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枪手》:作弊就是作恶,不是未成年人无害的恶作剧

戴桃疆

2017-10-14 14:46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或许是唤起了多数人学生时代的记忆,把作弊“那件小事”拍出谍战感的《天才枪手》在征服亚洲其他国家之后,终于迎来了在中国大陆攻城略地的时刻,一众影评人在为影片叫好的同时,仍不忘讽刺下国产青春片在选题上畏首畏尾、技术上能把美人画成张飞。
这部节奏快、题材新的泰国青春片搭着犯罪题材带来的一丝叛逆感,最终又像其他同类型的爆米花电影一样,奔着在某评分网站“封神”的势头去了。
《天才枪手》的确非常会讲故事,首先电影为了故事的合理性,搭建了一个畸形又相对封闭的教育体制环境,贵族学校上下完全向钱看齐,收钱补课的老师靠提供试题抢先看服务提高补习生成绩,有钱有欲望但又没脑子的纨绔子弟深谙消费之道,且是一个“站直了的消费者”,被资本和消费主义双重挟持的学校构成了主角身处的主要大环境。
这个背离道德的大环境,使得学校设定的所有规定都成了恶的衍生品,在这个环境中备受压迫的两个优等生,分别代表了面对规则的两种价值观念。
女主角小琳(茱蒂蒙·琼查容苏因饰)认为恶法非法,校方无道,失道寡助,得道多助,通过帮助有钱人家的孩子们作弊,从宏观层面上是对学校规则的反抗,从微观层面,能带来可观的经济受益,还能团结同学,帮助他人实现梦想,相当于一种高风险高收益的投资活动。
男主角班克(查侬·散顶腾古饰)认为恶法亦法,团结同学花式作弊的小琳违反了学校制定的规则,应该受到处罚,于是揭发了女主角的行为。
遵守规则并不代表男主角有着稳定的道德观念和价值观念,支持他遵守规则的源动力只因为规则是规则,而不是某种更加高尚的道德因素。
作为规则的遵守者,班克同样遭受了不公的对待,而规则的违反者并没有受到应有的惩罚。这种对比造成的巨大心理落差令班克崩溃,于是投靠小琳的作弊团队,在尝到金钱的甘味后最终成为作弊行为中最坚定的拥护者。
电影为了将最后的大方向指向一条阳关道,以女主角弃暗投明,主动自首收尾。导演借此想要表达,正是畸形的环境,直接引发了善良的成长中的年轻人行为和心理层面的畸形,但是这个被剑指的对象太过模糊,结尾处的这场“反水”更像是人物冲突的合理结果,在大考中组织大规模跨国作弊,导致的恶性后果也没有得到应有的强调,电影故事的确完成度很高,若想透过表象发掘导演的深层次表达,《天才枪手》还差点意思。
“作弊”根本就不是一件小事,而是一件大事,作弊首先违反的不是学校的某项规则,而是诚信这一基本原则,并不是社会不公、教育制度腐败直接催生了作弊,而是因为作弊损害诚信造成的后果,在社会中普遍认为是较小的。依靠违反诚信原则,小琳成了美剧里最喜欢的道德滑坡反英雄角色,最后还有机会浪子回头,而这一回头就能改变整部电影的价值取向,在电影情节的数次转向中,作为社会基本原则的诚信就这样默默地被牺牲掉了。
违反诚信原则后果无足轻重之外,亚洲国家普遍存在的“学历社会”趋势,也通常被视为作弊行为产生的原因。通过各种考试、获得各种证书成为个体在社会上成就自我的基石,或许学历不再被视为上升的阶梯,但的确还可以在某些场合当敲门砖使。《天才枪手》安排“不是学校选我们,而是我们选学校”的口号,从不学无术、只想不劳而获又怀揣名校梦想的纨绔子弟小巴(披纳若·苏潘平佑饰)口中喊出,听上去实在是有点讽刺。
学历社会中通过考试的回报率高,而违反诚信的损失较小,使得作弊通常不被重视,甚至被其轻巧地称作“一件小事”。
到底要出现怎样的恶果,才能让社会认识到作弊是作恶,而不是未成年人无害的恶作剧呢?
去年五月,泰国兰实大学曝出高科技作弊案件,三名学生利用智能手表、智能眼镜等高科技产品帮助考场内三名学生作弊,导致参考医学院的三千余名学生此次考试成绩作废,泰国高校校长委员会作出决议禁止携带智能产品进入考场。
兰实大学在任校长通过社交网络就作弊问题发表声明
兰实大学高科技作弊被视为泰国作弊犯罪升级的标志性事件,此前造成的最大社会事件,就是《天才枪手》用以作为故事原型的2014年SAT考试作弊事件。
2014年十月底,美国国家公平公开考试中心宣布,亚洲三个国家当月月初的参加考试者存在不同程度的作弊行为,推迟中韩两国参考学生成绩公布,延期四周进行重新审查,手段相同,都是利用时差进行的有组织作弊,破坏了开始的公平,扰乱了考试的秩序。对于作弊规模大、组织化程度高的地方,逐步减少甚至取消了SAT考场设置,许多来自该地区的考生不得不飞赴其他地区参考,而其中比较受欢迎的地区就是泰国。
泰国学生作弊问题由来已久,2014年因SAT有组织作弊问题上过一次国际新闻,2016年犯罪升级再登国际新闻,作弊问题被拍成电影拿到国际奖项又变成国际新闻,足以证明越是顽固、难以解决的问题越值得反复诉说。
电影中两个高中生组织作弊每人获益一百万泰铢,而2016年兰实大学医学院录取考试作弊者每人支付的费用则有七十九万泰铢之巨,相当于两万四千美金,近人民币十五万八千余元,其中的暴利可见一斑。而一些本不具有能力的人走上医生等与公众性命攸关的岗位,后果更是不堪设想的。
《天才枪手》的紧张和刺激主要来自情节设计,而非作弊手段,手段不高明,许多手段即便不出差错,也足够引起监考老师和其他同学的合理怀疑,但导演安排周围环境对此视而不见——就像他们对学校制度腐败、社会环境不公选择视而不见一样。考试难度也很难让观众认同考试制度的畸形,再说学会解一元二次方程看上去在生活中没有什么用处,但不见得就真的没用,毕竟已经有了偶像因为解方程陷入爱情的先例。
责任编辑:程娱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天才枪手

相关推荐

评论(43)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 澎湃新闻举报受理和处置办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