申闻︱角花笺出亲王府

申闻

2017-10-24 14:27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处暑刚过没几天,秋意渐浓,风凉如水。酷暑中殚于外出,此时正是阅肆的好时节,偶于周末在某肆见清人制笺一册,甫一翻开就看见清人所制角花笺,未经使用,不禁感叹眼福不浅。回顾十余年间,经眼明清人用笺数以千计,角花一类,晚近多印花卉图案,以符“角花”之名。实在当其鼎盛时,多为拱花、饾版套印的博古花果虫鸟图案。近代学者徐珂(1869-1928)辑录《清稗类钞·物品类》内“角花笺”一条对此有简明介绍:
于笺下方之左端,图以诸花,谓之角花笺,又曰押角笺。嘉庆时,怡亲王所制形形色色,花样极新。最美观者一种,图古鼎八,横欹倒置,色异形殊,小如豆,大不盈指。且占地不及寸。光绪时,京师琉璃厂纸肆犹有存者,然不易购也。
徐氏在其《闻见日抄》中论“帖柬之式”时,也顺带提到“清之中叶,某邸所制角花笺,花亦有隆起者”,应该就是指怡王府。怡亲王始封于清康熙六十一年(1722),第一代为雍正十三弟胤祥(1686-1730),其子弘晓(1722-1778)构乐善堂、明善堂,以收藏见称于世。到了第六代载垣(1816-1861),作为顾命八大臣之一,在“辛酉政变”中落败,被褫官赐死,由族弟载敦袭爵。怡府藏品开始流散,藏书为潘祖荫、翁同龢、朱学勤等所得,文玩也陆续流散入市肆。
徐氏记述怡府角花笺时,侧重于饾版套印,花色精雅。较之略晚的瞿兑之(1894-1973)《杶庐所闻录》(图一)内《信笺》一文也专门谈到此笺,侧重点稍有不同:
乾隆中,怡王府制角花笺,压花于纸之左下角,套板着色,雅澹精妍,得者宝之。光绪中,怡府出数十箱,归琉璃厂。一时京外士大夫争先分购,不久遂罄。余犹及藏数枚,其纸黯然有古色,而能食墨。近年纸店仿制不能佳,惟福建邵君幼实托清秘阁所制为精也。
图一
于饾版套色之外,瞿氏更言及“压花”,显然包含拱花工艺,即其有所谓“花亦有隆起者”的效果也。瞿兑之《燕都览古诗话》中又有诗云“玉几金床终不免,角花犹辨剡藤香”,就是说明善堂藏书外,“怡府角花笺为光绪中朝士所重,怡邸在东四牌楼头条胡同”。与其《西园王孙草书墨竹歌》中“明善书藏堆玉锦,瑶华名迹韵缣缃(自注:怡王府藏书称明善堂,今惟知贵其角花笺。瑶华道人画出士大夫上。)”前后呼应。
清末民初,以收藏明清书札著名、“晚晴四大藏书家”之丁氏后人丁辅之(1879-1949,名仁)的父亲丁立诚(1850-1912)曾作《角花笺歌》(见《晚晴簃诗汇》卷一百七十)
金花半角玉版方,曾沐纯庙题奎章。浙江疆臣拜手献,楮先生侍南书房。是时遭际重台阁,征士联吟尽鸿博。吾杭杭厉本乡亲,如凤之翎麟之角。百四十年时不同,流落燕台花市中。世情莫叹薄如此,幸有同声片楮通。我昔相遇琉璃厂,短幅长笺两心赏。携归同社赠新诗,首唱铁花老词长。先生先世尤可详,晋有蚕茧唐硬黄。百金不许市一纸,江南供奉澄心堂。碧云春树好颜色,红染桃花艳芳泽。终古家声重洛阳,白州刺史高华职。有明繁盛宣德年,远族更有侧理笺。二林家宝不敢秘,亦拜天家赐锦鲜。先生之风无瑕净,老去红颜花掩映。愿花常好楮国春,我尚依依桑梓敬。清平四海万千秋,来助人修五凤楼。新翻花样马一角,快写吉语羊千头。
全诗虽以“角花笺”为题,却侧重于对纸的赞叹,反而疏于印花技术的描述。其实,一入民国,怡府角花笺早已十分罕见。朱家溍为其父朱文钧(1882-1937,字幼平,图二)编《介祉堂藏书画器物目录》中,将“怡王府制角花笺五种三十四张”,列于乾隆仿金粟山藏经纸、乾隆梅花玉版笺与乾隆罗纹笺之间,无疑把它视为乾隆间产物。熟于诗婢家笺的成都籍学者曾克耑(1900-1976)《题彬甫怡府角花笺》(《颂橘庐诗存》卷二十)诗二首,字里行间,不免诧为异宝:
南朝宫纸女儿肤,张季曾嗟世已无。忽睹花笺怡府样,马鸣失喜一惊呼。
儿时家住锦江滨,十样蛮笺触手新。朱邸青楼俱寂寞,摩挲茧纸独伤神。
图二
由此可证,彼时怡府角花笺已稀如星凤。瞿兑之所得为数已不多,据他说朱文钧的好友邵继全(1878-1933,字幼实)更委托琉璃厂的清秘阁仿制怡府笺,角花一侧均有“清秘”朱记。
近年研究明清花笺的著作中,自以梁颖《说笺》(增订本)为最,其第二章《套印、拱花与砑光》讨论饾版、拱花笺时,未引入“角花笺”这一名称,更未谈及怡府角花笺。所举例证如图十一“康熙时严绳孙”(1623-1702)用鹤鸣斋制笺,拱花、饾版套印的痕迹赫然,而博古花纹位于笺纸中央,尚不具备怡府印花“于笺下方之左端”的特征。图十二“嘉庆时孙毓汶手札”(致念公)所用笺,花纹在左下角,纸作牙色,并无斋号之属,和图十三“清末民初丁传靖诗笺”(图三)相似,符合怡府角花笺的特点。不过,孙毓汶(1833-1899)并非嘉庆时人,他生于道光十二年(1833),中进士已是咸丰六年(1856),与翁同龢同榜。所以,他使用角花笺的时间,实际上与丁传靖(1870-1930)并没那么悬殊。
图三
在梁颖的《尺素风雅:明清彩笺图录》中,除上引孙毓汶札外,另有致念初(与念公为同一人)信札一通,是两页图案相同的角花笺(图四)。同书中还有沈曾植(1850-1922,字子培)致丁立钧(1854-1902,字叔衡)诗笺一通两页,本身花样不同。巧合的是,沈氏第一页的花样与孙氏致念初一札两页完全相同。更有令人意外者,钱基博、钱钟书父子收藏的谭献(1832-1901)《复堂师友手札菁华》中,沈景修(1835-1899)有一通用角花笺,两页里第二页(图五)的花样,与沈、孙所用竟也相同。另见民国十四年袁克文书诗笺,亦用此笺(图06)。葛嗣浵《爱日吟庐书画续录》卷八著录《沈景修楷书册》(拱花笺本,凡十一帧,每帧高八寸一分,阔九寸四分。附尺牍一通,水红笺本,二帧,毎帧高八寸一分阔八寸八分),沈氏在尺牍中提到“拙书册页十一纸,杂临晋唐小楷(此拱花笺,玉珊同年寄来。据云从前内府所造,极名贵,惜少一叶,未成全璧)。”张鸣珂(1829-1908,字玉珊)赠沈景修的拱花笺,很可能与其致谭献所用角花笺同为怡府之物。
图四
图五
图六
《复堂师友手札菁华》中,第四家张荫桓两通十四页均为角花笺,分两种图案,内中五页(页21、22、24、25、26)的花样(图七)与孙毓汶致念公一通两页(图八)相同。同书内樊增祥(1846-1931)两通四页(页1009-1010、1016-1017)所用角花笺中,也有三种花样(图九)。从不止一个人在同一时间段(清光绪)、不同地区使用相同花样的角花笺来看,我们有理由相信,这一批笺纸应该就是前文瞿兑之所言集中流散入市的怡府角花笺。
图七
图八
图九
光绪年间,怡府角花笺大量流出,故尚有人将它用于书写,实现其实用功能。民国以后,随着存世量的锐减,收藏家获得空白角花笺,往往视为珍玩,不舍得使用。叶恭绰(1881-1968)早年曾获得一宗,后转赠梅景书屋主人吴湖帆(1894-1968)。上海图书馆藏叶氏致吴湖帆书札第九十二通(见《历史文献》第十三辑《遐庵书札·续二》)云:
前属题角花笺,久搁案头,兹匆匆题就奉上,聊以纪事而已。原附角花笺并附上,此一批文玩经此一来,遂永不叙用,正老氏所谓无用之用,盖一用即失其价值矣。
表达得正是上面这层意思。他在《遐庵谈艺录》对这批角花笺,有颇为详细记录:
清代嘉、道间,宗室定王后裔别号行有恒堂,有文采,而好精制各小物品。对纸、笔、笺、扇、砚、陶磁用具,无不精雅绝伦。二十年前,流出市上者颇多。余亦收得不少。尤其所制角花笺,纸质既佳,而所印角花图案既工巧,色泽复淡雅,得者皆不忍轻用。余二三十岁时,尚易收集,转瞬即罕见矣。
偶收得一全套,用楠木匣,分为七层。底层较大,上以次递小,如宝塔然。每层,皆五六十张不等。为叶更端所得,徐树铭为之题识。每层均有人题咏。余以之赠吴湖帆,沪上惊为诧见。嗣后,京、津、沪仿制者纷纷,而原制遂绝踪迹矣。

郑逸梅在《叶恭绰的收藏》一文中,曾专门引述这段内容。只是叶恭绰将角花笺,认定为定亲王府行有恒堂之物,与徐珂、朱文钧、瞿兑之等人一致认为是怡府之物有所差别。但想必他言之有据,毕竟存放角花笺的七层楠木匣,经清末成都人叶大起收藏,徐树铭(1824-1900)题识,很大的可能是匣子为定王府遗物。至于角花笺是定府所制?还是怡府所赠?而今难以确定。殆怡王府之外,别的亲王府如成王府也曾制拱花笺,郑振铎《访笺杂记》里说它“尤为诸肆所见这一类笺的白眉”,因此不能排除定王府制角花笺的可能性。
吴湖帆藏角花笺数百页,最终用于书画者并不多。苏州吴门拍卖2015年秋拍“吴风盛祺”专场第0245号“叶恭绰赠吴湖帆乾隆饾版拱花水印角花笺”四页、四种花样(图十),两种与张荫桓所用二种完全一样。另一种螳螂海棠,也见于中国嘉德2016年春拍古籍善本专场第2237号“乾隆怡王府角花笺等”一批中。嘉德上拍这一宗,除乾隆怡王府角花笺十二种十七页外,还有民国九华宝记、北平清秘阁、商务印书馆、涵芬楼等仿制者(图十一)。据我所见,近代尚有中华书局、朵云轩、荣宝斋、九华堂等,都曾仿制过怡府角花笺。王宗光《怡王府拱花笺在荣宝斋》(见其《木版水印》一书)就说:
荣宝斋印刷《怡王府拱花笺》,包括两种斗方诗笺,选用奏本纸印成;两种暗格八行信笺,用两层粉连托成的宣纸印成。每种均为四幅画,或为博古图,或为花卉画,分别装入槟榔笺糊成的纸盒中。其中两种斗方诗笺,每盒二十张,当时售价银币一元。琉璃厂在那时有的古玩店从荣宝斋买去,改为一元一张,当做怡王府旧制出售。
图十
图十一
可见,当年近代仿制品的价格约为怡府制笺的二十分之一。而这些仿制品的出现,给怡府角花笺的鉴定带来不少困难,袁芳荣《古书犀烛记·笺纸收藏》一文中就已言及。
不过有一点可以肯定,吴湖帆家中本就有怡府角花笺。据顾廷龙《吴愙斋先生年谱》载,清光绪二十一年(1895)十月十一日,吴大澂罢官离开湖南长沙前,王先谦到巡抚衙门送别,曾作一诗,并称“愙斋中丞同年既奉回籍之旨,有诗垂示,奉和一章,公命以怡府角花笺写之”,此墨迹当时仍存吴家。
吴湖帆曾将角花笺装入碑帖中,如吴氏所藏金农本《隋常丑奴墓志》册后就有四页、两种花样的角花笺。前两页为1925年起吴郁生、褚德彝、罗振玉、潘承谋、朱祖谋、叶恭绰、董康、陈承修、郑孝胥等十七人的题记(图十二),后两页分别为张茂炯、潘承谋题《丑奴儿》词(图十三)。他与叶恭绰的相识在1928年,则此处所用笺,必非叶氏所赠。
图十二
图十三
至于以角花笺作画,并非始于吴湖帆,他的老师陆恢(1851-1920)就已有之。上海驰翰2010年秋拍中有其用饾版角花笺作仿古山水册九开。吴湖帆用笺作画,主要集中在建国以后。1987年上海人民美术出版社编印的《吴湖帆画集》中,收录角花笺斗方十四页。从最早1953年冬所作《北极冰山》(图十四),到最晚1960年春所作《松溪仙隐》,时间跨越达八年之久。其中,尤以1954年所作最多,计有《山倚云起》《石壁过云》《小米云山》《潇湘夜雨》《黄茅小景》《苍松竞秀》《江深草阁》《秋山图》《溪山萧寺》《寒林云壑》《夕阳烟岫》十一帧,最后剩下《洞壑奔泉》一帧作于1956年。吴氏《夕阳烟岫》所用角花笺(图十五),花样与光绪间张荫桓(图七第一张)、孙毓汶(图八第一、第二张)所用及吴门秋拍中左下角一页相同。《北极冰山》《石壁过云》《江深草阁》(图十六)用笺,花样与樊增祥(图九第一张)所用相同。若此十四页笺纸,均是叶恭绰所赠,似可推定,所谓定王府行有恒堂制笺,当系叶氏误会。
图十四
图十五
图十六
目前对拱花、饾版套印角花笺的看法,通常认为是乾嘉时期由财力雄厚、追求雅致而不惜工本的怡亲王府创制,至光绪间流散市肆,方才出现使用的高潮期。然而,也有因角花笺之精美,将它认定为时间更为久远的明代之物。
记得七八年前,曾在沪上见湖北李哲明《自然室藏朋旧唱酬偶存》一册,内有张鸿翊(汤用彤岳父)、周贞亮、吴怀清等人诗笺,统一黏贴于“江汉学堂笔记”红方格册子上。江汉学堂是清光绪三十二年(1906)湖北京官同乡在京师宣武门外湖北会馆设立的,考古学家李济(1896-1979)十一岁时随父亲入京,一度就读于此。周贞亮诗题为《送汤济武同年出都游学东洋》,汤化龙(1874-1918)留学日本是1915年事,则诗册之装成约在民国初年。此册首页为写于角花笺上的一阕词,作者署名“轼”(图十七),花样与张荫桓、孙毓汶、袁克文三家相同,然其附注称:
中伏甫过,阴雨欲秋,寂处无聊,连得惠缄,顿有离群之感。检放翁《双头莲》一调,与起句合拍,因率称之。取旧藏明宫人小花笺书寄吟坛,乞再削正。轼初稿。
不由让人想起1943年5月《古今》半月刊第二十三期刊登的瞿兑之《说笺》,其中有段小说家言:
怡王府角花笺,钩填精致,世人咸所艳称,故仿制能乱真者极多。吴趼人小说云“我打开匣盖一看,里面是约有八寸见方的玉版笺,左边下角上一朵套色角花,纸色极旧。老者道:这是明朝永乐年间大内用的笺纸,到此刻差不多要到五百年了……问他价钱。老者道:别的东西有个要价还价,这个纸是五分银子一张。小号收来是三千七百二十四张,此刻只剩了一千三百十二张了。”虽极力揶揄北京南纸店之习气。惟觉纸质作牙黄色,落墨能渗入,乃诚为珍品也。
瞿氏引用吴沃尧(1866-1910)《二十年目睹之怪现状》第七十二回《逞强项再登幕府  走风尘初人京师》中,描绘主人公在琉璃厂松竹斋买文房用品的经过,无非是想证明怡府角花笺之珍贵。而原书这段文字前,老者一开头便说“小店里有一种‘永乐笺’”,将角花笺的时代上溯到了明初永乐年间,一下子提前了数百年。该小说创作于1902-1907年间,作者或许对角花笺的罕见有所风闻,于是将之附会称明代的“永乐笺”,力求更强烈的讽刺效果。李哲明的朋友或许正好是小说的读者,用此笺时不免郑重其事,却不知自己所用的“明宫人小花笺”,可能是清代怡王府的角花笺。
图十七
校对:丁晓
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角花笺

相关推荐

评论(6)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隐私政策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 澎湃新闻举报受理和处置办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