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凡的世界》:在痛苦的煎熬中强大起来的生命力

澎湃新闻记者 杨偲婷

2017-10-03 18:04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抱歉!
您的浏览器可能不支持此视频播放器,请用更高版本的浏览器试试!
《平凡的世界》片花(05:01)
【编者按】第十四届精神文明建设“五个一工程”评选结果在北京揭晓,上海5部作品榜上有名——电影《我是医生》,电视剧《彭德怀元帅》《平凡的世界》,歌曲《幸福少年》(组歌)和图书《布罗镇的邮递员》。这5部作品,思想精深、艺术精湛、制作精良,彰显了本市组织推进重大文艺创作的丰硕成果,深受广大人民群众喜爱。
根据路遥同名小说改编的电视剧《平凡的世界》在2015年一播出,浓厚的历史氛围,深沉的人文关怀,引发文化界的广泛关注与讨论,也赢得普通观众的热爱,播出期间甚至得到了习近平主席的认可,成为2015年的现象级电视剧。
在路遥笔下,《平凡的世界》以中国上世纪70年代中期到80年代中期为背景,刻画了众多普通人在大时代历史进程中所走过的艰难曲折的道路。这部小说堪称中国当代现实主义文学代表作品之一,曾在1991年3月获中国第三届茅盾文学奖,被誉为“茅盾文学奖”皇冠上的明珠。
1989年,中国电视剧制作中心曾制作《平凡的世界》改编的电视连续剧,共14集,曾获长篇连续剧飞天荣誉奖。然而限于原著篇幅和拍摄条件,当时许多观众遗憾该剧并未能完整呈现整部小说的面貌。而在当下,一百多万字的篇幅,经典文学,农村题材,每一个“标签”拎出来,依然让这部作品的影视化改编充满难度。确实,新版电视剧《平凡的世界》在制作过程中,历经坎坷。
早在2006年,《平凡的世界》的改编权就已被上海一家公司购买,但寻找合作伙伴的过程,颇为困难。当时,有业内人士认为,《平凡的世界》赶不上当下影视剧改编的潮流,且由于其社会影响力,改编难度会很大。因此,罕有公司敢接手。最终,他们找到了SMG尚世影业。尚世影业对这部作品高度重视,上海市宣传部则对这部作品大力支持。
据主创们介绍,剧本花费六七年时间进行修改,为了将剧本打磨得更好,中间还花费300万续了一次版权。据悉,编剧温豪杰到改编冲刺期每天工作17至20个小时,前6集就改了7稿,基本上表现了小说95%的故事情节和人物关系。但原著以少安少平兄弟的奋斗为主线,电视剧则将结构改变为三个主角、三条主线。
小说里,开篇与结尾都落在孙少平身上;荧屏上,王雷饰演的哥哥孙少安成为男一号,他的故事成为剧的第一主线。而出品方最看好的改编部分则是田福军的内容,因为田福军的存在,让电视剧版《平凡的世界》有了时代感,环境背景、政策背景才算真正凸显了出来。
2013年,出品方之一的华视影视,邀请了导演毛卫宁加盟该剧。执导过《誓言无声》《十送红军》《这里的黎明静悄悄》等优秀电视剧的毛卫宁曾多次获得国内重量级电视剧奖项,但面对《平凡的世界》,毛卫宁一开始是有过犹豫和不自信的。
20岁左右,毛卫宁便读过《平凡的世界》,之后曾多次重读,“每次阅读都有新的收获”。对于这部作品的尊重让他深感责任重大。如何让这部电视剧,在高度还原原著精神面貌的同时,符合当代审美,吸引年轻观众,引发时代共鸣,是他反复思考的问题。但真的进入拍摄阶段时,“拍摄中,我只想到一个观众,就是路遥。”毛卫宁坦言。
怎样的呈现,最能体现原著精神?怎样才能得到原著作者路遥认可?他以这一点作为出发点去创作。
《平凡的世界》全程在黄土高原拍摄。选景过程中,剧组几乎走遍陕北,但几十年后的今天,陕北风貌已与路遥笔下的不同。毛卫宁曾表示,该剧1.2亿元的投资,大部分花在了场景重建上。“我们几乎重建了戏里的村庄和县城,甚至重修了一段铁路,建了一段水坝,搭了一个被洪水淹没的城市一角。还有煤矿,因为在真正的煤矿里拍摄太危险。有一场打枣节的戏,因为拍摄时不是产枣季节,我们在一片枣林里买了枣挂上去,美术置景比都市戏还花钱。”毛卫宁曾在某次采访中这样回忆道。
大到建筑、场景,小到扣子、点心、手电筒等,最大程度上还原上世纪七八十年代场景。因为对细节的精益求精,该剧从2013年10月开始搭场景,前后花了近4个月时间。
表演上,王雷、袁弘、佟丽娅、李小萌等年轻演员则贡献出了最尽心尽力的演出。因是有着浓厚陕北特色的作品,在开拍前毛卫宁就要求演员进组体验生活。
王雷每天都会和组里的陕北老乡聊天,学说陕北话、了解陕北本土文化话,“当地任何一个老乡、饭馆服务员都是我的语言老师,我是走到哪儿说到哪儿,一个字一个字去学,忽然有一天就开窍了。我们不是说那种很纯正的陕北话,而是陕北普通话,既有陕北的味道,又能让观众能听清楚、听懂每一个字”。袁弘和李小萌在开机前几个月就开始研读原著和剧本、学习当地方言,为拍摄做准备。
袁弘为了接近原著中人物清瘦的外形,瘦了20斤。他坦言,拍摄中遇到过人物理解上的瓶颈:“那个年代的小说我读过,影视作品也看过,我想当然觉得能够理解他,可当我真正去演的时候才发现我不理解。”袁弘在生理和心理上都承受了极大的压力:生理上拍摄条件艰苦、休息不够、为了减重每天都吃不饱,并进行高强度的锻炼,瘦了20斤;心理上,深知作品的难度与厚度,背负导演和观众的期待与关注。有一天,袁弘突然就觉得自己明白了孙少平——这个不断经受苦难的青年。
除了主演外,该剧人数众多的群众演员,多为当地普通民众。据制片人李娜回忆,当地老乡基本都听说过《平凡的世界》这部作品,而且老乡们一听说剧组是来拍《平凡的世界》,十分热情。剧组跟老乡们打听,还有没有当年的物件,第二天,老乡们便准备了个大包裹,旧报纸,旧衣服,锅碗瓢盆,当年的旧物件装了满满一包。
在社会各界的关注和帮助下,《平凡的世界》一经播出,在几年前,几乎拿遍全国重量级的电视剧奖项。谈到这部作品的成功,毛卫宁坦言:“以人民群众为表现主体,这是这部作品重要的成功之处。”
在《平凡的世界》的研讨会上,中国文艺评论家协会主席仲呈祥有着和毛卫宁相似的观点:“这部电视剧昭示了党中央所倡导的扎根人民、扎根生活的现实主义创作道路。它告诉我们,文艺只有写人民、为人民、服务于人民,才具有久远的生命力,才能够成为凝聚民族的强大的正能量。”
在影视创作日渐浮躁,影视作品日趋娱乐化、碎片化的当下,这部兼具思想深度和精神力量的电视剧,扎根于创作本身,排除万难精耕细作后,得到的成功,可能正好印证了路遥在《平凡的世界》中写下的一句话:“人的生命力,是在痛苦的煎熬中强大起来的。”
责任编辑:程娱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平凡的世界

相关推荐

评论(147)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 澎湃新闻举报受理和处置办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