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奈儿身上的摩登女郎特质:多情善变,安于接受男人供养

彭小妍

2017-10-25 17:03

字号
在《香奈儿的魅力》的序言中,穆航叙述1921年的除夕,他成为香奈儿的服装店派对常客之一的经过。当时香奈儿在诺曼底的多维尔(Deauville)经营一家服装店,就在康邦街(rue Combon)上。多维尔是国际知名的度假胜地,也是优雅生活品味的象征。当时派对中名流云集,许多是才气洋溢、初露头角的艺文界青年,包括外交家贝特洛(Philippe Berthelot)、舞蹈家茹昂多(Élisabeth Jouhandeau)、画家毕加索(Pablo Picasso)、诗人兼小说家科克托(Jean Cocteau)、小说家哈第盖(Raymond Radiguet)、诗人勒韦迪(Pierre Reverdy)等等。那时香奈儿尚未开展在巴黎服装界的事业,所有宾客包括穆航在内,无法想象有一天她竟然会成为“19世纪服饰风格的终结天使”——这种说法,充分透露出香奈儿在他心目中是如何积极好强、充满战斗力。对穆航而言,她正站在流行服饰新纪元的分水岭上:她终结了旧时代的优雅沙龙风格,引领了20世纪“走入街头”的现代流行服饰。
香奈儿
笔者提起穆航与香奈儿的关联,所关注的并非历史人物香奈儿,而是《香奈儿的魅力》中所塑造的故事人物。服饰企业历来是男性设计师的天下,香奈儿是第一位足以与他们分庭抗礼的女性。她的创新具有划时代意义,启发了许多人为她写传或做研究。众多相关作品中,穆航的小说代表浪荡子对女浪荡子的观点,对本书主题而言,尤其贴切。有别于他一般有关摩登女郎的短篇或迷你小说,《香奈儿的魅力》是部长篇小说。最有意思的是,女主角香奈儿是自己故事的叙事者。摩登女郎香奈儿因何值得一部长篇小说的篇幅,为何又能拥有她自己的声音?我的解读是:透过自传体,穆航掩饰了自己的浪荡子立场,让香奈儿——他的完美她我——来替他发声。
穆航的小说中,一般总是从浪荡子/摩登青年的眼光来审视摩登女郎;摩登女郎只是浪荡子凝视及欲望的对象,没有任何个人历史或心理深度。然而,在《香奈儿的魅力》中,女主角不仅拥有自己的声音,甚至拥有复杂的个性,与他笔下的其他摩登女郎大相径庭。对摩登女郎,穆航一向是高人一等的浪荡子姿态;在他心目中,香奈儿无疑也是摩登女郎之一。同时他却也处处强调,她优越过人,是一般摩登女郎无法望其项背的。
关于香奈儿和卡佩尔的漫画
首先,有关香奈儿一系列的情史。这方面,穆航把她描写为典型的摩登女郎,多情善变,随意更换性伴侣。例如,故事中她一生的第一个情人是 M. B.,是她十六岁时在一家茶馆中邂逅的。第二天他邀请她与他共享优游人生,她不假思索,立即随他而去。不久后,她遇见英俊潇洒的英国企业家卡佩尔(Boy Capel),便立刻和新情人搭火车前往巴黎。
在穆航笔下,又如典型的摩登女郎,她安于接受男人供养。卡佩尔情愿在家中与她独处,她便夜夜盛装打扮取悦他,从不要求外出。穆航小说中让她宣称:“有如后宫佳丽,我安于深居简出”。她的情人也对她宠爱有加,钻石之类的礼物不断。一度因为她的要求,他每半小时就送她一束鲜花,连续了两天,直至她觉得无聊。这种细节,目的是深化她任性善变的摩登女郎形象。另一位情人威斯敏斯特公爵(the Duke of Westminster),她的要求只说了一半,就连声不迭地答应。但是她最终还是离他而去,因为终日玩乐、享受财富实在单调乏味,让她无聊得受不了。她拒绝嫁给他时,说道:“我不爱你。和一个不爱你的女人睡觉,不是毫无乐趣吗?”真是十足的无情妖女。她告诉读者:“所有男人只要听到这句残酷的话,总是立刻变得逆来顺受。”
此帽为香奈儿设计
然而,有别于一般摩登女郎,穆航笔下的香奈儿剥削男人,不只是为了一时的贪玩;她愿意和男人交往,主要因为他们在许多方面不但足为她的导师,还能以财富为她买来独立。例如在穆航笔下,香奈儿父母去世后照顾她的是几位耿直严肃的姑姑;M. B. 提供的机会,让她得以脱离姑姑们的刻板束缚。根据穆航,她的第二位情人卡佩尔,则提供她开一家女帽服饰店的千载难逢机会。但是此处穆航设计了一个场景,强调她的无知:由于她不知商业世界如何运作,银行每次兑现她的支票时,她总以为自己用的是女帽店赚来的钱。然而卡佩尔告诉她,由于他替她担保,银行才肯付钱给她,事实上她是欠银行债的;此时,香奈儿的自尊和傲气受伤了。她说道:“骄傲是好事,但是从那天起,我无知的青年时代结束了。”从那天起一直到她去世为止,她操劳得像个工作狂;而且她一年之内就还清所有的债务。
1928年的香奈儿
她告诉读者,对她而言工作就是金钱,而金钱就是自由:“我必须买到我的自由,无论付出什么代价”。换句话说,男人为她买到她需要的自由,让她能追求理想,但是她的成功是工作的结果,而非运气。她在故事中说道:“我成功的秘诀是狂热的工作。”整部小说强调她的傲气,有趣的是,最后她将自己的傲气比拟为路易十四不可一世的高傲:“我一开始就说了,我这人傲气过人……真正的骄傲是路易十四的高傲,或是英国式的骄傲。”我们应该清楚,是穆航让她自比为路易十四——法国文化史上最声名显赫的浪荡子。
因此在穆航笔下,香奈儿与一般摩登女郎无异,任性善变、傲气逼人,既是虐待狂也是受虐狂,充满毁灭性,是复仇女神涅墨西斯的化身。简而言之,是个无情妖女,穆航在小说的序言中已经说明了:
那是香奈儿的阴暗面,她的自虐自苦,虐待人的快感,惩罚的冲动,高傲、严厉、嘲讽、毁灭狂、冷热无常的极端性格,谩骂的天才,掠夺家;无情妖女……
然而,即使她也难免他笔下所有摩登女郎的负面性格,在他心目中,她并非寻常无知的摩登女郎。相对的,他尊她为创造者——这是浪荡子不可或缺的品质。在他的描述中,香奈儿是服装设计的革命家,以普罗旺斯的南方品味,嘲弄上层阶级的虚荣:她为百万富婆创造了俭朴风的假象(同时她们使用着黄金打造的餐具),将沙龙贵妇变身为女仆,以针织布料调和丝绸的华丽等等。她喜欢用寻常宝石取代珍贵珠宝,独创出一种“出色俭朴风”。穆航的序言中使用了一连串矛盾修饰词来赞美香奈儿的创意,正是本书浪荡子美学定义的最佳写照:跨越上层与下层、精英与通俗的界限。香奈儿这位摩登女郎,既有艺术创意又擅长于跨文化实践,正是穆航心目中的女浪荡子。
1970年的香奈儿
穆航笔下的香奈儿,是个立志在巴黎上流社会闯荡未来的孤儿,终于以普罗旺斯姑母们的“清教徒品味”征服了花都。今天我们已经知道,在真实生活中她母亲亡故后,她事实上在一个修道院中住了七年,学习缝纫技巧,然后才与 M. B. 结伴离开。穆航的错误,可能是因为资讯不详;香奈儿本人谈起童年,就给了好几种不同的版本。无论如何,香奈儿的俭朴单纯来自严肃姑母的家教。她以清教徒之姿征服巴黎的形象,的确塑造得完美无缺。这样的情节,与穆航的分析搭配得天衣无缝:香奈儿如何以特殊品味改革了沙龙品味的繁复累赘。
本文经授权摘选自《浪荡子美学与跨文化现代性》,浙江大学出版社·启真馆,2017年8月。
责任编辑:臧继贤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香奈儿,摩登女郎,女性自由

相关推荐

评论(6)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 澎湃新闻举报受理和处置办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