿的《自然定律》或莎士比亚的初版对开本,那不管是什么样的装帧都没有关系。但对许多一般的书来说,精美的装帧当然能大大增加其价值。
莎士比亚的初版对开本,1623年的简单装帧,较稀有。
莎士比亚的初版对开本,十九世纪重新装订的豪华装帧,较常见。
责任编辑:丁雄飞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书籍装帧,英国,收藏

相关推荐

评论(0)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 澎湃新闻举报受理和处置办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