区域经济专家杨开忠:东北要建更紧凑的城市群,要更重视人才

澎湃新闻记者 韩声江

2017-10-16 20:10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杨开忠 资料图
10月14日,首都经济贸易大学副校长、中国区域科学协会会长杨开忠建议,振兴东北要把产业发展重点从传统重化工产业转移到以知识为基础的新兴产业上来,逐步使后者成为东北经济的重要支柱。他还强调,东北地区要提升地方品质,打造集中紧凑的城市群,进一步把人才发展提升到振兴东北的战略高度上来。
当天,中国区域科学协会年会中国城市群高层论坛在辽宁大连举办,杨开忠呼吁中国应建立健全都市圈制度。他表示,从本质来讲,城市群是两个或两个以上的都市圈所组成的区域,是相互联系的都市圈组成的一个地域结合体。因此,都市圈是城市群形成和发展不可或缺的环节和基础。
“正是因为这样,美国、英国、日本等发达国家均建立了自己的都市圈制度。也正是因为这样,我国国家型城镇化规划提出打造基于通勤的都市圈,国家‘十三五’规划进一步明确和部署了打造都市圈的战略,许多超大城市、特大城市、甚至大城市也均在加快建设基于通勤的都市圈。但到目前我们尚未建立其自己的都市圈制度。所以,我最近一些年来,先后在不同场合呼吁国家尽快研究建立符合中国国情的都市圈制度。”杨开忠说。
他还分析了近年来东北经济所遇到的困境并提出自己的建议。他表示,近年来东北经济出现问题除了受全国周期影响外,还有资源“诅咒”、结构性、制度性、区位性等四个制约因素。他提出,不仅要关注和强调结构性和制度性因素,而应该采取“四位一体”的战略统筹规避和克服上述制约。
他强调,首先应重点培育和发展新兴产业,实现经济结构从以资源为基础的传统产业为主向以以知识为基础的新兴产业为主转变。因为无论从自身构成还是从在全国相对集中程度来看,东北地区是以重化工等传统产业为主的。这种结构受到三个方面的严重限制,即供给侧的资源“咒诅”、需求侧的全国性市场需求潜力限制以及地理性因素制约。
“传统产业不仅以资源为基础,而且基于距离、分割的空间运输和交易成本对其成本与利润影响较大,因而,受地理性因素制约较大。新兴产业不仅市场前景较好,技术进步和生产率上升快,而且,附加价值高、产品重量轻、体积小,甚至是‘无形’的,因而运输和空间交易成本对利润影响很小,因而较少受地理性因素制约。因此,我主张振兴东北要把产业发展重点从传统产业转移到新兴产业上来,逐步使新兴产业成为东北经济的重要支柱。”杨开忠称。
他还强调了营商环境和区域创新系统的重要性。由于地理条件不利,东北地区产品和服务在全球竞争中会面临成本劣势,其中新兴产业产品和服务虽然受到的成本制约会明显较小,但在一定范围和程度上同样会面临这种制约。“因此,通过打造产品和服务的别具一格是东北振兴的主要竞争战略,也就是说,深入推进实施新一轮东北振兴战略必须进一步集中力量打造别具一格的产品和服务。”
想打造别具一格的产品和服务,杨开忠给出的建议是营造一流的区域创新生态系统:一要把激发创新活力放在全面深化改革的核心位置,落实将中关村国家自主创新示范区有关试点政策向东北地区推广的政策,将沈阳全面创新改革试验延伸覆盖整个东北地区,大力推进区域全面创新改革;二要按照“放、管、服”的要求进一步完善中央预算内投资东北振兴新动能培育专项管理办法,同时,探索设立中央东北振兴别具一格竞争优势培育财政贴息专项基金;三要落实各类政策优先考虑在东北地区试行、各类改革创新试点原则上要包含东北地区的精神,并探索在特定地方性产品和服务提供方面对东北地区实行永久性特许政策。
新兴产业是知识高度密集的,对新兴产业来讲,人才区位决定创新区位、进而决定产业区位。
杨开忠认为,为了提升创新能力,打造东北产品和服务,发展新兴产业,振兴东北必须把人才提高更加重要的战略高度上来,要比京津冀、江浙沪、粤港澳更加重视人才。为此,一要处理好招商引资和招才引智的关系,把区域营销的目标从企业和投资者扩张到人才、旅游者上来;二要做好人才+,注重围绕人才配置资源、推进改革。
为吸引人才,就要提升地方品质。杨开忠认为,国内外理论和实践表明,人才区位决定于一个地方不可贸易品的数量、种类、独特性和质量,即地方品质。
“因此,振兴东北的关键基础是提升地方品质。为此要树立和实施包括全要素(包括休闲娱乐等私人消费服务,教育、卫生、文化等公共服务、建筑和生态环境以及便捷高效对内对外交通和信息基础设施)、全过程、全空间、全员参与在内的全面地方品质战略。”
这其中,杨开忠强调了两个方面。一是大力推进集聚发展,打造集中紧凑的城市群。在打造产品独特性过程中,如果不注意控制成本,别具一格的优势就可能会被高额的成本抵消。因此,在打造产品和服务独特性的同时,东北地区必须大力推进集聚发展,想方设法在生态容许的范围内把东北地区人口和经济活动压缩到条件相对优越的城市群,使区域结构和城市群尽可能集中紧凑一些。要压缩人居地理空间,进一步采取措施引导人口和经济活动逐步从生态敏感地区和经济边疆地区疏解退出,鼓励尽可能向京哈-沈大交通走廊集聚,集中力量培育发展“哈长城市群”(编注:包括黑龙江哈尔滨、大庆、齐齐哈尔、绥化、牡丹江,吉林长春、吉林市、四平、辽源、松原、延边等),特别是相对接近欧亚东南沿海地带经济地理重心的“辽中南城市群”(编注:以沈阳、大连为中心,包括鞍山、抚顺、本溪、丹东、辽阳、营口、盘锦等),引导推进南向发展;要选择基础条件好、发展潜力大的中小城市进行重点培育,促进条件优越的中等城市上升为大城市,把沈阳、哈尔滨、大连培育发展成为国家中心城市,努力改变东北地区城市规模分布分散的局面。
二是重点加快推进与周边东南地区和国家的经济一体化。俄罗斯远东地区、蒙古、内蒙人口稀少。因此,在全方位推进对外开放合作中,东北地区应当重点指向京津冀地区、山东半岛以及日本、韩国,努力消除交往的物质、制度障碍,最大限度地降低通向欧亚东南沿海的成本。为此,重点一要赋予东北地区更大的对外交往权限,设立哈尔滨空港自由区,依托全国把东北打造成为东北亚地区区域合作中枢;二要京沈高铁、大连至烟台渤海海峡跨海通道建设;三要完善对口合作机制,建设更加高效的关内外互联互通高速通道。
责任编辑:韩声江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相关推荐

评论(59)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