烟草占财政半壁江山,这个地方如何靠烟发家致富?

2022-06-01 12:32 来源:澎湃新闻·澎湃号·湃客

字号
原创 远离香烟的 四象工作室
说起对云南的印象,除了大理丽江,过桥米线,鲜花茶叶,还有一样不得不提的东西,那就是令无数人着迷的烟草。
“十二五”期间,云南烟草产业财政贡献率约为50%,占据了政府收入的半壁江山。可见云南的发家致富的重要贡献者可能并不是来这里旅游的文青,而是每天一包的全国烟民们。
文 | Paella 图 | 四象设计部
1 云南:种烟产烟“一家独大”
烟草原产于南美洲,15世纪末,哥伦布发现美洲大陆后,将其带回欧洲,并在全世界传播开来。
明朝万历年间,烟草才传入中国。当时的传播路径大致有3条:一是从菲律宾传到台湾、福建;第二条是从南洋输入广东,第三条是从日本传到朝鲜再到辽东。
而云南,并不在原始的传播路径,但它却在历史长河中,逆袭成为了中国乃至全球最大的烟草产地之一,无论是种植面积还是卷烟产量,在国内都可以称得上“一家独大”。
作为全国最大的烟草产地,云南在制烟方面自然也有着优势。在2019年全国卷烟产产量数据中,云南以3515.9亿支的产量高居第一,并且相当于二三名的产量总和。
人们常说的“云系烟”就是以云烟、红塔山、玉溪、红河、红梅等品牌为代表的云南本土生产的卷烟。
据《云南日报》2021年的报道,云南是全球最大的优质烤烟产区,也是国内卷烟产销规模最大的省份,云南烟叶占全国的45%左右,云产卷烟市场份额占全国20%左右。
尽管国家一直倡导禁烟,但中国不仅始终保持着全球最多的烟民人数,还是全球最大的烟草种植地、烟草收购地,以及香烟生产地和消费地,生产了全球超过43%的香烟。
如此大的市场规模,使烟草制造直接跃升为云南省的经济支柱产业,可谓让当地的人民又爱又恨。
2 云南何以成为“烟草霸主”?
如果说中国有哪块地方是种植烟草的“天选之地”,那么这个称号云南省应该是当之无愧的。
云南地处山地高原,日照充足,气温却很温润,不利于普通作物生长的酸性红土,却与烟草非常合得来。
这块地实在是太适合种烟了,以至于20世纪初英美烟草公司派来专家到云南考察后,直接将一批美国烟种和栽培技术资料赠予了当时的云南都督唐继尧。在他的推动下,烟草业开始在云南落地生根。
光是有天时地利,还不足以造就一方“烟草霸主”。早在18世纪,云南就以种烟草闻名。吴大勋1782年撰写《滇南闻见录》时,有如下记载:“滇南各郡无处不植烟,而宁州八寨多而且佳。”
而云南当地的卷烟制造业真正开始兴起,是由于1910年滇越铁路的开通,使大量洋烟流入中国。为了对抗外国资本,当地的实业家开始创办民族烟企。
云南烟草史上另一个重要的转折点则在上世纪40年代的抗战时期,作为战场大后方,云南的社会环境相对稳定,这促使许多外国烟草企业将设备和技术人员迁往了云南。战争的持续,也让香烟的需求不断上升。
面对风险与机遇,云南当地政府和企业家也很聪明地把握住了极其重要的历史时刻,大量政策扶持,大量资本投入到烟种的培植改良以及卷烟的制造上,使得云南积累了宝贵的种植和生产经验,以及雄厚的历史根基。
而这也为云南打开了发财的大门。
3 “烟草税”曾占云南财政收入7成
众所周知,买烟是要交税的,而且是非常高的税。100块的烟,70块都是税,并不是空穴来风。
这个税到底有多夸张呢?
《2020中国企业纳税排行榜》数据显示,中国烟草总公司利税总额为12803亿元,超过了第二到第十名的总和,纳税额相当于12个华为,18个中石油,32个恒大,42个茅台。
在烟草公司面前,什么IT、金融、能源、房地产,都得沦为弟弟。
当然,如此庞大的数字,背后是烟民们每一包烟的“贡献”。
从这张图可以看出,一包烟所缴的税,除去消费税和部分增值税上缴中央外,其他税收都归地方政府所有。
根据前瞻经济学人统计报道,“十二五”期间云南烟草产业财政贡献率约为50%,在经济结构相对落后的90年代,曾占财政收入比例高达75%,直到2021年,这个数字仍有30%左右。这意味着云南的经济离不开烟草业的支撑。
“寓禁于征”指的是对有危害的事物课以重税,以此控制其发展。但这把双刃剑的背后,却是重税带来的难以拒绝的经济利益。
相比种粮食而言,烟叶种植程序繁多、烘烤技术难度大,特别费工时,风险也大,所以许多农民宁愿种粮也不种烟。
同时,由于财政对烟草税收的过度依赖,云南某些地区,试图通过行政干预,强制农民种烟草的事件。
早在2003年,新华社记者就严厉批评过“用行政命令强迫农民种高含税农作物,甚至强行毁麦种烟”的现象。
不可否认,烟草带来的收益确实帮助一些贫困的地方过上了更好的生活,但这种发展是健康的,可持续的吗?
据《中国肿瘤登记年报》统计,云南地区的肺癌发病率是全国的2倍。种烟、制烟与吸烟,给云南带来巨额财政收入的同时,也在蚕食着人民的身体。
“中国控烟履约高层研讨会”曾有专家提出建议,在各级地方政府的GDP数据统计中,不计入本地烟草行业的产值;并让烟草行业的产值在绿色GDP中记负值。
另外,还建议烟草行业的税收分成中,加大中央财政收入的比例甚至全部上收,这样可以降低地方政府对烟草行业的支持热情。
经济发展固然重要,完善经济结构则是可持续发展的基石。如今的云南,虽然还是那个地处边陲的烟草霸主,但也逐渐打造了先进制造业、旅游业、绿色能源等新型支柱产业,发家致富的道路越走越宽了。
2022年5月31日,是一年一度的“世界无烟日”。世界卫生组织将今年的宣传主题定为“烟草:对我们环境的威胁”,旨在提高公众对烟草种植、生产、销售和浪费对环境影响的认识。
希望我们关心自己的健康,远离香烟,也记住每一包烟背后所包含的金钱与环境代价。
原标题:《烟草占财政半壁江山 这个地方如何靠烟发家致富?》
阅读原文
关键词 >> 湃客
特别声明
本文为澎湃号作者或机构在澎湃新闻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或机构观点,不代表澎湃新闻的观点或立场,澎湃新闻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申请澎湃号请用电脑访问http://renzheng.thepaper.cn。

相关推荐

评论()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广告及合作 版权声明 隐私政策 友情链接 澎湃新闻举报受理和处置办法 严正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