先锋时装设计师,如何借助时装周平台与目标群体找到共鸣

澎湃新闻记者 杨洋

2017-10-17 09:35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在过去的15年间,上海时装周一直在摸索让设计新秀们更快成长的路径,这一季的时装周继续给年轻的设计师们空间,去发出先锋、独立、小众的声音。在竞争残酷的市场上,他们的声音能与目标群体产生共鸣吗?
个体魅力与平台号召力
2018春夏季上海时装周Labelhood先锋时装艺术节

正在进行中的2018春夏季上海时装周,似乎并未受冷空气影响,人头攒动的不只是主要面向专业观众的新天地太平湖主秀场以及MODE上海服装服饰展,还有对公众开放的Labelhood先锋时装艺术节,在过去的4天里几乎每场秀都能看到长长的候场队伍,其中多数是染着鲜亮发色、装扮充满个性的年轻人。在Labelhood里进行的时装演示,观众与模特们近距离平视,无论空间氛围还是参与时装展示的品牌,都显示出先锋设计原生的状态。这一季,Labelhood还有了一个中文名字及与之相应的卡通形象,叫“蕾虎”,听起来有点软萌,但看起来是虎虎生威的。
人气颇高的设计师品牌Angel Chen在本季Labelhood做的时装演示
与蕾虎这个年轻的平台同步成长起来的,正是一批从海外知名设计学府学成归来的新锐品牌,比如Angel Chen,设计师陈安琪2014年从伦敦中央圣马丁艺术与设计学院毕业后创立同名品牌,她最初在上海时装周亮相时虽是新人,但已颇具“明星相”,目前在全球30多个知名零售渠道如老佛爷、东京伊势丹、连卡佛销售,其中连卡佛更多次与她联名推出限量单品。从今年开始,Angel Chen已转战米兰时装周进行发布,但仍然在Labelhood的排片表里占有一席之地,本季在风雨交加的周日晚上Angel Chen作为闭幕秀连加3场,人气有多高不言自明。
本季参与施华洛世奇亚太集体创作项目的设计师陈序之
同样是创立品牌3年后受邀进入米兰时装周官方日程的XU ZHI,这一季的上海时装周暂别Labelhood,与美国设计师协会CFDA及W酒店合作单独出列,施华洛世奇也向其伸出橄榄枝,邀他加入亚太集体创作项目,与杨芳、王海震、何平等前辈一同运用仿水晶元素设计新的系列。“其实在这一季Labelhood一开始拍的预告片里还有我的衣服,但后来出现了这样一个机会,我去问Tasha,她几乎是毫不犹豫地跟我说,去吧,抓住这个机会。她鼓励我去做不同的尝试,包括施华洛世奇这个项目。其实我从来没有用过这么闪的材料,怎样把仿水晶做得安静一些,跟我自己的主系列融合在一起,是很好玩的事,也是不小的挑战,下一季我应该还会继续做下去。” 设计师陈序之用充满感激的语气说,“我跟很多新生代设计师一样,对Labelhood这个平台感情非常深,我前阵子还在自己的朋友圈里说——Once Labelhood, Always Labelhood.”
年轻设计师们对一个平台的归属感,大多来自它背后的人,Labelhood联合创始人Tasha刘馨遐是所有设计师在采访中都会提及的名字,去年她正式而高调地任命了一位年轻女孩Quentina为Labelhood的首席执行官,但她仍是这个团队的灵魂人物,Tasha对新生力量的支持与包容,让刚踏出校园就迈入纷杂时尚圈的设计师们感到心安,也因此赢得了他们一股脑的信任。
“当我毕业之后准备回国看看的时候,上海时装周很多Showroom、Tradeshow我都考虑过,最后跟Tasha聊下来,还是决定在Labelhood做我第一个商业系列的首秀。” SAMUEL Guì YANG的Samuel Yang在本季Labelhood的秀后接受专访时回忆道,“我在回国之前做的系列是纯艺术的,偏实验性,不太想按一年两季的常规思路创作,是Tasha让我接受当下的行业准则,也让我的品牌开始跟市场接轨。”
在商业化和自我中找到平衡 
独立设计师Samuel Yang
和陈安琪、陈序之面对媒体和公众张扬的个性相比,Samuel显得过于羞涩和温吞。他出生在深圳,很小就移居英国,普通话并不算太好,处事低调。其社交圈子里设计师同行反而不如艺术家多,加上他声音低沉、语速缓慢,容易给人一种不善表达的感觉。但是在采访当中,Samuel谈起自己所熟悉和擅长的领域思路异常清晰,观点也很尖锐,也许正是这种反差形成了他独特的人格魅力。不同于上一季较为戏剧化的时装演示,本季他摈弃了多余的形式感,只用一段短片作为背景,让模特们从龙门架后面以自然的状态弯下腰走出来,妆容淡到几近素颜,并选了较为沉重的音乐。“这一季我的单品数量差不多是上一季的一倍,有70多件,没有穿在模特身上的都挂在架子上了。版型上我沿用了上一季比较特别的背部设计,因为作为一个年轻品牌来说,有一个能够持续下去的版型相当重要,我也开始更多地考虑实穿性,比如那种很容易上身的针织裙,也会根据亚洲女生的身形做一些剪裁上的调整。上一季我做的鱼尾裙很受欢迎,有朋友从社交网络上看到一个女孩子穿着我的红裙举办婚礼,开玩笑说她的嫁衣被人家穿走了。当我看到那张来自一位陌生顾客的照片是真的很开心。这一季做完秀,业内的朋友跟我说看到了自己的“战衣”,同样也让我看到市场在哪里。”
SAMUEL Guì YANG在本季Labelhood做的时装演示
Samuel坦言,他从买手那里获得了一些诸如“单价太贵”、“买不下手”的反馈,因为处于初期发展阶段的设计师品牌在成本控制上还不够完善,零售单价通常在4位数以上,无论设计师们如何给自己定位,其市场必定是小众的。这一季,他开始扩大价格范围,以满足不同的需求。
“我在国外获知的经验是,独立品牌创立的前5年要做好不怎么赚钱的准备,当然国外的套路在国内未必适用,也有一出来就一炮而红的设计师品牌,但那并不是我想要的。我还是希望保持自己的节奏。”Samuel如是说。从上一季开始,他在国内找了一家公关公司帮忙与媒体沟通,据公关透露,过去这半年来已经有《周末画报》和《大都会》这类关注本土设计师品牌的杂志借了SAMUEL Guì YANG的样衣去拍摄大片,至于更适应网络时代传播方式的明星网红借拍合作,Samuel本人十分抗拒。“我知道商业化运作是很重要的,借衣服给明星也不是不可以,可能要看她的调性和我是否对路,比如我小时候就喜欢的王菲,可她现在几乎只穿Celine,我也没办法。”Samuel笑着说。
SAMUEL Guì YANG在本季Labelhood做的时装演示

将工作室开设在伦敦的Samuel知道,年轻的设计师品牌想要活下去其实很难,即便是伦敦这样有着培养设计师传统的城市,每年都有大量毕业生在某些机构的扶持下起家,但因为不够成熟,一旦资助停止,高企的成本和巨大的市场压力让很多人被迫放弃自己的品牌去找工作,这种残酷的消耗让Samuel感到心寒。他也曾和Tasha聊起此事:“我们都看到了这个现状,Tasha当然不希望自己的平台变成消费年轻设计师的地方。现在大家都公认上海是中国年轻设计师成长的基地,中国的市场的确很大,但生存下去仍然是最需要解决的问题。”Samuel在中央圣马丁本科毕业后又念了研究生,后者对他最大的帮助在于厘清品牌定位,这将决定他要面对的竞争对手、制定的市场策略以及品牌构架,让他作为设计师的感性疆域有一个理性的限制。在身兼品牌运营与创意两项重任的情况下,Samuel也时常觉得自我矛盾,每次回国他都会找前辈如张达和王一扬聊聊,在动荡不平的市场中找到属于自己的方向,也暗自将Uma Wang的设计师王汁视为行业标杆努力靠近。
SHUSHU/TONG的两位设计师

即便目前订单量见长,Samuel对扩张团队这件事也颇为谨慎,打算过两季再增人手,眼下只能一人多用,就连广告图册也是直接从拍摄好的短片中截下来,尽量节省开支。和SAMUEL Guì YANG在同一天于Labelhood发布的SHUSHU/TONG,同样对于团队的建立显得小心翼翼,这个双人设计师品牌创立几年来,包括两个创始人在内团队成员一共才4个,今年新加入了一名员工,对他们而言已然一件值得与媒体分享的大事,而他们对市场的敏感度也随着品牌日益成长而发生变化。在秀后的采访中,他们透露近来团队发现了一些与之前想象不太一样的客群:“原本以为只有年纪比较小的、对萝莉文化感兴趣的女孩会穿我们的衣服,后来竟然看到已经做了妈妈的女性也喜欢SHUSHU/TONG。所以我们实际上的客群,应该是不分年龄,但心里住着少女心的人。”了解自己所面对的市场,讲好自己的故事,与这个市场产生共鸣,是这些设计师品牌仍需坚持不懈的功课。
SHUSHU/TONG在本季Labelhood做的时装演示
责任编辑:沈关哲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相关推荐

评论(6)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 澎湃新闻举报受理和处置办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