申闻︱王孙行事真疏阔

申闻

2017-10-18 14:08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今年8月的上海书展有《吴湖帆年谱》首发式,至今未获读其书,颇为期待。同时期待者,还有龚敏的《溥心畬年谱》。闻名已数月,前日方获见其书。该谱列入“书画名家年谱大系”,而能一洗该系列纸薄价高、行密字小之弊,让人开心颜。不过,粗粗翻阅后又难免心情沉重,以往是排版、印刷与内容不相侔,此番倒如小儿用猛补之剂,有些过头了,恐有流鼻血之虞。
《溥心畬年谱》
龚著《溥心畬年谱》若算上后记共四百四十四页,其中年谱部分两百零九页,包括谱文七百九十三条、书画作品插图八十六件(套),均为“私人藏品,目睹能判为真迹者,取兹补入。署年月者,录入文字存诸年谱,并著名为私人藏”(凡例);从210页至443页为附录,共两百三十三页,均为“私人庋藏先生之书画作品,凡未署年月者,不入年谱,用为附录,以存其真”,分书法、山水、花鸟走兽、人物、文房用具五类,收录书画作品两百余件(套),外加拓本、帖架、砚台各一件。其实,也夹杂有如楷书《雪堂·清秘》七言联(页251)、《三阳开泰》(页391)、《湖山渔乐》(页432)“署年月者”,不知何故没有编入正文。
另外,除封面上配溥儒照片一帧外,与之相关的影像资料一概全无,也不像同系列中已出版各书那样附参考书目与人名索引。无论篇幅,还是内容,显得有些特立独行。转念一想,此书如改名为“溥心畬书画图录”,将年谱作为附录,便十分妥帖。若真作为图录看,无论是否具有代表性,一件公藏作品都不收,亦说不过去,还要括注“私藏编”三字。如此一来,不免让人怀疑是否有金主投资,为自家藏品拍卖预先背书?希望这只是一种无恶意的遐想吧!
龚《谱》主要的引用书目有:1979年天一出版社《溥心畬传记资料》、1978年台北环球书社《溥心畬书画全集》、1992年黄承志等编《溥儒书画集》、1993年台北故宫编印《溥心畬先生诗文集》、1993年汪佩芬主编《溥心畬先生书画遗集》、2002年王家诚《溥心畬传》,此外偶有若干篇记谱主的笔记、随笔。谱文的排序,基本源自以上几种书,特别是附有年表、年谱的那几种。与之交往各家的记录,乃至于谱主本人的信札、手稿等,均未蒐集、引用。兹以常熟李氏红并楼所藏溥心畬诗稿、信札为例,略证此谱之疏阔。
溥心畬与李墨云之合影,赠李嘉有
红并楼主人李猷(1913-1997),字嘉有,晚号龙涧老人。江苏常熟人。服务于交通银行,而精于书画、篆刻。溥心畬渡台之初,与之即有通信,诗词酬唱。据其后人编印《溥儒、李猷:文翰之情》影印溥儒书札十数通,时间集中在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因其落款多无日期,只能据内容推断,例如:
嘉有先生文席:昨住美华阁,地尚幽静,入夜则俗客纷集,叫嚣呼酒。妓女迭来,盼睐之间,似不胜酷暑,粉黛交下,损失新妆,其丑殆类鸠槃。主媪时来弟房中酬应,至欲使此辈荐枕,则大笑却之。此事无论,非守礼之士所宜为。顾此炎热,似弟之痴肥,濡毫展卷,尚汗出如浆,岂敢登楚岫而望朝云耶!昨不眠,得一诗,写呈。此颂俪安。溥儒顿首。
此信后附《苦热宿温泉美华阁》一诗。陈梦家的弟弟陈梦熊(1917-2012)在口述自传《我的水文地质之路》中曾谈及,1947年11、12月,他赴台北参加第二十三届地质学年会,下榻在北投美华阁宾馆,“美华阁是一个日本式的旅馆,我们进出时女服务员都在走廊排列跪地迎送,这给我的印象比较深”,却并未提及妓女自荐枕席等事。溥儒信中所述,让人联想到他的那张《群阴剥阳图》。从内容看,并不能确定时间。紧接其后的一函附录《春游草山题壁》一诗,并云:
嘉有先生文席:红并雅集,念之不匮,吴君命题古画数帧,如夏仲昭竹、姚公绶竹石、赵仲穆画,皆是伪迹,又不敢方命。只得各题一诗,实难赞扬一辞。吴君雅重其画,又不便直言。奈何奈何。昨草山管理者属作一诗,将为刻石,遂作七律一章。写呈教正。
鉴于草山在1950年由蒋介石下令,改名阳明山,则该函很可能作于1950年春。毕竟改名后,管理者请溥心畬作诗刻在山壁上,必然会请他用“阳明山”这个名字。溥心畬后半生与此山结缘,最终1963年11月归葬阳明山。信中提到,有位姓吴的收藏家,以自藏书画请溥心畬赏鉴,并求题跋。溥氏鉴定为赝品,但又不好意思明说,更不便拒绝题词,只好折中,为每件画作题诗一首,不言东西的真伪、好坏。想必此类事不止这一件,故见到溥心畬题跋的书画时,需稍加注意,不能以有他的题诗而盲目断为真迹。
溥心畬致李猷的书札以谈诗文为主,论书画者反而较少,他不时请李氏代查资料,购买工具书,审阅自己的著作。除交流诗文、学术之外,生活上溥心畬也偶尔请李猷帮忙,如晚年他住院就医,曾向李猷挪借款项应急。他赴韩国、日本游览和办展期间,将自己所用的怀表、钢笔等托李猷代为保管。
溥心畬住院就医,向李猷挪借款项应急的信
尤其是溥心畬在日本办展期间的通信,对《年谱》的简略,有很好的补充:
嘉有先生鉴:惠书敬悉,浃辰在韩,酬酢殊劳。东京宿舍清静,各方关照,皆新老所赐。请先代致谢。刻正筹备画展之事,未能专返。承命书签,当即先寄。寿序纸望速寄下,若蒙惠润,请即交与内子。因关于币事,前向丹公微探其意,似有难色,不便直陈,故变初计,请转交也。在韩作诗甚多,俟呈削定。
董汉槎先生前请代谢。
溥心畬在日本办展期间与李猷的通信
此札用中国航运股份有限公司东京办事处信笺,从所记之事知,应作于1955年六月。溥心畬结束韩国讲学后,转飞日本东京,筹办个人画展。从他信中所述,访韩国期间应酬甚繁,初到东京,尚未大肆宣传。据说住所系借船王董浩云(1912-1982)在东京的别墅,相对清静。这一切系由钱新之(1885-1958)代为安排,李猷正是钱氏的得力助手。从最后的附言看,董汉槎(1898-1995)对溥心畬此次日本之行也提供了帮助。
在日本清静的旅居生活未持续很久,溥心畬就开始投入画展的筹备工作,日本文艺界人士慕名前来拜访者络绎不绝,使他忙于应酬,幸而尚不以为苦。在信中,他对这次松屋百货举办画展,有简要的说明:
嘉有先生鉴:叠奉手书,至慰。此处每日文酒之会,殊劳酬酢。而赋诗论文,亦足乐也。虽治学精湛不及我邦,而文士多风雅好礼,可共晨夕。至于画展筹备纷繁,今始就绪。近拟在松屋百货商店开会,系政府委托朝日新闻社办理。此处法律,美币不得私人持有,收款以后殊费周折,短期未能回台,势必布置妥协方可。宿舍清净可喜,宜于诗画。回台有期,当再奉闻
从叙事看,此函距前函不久,画展筹备工作基本就绪。溥心畬此次展览,与次年4月由朝日新闻社主办的“张大千临摹敦煌石窟壁画展”十分相似,均借松屋百货场地举办,地点可能同为九楼。较之张大千松屋展的轰动一时,先一年开幕的溥心畬画展,似没有获得更大的轰动,以致《溥心畬年谱》中连该展具体时间、地点都没有提及。溥心畬的应酬却并不轻松,办展期间,四出拜访朋友,画债堆积,他在信中说:
近在松屋开画展,酬应至繁。东京市区直径七十余公里,拜访友人虽汽车狂奔终日,尚不能尽。笔墨之债山积,案牍同劳。文士来访,坐席吟哦,日夕不辍,多彬彬有礼。公如来此,当惊为今之东坡、山谷矣。以儒之鄙陋,在中国尚车载而斗量之,彼尚叹为斯文,实在中华可想见矣。此次皆出新老所赐,感谢之情,乞代陈达。錶、笔皆儒自用,请暂存尊处。支款条随上。
画展办完之后,溥心畬原计划马上返回台湾,但因展览期间所售画作的尾款,松屋百货公司未能及时与他结清。而展览所售之画款项亦有限,陆续有人上门购画,他不得不一再延迟返台日期,还一度前往京都推销画作。以至于所持护照过期,不得不申请延期。虽经主人一再挽留,他在董浩云的别墅居住一个多月后,也迁出另觅住处:
弟之留日,原拟专返。因开会事,难如预定之期。又因松屋商店有三成折叩,所售无多,迟之又久,方始交款。继续有人直接来舍买画,亦不过数幅,遂有西京之行,旧经之地,实非为游观,亦因售画。所售有日币三万余元,至今尚未寄来。弟在此舍住近一月左右时,原拟迁移另住。而董浩然先生留宾甚切,情不可辞,遂亦止焉。今其亲戚又自港来,虽已安定住所,甚觉于意未安。拟明日再催帅先生(董先生之友)向其再商,暂时迁居,颇感两便也。一俟画款数万元(台币数千元)收齐,即回台,亦不过在一星期后。……董浩云先生画,固必当赠。先已赠横幅十幅(皆宽二尺,长二尺五,为董先生指定尺寸。谓装饰客室,故送礼之用),董太太一幅(字屏八幅)。其早拟送之画,当于行前再赠。公司中高先生、黄先生皆已赠画。丹骝之画,已画好,并其夫人共两幅,已交其夫人矣。复兴公司亦有画赠矣。弟本已护照延期两月,以种种缘因,故必早回。画款不俟则掷虚牝。故又不得不稍带耳。务请将此情曲向新老、汉槎言明,非敢脱率而致主人徘徊也。厚扰浩云先生,至觉不安。而董君待发之诚,使人心感,且抱不安之至,故请帅先生一再言之。
从上所述,溥心畬1955年6、7月间在东京松屋百货举办的画展,尽管当时影响很大,但画作售卖却并不如预想得那么多,扣除松屋百货的提成后,仅得数万日元,且未能及时结算清讫,导致他滞留日本。又去京都卖画,得三万日元。归东京后,仍借住董家别墅,因其香港亲戚来日也要居住,溥心畬主动向主人提出移居。在之前赠予董浩云(按其提出尺寸)及其夫人画作十一幅、书法八屏外,另外再赠画作。对办展期间帮忙过的公司职员,也一一作画相赠表示谢意,可谓十分周到。
以上几通信札揭示了不少溥心畬赴日办展的细节,说明他1955年韩、日之行中,前者是文化交流,带有官方色彩;后者是钱新之、董汉槎等人为之筹办画展,他本无长期留日的打算,由于种种客观原因,以致他在日本居住了一年多。关于这段往事,《溥心畬年谱》只有寥寥几句话,不免让读者觉得,旧王孙的行事有些疏阔,其实却不然。
责任编辑:郑诗亮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溥心畬年谱》,溥心畬,李嘉有,信札

相关推荐

评论(0)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 澎湃新闻举报受理和处置办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