澎湃新闻“2017直播黄金周”系列报道今天正式启动,整个策划将由10月1日的“国庆大直播”,四个H5产品“书写中国”、 “青春中国”、“祝福中国”和“点亮中国”,以及贯穿整个长假的“坚守者”系列报道组成。
“厉害了,我的国”十一国庆特别直播

直播厅

评论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评论

热回答

10

废医验药,其实也不是今天才有的事了,曾经是近代以来医学史上很有名的思潮了。近代时期,受西方文化与科技的冲击,像中医学这样的传统学科都遭受到了巨大的质疑与批评。当时的中医,既要应对西医理论层面的冲击,又要面对社会上数次废纸中医的提议。生死存亡之际,不可能两耳不闻窗外事,必须要做出应对。一部分人仍是固守传统,甚至以为中医早已包含西医之理论,可想而知,这种应对的效果自然不好。另外一部分人则是主张中西医汇通和中医科学化,试图从形式和内容上对古代中医做些改造,证明自身知识系统的合理性、实践的有效性和存在的必要性。不难看出,我们今天的中医实际上是这种近代模式的延续和发展。废医验药,表面上看起来有点像“中间派”的感觉,不是一棍子将中医打死,大致以为中医的理论是没有道理的,需要废除,但是中药还是有确切疗效的,所以可以借助现代科学进行研究证明。但关键问题是,剥离掉中医理论指导的中药,还能称为中药吗?还是中医吗?所以,废医验药本质上也是废除中医。我个人觉得废医验药之所以不合理,是因为持此论点者没有看到,中医之所以呈现其特色的根本在于其理论的独特性,虽然中医理论有弊端,但整体上依然可以指导中药实践于临床,并且行之有效。弊端可以完善,但瑕不掩瑜,不能将其一废了之。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 澎湃新闻举报受理和处置办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