贺宏亮︱《许寿裳家藏书信集》未系年书信考补

贺宏亮

2017-11-02 09:04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上海鲁迅纪念馆编《许寿裳家藏书信集》两巨册,于2016年由福建教育出版社出版。该书信集收录了许寿裳家藏书信五百一十四封,时间跨度为1926年至1948年许寿裳去世当天。全书分为“书信手稿影印”与“文字整理稿”两部分,分上下卷分别编排。该书信集全面展示了许寿裳与亲人、友好、故旧、同乡等的交游往来情形,尤其是直观呈现了许氏与民国时期众多政界、文化界名人交往情形,具有很高的史料价值。
这部书信集中,有五十二封往来书信未系年。笔者根据书信内容,参考《许寿裳日记》(福建教育出版社,2008年版)、《许寿裳年谱》(许世瑛编,载《绍兴文史资料选辑》第七辑,1988年版 )和《许寿裳书简集》(台湾“中央研究院”文哲研究所,2010年版)等材料,对其中的二十二封信函提出系年意见,供本书编者和学界诸君参考。不当之处,敬乞指正。
《许寿裳家藏书信集》

(一)第464信 郭可大致许寿裳 一月五日
郭可大(1910-2001)是许寿裳在北平大学的学生,后赴德国留学,是研究克山病的著名医学专家。据《许寿裳日记》所载,在1945年9月至1947年1月中,郭可大夫妇访台,曾与许寿裳多次聚会。许1947年1月16日日记载,“得郭可大信附照片一纸”,正与郭可大在本信中所说“玉照一张,特谨奉上”相合。故本信系年为1947年1月5日。
另,查原信影件,本信释文中的“特请”应为“敬请”;“内子力慧附奉拜”应为“内子幼慧附笔拜”。郭可大的夫人名为徐幼慧。
(二)第465信 公衡致许寿裳 十五日
写信人公衡在本信中提到“昨接内弟妇由於潜发信,……,同行一共十七人,行李甚多”云云。查《许寿裳日记》,1942年10月17日有载,“得公衡信,知已得其夫人由於潜上月九日快信,旅费已罄,人无恙,同行一共十七人,行李甚多。”可知本信系年应为1942年10月15日。
另,许寿裳的内弟名字为陶善均(1893-1948),字公衡,故本信的标题应为“陶公衡致许寿裳”。
(三)第466信 何士骥致许寿裳 八月十七日
本信分两段,前段为八月十七日所写,后段无写信时间。后段文字中有两处线索,一为“自暑假先生赴川后”,二为“现已成立考古学室(廿八年十一月成立),任骥为工作室主任”。许寿裳赴川任教为1939年9月初,可知本信前段的系年应为1939年,写于8月,未寄出;1939年11月后再写后段,然后一并寄出。
(四)第468信 陆恒修致许寿裳 八月二十二日
陆恒修(1870-1958),号慧来,曾任北平大学女子文理学院秘书,是许寿裳的同事。本信文字中有两处线索,一是“奉 赐示并游峨诗”,许寿裳在1940年6月与儿子等同游峨眉,写了好几首诗,并寄给不少友朋,寄给陆恒修的即其中之一。另据《许寿裳日记》1940年9月14日有载,“得慧乘信”,“慧乘”为“慧来”的误植。故本信系年为1940年8月22日。
(五)第469信 罗庸致许寿裳 十一月一日
本信中有两处线索,一是“觉辰兄久未通书,不知其已到嘉州也”,觉辰即林晓,他于1941年到乐山创办造纸厂;第二个线索是“季谷时有书来,似在川大甚好”。季谷即李季谷(1895-1968),原名宗武,现代著名历史学家,会稽县人,1930年游学西欧各国,归国后任北京大学教授。当时绍兴籍教育家许寿裳任北平大学女子文理学院院长,聘其兼该校文史系主任。李季谷与同在一校任教的鲁迅关系密切。1937年7月7日卢沟桥事变发生后,李季谷只身南行,1938年赴兰州西北联合大学,任教授兼历史系主任。1939年任广州中山大学教授。1941年任成都四川大学教授。故本信系年为1941年11月1日。
(六)第470信 罗庸致许寿裳 十一月二十四日
本信中谈及“滇中本年丰收而昆市近日发生米荒,店中竟无粒米”。查抗战期间最严重的昆明米荒,发生在1941年11月。11月下旬,在省府第791次会议上,决定成立昆明粮食供销调节处,禁止囤积居奇抬高物价,并禁止用粮食煮酒。故本信的系年为1941年11月24日。
(七)第471信  罗倬汉致许寿裳  四月六日
本信中言及“印度僧人发见美洲之说,经问询谦之兄,实不同太炎先生之论。……,渠之演讲稿,当即重印,印成即当奉寄座右也。渠于此有专著殊详,但未竟稿而体病矣。”
查本信中谈到的朱谦之演讲,为1939年12月2日在中山大学所讲之《哥伦布前一千年中国僧人发现美洲》。朱于次年即1940年在商务印书馆出版《扶桑国考证》,也谈及中国僧人发现美洲问题。罗倬汉1940年前后,任教于中山大学。故本信系年为1940年4月6日。
另,覆检本信影件,释文颇有误漏。“即付邮前来,乔今罢课,假同学数易,故不敢稽延也”,应为“即付邮寄来,乔今罢课,雇同学较易,故不致稽延也”。
许寿裳
(八)第472信  罗倬汉致许寿裳  九月十日
本信中言及“拙著诗乐编虽是旧稿,但改动颇多。……,前商 丈介绍事,似为乐意,今将稿寄上。”查《许寿裳日记》1942年9月17日有载,“得罗孟韦信,附来所著诗乐论提要。”罗孟韦即罗倬汉,故本信系年为1942年9月10日。
(九)第476信  罗倬汉致许寿裳  八月十五日
本信中罗倬汉谈及金陵大学毕业生丘祖武的毕业论文拟定作鲁迅年谱,请许寿裳予以指导事。《许寿裳书简集》下册第1043-1047页载有丘祖武在八月十四日致许寿裳一信,“季茀师长:因作关于鲁迅先生一文,蒙罗倬汉师允代介绍,敬请  先生指教,实为欣幸之至。”云云。查《许寿裳日记》1943年8月18日有载,“得罗孟韦信,绍介金大(金陵大学)丘祖武。”故本信系年为1943年8月15日。
(十)第477信 罗倬汉致许寿裳  八月十五日
本信中罗倬汉说,“丈以六十之年写字秀劲,又读(谈)诗与人生有恒,钦仰何止。”据文意,此信应是罗倬汉在许寿裳六十岁(1942)后所写。另据本信中所言请顾颉刚帮助联系出版罗著《十二诸侯年表考证》事(该书1943年6月由商务印书馆初版),故本信系年为1942年8月15日。
另,覆检本信影件,释文有误漏。“觉辰来蓉一见,到后得一书”应为“觉辰来蓉一见,别后得一书”;“锐初教信不回”应为“锐初数信不回”;“汉《十二诸侯年表考证》寄往教部著作奖励申请,此书差四,顾置之齐大研究所”应为“汉《十二诸侯年表考证》寄往教部著作奖励申请,此书审回,顾置之齐大研究所”。
(十一)第478信 罗倬汉致许寿裳  十一月二十五日
本信附有一首“送觉辰兄诗”,题为《成都大炸后在枕江楼送林觉辰之嘉州》,信中最末还言“觉辰兄处,寄信时请问曾否读到拙诗”。“成都大炸”,是指日军在1941年7月27日出动108架飞机轰炸成都之事。林晓(觉辰)去乐山(嘉州)开办造纸厂,也在1941年。故本信系年为1941年11月25日。
(十二)第482信  佘坤珊致许寿裳 八月八日
本信中谈及“坤珊自宜山出发,方到贵阳,即被学校派来青岩主持一年级英文事。……,故一年级生没有暑假,到九月底才能结束”。查佘坤珊(1904-1956),1939年8月受聘于西迁至广西宜山的浙江大学,后随校再迁贵阳青岩和遵义。浙大一年级于1940年初迁至青岩,2月9日开课,8月底结束。故本信系年为1940年8月8日。
(十三)第484信  陶善敦(伯勤)致许寿裳  七月十七日
陶善敦(伯勤)为许寿裳夫人。本信中谈及“琠儿在此,实是一件大难事,交朋友不好,凡是上海的坏习气都学好,自己学问一无进步,放了暑假不肯在家坐定,天天出外,有时至夜深回来,说亦无用,我实为他气死,……”本信中还提及“琠儿心思太活动,不能再住上海,最好渠一人前来”。查《许寿裳日记》,许在1940年8月8日“得内七月廿六日航快”,得知琠儿“考试又不及格,而她自己并不觉悟,仍旧天天外出东跑西走”后,于8月8日夜写长信教育琠儿。故本信系年为1940年7月17日。
(十四)第485信 汤兆恒致许寿裳 一月二十五日
汤兆恒为许寿裳女婿。本信中主要是谈论琠儿离沪赴渝之事。信中言及“琠妹……拟搭廿九日由沪直放海防之怡和轮,途中有郎先生伴行”。据陶善敦1941年1月16日致许寿裳信(本书信集编号第088信),亦同样谈论琠儿离沪赴渝的有关安排事宜,据陶善敦此信还可知,“郎先生”即他们的房东、摄影家郎静山。本信系年为1941年1月25日。
(十五)第489信 谢康致许寿裳 九月三日
本信内容为谢康应许寿裳之邀请,“设法南来”,九月底前赶到台湾任编译馆工作事。因台湾编译馆1946年创立,1947年5月16日即被裁废,历时仅265天。故本信写于编译馆初创,许氏四处延揽人才之时,系年为1946年9月3日。
(十六)第491信 许世琯致许寿裳 二月六日
本信为许寿裳女儿世琯致函父亲,谈论琠儿西行中止,“劝她来港暂住,在此间补习英文或学打字、速记都很方便”云云。本信与陶善敦1941年1月16日致许寿裳信、汤兆恒1941年1月25日致许寿裳信内容相关。本信系年为1941年2月6日。
(十七)第495信 许世瑮致许寿裳 八月五日
本信中言及“过渝时,与二哥、四哥晤谈甚久,二兄皆康健。惟因五四大轰炸,精神、物质上皆大受损失”。查重庆五四大轰炸,发生于1939年,故本信系年为1939年8月5日。查本信影件,释文最后“台湾制造厂又搬回外南”应为“血清制造厂又搬回外南”。
(十八)第496信 许世琪及其夫人周褋致许寿裳 一月六日
本信为许寿裳侄子为其“六旬大庆”祝寿前所写。据《许寿裳年谱》,家人为其六十生日祝寿在1942年2月,许寿裳2月12日日记,“午璿、瑾侄假半山亭治饌为余祝嘏”。故本信系年为1942年1月6日。
(十九)第499信  许寿裳致钱逸尘 日期不明
本信中言,“因北新作梗,印行全集只得如此办法者”云云。
1937年初,经许广平和许寿裳等人筹划,成立了以蔡元培、茅盾、周作人等人为主的《鲁迅全集》编辑委员会。鲁迅的作品以前大多是在上海北新书局出版的,但由于此前北新书局曾因版税纠纷与鲁迅对簿过公堂,且北新书局还有意出版《集外集拾遗》《鲁迅书信集》(普及本)等,并对出版《鲁迅全集》也顾盼有意,所以拒绝让出鲁迅著作的版权,使商务印书馆出版《鲁迅全集》的计划泡汤了。经许多蔡元培等协调和各种曲折,1938年8月10日,20卷本的《鲁迅全集》终于正式发行。本信开头即说,“三月十二日由港转来手示收悉”,信中又说“裳十七日来南郑”。故本信的系年在1938年3、4月间的春夏之交,具体日期不详。
(二十)第504信 许寿棠致许寿裳 十二月五日
本信言及“《新苗》第十期、十一期陆续收到。……兄又于《宇宙风》内见知堂记鲁迅二文”,“上海韬奋等六人被捕”。查《新苗》,即北平大学女子文理学院所办之刊物,1936年第10期出版于10月16日,其后鲁迅去世,许寿裳在该刊连续发表怀念鲁迅的文字。鲁迅在1936年10月去世不久,周作人即在《宇宙风》上发表《关于鲁迅》、《关于鲁迅之二》。邹韬奋等被捕的“七君子事件”发生在1936年11月23日。故本信的系年为1936年12月5日。
(二十一)第505信 许世琠(诗典)致许寿裳  一月二十日
本信是琠儿写给父亲,谈论与郎静山一起西行赴渝之事。参考陶善敦1941年1月16日致许寿裳信、汤兆恒1941年1月25日致许寿裳信、许世琯1941年2月6日致许寿裳信等,本信系年为1941年1月20日。
(二十二)第506信 许世琠(诗典)致许寿裳  二十五日
本信是琠儿写给父亲,说及“此次西行事不能成功,使我失望万分”,收到琯姐的电报后拟去香港,下月中开学后不拟再继续在暨大读书,等等,写作时间应在上封1941年1月20日信后不久,系年应是1941年1月25日。
另外,笔者在使用本书信集中,发现编者已系年的那部分书信,也有一些误漏之处,仅举四例,以备查考。
(一)第006信  许寿裳致徐苏甘  一九三五年二月十九日
本信中说“鲁迅君的《故事新编》,已由上海新文艺生活社出版。甚有趣,系小册,请兄便时代购两册”。鲁迅的《故事新编》,是在1936年1月,才由上海文化生活出版社初版的。故本信正确系年应是1936年2月19日。
(二)第007信  许寿裳致徐苏甘  一九三五年二月二十五日
许寿裳在本信中再次说到,“《故事新编》,请代购两册,只要普通装,每册三角”。故本信正确系年是1936年2月25日。
(三)第009信  许寿裳致戴君仁(静山)、徐苏甘   一九三六年六月二十八日
本信最末云,“南方潮湿不堪,弟游庐山之期定后,当告知通讯处”。据《许寿裳年谱》,1937年6月26日,“坐平浦车南下。二十八日由南京转沪。……同月十六日,……赴庐山避暑,寓牯岭二百三十六号养树山房”。本信和第011信,皆是许寿裳1937年7月赴庐山之前所写。本信的正确系年是1937年6月28日。
(四)第011信  许寿裳致戴君仁(静山)、徐苏甘(二)  一九三六年六月三十日
本信中言,“《新苗》十九期,宜载本月廿五日毕业典礼纪略,并将全校毕业生名单分院附入”。据北京市妇女联合会编《北京妇女报刊考(1905-1949)》(光明日报出版社,1990年版,第573页)所载,北平大学女子文理学院刊物《新苗》创刊于1936年5月1日,目前仅见到1937年6月16日出版的第十八期,因卢沟桥事变爆发,其后不告而终。该刊第十九期是否正式出版,尚未可知。本信最后还说,“弟赴庐山俟定期即当奉闻”。本信是第009信后二日所写,其正确系年是1937年6月30日。

2017年5月1日初稿于成都
2017年10月25日修订完成
责任编辑:于淑娟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许寿裳,考证

相关推荐

评论(0)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