施一公哽咽致谢:回国时爷爷给了最坚定的支持,感谢大时代

澎湃新闻记者 王盈颖 虞涵棋 发自北京

2017-10-29 21:31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10月29日晚上7时许,在北京召开的第二届未来科学大奖颁奖礼上,闪光灯中,身穿礼服的清华大学生物学教授施一公、中国科学技术大学物理学教授潘建伟、北京国际数学研究中心教授许晨阳成为红毯上的主角。
著名物理学家杨振宁及其夫人翁帆、腾讯公司创始人马化腾、百度公司创始人李彦宏、清华大学校长邱勇、北京大学校长林建华等中国科学界、企业界“大咖”来到现场。
剪切体、量子纠缠、双有理代数几何学,当分别来自生物、物理、数学的三个词汇融汇在一起,成为了第二届未来科学大奖的三位获奖人的关键词。
“施一公老师做的剪切,就是你们想起前男友的时候,一定要剪切清楚,千万不要学潘建伟,纠缠不清。潘建伟不仅善于单光子纠缠,而且善于多光子纠缠,还能把它纠缠到太空。这还不是最大的问题,他还让分开以后的通讯,让大家都不知道说了什么,因为他们有密钥。到了晨阳,其实都有理,双有理。”美国科学院院士、未来科学大奖科学委员会轮值主席王晓东用“段子”打趣地介绍了三位获奖人的研究领域。
“施一公成长于河南省驻马店市小郭庄,潘建伟成长于浙江省东阳市马宅镇雅坑村。”王晓东将两位获奖者的成长地标详尽到“村庄”:“我特别想知道他们的村长什么样,才能培养出这样的领先科学家。许晨阳是出生在大城市重庆。他们在中华大地的不同地方生长,走向世界,又回到了中国,把他们学到的知识、技能带回了中国。他们的成功告诉我们:我们中国人是有竞争力的,我们的核心竞争力就是千千万万从小郭庄、雅坑村、大城市里走出来的。”
施一公:哽咽着感谢
穿着长尾西装礼服走红毯的施一公是携妻子赵仁滨、一双儿女一起出场的。
“2017年对我来讲是非常不平凡的一年。今年我50岁了,人过半百知天命;今年是恢复高考40年,我有很多关于1977年的回忆;今年也是我亲爱的父亲去世30周年,是我结婚25周年,也是我回国到清华全职工作整整10周年。”施一公有些许哽咽,一一列举。
施一公在发表获奖感言时的主题是“感谢”——“感谢我的妻子和孩子,没有仁滨的支持和理解,我不可能今天能站在这里。感谢阳阳和雪儿,在很多时候没有机会和爸爸享受天伦之乐。感谢远在郑州的母亲,一天天老去,不习惯飞机和火车。感谢106岁高龄的爷爷,在我回国前打电话回家时说,‘你在美国呆那么久了,早该回来了,赶快回来吧。’”
施一公的爷爷是施平,1911年生于云南大姚,曾任中国农业大学和华东师范大学的党委书记,原上海市人大常委会常务副主任,兼任秘书长,党组副书记。
“我获得未来科学大奖的所有成绩都是在清华做出来的,回国之初很担心能否在普林斯顿一样有一支可以战斗的团队,(后来证明)是我多虑了。”施一公说:“感谢清华在我回国最困难的时候,不仅在实验室(建设)和经费上支持我,还在我处在舆论漩涡、在我在网上有争议的时候,义无反顾地支持我。”
“我特别想感谢大时代,我10岁在驻马店的时候,受到父老乡亲的关爱,我们取得的每一个成绩都和你们有关。在我困难的时候,我都跟自己说,我不能给父老乡亲丢脸。” 施一公说。
潘建伟:获奖感言不是“剽窃”施一公
“我本来想了特别好的演讲,后来发现和一公的(感谢)顺序都一样的。我不是剽窃,可能真的纠缠在一起。”潘建伟发表获奖感言时,不忘顺着王晓东的“段子”打趣了一翻自己所研究的“量子纠缠”。
潘建伟说,他感受到未来科学大奖的评奖水平之高,是因为注意到,从去年未来科学大奖第一届开始,比之晚一个月公布获奖人的诺贝尔奖有着两次不约而同的重合:2016年诺贝尔物理学奖授予拓扑材料领域的科学家,和2016年未来科学大奖获奖人薛其坤所做研究相关联;2017年诺贝尔奖化学奖授予发明冷冻电镜的科学家,而冷冻电镜正是2017年未来科学大奖获奖人施一公用于研究的最主要工具之一。
也许是因为都育有一对儿女,和施一公一样,潘建伟谈起了科学家身份背后,来自家庭的支持。
潘建伟的妻子是他的高中同学。“(当时)我在日记里写道,我希望经过多年的努力,能娶她为妻。我从17岁开始努力,花了将近9年的时间,她终于答应我。这么困难的事情我都能做成,我有信心世界上任何事情我都能做成。”潘建伟说。
作为一位丈夫、父亲时,潘建伟有着柔软的一面。他说,“(当时)妻子在德国怀孕的时候,肩胛骨摔断了。因为科研上的事,我有急事要回国。她躺在床上挺着大肚子,我就流着眼泪去机场了。还要感谢我的两个孩子。一次,我又需要紧急回国,我女儿肺炎高烧,我在机场又眼泪直流。”
“要感谢父母,我说我学物理可能没饭吃啊。他们说没关系,你想干什么就干什么,所以我走这条路是不带什么功利心的。”潘建伟说。
许晨阳:想感谢的是我的职业
左右手臂各自夹着奖杯和证书,尽管穿着礼服,许晨阳依然看起来自在,发表着语气坚定的感言。
1981年出生的许晨阳是最年轻的未来科学大奖获得者。他说,和施一公、潘建伟不同,他要感谢的对象是他的职业,即数学。
“这不仅是对我个人的奖项,也是对所有年轻人的激励。数学是科学的皇冠,吸引研究者的是简洁、优美和浑然天成的美感。”许晨阳这样描述他最爱、几乎占据他所有生活的数学。
“大多数中国人认识的第一个数学家是陈景润,我也是后来知道了很多数学家,数学家的形象才从不食烟火的形象变成了人间的形象。”许晨阳说。
颁奖礼上,许晨阳带着些着重音,背诵了数学家希尔伯特的一句话:人类必须知道,人类终将知道。
“每一个从事数学研究的人都希望在自己的天赋范围内更进一步。这过程中不仅有对未知的渴望,也有震撼的,逻辑和诗的美。”许晨阳说,能选择数学作为职业是一件幸运的事,构成一个研究者创造力和想象力的,是倾听内部规律的能力。作为数学家要能从现实世界中超越出来,倾听客观世界的规律。
“中国已经是数学大国。21世纪,我们更需要把中国建成数学强国。纵观人类历史,没有哪个强国不是先成为数学强国。我也很高兴,能贡献作为中国人的责任。”许晨阳说。
责任编辑:李跃群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未来科学奖,施一公,潘建伟,许晨阳,澎湃,澎湃新闻

相关推荐

评论(122)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 澎湃新闻举报受理和处置办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