缉毒战场上的“印老英雄”:境外毒贩曾悬赏百万要其性命

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

2017-10-17 12:06

字号
“今天,老子和你拼了!”
一个穷凶极恶的毒贩,面对边防警察的检查,突然歇斯底里地大叫着,驾车冲卡。
“站住!你跑不了啦!”
随着这声断喝,一个身影一闪,冲上去,一手死死抓住车门,一手与毒贩争夺方向盘。他的双脚被汽车拖在地上,鞋子都磨烂了,鲜血直流。车内毒贩猛击他的面部,他忍着剧痛就是不松手……
他就是印春荣。
在28年的缉毒生涯中,这只是印春荣在缉毒一线参战的一幕小插曲。
境外毒贩花百万重金悬赏,要取他性命。印春荣临危不惧,数十次面对毒贩的枪口,30多次打入贩毒集团内部,与毒贩“死磕”。
7月28日,中央军委主席习近平签署命令:授予印春荣同志“八一勋章”。
武警大校警衔的印春荣,个儿不高,敦实。他曾先后荣获第十五届“中国十大杰出青年”、全国第二届“我最喜爱的十大人民警察”、“全国公安系统二级英雄模范”、公安边防部队第二届“十大边防卫士”等荣誉,并荣立一等功1次、二等功两次、三等功7次,被边防官兵亲切地称为“印老英雄”。
初战告捷
1964年7月,印春荣出生在云南省昌宁县边境地区。
读中学时,一天晚上,他上完自习回家,经过一条小巷,被地上的东西绊了一个踉跄。他用手电一照,吓得尖叫一声——一个已经死了的青年男子,手里还握着一支没有注射完的针管。
毒品夺走了这个男人的生命。
成年后,印春荣又耳闻目睹了许多涉毒悲剧。
——他的同乡伙伴染上毒瘾无法自拔,为买毒品,把家里所有值钱的东西都卖光后,竟把年仅几岁的儿子卖到境外,自己则暴死异国他乡。
——他的一个中学室友,毕业后生意做得不错,家中还盖起了小楼,日子过得红红火火。没想到,这个同学后来因贩毒被判死刑。
……
太多的涉毒悲剧,让印春荣疾“毒”如仇。他暗下决心:将来一定要当一名缉毒兵,清除毒品这一社会毒瘤。
1982年,印春荣高中毕业。他放弃了父母安排好的工作,报名入伍,立志缉毒。可他没能实现上缉毒战场的梦想,而是被选拔当上了一名公安边防部队的卫生员。
16年后,印春荣终圆缉毒梦。他一战成名,显露出一名优秀缉毒侦查员过硬的素质。
1998年10月,在侦办一起贩毒案件时,印春荣奉命临时充当“马仔”,打入贩毒团伙内部。
“交货”路上,两个毒贩和他共乘一辆摩托车。他被两人夹在中间,一旦暴露,随时都有生命危险。
经过一个交通岗亭时,骑车的毒贩闯了红灯,被一名交警拦下。两个毒贩一看情况不妙,掉头想跑。眼看任务即将“流产”,印春荣赶紧制止毒贩,下车向交警迎面走去。
那位交警看他有些眼熟,刚想说话,印春荣灵机一动,先开口说道:“老哥,我们是从山里来的,头一次进城,啥规矩都不懂,放我们一马吧!”随手塞给交警一盒烟,并使了个眼色。
交警明白其中必有内情,说了句“下次注意”,便挥手放行。
经过这次“历险”,毒贩更信任印春荣了,到茶馆后,取出毒品要和他“交易”。
“大哥,不急,不急,我们再验验货!不能让大哥吃亏!”
为便于抓捕,印春荣和毒贩边喝茶,边找话说,拖延着时间。
“啪!”眼看时机成熟,趁毒贩不备,印春荣突然抓起茶杯,向一名毒贩砸去。
另一名毒贩一愣,瞬间反应过来,掏出刀子,向印春荣捅去。印春荣侧身一闪,猛地撞向这个比自己高出一头的毒贩。
这时,设伏的侦查员及时赶到,一举将两名毒贩擒住,当场缴获海洛因9.85公斤。
初战告捷!从此,印春荣走上了缉毒战场的第一线。
“与毒贩打交道不仅是勇气的较量”
2002年5月,在福建省厦门市一家五星级酒店的茶室里,印春荣乔装成“马仔三哥”,只身赴会,与毒贩交涉。
这间茶室设在酒店二楼,四周空旷,负责抓捕行动的办案人员无法隐蔽。为不打草惊蛇,专案组决定:只由印春荣一人与毒贩交涉。
这名毒贩曾在台湾当过5年特种兵,功夫了得,应变能力超强,且枪不离身。毒贩身边还有一名身高1米85、体重100多公斤的彪形大汉给他当保镖。
“大哥,你放心,保证你绝对满意!”印春荣镇定自若地用当地方言向毒贩介绍自己的“业务范围”和“货源”组织能力。
“如果不信,我用脑袋担保!”印春荣边说边用右手“啪啪”地在胸口拍了两下。
经过与毒贩4个多小时的周旋,印春荣取得了毒贩的信任,对方答应和他一起看“货”。
印春荣把毒贩带到了专案组预先设下的包围圈,设伏官兵犹如神兵天降……
此案中,缴获海洛因53公斤、毒资300余万元人民币,摧毁一个以境外毒枭为首、带有黑社会性质的贩毒集团。
“与毒贩打交道不仅是勇气的较量,更是智慧和意志的比拼。”印春荣常说。
2003年11月20日,印春荣接到报告:云南省保山市曼海公安检查站从一辆“桑塔纳”轿车车胎钢板夹层里查获海洛因5.964公斤。当时,办案人员认为驾驶员已暴露,幕后指使人可能跑了,线索已断,无“延伸侦办”的必要。
细心的印春荣发现,驾驶员回答问题时眼神飘忽不定。凭借多年的缉毒经验,他觉得此人“有料”。
果不其然,驾驶员称背后另有“老板”。印春荣立即带领专案组连夜奔赴昆明,指挥驾驶员与“老板”联系“交货”。
被抓的“老板”交待了一条重要线索:这批“货”准备卖给在广东的台湾人“耗子”。于是,印春荣又扮成“老板”的“小弟”,与两名毒贩一起去见“耗子”。
狡猾的对手不断提出变换交货地点。印春荣与两名毒贩同吃同住19天,先后开车辗转于昆明、贵阳、广州、东莞、深圳等3省7市,与“耗子”苦苦周旋。
一路上,毒贩困了睡、饿了吃。印春荣只能瞪着眼睛熬,饿了啃几口干面包,渴了喝点矿泉水,困了抽支烟撑着。
最终,印春荣和他的战友们将“耗子”诱出抓捕。此案共缴获海洛因5.964公斤、冰毒225.9公斤、毒资695万元人民币、运毒轿车4辆,抓获犯罪嫌疑人10名。该案被评为2003年全国公安机关破案一等奖。
“点点头,花钱不用愁;挥挥手,就是一幢楼。”在一次办案中,有毒贩手持存折,企图拉拢印春荣,“只要放我一马,里面的485万元就是你的了!”
印春荣回答:“你别做梦了!”
“我是幸运的,一次又一次死里逃生,还能继续战斗在缉毒战场上。”印春荣说。
1998年以来,印春荣参与侦办和直接组织指挥侦破贩毒案件3234起,抓获犯罪嫌疑人4246名,缴获各类毒品4.62吨、易制毒化学品487吨、毒资3520余万元人民币,个人参与缉毒量创全国公安边防部队官兵之最。
“智慧边防”
入伍35年,印春荣历任战士、卫生员、医生、调研科科长、司令部副参谋长、副支队长、边防检查站政治委员、总队司令部协理员、边防支队支队长。
2014年8月,印春荣升任云南省普洱市公安边防支队支队长。
普洱市东南与越南、老挝接壤,西南与缅甸毗邻,边境线长达460公里,是云南边境情况最复杂、斗争最尖锐、任务最繁重的地区。
上任后,印春荣指挥基层部队在边境上拉起铁丝网,建起物理隔离设施。
他牵头成立“智慧边防”智库小组,推行“党政军警民”立体化管控,建设了包括数字沙盘、远程指挥、无人机巡逻、移动终端核查等的数字化边境管控体系。
周边国家对边境的管控力量薄弱,中方单边管控难度很大。印春荣多方奔走,30多次率团与越南、老挝、缅甸边防部门开展对口会晤,成功推动缅、老、越三国共同参与边境治理。
边境形势复杂,作为基层部队主官,印春荣既要经常思考维护边境安全稳定的各项重点工作,又要随时面对意想不到的突发事件。
2015年10月28日17时,1名外籍犯罪嫌疑人手持仿制军用步枪,劫持两名人质从勐啊口岸闯关入境。
印春荣接报后,迅速启动“智慧边防”应急预案,沉着冷静地发出一道道指令。根据犯罪嫌疑人的逃窜方向及路线,立即实行交通管制,紧急疏散群众、车辆,沿途部署观察哨,就近设卡堵截……
19时,闯关车辆及人员被成功拦截,仅用两小时,两名人质被成功解救。
在印春荣的带领下,普洱边防支队3年来共缴获各类枪支2755支,边防辖区刑事案件发案率下降40%,地方党委、政府和人民群众的满意度达100%。
“他在工作中可以说是‘拼命三郎’,在做了心脏支架手术后,他药不离身,仍带病工作。”普洱市公安边防支队政委李福仓在接受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采访时说。
结婚23年来,印春荣和妻子长期两地分居,夫妻俩在一起的时间加起来不到3年。
印春荣总觉得欠妻儿太多。他和儿子约定:每周日晚上通一次电话。
每次,儿子早早就守在电话旁,可因为办案,他经常让儿子失望。儿子难过地对他说:“爸爸不讲信用,我真不想理你了……”
为“讨好”儿子,回家探亲时,印春荣常陪着妻子一同接送儿子。但每次,他只能远远地跟在妻儿后面,以防毒贩对他的家人打击报复……
(原标题《缉毒战场上的“印老英雄”》)
责任编辑:段彦超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缉毒,危险

相关推荐

评论(21)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 澎湃新闻举报受理和处置办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