坚守者|西湖水警自费研制“神器”,长假每天起码捞两趟手机

澎湃新闻记者 陆玫

2017-10-02 19:00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10月2日早上7点,杭州市公安局西湖风景名胜区分局水上派出所民警周翔军已经到岗。
周翔军为游客喻女士打捞手机。本文图片均为澎湃新闻记者 陆玫 图
赶在上班前,他把一只鸡送到父母家,因为1日是89岁的老父亲生日,“昨天下班太晚,今天一早去一趟,希望能补偿一点。”
“干警察的没有节假日,自己习惯了,父母妻女也都理解,总说你好好工作,不用管我们。”56岁的周翔军告诉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1981年退伍参加公安工作以来36年,只在家吃过三次年夜饭,一次是工伤休息,两次是因为工作调动。
和往年一样,今年国庆八天,周翔军全程值班,巡逻西湖湖面。
周翔军紧紧盯着红外显示屏。
他被人称作“西湖捞哥”,因为2003年调到水上派出所工作以来,他和同事从湖里救起过150多人,以及价值几十万元的手机、DV、相机、iPad、手提包等。
“昨天捞起两部手机,一个在一公园,游客把自拍杆伸出去拍,手机松开掉到水里;一个在断桥,游客为了凑近拍荷花,手机滑落。”周翔军说,他研发了一件“打捞神器”,目前已升级到二代。
这是一根可伸缩的打捞杆,头部是个大夹子,可以通过杆尾的开关开合。和“一代”相比,“二代”多了红外线摄像头、显示屏,从“盲捞”进化到可视化。
热心游客主动下水帮忙寻找。
“一代杆一头焊着磁铁,靠吸力吸,打捞一部手机平均得40分钟,现在最快只要两三分钟,成功率也有提升。”周翔军表示,“二代神器”花了他近3000元,今年端午小长假“上岗”,已经捞起手机、无人机、单反相机等价值约十万元的物品。
南山路苏堤路口附近,一名游客自拍时手机落水——11时45分,刚处理完一起儿童走失警务的周翔军接到当天第二个打捞指令,立即驱船前往。“第一个打捞指令是一名大伯从裤兜里拿纸巾,手机滑出来,帮他捞起来了。”他告诉澎湃新闻,平时每天要捞一部手机,国庆长假起码一天两部。
周翔军正在西湖湖面巡查 。
到了岸边,周翔军拿起“神器”下船。“我想拍西湖上的龙船,谁知自拍杆质量不好,手机掉了,刚才自己借了个网兜,没捞着,大概是这个位置。”来自甘肃的游客喻女士说。
“你自己捞过,难度反而大了,底下都是淤泥,手机很可能被搅进泥里。”周翔军把杆子伸入水中,拨开厚厚的水草,眼睛盯着红外显示屏:“你再想想,落水点是哪里,指得越准,越可能捞上来。”
“这里,哦,也可能是这里,我刚才走开报警了,不确定啊。”喻女士只能指出长约5米的水域。
周翔军在值班室午饭。
周围的游客越聚越多:“这是在干嘛?”“捞鱼吗?”“捞手机啊,警察还帮忙捞手机?”
15分钟过去了,受水草、湖底淤泥、落水位置不清等影响,周翔军没找到手机。
“我下去看看!”一名年轻游客自告奋勇。在判断水面深度仅半米且无其他危险因素后,周翔军同意他帮忙,自己继续用打捞杆探寻。
又过了十五分钟,还是没找到。
周翔军安抚三潭印月排队游客。
“水里凉,赶紧上岸吧,不要找了。我们得赶火车,虽然没找到,还是非常感谢你们帮忙。”12时15分,喻女士表示放弃寻找。
“难度太大。”周翔军遗憾地告诉澎湃新闻,打捞成功率和水域状况、物品大小、位置是否清楚等有关,确实有相当比例的物品短时间内无法找到。为找落水手机,他最多曾用了两个半小时。
此时临近中午,三潭印月码头人流量密集。周翔军驱船赶去,还没开近就看见等候上船的队伍排了近一公里。
“岛上没有饭店,排队的游客肯定没吃饭,心里急。”周翔军抬头看天:“天气预报说下午有雨,万一下起来,队伍没有遮挡,肯定要乱套,得安排运力疏散。”说完,他联系西湖游船公司,要求增加船只。
下午一点,周翔军在三潭印月码头的游船公司值班室吃盒饭,边吃边吞了两颗降血糖的药,“高血糖,家族病。”
吃饭花了十分钟,他赶紧起身,“怕排队的游客有情绪,需要安抚一下。”
安抚完游客,周翔军又接到警情,赶往事发位置。
在他的工作安排中,2日在三潭印月码头值班到18时后,期间需多次巡视湖面,20点前往湖滨音乐喷泉执勤,再回派出所值夜班。
责任编辑:张军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坚守者,西湖,水警,打捞,手机

相关推荐

评论(2.5k)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 澎湃新闻举报受理和处置办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