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羞羞的铁拳》成为国庆档票房冠军,绝非侥幸

Erma冯

2017-10-09 16:18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超长待机”的国庆中秋长假过去,在一众种子选手中,《羞羞的铁拳》无悬念领跑到最后,票房一骑绝尘,比另外四部影片《英伦对决》《追龙》《缝纫机乐队》《空天猎》的票房之和还高。
“猫眼专业版”10月9日9时的数据显示,“国庆档”另四部电影的票房相加为13.23亿元,不及《羞羞的铁拳》的单部票房。
电影的主创团队从10月1日起,便在官方微博上陆续推出为票房庆功的系列海报。以目前的势头来看,接下来的一到两周里,随着票房的进一步攀升,画海报的美工都还够有得忙。
截至10月9日下午4时,《羞羞的铁拳》票房已经14.91亿元,目前的悬念是它能否成为继《战狼2》、《美人鱼》、《捉妖记》之后第四部冲破20亿元大关的国产电影。
电影票房庆功系列海报。
《羞羞的铁拳》在商业上的大获成功,再次证明喜剧电影仍然是最受观众欢迎的片种。不过,同档期另一部喜剧电影《缝纫机乐队》的相对遇冷,也说明喜剧电影市场并非竞争不足的“蓝海”——对于国庆档期忙着出游的观众,预算和时间都有限,无法兼收并蓄,只能优中选优。
《羞羞的铁拳》大比分跑出,还是因为自身质量过硬。不过话说回来,作为一部舞台剧改编的电影作品,剧本早已经过千百次剧场表演的考验和打磨,每一个笑点的背后都有大量的实战经验提供保证,如果还不能成功地让银幕前的观众发笑,那倒真是“羞羞”的了。
《羞羞的铁拳》的故事框架并不算新鲜,与《缝纫机乐队》本质上仍然是同一类型,都走的是小人物“触底反弹”、成功逆袭的那一套,难得的是老梗玩出了新花样,而又能与时俱进地安插进新梗,并且老梗新梗和谐共存,不游离于剧情之外,在引人发笑的同时实现对剧情的推进。这使得《羞羞的铁拳》高出于段子集锦的层面,是一次相对完整的喜剧表演。
电影对老梗的再次开发,足以让部分不思进取的喜剧电影汗颜。“红鲤鱼绿鲤鱼与驴”的绕口令,在喜剧电影《吃吃的爱》中以原封不动的语言梗形式照搬,在《羞羞的铁拳》中就具象化为动作梗,并且以观众意想不到的形式在高潮情节中予以变化后的复现,是编剧动脑筋的体现。
电影剧照。
在新梗的创造性使用上,电影总体趋于谨慎的态度,避免了可能给部分观众带来的生疏感。尽管与春节档期相比,国庆档期的电影观众在年龄结构上偏年轻化,《羞羞的铁拳》还是注意不让笑点太过贴近当下生活。
弹幕直播铁锅煮活人的一场戏,夹杂在其他老少观众皆能领会的笑料段落中,一闪而过,懂梗的自然会笑,不懂梗的也不至于尴尬。
一些春晚小品被人诟病,原因便是自以为新潮的堆砌时事笑料,年轻观众觉得早已是陈年老梗,老年观众兀自茫然不知所指。《羞羞的铁拳》中的笑点设计,免不了仍然会有过时的一天,至少保鲜期足够长。
尽管影片喜剧效果的出发点是男女身体互换,但编剧很快将纯粹的性别笑料,偷换为性格笑料。
在一小段恶作剧成分居多的扒裤头、进浴室的情节段落后,笑点不再从男女身体差异上做文章,降低了观众可能的不适感,增加观众对影片中人物的接受程度。
马丽在片中爽朗利落的造型设计,以及刻意表现出的夸张面部表情,也让这一小段快速剪辑的情节明快干脆,并不油腻猥琐。
电影剧照。
事实上,即使去掉身体互换的剧情设计,作为“女汉子”的马小,与作为“娘炮”的艾迪生,人物形象同样成立。因此,身体互换这一情节的关键作用,实质是促成两个在一开始互相看不惯的角色,迫于形势而捆绑在一起,并在这一过程中逐渐发现和欣赏对方的优点,以及反省和改观自身的不足。
爱情故事里的霸道总裁与平民庶女,刁蛮公主与敦厚书生,用的也是这一把戏。
《羞羞的铁拳》不过是为这一叙事策略披上了性别错位的“马甲”,但并没有从本质上改变这一叙事策略。
在电影的后半部分,马小与艾迪生的关系不可避免地由“基友”向恋人转变,为了给二人的感情铺路和让路,作为马小未婚夫的吴良,即使高大威猛,也必然要成为恶毒无良的反派。
正如《美人鱼》中张雨绮饰演的李若兰,哪怕追她的人排队到巴黎,仍然要在片尾完成向大反派的反转,从而顺理成章地将男主角推向看上去各方面都不如自己的珊珊。若兰反转得太晚,以致《美人鱼》的观众中,不乏喜欢娇艳有刺的玫瑰多于单纯不做作的白莲花者。
《羞羞的铁拳》早早地让吴良自我暴露,把人物写得极卑劣,免去了观众进行价值观判断的时间,“小毛蛋”之类的身体梗,既是以反差制造笑料,也是进一步完成对人物的贬损。
周星驰九十年代的喜剧电影,主角往往不脱小市民与小混混习性,在实现“触底反弹”的逆袭之前,通常还要经过一个因为胡作非为而尝到痛处的阶段,方能“浪子回头”、改过自新。随着电影观众受教育程度和生活水平的普遍提高,这类主角越来越不再讨人喜欢——观众没有圣母心,也看不惯小人得志。
《羞羞的铁拳》“抹黑”反派的同时,“洗白”主角:艾迪生的打假拳,至少初看起来妨碍不到旁人,也并不伤害花花草草;随着影片剧情的进一步发展,披露出原来数年前的所谓打假拳,也不过是被栽赃陷害。因此,艾迪生与吴良的拳击,不仅仅是金钱利益之争,而直接上升到人格尊严、正义公理的角度。
如果说《夏洛特烦恼》流露出的三观问题遭人诟病,《羞羞的铁拳》对主角形象的拔高化处理,虽然看到电影中后段略显乏味,但挑不出大的问题来。
碎片化的毛病在电影中仍然存在,原因是从话剧舞台搬演到电影银幕过程中,“电影化”得还不够。话剧舞台借助道具与帷幕实现场和幕的切换,将剧情做段落化的分割。电影尽管情节仍可做段落式的划分,情节与情节间的转换,讲求的是衔接自然,景随人动。
电影剧照。
艾迪生与马小在卷莲门苦修的一大段情节,与舞台剧版本相比较,篇幅增加不少。但戏份主要落在张茱萸(沈腾饰)及其门徒身上,艾迪生与马小的戏,由于笑点不及电影前段密集,反倒给人拖沓之感。
诸人的表演并无问题,不过观众已逐渐接受马小的豪气设定和艾迪生的扭捏设定,因此并不以为怪、以为乐;而如对沈腾的印象还停留在其过去作品中的人物设定,张茱萸这一角色所激起的反差,倒成为支撑起本段落的支柱笑料所在。
电影在拳击赛的部分,镜头调度或许借鉴自成熟的体育题材影片,电影感强烈,但未免与影片的前段风格不甚相合。拳击赛的真实感,消解掉影片幽默搞笑的气质,突然变得严肃起来。观众当然知道影片会上演最后一分钟绝地反击,但是绝地反击前压抑得太久,也还是让人看着憋屈。
饰演吴良的薛皓文一身精壮的腱子肉,与饰演艾迪生的艾伦松松垮垮的身材,形成鲜明对照,也让观众对艾迪生打败吴良难以信服。
既然剧情安排吴良有把柄在马小手中,倒不如借此“智取”,设计一场与片头呼应的假拳,虽然立不起艾迪生高大全的形象,但是嬉皮笑脸的小人物,也有小人物的风趣与可爱不是?
艾迪生
吴良
不同于《缝纫机乐队》在前期宣传中念念不忘用情怀、梦想等“大词”作为卖点,《羞羞的铁拳》虽然也在电影里卖鸡汤,宣传策略始终是突出轻松和搞笑。观众怀着吃水果味月饼的心态走进影院,发现月饼里的水果居然真材实料,不是用冬瓜加香精勾兑出来的,当然会觉得物超所值。
《羞羞的铁拳》成为本年度国庆档期的票房冠军,绝非侥幸。不过月饼虽然好吃,对于亟须减肥的人而言,就是垃圾食品了。同样,《羞羞的铁拳》作为应景的快餐作品,看过、笑过,便算完成使命,也并没有大的野心和追求。对“开心麻花”团队而言,经历了《驴得水》的叫好不叫座之后,重又回到《夏洛特烦恼》路数的《羞羞的铁拳》,尽管与《夏洛特烦恼》相比,有了更高的立意与完成度,也仍然是多少让人惋惜的退步。不过为此而应该略微感到“羞羞”的,或许并不是“开心麻花”。
责任编辑:张喆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国产电影

相关推荐

评论(28)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 澎湃新闻举报受理和处置办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