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南大学出版全球首部蜘蛛图集,团队过去十年全国抓蜘蛛

重庆晨报

2017-10-26 10:34

字号
张志升研究员团队在介绍自己的新书。西南大学供图
张志升所著《中国蜘蛛生态大图鉴》,重达4.2公斤,采用了2300余张生态照片和130余张显微照片。
该书系统介绍了中国蜘蛛已知的71个科和1139种中国蜘蛛的形态特征、生物学和分布信息,在蜘蛛照片的数量、所包含的蜘蛛类群和种类等方面都达到了世界之最,是目前世界范围内首本蜘蛛类大型图鉴。
此外,该图鉴还首次对全世界蜘蛛的地理分布进行了分析、概括和总结,将世界蜘蛛分布划分为6种类型,同时将中国蜘蛛的分布划分为15个地理区。
古有神农尝百草,今有张志升“摸”遍全国千种蜘蛛。不久前,在西南大学召开的亚洲蛛形学会第四次学术讨论会报道现场,一本近千页厚的精美科普著作被一抢而空。历时十年,跑遍全国山山水水,西南大学生命科学学院张志升研究员团队完成的《中国蜘蛛生态大图鉴》正式出版发行。
张志升说:“金庸的武侠小说里有的邪派人物养了很多毒蜘蛛,几乎一咬人就毙命。其实,没那么厉害,最毒的蜘蛛也不在中国!而且,就是目前全球发现的蜘蛛中,也没有立即就能咬死人的毒蜘蛛!”
书中涵盖上千种蜘蛛的图片和介绍。
他和全队跑遍全国
完成这部近千页“又厚又重”的“巨作”可不容易。张志升在过去的10年,他和团队成员跑遍了中国几乎所有省、市和自治区,参加或自行组织了数十次野外考察,拍摄了大量蜘蛛照片,并采集了数万号标本,为本书的创作积累了极好的素材。
蜘蛛在野外环境中无处不在,但是要完成图集,就需要寻找一些特别珍奇的蜘蛛种类。有一次,张志升为了寻找一种特别难找的“近里氏盘腹蜘蛛”,和团队成员在缙云山使用“陷阱法”——用200余个纸杯,分放在缙云山广袤的山体地上,等了好久才抓到了3只。
他们将3只蜘蛛埋在实验室培养器皿里,整整一年才得出团队想要的结果。张志升说:“做科研,必须要有耐心,一年搞不好,我就搞十年。”
徒手抓蜘蛛是常事
很多人都对蜘蛛、蛇一类的生物谈之色变,与这些看上去很恐怖的生物打交道,会不会遇到很多危险?张志升花十年时间与蜘蛛“共舞”,回忆到与蜘蛛打交道的一些瞬间,他仍觉得“蜘蛛很可爱”。
张志升介绍,在多次野外考察中,自己也曾被咬过,但一些蜘蛛精美奇特的外形还是令他觉得精美绝伦。他说:“其实蜘蛛并非人们想象中的可怕,抵抗力差的人,受毒性影响就大,抵抗力强的人就不那样明显。”
在生活中见到蜘蛛,张志升会根据以往经验徒手把它们抓起来,他并不觉得可怕——作为和蜘蛛打交道的研究人员,他一般会捏比较硬的头和胸部,这样就不至于把蜘蛛捏死,也不会被伤及,“但是一般市民还是不要随便模仿!”
在野外考察,张志升也见过许多不可思议的蜘蛛:最大的蜘蛛除开腿脚、光是躯干的直径都有五六厘米,也就是说这种蜘蛛加上腿脚的大小就有巴掌大了;最小的可能就比指甲缝大一点点,不注意看根本看不见。他说:“见得多了,也就不觉得惊讶了,大自然是神奇的,需要我们去不断发现。”
引起国内外巨大反响
《中国蜘蛛生态大图鉴》一出版,迅速引起了国内外蛛形学同行、摄影和自然爱好者以及相关工作者的关注,前来出席亚洲蛛形学会议的美国、澳大利亚和欧洲学者也对本书赞赏有佳,纷纷在自己的朋友圈里发布相关消息。
张志升介绍,编纂这本图鉴,对今后蜘蛛在生物领域的价值也有一定参考意义,“蜘蛛毒素可以提取药物成分,这个在国内都有很好的应用。我有朋友做有机玫瑰,他也使用蜘蛛、青蛙和鸟进行生物防治。希望这本书能在未来起到更大的作用!”
(原标题:他和团队跑遍全国,十年摸遍千种蜘蛛;西南大学张志升研究员团队著《中国蜘蛛生态大图鉴》出版,系全球首部蜘蛛图集)
责任编辑:谢寅宗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西南大学 全球 首部 蜘蛛图集

相关推荐

评论(3)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 澎湃新闻举报受理和处置办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