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代浙商风云人物鲁冠球逝世,享年72岁

澎湃新闻记者 韩声江 张赛男

2017-10-25 16:03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10月25日,澎湃新闻从多位知情人士处获悉,浙商代表人物鲁冠球于当天上午逝世,享年72岁。1945年出生的鲁冠球是第一代浙商群体中的“教父级”人物,被冠以民营企业家中的“常青树”,生前为万向集团董事长。
鲁冠球 视觉中国 资料图
万向集团创建于1969年,以汽车零部件制造和销售为主业,是年营收超千亿、利润过百亿的现代化跨国企业集团。万向是国务院120家试点企业集团和国家520户重点企业中唯一的汽车零部件企业,是中国向世界名牌进军具有国际竞争力的16家企业之一。
1969年,鲁冠球带领6位农民集资4000元创办“萧山宁围公社农机修理厂”。1980年,鲁冠球将厂门口四块牌子摘掉三块,只保留“萧山宁围公社万向节厂”。鲁冠球判断中国将大力发展汽车业,因此决定砍掉其他项目,专攻万向节。1984年,拥有世界上最多万向节专利的美国舍勒公司代表在广交会上“相中”万向,并在此后下3万套订单,万向产品首次走出国门。
鲁冠球曾被《福布斯》称为汽车零部件领域的“全球领袖”,为福特、通用等全球汽车巨头提供零部件。新华社报道称,不过从看生活习惯看,鲁冠球还是中国农民:此前,一直住在1983年修建的农家小楼,厨房是老式的灶台。每天早5点起床,晚11点睡觉。只要不出差,他便按时回家和妻子一起吃晚饭。
他办公室也多年未变,10多平方米。下了楼,有座凉亭。48年前,那是他起家的铁匠铺。
鲁冠球具有超前的商业眼光。1999年,万向集团便悄然成立电动汽车项目组,并定下“电池—电机—电控—电动汽车”的发展路线。
2002年,万向电动汽车公司成立。2003年10月,万向纯电动汽车纯电动动力总成系统项目列入国家863计划。2004年,万向研制出的电动客车Y9在杭州西湖沿线成功试运行。
在国内自主研发的基础上,万向也通过大量的国外相关并购来加快“整车梦”进程。
2012年,万向斥资2.566亿美元收购美国最大的动力电池制造商A123除政府及军工业务以外的所有资产,大幅提升了万向集团动力电池产品的性能和技术。
2014年,万向又以1.492亿美元收购美国豪华电动汽车厂商菲斯科(Fisker)。其间,万向还宣布与宝马公司合作。
2016年,万向在新能源领域已经拥有杭州、上海、常州、底特律、波士顿、洛杉矶、慕尼黑、捷克等8个研发和制造基地,相关工程技术人员超过2600人,新能源汽车及其关键零部件领域产值超80亿元。
正是在这一年,鲁冠球的“整车梦”迎来重要突破,电动汽车成为其“整车梦”的开端。
2016年12月15日,业内猜测多时的第六张新能源车乘用车生产资质终于尘埃落定:万向集团年产5万辆纯电动车项目正式获得国家发改委的批准,中国最大的零部件集团终于升级为新能源乘用车整车制造企业。
鲁冠球苦苦争取多年的整车资质终于拿到了,他在万向创业47周年的庆祝大会说:“我们选对了方向,也在正确的道路上。”
2017年1月22日,在杭州萧山区举行的万向集团2016年度总结表彰大会上,鲁冠球还宣布对万向研究院总经理陈军博士奖励1900万元,以表彰他为推动万向新能源汽车产业发挥所做的贡献。这是迄今为止该公司给个人颁发金额最高的大奖,或许是因为陈军帮助他实现了多年的夙愿。
经过近20年的厚积,尽管离整车梦越来越近,但鲁冠球一直很有危机意识,他说:“我们搞企业的,永远都应该有战战兢兢、如履薄冰的心态。没有危机是最大的危机,没有忧患是最大的忧患。未雨绸缪、防患未然,是我们时刻都要有的警惕。”
他提出:“现在的电动汽车是千帆竞渡、百舸争流的状态,几乎每天都有新的企业加入进来。如果我们还是缓步,不仅多年布局的先机会消失殆尽,还可能被后来者绊倒。说得直白一点,我们原来是排头兵,再不加速,我们就要落伍,甚至掉队了。”
值此之际,鲁冠球认为万向已到速度制胜时,当下的万向,要以“快”为先,加速占领前沿,进而稳固根基。而“万向创新聚能城”计划就显示了鲁冠球更大的“雄心”。
2015年,万向集团启动“万向创新聚能城”建设。方案提出后,外界质疑声不断,但鲁冠球父子没有理会,进而宣布今后5-7年内,万向计划投资2000亿元,推进8.42平方公里的万向创新聚能城建设,包括新能源客车、乘用车、电池和零部件等项目,其中核心是电池,最终打造成一个可以容纳9万人的智能生态城市。
鲁冠球的儿子、接班人鲁伟鼎表示:“这是我们的判断。下一阶段的机会一定是给科学家、创新者、创业者和投资者四者集聚之后产生的颠覆者的。这不是要造一个开发区,也不是盖多少厂房,这是要建一座城,一个创新的平台。父亲和我说过一句话‘财散则人聚,财聚则人散’。把钱‘散’给创业者,就会聚集更多的人才,搞出更有能量的东西。”他说,以后人们不用羡慕硅谷,未来这里也会像硅谷那样成为世界最优秀的地方之一,能产生世界上颇有影响的创业项目团队。

鲁冠球简历:
1945年1月17日生于浙江省萧山区宁围镇。
1969年7月,带领6名农民,集资4000元,创办宁围公社农机厂。
1985年被《半月谈》评为全国十大新闻人物。
1990年1月成为中国乡镇企业家协会副会长。
1994年,集团核心企业万向钱潮股份公司上市。
2013年,登上中国富豪榜以235亿排名第十四名。曾担任中国乡镇企业协会会长,浙江省企业联合会、企业家协会会长。是中共十三大、十四大代表和九届全国人大代表。
2015年胡润百富榜,鲁冠球及其家族以650亿元时隔九年重回前十,位列第十。
2016年10月13日,2016年胡润百富榜发布,鲁冠球以550亿元财富,位列第18名。
2017年10月12日,2017年胡润百富榜,鲁冠球家族以491亿元财富,位列第37位。
附:新华社2013年11月24日报道:
改革时代人物志:“弄潮儿”鲁冠球

鲁冠球出生在钱塘江边,那里的江潮名闻天下。
要概括他在中国市场经济几十年的“搏击”,人们常会想到两句宋词——“弄潮儿向涛头立,手把红旗旗不湿”。
“大家都富裕了,你的富裕才会持久”
年近古稀的鲁冠球,被《福布斯》称为汽车零部件领域的“全球领袖”,不过看生活习惯,他还是中国农民:
住在1983年修建的农家小楼,厨房是老式的灶台。每天早5点起床,晚11点睡觉。只要不出差,他便按时回家和妻子一起吃晚饭。
办公室也多年未变,10多平方米。下了楼,有座凉亭。44年前,那是他起家的铁匠铺。
工作服送去缝补,裁缝惊讶,万向的“老大”就穿这个?
编制“中国百富榜”的胡润和他对话,需双重翻译——先把萧山土话译成普通话,再译成英文。
2000年后,萧山地区整体农转非,他的“身份”才从农民转为城市居民。
但鲁冠球身上,罕有小农意识。用村里人的话,这人从小“头上长角”。
成绩好却初中辍学,进城学锻工。精减回乡,其他人“停产闹革命”,不到20岁的他忙着修自行车、开粮食加工厂……经常被抓,他就白天挨批斗,晚上继续生产。
他长于“嗅”出机会。1969年,国家批准每个人民公社可以开办一家农机厂。24岁的鲁冠球带着人“投奔”到公社名下,戴上了“红帽子”。1979年,又是一篇党报社论《国民经济要发展,交通运输是关键》,让他决定专攻万向节这个不起眼的汽车零部件。
直至今天,他每天的阅读量还在三四万字。
“财散则人聚”是他的一句口头禅。从1983年到1993年,他放弃的承包奖金超过300万元。这些钱,要么修改承包条例变成集体所得,要么捐去建学校。
2009年,万向员工最高年收入超过1000万元。对新招聘大学生,万向合同一签十年。他说,“一定要周围都好,你的企业才会好。大家都富裕了,你的富裕才会持久。”
乡镇企业的磨难与真知
鲁冠球一直以万向是乡镇企业而自豪。
在中国的乡镇企业中,万向实现首个个人风险承包、首个上市、首个获中国工业大奖、首个收购国外上市公司……
其实,戴着“乡镇企业”的帽子,路并不好走:
在“只讲计划”的年代,没有钱,冬天去信用社借,别人在内屋烤火,他在外屋坐两小时冷板凳也没借成;没有材料和燃料,他骑自行车过江去杭州城,从国有企业捡废料和煤渣……
有些门槛,能靠技巧化解:进不了全国订货会,他在场外摆地摊,照样刮起“鲁旋风”;没资格看文件,他用人托人、国营对国营的名义把400条考核标准“弄”到手,逐一整改,高分成为全国“唯三”的国家万向节定点工厂。
有些时候,只能依靠等待。启动股份制改造,4年后同意试点;申请上市,等了7年;成立财务公司,申报了9年……
“我不怕苦,最怕的是不被承认。”鲁冠球说。但他认准一点:“质量面前人人平等。”
1980年,他从全国回收3万多套次品,员工一人一袋,背去废品收购站。企业一年利润泡汤,大家心痛流泪,但质量意识从此深植。
地处钱塘江边,万向注册的商标叫“钱潮”。有人告诉他,这两个字的拼音首字母“QC”,正好是“质量控制”的英文缩写。从此每个万向节都印上“QC”标志,象征“质量就是生命”。
1984年,拥有世界上最多万向节专利的美国舍勒公司代表在广交会上“相中”万向,要到厂里考察。那时钱塘江边还树着“外国人止步”的牌子。市委书记当即拍板,过江手续当天办妥。
这次考察,美方决定下3万套订单。但定价低,万向将亏损10万美元。鲁冠球最终同意,他说:“3万套我们亏损,等到30万套怎么还会亏?”
2000年,万向并购舍勒。如今美国14个州,万向拥有28个工厂。在美国站稳脚跟的国内效应是:既然能给通用和福特供货,进入一汽二汽的配套体系顺理成章。
2011年,美国前财长鲍尔森请鲁冠球吃饭。鲍尔森说,在美国无论竞争对手还是合作伙伴都夸奖和尊重万向,很少见。
鲁冠球认为,万向美国公司的轨迹和本土发展有相似之处,“万向是乡镇企业,从无到有、从小到大,一点点摸索,一定要稳健,客观上你想冒也冒不了,只能慢慢地干。”
“慢慢干”的过程中,他给自己做情绪管理——晚上在院子散步,看月亮。“从月缺,看到月圆。”
这几年,他每天练书法。办公室过道,悬着“正气”。家里窗前,贴着一小张竖排的“遇事不怒”。
他说,“做什么都要时机或者机遇,但认准了目标,就不能懈怠。”
“我是企业家,不是商人”
鲁冠球认为自己不是商人,而是企业家。
“企业家要赚钱,但不做钱的奴隶。企业家注定是要创造、奉献、牺牲的。”
有两个产业,他天天“烧钱”,坚持了一二十年。
一个是农业,上世纪80年代初开始投资,屡败屡战,最近几年才产出利税。他说,“为农民讲话的人太少了”。
另一个是电动汽车。1999年到2013年,投入50亿元,回报“没看到”。
中国学术界把电动汽车作为前沿技术研究时,他已确立产业目标,且框定“纯电动”。
2003年,科技部一位副部长到杭州考察“863”项目,意外发现万向的电动汽车电池实验室和中试生产线,感慨说“你们是真在做”。鲁冠球趁机开口,“那把我们列进去吧”。业内人士笑称,万向是“自费跑进 863 ”。
万向电动汽车“掌舵者”陈军是汽车专业的博士,受不住“烧钱”的煎熬,分出人手去尝试其他“利在眼前”的方向。鲁冠球发现后,坚决叫停。
“新技术和产业的磨合中,只要方向正确,总有回报。如果方向不正确,浪费钱是小事,时间追不回来。”博士被说服。
鲁冠球有压力,“所以企业其他地方一定要赚钱,否则要做的事都是一句空话。”
但他很明确,“我希望万向成为一家受世界尊敬的企业。万向以后就是为清洁能源奉献一切。
2013年10月,工信部发布新一批电动汽车生产“牌照”,万向上榜,市场的曙光终于照进。
责任编辑:李跃群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鲁冠球,万向,浙商,改革开放,企业家精神,澎湃,澎湃新闻

相关推荐

评论(125)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 澎湃新闻举报受理和处置办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