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忽略的凯恩斯理论

安·佩蒂弗

2022-05-23 07:28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货币权力:货币创造如何影响经济可持续发展》,安•佩蒂弗 著,远读重洋 译,中信出版集团2022版

《货币权力:货币创造如何影响经济可持续发展》,安•佩蒂弗 著,远读重洋 译,中信出版集团2022版

凯恩斯的货币理论
从理论角度来看,凯恩斯是一位货币经济学家,他了解到,传统经济学或古典经济学与基于信贷的经济根本毫不相关。他关心的是为他所谓的“货币生产经济”来设计一个理论。
在《就业、利息和货币通论》中,他终于明白,区别这种理论和古典理论的临界点在于长期利率:支撑所有私人活动尤其是投资的利率。
在古典理论中,无论表述得如何精确,利率都被视为决定性事件的被动结果。如今,在这些决定性事件当中,最突出的就是全球储蓄过剩、人口增长变缓和生产力下降。在凯恩斯的理论中,正是利率,决定了事件的发生,而被无节制抬高的利率,才是“经济活动中的恶棍”。
最终,凯恩斯把利率理解为一种根据相互冲突的经济利益的平衡而设定的社会建构。虽然凯恩斯没有使用阶级语言,但他的理论意味着阶级斗争是非常现实的。工业部门和劳工有着共同利益,而这些利益受到金融业的反对——凯恩斯称金融业为“既得利益阶层”或食利阶层。低利率有利于工业部门和劳工,高利率有利于金融业。
对于凯恩斯来说,“食利者”的进步,是社会牺牲充分就业、体面的公共产品和服务以及经济稳定而换来的。鉴于“食利者”几乎不可能自己革自己的命,那么对金融体系的公共权力的主张就变得至关重要。
今天,凯恩斯所倡导的这种公共当局的权威被主流经济学家所排斥,他们使用“金融压制”这种不精确的贬义概念来抨击对金融部门的民主管理。而对金融的“压制”,就像是把解放奴隶视为对奴隶主权力的压制一样!
在更世俗的理论和实践层面上,流动性偏好理论指导决策者设计了适当的货币和债务管理安排,使任何一个权力机构能够根据贷款的规模来设定利率。
事实上,公共当局有能力实现全范围的低利率。在二战之前和二战期间,凯恩斯达成了降低利率的实实在在的成就,这就是一个证明。
正统经济学、凯恩斯主义和经济大萧条
自一战后的1919年巴黎和会以来,金融机构规定了和平的经济条件。那时金融机构的“经济条款”与金本位时代几乎没有区别,同样成为现在常见的正统说法。其中包括以下要求:中央银行要保持独立,政府支出应受到限制,流动资本不受限制,普遍实行高的实际利率。
1923年,随着魏玛共和国发生恶性通货膨胀,经济形势迅速崩溃,其严重程度到了令人吃惊的地步。1929年经济崩溃后,大萧条首先在德国开始,然后转向全球。直到1931年9月21日金本位制被废除之后,全球货币改革才从英国开始兴起,经济慢慢复苏。在之后的5年,凯恩斯的思想和政策导致了美国和欧洲阶级关系的重大调整。
凯恩斯的货币管理方案取代了金本位制,此方案在他1923年的作品《货币改革论》中被首次提出。汇率不是由央行贴现率来调整的,而是由央行利用政府提供的大量资金干预外汇市场来进行管理的。这些干预措施将得到一定程度的资本支持,因此可以在全世界范围内大幅降低利率。
在1931年英国脱离金本位制之后,英国货币管理计划通过外汇平衡账户来运作。正如私人经济迫切需要的那样,当务之急是在全球范围内降低短期和长期利率。
1934年,罗斯福发表著名演讲,将黄金视为“那些所谓国际银行家的迷信”,同时他还邀请世界其他国家,尤其是欧洲国家的金本位制集团,跟随英国的步伐。这对凯恩斯写作《就业、利息和货币通论》至关重要。
凯恩斯将他的理论理解为一种框架,这种框架确保市场不会失灵,只有在不正确理解和错误操作下,才会发生市场失灵的情况。把凯恩斯描绘成市场和自由的敌人,这是完全错误的。
凯恩斯称经济萧条是由于自由放任政策的失败所造成的,而这种失败迫使社会向各种专制主义倒退,最明显的是希特勒的崛起,他几乎是与罗斯福在同一时期掌权的。
在美国、法国和英国,金融领域的公共权力,事实上是由各自的中央银行强加的,这些中央银行即美联储、法兰西银行和英格兰银行。10年后,英国工党政府的第一项举措,就是将英格兰银行国有化。在希特勒统治下的德国,私人金融权力占上风。
现在这个时代
美国在1944年英国的布雷顿森林会议上拒绝了英国政府对凯恩斯国际清算联盟的提案。国际清算联盟被设计为一家全球性独立银行,它将持有所有的国际储备,并管理和“清除”各国之间的所有借记和贷记款项,并通过这种方式确定汇率变化。
正是因为美国在被战争破坏的世界中扮演了霸主的角色,所以在二战后,美元在世界上被赋予了核心权力。不过,即使全球经济轨迹注定要偏离凯恩斯主义和货币改革,但向扩张性财政政策的妥协、对资本流动的限制、对贸易失衡的管理、相对较低的利率以及战后政府角色的强化,都带来了巨大的进步和繁荣。
金本位时代(1947-1971)名副其实。正如戴维·史密斯(David Smith)指出的那样,当时的通货膨胀率和失业率,在世界范围内都是很低的,“后来才在英国爆发开来”。经济活动、戏剧、体育和音乐蓬勃发展,不平等程度下降,甚至公共财政也稳定下来了。
但是,当时的经济学家和决策者忽视了充分就业的实现,这种忽视程度一点儿也不比今天低,即将其视为不可能之事。相反,他们推动了一个基于“增长”和金融自由化的议程。
从20世纪60年代初期全面失业率达到2%的情况来看,英国决策者将实际年度“增长”的目标精确地确定为4%。这些不切实际的目标,加上对金融体系放松管制,不可避免地导致了20世纪六七十年代的通货膨胀。
通货膨胀是金融自由化的结果,这些金融自由化的政策与凯恩斯提倡的政策相去甚远,但人们仍然把通货膨胀的责任归咎于他。
20世纪60年代,金融从所谓的“压制”中解放出来,低利率在世界范围内被高实际利率所取代。
凯恩斯仍然因为这些政策受到了错误指责。虽然表面上经济学家宣称这些政策反映了凯恩斯的失败,但实际上他们是想用这些论点来支持金融自由化和全球化的加剧。
从凯恩斯理论的角度来看,1980年将货币利率恢复到高水平,这是最关键和最危险的转变。从那时起,发达经济体长达35年来一直承受着失业率居高不下、周期性金融危机和严重的经济不稳定。在私人债务最大限度地扩张且无法再维持之后,终于爆发了2007-2009年的全球金融危机。与20世纪30年代一样,这些债务是易获得的高息借款的产物。
贷款不受公共当局管理且贷款无法偿还时,会导致债务不可持续。相比于低息借款,高息借款更可能导致债务无法偿还。
经济学界认为经济活动带来的失败——“长期停滞”,是新常态,而利率被认为仅仅是这种经济状况的被动反映。一直以来,各国政府都被要求削减开支,在严格的限制条件和工具大大减少的情况下来管理低投资率、失业和政治不稳定等情况。而对于凯恩斯,人们仅仅将他同那些反对过度实施财政整顿的人联系在一起。
政治家只不过是听从了经济学家一贯以来的建议来制造政治资本,在经济衰退期间通过财政整顿来收缩经济活动。然而,不出所料,裁员在欧洲、日本或美国并没有解决任何问题。私人和公共债务在累加,而且通货紧缩的力量会摧垮发达经济体。
凯恩斯思想的威力之大,史无前例。它对既得金融利益者的相关威胁是显而易见的。要正确理解《就业、利息和货币通论》,就要认识到一个伟大的世界是有可能实现的,不仅对我们这一代人来说可以实现,对于我们的后代来说也是如此。
凯恩斯是英国一位伟大的天才,其地位可与达尔文媲美,即便如此,他的《就业、利息和货币通论》也没有在剑桥大学的课堂得到认可。正如奥斯汀·罗宾逊(Austin Robinson)在1972年的《经济杂志》(Economic Journal)中所写的那样:“如果重新评估一遍,而凯恩斯在这过程中没有被评为一位真正伟大的人物,那么,我重申一下,很遗憾肯定是这个评估标准出了问题。”
(作者安•佩蒂弗为英国政治经济学家,曾任联合国发展报告委员会成员,本文节选自《货币权力:货币创造如何影响经济可持续发展》一书,澎湃新闻获授权转载。)
(本文来自澎湃新闻,更多原创资讯请下载“澎湃新闻”APP)
责任编辑:蔡军剑
图片编辑:沈轲
校对:施鋆
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安·佩蒂弗,凯恩斯

相关推荐

评论(18)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广告及合作 版权声明 隐私政策 友情链接 澎湃新闻举报受理和处置办法 严正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